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贺雪峰:山东合村并居将导致地方财政破产

2020-06-16 09:58:47  来源: 新乡土   作者:贺雪峰
点击:    评论: (查看)

  山东计划在全省推进以拆农户房子为目的的合村并居。先行试点的菏泽、聊城、滨州、临沂、德州等地区,已经开始了大范围强推,普遍侵害了农民利益,引发了农民强烈不满。

  我本人5月12日和6月11日分别在“今日头条”发表两篇评论:“山东合村并居何必拆农民房子”和“山东大范围合村并居可能造成系统性风险”,在很短时间就有几百万阅读量和数万条跟贴,充分说明了山东合村并居政策问题的严重性。

  威逼利诱搞株连逼迫农民签字同意拆房子,多地疑似发生因拆房子导致农民自杀,全体村民按手印请愿不拆房子,以及大量房子被拆只能住搭帐篷和平时期农民成了难民的视频和照片,都充分说明了山东推进的以拆农民房子为目的的合村并居,已严重损害农民利益。在新时代出现如强大面积侵犯农民利益的恶性事件,令人震惊。

  率先在山东省大范围推进合村并居强拆农民房子的菏泽市,计划在最近几年完成全市合村并居。菏泽市委书记张新文说:“菏泽市将科学制定总体推进实施方案,计划利用5至8年时间,高质量全面完成新型农村社区建设任务”。张新文承认:“具体工作中,菏泽市也面临不少困难和问题。比如,规划还比较散,市场化程度不够,启动资金缺口问题尤为突出”(菏泽市委书记张新文:“建议支持菏泽市创建乡村振兴齐鲁样板国家综合试验区”,人民日报社山东分社官微东岳客,2020年5月25日)。

  下面我们就简单地讨论一下张新文书记所说“启动资金缺口问题尤为突出”的问题。

  菏泽是山东经济最落后的地区,有800多万人口,200多万农户,也就有200多万栋农宅。按张新文的数据,“菏泽市村居占地高达200万亩”,合村并居,拆农民房子,就可以节约出这200万亩村居占地(即农民宅基地)的绝大部分,比如150万亩,这样节约出来的村居占地,就可以通过“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置换成城市建设用地指标,再将建设用地指标在市场上交易出去(因为增减挂钩指标只能在省内交易,菏泽拆农民房子形成的新增城市建设用地指标就只能卖给相对富裕的青岛了)。

  目前菏泽在计算拆农民房子和建新型农村社区时,是按拆农民房子可以形成城市建设用地指标,每亩指标可以至少卖25万元来算帐的。按每亩25万计算,拆农民房子形成150万亩“增减挂钩”指标,就可以产生出来3750亿元卖指标的收入。有了这个巨额卖指标的收入,菏泽就有财力去拆农民房子,去建新型农村社区了。

  现在的问题是,菏泽拆农民房子形成的增减挂钩指标卖给青岛,青岛需要得了吗?整个山东省一年的城市建设用地最多也就10多万亩,且基本上都是由国家下达的计划建设用地指标。可以说,无论是山东省还是青岛市,都并不缺城市建设用地指标。国家为了保证城市发展和经济发展,每年都按地方经济发展需要提供无偿下达的城市建设用地指标。

  为了避免地方政府浪费土地资源,国家下达的建设用地指标相对偏紧,也因此允许地方通过做增减挂钩项目形成少数地方调剂指标,这个调剂指标不能超过国家正式下达指标的10%,山东省全年大概也就一万亩。现在一个菏泽市就可以形成150万亩新增增减挂钩指标,可以为整个山东省用150年,相当于整个山东省城市建设用地计划年度指标的10倍以上。

  不仅菏泽正在通过拆农民房子形成增减挂钩指标,而且整个山东省十六个地市都正在规划合村并居,通过拆农民房子来形成增减挂钩指标,如此之多的指标,不要说青岛需要不了,山东省需要不了,就是全国也需要不了。

