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逆行18天!我的武汉一线志愿者日记

2020-03-09 09:35:12  来源: 剑海侠心   作者:剑海侠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言:自祝融开楚4500年来,荆楚大地历经中原问鼎、夏口定盟、火烧赤壁、襄阳之战、北伐抗金、工业图强、武昌首义、抗战护国、挥师渡江、九八抗洪,九省通衢饱经沧桑,但却每每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坚强立于中国之腹地。直至这次白衣执甲、全民皆兵、志愿冲锋,每一个武汉人都披挂上阵与疫情展开肉搏。作为躬身入局的一员,我想用文字记录下这段难忘的岁月。

  义无反顾

  1.24

  第一天

  除夕,武汉封城第二天,已经和家人在咸宁乡下小住几日,按照假前安排,我得回武汉值班三天,自知此次回汉短期难以再出来,但想着疫情总不会太久,等情况好转再把他们都接回武汉...(现在想想当时太过单纯)。

  清晨6点开着小S出发,乡下小屋离武汉咸宁交界处只有5分钟车程,但正如封城令所言,107国道已经在交界处被路障和警车拦住,目测有10多名政府工作人员值守。对向离汉方向的车辆已经排起了长队,但禁令就是军令,检查哨卡没有放行任何车辆,下车徒步的旅客也被劝返。

  由于警车拦在进汉方向车道上,我小心翼翼停车走过去说明来意,对方很客气并略带调侃的说:“武汉可以进,但是出来就没那么容易啦”。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值守人员把警车挪开放我进城后又迅速开回原地堵住。

  粉碎谣言

  1.25

  第二天

  网上关于武汉疫情的传闻持续发酵,特别是患者人满为患、医疗秩序崩塌、百姓生活受阻的传言、照片、视频到处流转,这与深处城内我的感受简直天壤之别。我想作为局内人,有必要用自己的亲眼所见向外界传递未经处理的直观讯息。于是利用值班中午休息时间,戴上口罩帽子和消毒酒精,开上小S分别去往最受网民关注的新冠肺炎诊疗定点武汉同济医院、协和医院、红十字会医院(十一医院),金银潭医院。

  出于自我保护的需要,不敢下车走进发热门诊里面一探究竟,只是开车路过发热门诊并在院区里转圈,想着从医护患者的步伐、神态和门诊外的排队秩序推测楼内的状况。试想,如果楼内真如网上传言人满为患、哭声连天、秩序崩溃,楼外一定也是咒骂连连、抗议不断,增派大批安保力量维持秩序。

  四家医院一路走下来,可以总结为四个字“秩序井然”。没有抗议的人群、没有人声鼎沸、没有谣言中趟地上的患者、更没有额外的安保力量,看到的只有患者在排队、医护在往来穿梭,只是从明显的凝重气息中,能够感受到问题的严重。这样的场景着实让人感动,伟大的武汉人民即使生病了也在遵医嘱求自救等救援。

  我想,即使患者再多、医疗资源再缺,但只要有信心有秩序,英雄的武汉人民一定能够战胜疫情。探访四家医院的实况视频整理后发在微博上,得到10万+的阅读量,评论有质疑,但更多是对崩溃谣言的斥责。

  从医院出来后,高中学弟现在英国剑桥大学做博后,也是被网上封门封户、城市秩序乱套的谣言搅得寝食难安,心中明知是假但还是拜托我顺道开车去他家小区瞧一瞧。

  街上人很少,但药店、便利店和超市仍然正常营业,小区内路人更少,但楼栋并没有封闭迹象,偶有戴红袖章的社区工作人员进出。看见这样的视频讯息,学弟远在海外也放心了许多,至少家人生活有保障。

  晚上自己下厨饱餐一顿后,才看到武汉市防疫指挥部第8号令,明天零点起除参与防疫就医购药外,中心城区机动车一律禁行。必须承认,指挥部的每一条通知都会触动大众的神经,第一反应就是囤粮囤药。我也立马下楼去便利店,顾客明显增多,全都带着口罩低头紧张地选购商品。

  我的反应速度还是慢了,此时店里的面条、包子、馒头、面包等主食已经卖光,红烧牛肉口味的方便面也没有啦,只剩下香菇滑鸡...没法挑肥炼瘦只能直接装篮。期间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中途放下购物篮去门口接电话,回来时,居然看见一位大妈拎着我的篮子问:“里面的东西还要不要?”,急得我赶紧冲过去宣示主权。

  回家后,从帽子口罩到外套裤子球鞋全都酒精消毒一遍后,再放入洗衣机清洗,这套流程将固化为我进家门后的必备动作。

  爱心接力

  1.26

  第三天

  早上收到一盒远方亲人寄给我的N95口罩,真是太及时啦!下午就戴上出门去大商超采购物资,一方面个人生活所需,另一方面答应帮英国博后学弟两岁的儿子买奶粉。学弟说,他的岳母和妻子都已感染,无法入院只能在家隔离,儿子被送到学弟妈妈这边,家中唯一健康的成人不能再出门被感染了。原来他家情况这么严重,我想这个忙得一定帮下去,毕竟我一个人住回家就是隔离态。

