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保健

本轮疫情蔓延20省感染者破千,第一个有德尔塔的冬天我们要面对什么?

2021-11-08 14:11:50  来源: 八点健闻   作者:史晨瑾 陈鑫 朱雪琦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1月7日,立冬日,最强寒潮来袭,南北速冻,大雪随即而来。

  11月8日,根据国家卫健委的最新数据,昨日又新增65例确诊患者。至此本轮疫情的感染者人数已超过千人。

  汕头大学的病毒学家常荣山提出:“本土的感染者超过一千人,这标志着冬季新冠流行季的开始。”

  自10月17日内蒙古额济纳发现疫情始,该轮疫情伴随旅行团迅速传至20省44市。

  额济纳疫情暴发整整三周后,拐点尚未出现。

  在第一波“西北疫情”传播链以外,黑龙江、河北、江西、重庆、辽宁大连等地源头不明的疫情又开始冒头,并持续本土传播。

  黑龙江的边境城市黑河在短短一周时间,确诊病例就已经超过200人,并且还在持续上升。

  常荣山推测,输入性感染已经造成了当地的隐秘流行,“黑河就是点状分布的,它不是聚集性造成的,说明当地的情况是比较严重”。

  10月30日,江西铅山发现疫情,源头不明。

  11月4日,辽宁大连发现疫情,多人为冷库员工。

  11月7日,河北辛集的第三轮核算初筛中,又发现了17例阳性病例。

  一边是陆路边境口岸难防的顽疾,一边是源头不明的本土传播。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通报,此次疫情由多个不关联的境外输入源头引起,“存在多条传播链,传播速度快、传播范围广。”

  从南到北

  病毒的扩散强度在明显加重

  作为一种呼吸道传播的病毒,随着气温下降,新冠正在往更有利于它传播的、寒冷的北方扩散。

  在最近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钟南山提到了冬季疫情防控的不利因素:“冬季,在北方人们聚集比较多。”

  而这一次,与去年不同的是,我们需要面对的是传播力更强,更为狡猾的德尔塔变异株。

  常荣山也认为:本轮疫情的“扩散速度和强度也超过往”。

  他解释,在黑河疫情中,只用了一周,感染人数就达到了184。考虑到人口基数,黑河爱辉区只有20万人,此前扬州疫情中,主城区约200万人,在前后40天中,发现的感染者一共580人左右。等比例来算,黑河的感染情况是扬州40天中的同样人口(20万人)的近3倍还多。

  “从扬州、额济纳旗、黑河的疫情来看,从南往北,病毒的扩散程度在明显加重,”常荣山说。

  为了应对这种传播力极强的病毒 ,在成都,管理者引入了“时空伴随者”的概念 ,而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仅成都,就有8.2万人存在时空伴随风险。

  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向八点健闻分析,从目前已有的信息推测,德尔塔变异株的传播场景可能发生了变化:此前病毒通过人际间近距离接触传播,而目前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的程度可能比过去要强。这也是“时空伴随者”这一新概念催生的原因。

  在多地卫健委和疾控中心的解释中,无论与感染者在物理空间内擦身而过,还是在通讯信号上有所重叠,都会被界定为“时空伴随者。”

  “同一空间里,病毒在一定时间差内传播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麻疹病毒就是案例之一。如果德尔塔变异株的传播模式改变了,那么追溯感染源的工作量和难度会急剧上升,不过目前的公开信息还不足以支持这个假设,需要更多的数据来证明。”陆蒙吉说。

  而另一个担忧则来自疫苗的保护力,北京佑安医院呼吸与感染性疾病科主任医师李侗曾提到:虽然我们今年接种了疫苗,但其实很多人接种完成半年以上,保护力开始下降。

  无论如何,种种迹象表明,遭遇新冠近两年,哪怕在中国已接种了23亿剂疫苗的背景下,我们仍然要面对一个不可测的冬天。

  第一个面对德尔塔毒株的冬天

  我们的防疫体系能扛住吗?