  也就是说,菏泽拆农民房子所形成的增减挂钩指标根本不可能卖得出去,也就根本不可能按每亩25万元换回建设农村社区的经费。

  张新文认为,菏泽市面临的问题只是“启动资金缺口问题尤为突出”,他以为,只要将农民房子拆掉了,将农民宅基地复垦出来形成了增减挂钩指标,指标交易出去了,建设农村社区的经费就换回来了。拆了农民房子,建设了农村新型社区,什么代价都没有付出就办成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他却不知道,菏泽将农民房子拆掉了,形成的海量增减挂钩指标卖不出去,建农村社区根本就不可能有钱投入,农民将流离失所,后果不堪设想。

  菏泽市乃至山东省的想法或许是,只要将农民房子拆掉了,形成了增减挂钩指标,就不怕指标没有地方要,也不担心指标卖不出去。因为城市建设总是需要建设用地的。现在不需要将来也会需要的。山东因此以让省土地储备中心按比如每亩25万元来收购菏泽拆农民房子形成的增减挂钩指标,土地储备中心以土地指标向国开行抵押贷款获得收储增减挂钩指标所需资金。

  问题是,当前整个山东城市建设所需指标每年也就在10万亩左右,绝大多数是国家无偿下达的计划指标,且再过几年山东城市化就已完成,不再需要新增城市建设用地,而山东全省拆农民房子可以形成的增减挂钩指标至少也有上千万亩,这个指标数比目前山东全部城市建设用地还要高数倍,也是山东完成城市化所需要使用建设用地数量的十倍以上,山东省土地收储中心如果收储这些增减挂钩指标,肯定是不可能卖出去的。

  只要山东省土地收储中心还具备起码理性,就不可能花钱收储菏泽拆农民房子所形成的增减挂钩指标,只要国开行还有起码理性,就不可能接受增减挂钩指标抵押来发放贷款。山东已经将农民房子拆了,建设新型社区就只能靠地方财政负担。在地方财政连发工资都困难的当下,再出钱建设农村新型社区,山东地方财政马上就会破产了。

  现在的问题是,菏泽已经大面积拆农民房子,且采取了强制手段。新建社区却仍然八字没有一撇。农民成了无家可归的难民。如果山东全省都开始了拆农民房子的合村并居,山东省就一定会搞出大事来。

  可怕的是,山东省正在全力推进以拆农民房子为目的的合村并居。

  菏泽农民的房子都是菏泽农民用几代人心血积累建设的家园,他们祖祖辈辈住在那里。现在菏泽市强拆农民房子,给予农民补偿不足以在新建社区买一套小面积的单元房。从过去我们在山东调研的情况来看,所谓新型社区的楼房,建筑质量普遍很差,没有产权,没有住房维修基金,农民也交不起物业费,这样一来,之前农民住得好好的自家大院子被拆了,再另外花钱上楼,住房面积小,住房质量差,花钱多,远离土地,进行农业生产很困难,农民自然是不会满意的。农民不满意就找政府扯皮。山东全省数千万农民天天找政府扯皮,基层治理也将不堪设想。

  当山东拆农民房子不再局限于试点,而是在全省推开时,农民房子是被拆掉了,地方政府却不可能将增减挂钩指标卖出去,从而就不能再为农民建设哪怕质量很差的所谓新型社区,农民就成了真正的难民。

  在全省范围,将农民家庭几代人积累心血建设的家园拆除,就是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物质成果拆除。如此巨大的社会主义建设的物质成果被人为毁灭,史无前例,不敢想象。

  在新冠疫情带来深度不确定性、国际关系极为敏感、中央一再强调新旧动能转换的特殊时期,山东省却下定决心拆农民房子,毁掉了难以数计的社会主义建设的物质成果,破坏了中国农村稳定与发展的根基,其中的问题显然不只是资源浪费、财政破产这么简单。

  2020年6月13日下午

合村并居强迫农户拆房子的做法要不得

  贺雪峰教授按:我在今日头条发表的两篇评论(贺雪峰:“山东合村并居何必拆农民房子”,2020.5.12;贺雪峰、桂华:“山东省大范围合村并居可能造成系统性风险”,2020.6.11),在很短时间就有数百万的阅读量,跟帖也都有数万条,充分说明了山东合村并居存在问题的严重性。也收到了大量山东农民和干部的来信。以下为山东惠民县一名群众的来信。

