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红歌会网评

网评:都为劳苦大众请命,官员们还怎敢“前腐后继”?

2020-06-15 10:54: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前锋
点击:    评论: (查看)

  刚从云南返川,即闻反腐英雄杨维骏逝世!哀哉!

  他的离去,使全国民间反腐如失千军,是云南人民的损失,也是全国人民的损失。

  云南地处西南边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这方土地产生“年纪最大、级别最高、最不为己”的“三最”反腐英雄杨维骏,他敢为底层人民伸张正义,是云南人民之福!

  旧社会,云南人民穷。山高皇帝远,何况皇帝老爷不顾人民死活。各族人民长期深受军阀、地主、土司、族领、黑恶势力的压榨,水深火热般的生活,一言难尽——陈年旧事别提它。

  新中国诞生,云南人民皆大欢喜。毛主席共产党开创的社会主义制度,干部多似焦裕禄,依靠群众,充分调动人民的积极性,带领人民建设国家!曾是“遍地英雄下夕烟”,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人民学解放军!学有榜样,奋斗有目标,政通人和,人民有希望,云南大地气象新!上世纪70年代中央媒体曾播报《镇雄人民学大寨》“牛马满坡猪满圈,改土造田热火朝天”,是云南发展变化的缩影。

  但另一方面,这几十年来,云南人民也有“痛”。

  土地被下户,农民被解散,工矿被改制,工人被下岗,集体经济被瓦解。空降高官频频,省级要员贪腐连连——高原、白恩培、秦光荣、仇和等精英相继受派云南,未给云南人民造多大福,却是贪欲难填,疯狂的贪、卖、占有财富。云南被搞得乌烟瘴气,成为贪腐灾区。百姓无奈引高官之“姓”讽刺道:“高、白、秦贪有能,披党衣失民心。卖光书记横行,仇恨党和人民”。
 

  云南人民之“痛”,同是全国人民之“忧”。根在哪儿?

  在几千年遗留的封建腐朽的“私有化”,不少官员疯狂敛财。有道是,万恶之源私有化,上梁不正下梁歪。若社会人群各顾各散如沙,官场等级森严公权私用,社会必是乱象丛生。记得有幅标语,“干部没先富不能当干部”,大意是宣传“先富论”的。如果私有化“先富论”是灵丹妙药,旧中国几千年的私有制度,怎不见劳动人民富裕?且看当今中国之富豪,有多少与权力无关?又有多少资本沒有带血?震惊全国的“昆明孙小果案”具有典型性。

  党的18大后,中央掀起的“打虎斗争”,给云南人民增强了信心。同是中央的“精准扶贫”攻坚战略,在云南广大山区农村见了实效,贫困人民得到了实恵,党赢得了民心。吾所到之处民众拥护共产党!以往对官员的咒骂声少了,听到的是“共产党好!毛主席亲!社会主义好!”的赞美声。

  云南人民是勤劳的人民,英雄的人民!云南人民在新民主主义时期有过功劳;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大干社会主义作过贡献;在官商勾結,围绕滇池“城镇化”,实际是富人区域化的浪潮下,保护云南高原天然湖泊,昆明人民的母亲湖——滇池,付出过艰辛又立了新功。
 

  “为劳苦大众请命、奋斗,就是政治”,这是杨维骏早年立下的志向。他矢志不移,在反腐道路上走得举步微艰。他因过问省一把手的儿子倒卖云烟之事,被卸任省政协副主席之职;向中纪委举报白恩培以控股名义贱卖云南锌矿给四川黑老板刘汉,被划入另冊;老干座谈会上,向白恩培反映问题言辞尖锐,被视为极为头痛人物,为排挤他,老干部座谈会改在党内;他为无家可归、不堪忍受跳鱼塘自杀的昆明郊区失地农民请命,乘政府配车,带失地农到政府上访,被称为“公车上访”事件;他曾受到被举报的时任高官的死亡威胁;可他沒有退却,数十年如一日,从未停止过对腐败官员的举报斗争 。

  杨维骏敢于坚持真理,实事求是的精神是可贵的。他虽不是中共党员,但他完全具有毛主席对党员要求的“五不怕”精神。即,一不怕撤职,二不怕开除党藉,三不怕老婆离婚,四不怕坐牢,五不怕杀头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说说容易做之难。因为官员贪腐具有欺骗性,权力保护性。

  有人会说,杨老是省部级老干部,举报有份量,普通党员哪能为?弄不好,被当权者(利益集团)以莫须有罪,“法办”或“消失”不值,民怎敢与官斗?杨维骏对记者如是说:“赞赏我的人很多,却还没看到有哪一个效仿我”。

  写到此,作为有51年党龄的我深感自愧!如果九千万党员的十分之一有杨老的精神,贪腐官员们怎敢如此“前腐后继”?

  2020年6月14日
 

  文/前锋此文为作者给红歌会网的投稿,发表时有修改。

  红歌会网客服小编,请加好友保持联系

  欢迎扫码订阅“红歌会网站”微信公众号,阅览每天精彩资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