  和上一个冬天几乎一样,比起防疫经验和医疗资源相对充足的大都市,边境地区和偏远农村仍是疫情防控的薄弱环节。

  今年年初的河北石家庄疫情便以“农村包围城市”的路径扩散。村民的就医习惯成为导火索:有头疼脑热时,村民通常选择自行服药,或者前往就近的乡村卫生院、卫生室和诊所,找乡村医生诊治。

  然而,基层诊疗机构新冠诊断和识别的能力较低,当病毒进入农村时,基层医疗机构会成为“病毒中转站”,出现更多交叉感染案例,加速疫情扩散。

  此轮疫情在大都市的防疫体系发挥作用后,又在经济欠发达地区蔓延,江西上饶、黑龙江黑河市、石家庄辛集市纷纷中招。

  基层检测滞后,成为疫情蔓延的原因之一。

  陆蒙吉认为,想要切断全部传播链,必须足够快地追踪到感染者。但基层的检测能力有限,特别是灵敏度不够,导致传播链不能及时终止。

  “核酸检测工作需要进行严格培训,基层医院虽然购买了机器和设备,但核酸检测的质量仍无法保证,经常出现漏检现象,这是非常大的薄弱环节。很多感染者在多次反复检测后才被确认阳性。冬季到来,如果检测的准确度和灵敏度没跟上,增加了检测追踪的滞后性,随着感染者人数上升,基层的医疗系统将承受重大的压力。” 陆蒙吉说。

  李侗曾也对基层表达了同样的担忧:“欠发达地区,形势要比大城市难很多,就拿测核酸来说,很多地方得测好几轮才能测准。很多人都是临时培训一下就去了,如果任务量大,更容易松懈。很多地方看起来轰轰烈烈,但其实做核酸质量差很多。

  10月29日,甘肃省天水市卫校的3名医学生因参与核酸采样工作而感染新冠。此前,甘肃省调动了3000多名学生开展核酸采样检测,直接参与的有600多人。

  从一名感染学生的活动轨迹中我们可以发现,其参与核酸采样培训的时长不足一小时。而在网友录制的视频中,采集核酸的医学生们将护目镜戴在脑门上,眼睛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完全违反操作规范。

  这种做法被国家卫健委点名批评。11月2日,郭燕红监察专员在新冠疫情防控会议上强调:核酸采样存在高风险,不具备资质的医学生不能从事医疗技术工作,可做辅助性工作。

  抛却检测能力,德尔塔病毒在农村学校的传播更令人担忧。

  距石家庄市东65公里处的辛集市,就在此次防疫中失守。从西北旅行团一路向东扩散的德尔塔变异毒株,瞄准了农村地区的小学生。

  10月17日,一位从额济纳旗回到河北省的旅客,前往石家庄市深泽县串门,新冠病毒自此在深泽县隐秘传播。

  4天后,居住在辛集市小辛庄乡小章村的杨妈妈,自驾车带着一儿一女到深泽县参加表弟的婚礼。回到家后,11岁的女儿和8岁的儿子照常在本村的小章小学上课,病毒则开始在学校扩散。

  11月1日,杨妈妈和两个孩子确诊新冠。随后几日,小章小学相继有5位小学生确诊,其中三位都是杨某女儿的同班同学。截止11月6日,小章村已有34例阳性病例。

  深泽县传播链的另一条分支,同样指向2名小学生。两人是同一家庭的姐弟,分别在辛集市世纪中学小学部和辛集市鹿城建华中学小学部寄宿学习,于11月2日确诊。

  面对德尔塔变异株,要求学生在教室保持1米以上的间距并不能阻隔病毒,如何保护青少年儿童,成为又一难题。

  而且成人的疫苗接种率已达到一定水平,儿童的接种才刚刚开始;也许正如今年8月时,波士顿儿童医院的儿科传染病专家理查德·马利博士曾提到的:“德尔塔变异株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有可能对儿童更危险”。

  这是我们遭遇德尔塔变异株的第一个冬天,几近“完美”的病毒加上更加便利的传播环境,未来还要面对涉及10亿人的春运大迁徙,我国的防疫体系能够顺利应对吗?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