  贺教授,我是山东省滨州市惠民县清河镇袁家村的一位普普通通的村民。

  自从2020年4月中旬开始动员我们村搬迁以来,一开始只是在村里的喇叭里说搬迁的事,一是没有公开搬迁的公告,二是也没通知我们村开村民大会讨论搬迁的事。

  后来镇政府工作组下户动员我们签字,我们见到的只是房屋评估价格,具体文件我们什么也没见到,后来在我们大队部院内才看到了搬迁公告,我们的大队部在没有公务的情况下大门一直锁着,工作组从白天一直动员到晚上,在我们村民家中,四五个工作组人员一直动员到晚上11点左右,那几天天天的去每户动员,吓的我们老百姓一直躲着。

  一直动员到中央开两会之前,中央开两会期间,工作组解散了几天。等开完两会,工作组变本加厉的动员,直到搬迁队来我们村搬迁,我们从搬迁队那里得知,搬迁队和我们镇政府签的清空协议合同,搬迁队告诉我们,他们和镇政府签的合同是我们村还剩14户没签字,实际我们村还有25户没签字,就算正规的搬迁,我们村也没达到搬迁标准,我们村按合法的宅基证为准实际一共是76户,不知道是村里故意隐瞒实际搬迁户,还是镇上知道我们村共剩25户,这明显的不够搬迁标准,故意欺上瞒下。

  我们村剩下不搬迁的村民就找我们村长了解这件事,我们村的村长一直不出面跟我们解释,后来我们找到书记家中,书记说让找村的村主任,村主任也一直不出面,我们找到我们古城马社区,找王清华党支部书记,他一直也没露面,也没跟我们解释。

  我们一看实在没办法了,就在村头把搬迁队的工作给停了,搬迁队的人员报警以后,还是派出所工作人员给镇政府打的电话,他们才出面,当天下午我们质问镇政府,是不是报的还剩十四户,他们当中的人员说还剩十七户,镇政府也支支吾吾不正面回答我们的问题。

  我们要求政府不允许在村里的公路基础上往下深挖,而且我们也要求政府把国家颁发的不动产权证给我们,当时镇政府答应的很好,派出所工作人员当时也在场。

  时隔一天,五月二十九号一早,每个不搬迁的村民家门口都有四五个工作人员拦着我们不让我们出门,来了一百多号工作人员,都是我们附近乡镇的工作人员去我们村的村民家中动员,以谈话的名义把村中的四位妇女带走,从别的办事处待上两三个小时,再转的另一个办事处,目的就是威逼利诱让他们签字。

  从五月二十九号早上八点一直到次日三十号凌晨一点才把人放出来,有一位妇女犯了精神病,有一位犯了心脏病,住到我们市附属医院。中间这十多个小时,我们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隔了一天,30号,带走了一名年轻小伙,和一名带两个孩子的母亲,一直从上午十点到31凌晨两点才放出来。那位年轻小伙不知道什么原因,什么手段,给代签了,他们一家人去过市政府也反映过,我们也报过警,他们只是来一趟,走个形式。

  我们也给市长热线反映过,一直到现在,也没给我们解决,给我们停水停电,差不多也快一个月了,停水停电,也没给我们发公告,说什么时候送水送电。我们也给国家电网打电话反映,他们也一直没给我们解决,也给我们断路,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生活质量,我们敢怒不敢言,只要多说一句不中听的话,工作组就把我们老百姓以谈话的名义带走。

1.webp.jpg

  所以,把我们都逼出去,现在我们是有家不敢回,就怕他们报复我们。

  现在村里就剩一些上了岁数的老人了,我们老百姓够难的了,在这21世纪的法治社会,还能发生断水断电一个月之久恶劣问题。

  请不要再折腾我们,我们真的折腾不起,我们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我们真的不容易。

  希望有关部门,党中央,重视我们民生,我们相信我们的党中央,为老百姓说句公道话的部门。我们也相信法律,希望村干部和镇政府的不作为能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还有要补充的是,村里的公路是由村民捐钱修的,应该属于集体,说挖就挖了。再者就是把我们逼上楼,还得自己掏钱,生活质量大大下跌,上楼以后老人没有经济能力,根本拿不起所谓的物业费。这不是纯是坑我们农民吗!

2.webp.jpg

  一位不愿意被拆房子的走投无路的普通村民

  2020年6月13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