  首先去附近的麦德龙超市,意外买到了普通医用口罩,限购两包,但每包50个也足够用了(事后证明买口罩的决定十分正确,后来再去就没有啦)。但麦德龙没有买到学弟需要的爱他美3段奶粉,菜市区的叶子菜也比较少,只抢到最后的三根大葱。

  于是果断开车去更远处的中百仓储,这里的物资果然丰富,应用仅有,不仅买到了合适的奶粉,我也完成抗疫期间储备粮大采购,包括蔬菜、水果、猪肉、牛肉、鸡翅、香肠、红虾、鸡蛋、生抽、酱油、生粉等足够支撑个人开伙半个月的食材,把我的小S后背箱塞得满满哒。

  回家路上,先去一个同事小区,隔着围栏分给她一包口罩,她今天专门出去买口罩却空手而归;然后去学弟妈妈所住小区,把奶粉放在她家楼栋门口就撤啦。

  星星之火

  1.27

  第四天

  各路媒体满载武汉疫情新闻,尤其湖北红会的负面消息甚多,一下成为众矢之的。远在美国德州的发小发来信息委托我捐赠一笔爱心款项,叮嘱一定捐给一线医护人员。我联系了好几位认识的前线医生,但对方都婉拒了好意。

  这时突然看见高中同学朋友圈里的志愿者行动,马上联系上她,了解到有这么一群武汉的年轻人,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成立了临时的志愿者组织,有的把公司的车辆捐出使用、有的把商铺捐出作为仓库、有的利用家里资源买到急需的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防疫物资,并且已经募集到将近100万善款,实现了从众筹、采购到运送的全过程闭环。更重要的是绕过了上层诸多环节,直接跟一线科室医生对接。于是我果断把自己和发小的善款捐给这个组织,并告诉对方如果有需要,我愿出一份力。

  晚上十点,志愿者群里说明天凌晨一点,有一卡车100多箱防疫物资运抵市中心的临时仓库,需要7、8个男性志愿者帮助卸货。我果断报名,但因为晚上小酌了一杯,加上公共交通停运,我提出能否有哪位志愿者顺路接一下我。夜里十二点坐上另外一位素不相识志愿者的车,他是老武钢员工,已经志愿行动了好几天。我俩到的比较早,疫情之下的武汉,又缝春节假期,城市里没有一点节日的气氛,纵使市中心也人烟稀少路灯昏暗,两个人一边跺脚一边等车,格外落寞。

  正在担心只有两个人得忙到下半夜,此时看见了令我终身难忘的一幕,只见无数灯光从昏暗的远方射来,四面八方涌过来好多辆车向我驶来,一下子就聚起十多个人,比刚开始报名时还要多,此情此景就像灾难片《后天》里极寒天气后幸存者纷纷走上街道的样子,给予彼此无穷的信心和力量,也让我想起来毛主席那句话——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大货车比预计时间稍晚一点到,司机指着一块儿从车上下来带着红袖章的男士说:“我们进武汉后手机没电迷路啦,幸亏遇见了这个热心的小伙子给我们带路到这里”,小伙子介绍说自己是街道的一位工作人员,加完班后正巧遇见司机问路,知道是救灾物资,他干脆就坐上货车一路指过来,关键是他上车的地点离这儿有十多公里远。没有更多的寒暄,一群人分成两路直接卸货,果然人多力量大,不到一个小时就全部卸完。

  出乎意料的是,卸货完毕后其他志愿者们根据各自对接医院的需求连夜送物资去了,他们说物资早点送出去,就能多救几个医护人员的命。接我来的那位志愿者,今晚居然要送五家医院,肯定得忙通宵。我被深深地感动了,原来这座城市里有这么多热血市民,于是暗下决心一定要加入这个群体。

  直击一线

  1.28

  第五天

  第一次送物资。志愿者组织在武汉某大型药企采购了三箱共3000个口罩,原以为会很多,我特地开上朋友的大皮卡去远城区的药企仓库取货。民营企业的物流确实管理得好,去的时候前面有7、8辆车排队,但半个小时左右就消化到我了。今天的任务分别是2000个口罩给汉阳的市中医医院、1000个给汉口的长航总医院。

  为了保护自己,志愿者们约定只在医院大门口等候,对方都能理解。因为是民间物资,手写一张收条并合影留念就可以,所以对接起来特别顺畅。从医护人员一再的感谢声中,我深切感受到他们面临的危险和防疫物资的紧缺程度。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或是稚气或是沧桑的面庞,想到了那句话——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不过是一群孩子人夫人妻换了一身衣服,学着前辈的样子,治病救人、和死神抢人罢了...我的眼睛湿润了。

  晚上十一点刚上床躺下,就在同学群里看见武汉市120急救中心急缺防护服的消息,对方负责人陈述他们的前线人员居然要在没有防护服穿的情况下,运送发热病人辗转于各大医院。

  我赶紧反应到志愿者群里,因为事态紧急,当晚就有志愿者把防护服和护目镜送了过去。

  第二天我们正准备再送一批物资时,对方告诉我们卫健委下发的物资到位了,终于不用再裸奔。我们也长舒一口气。

  求助不断

  1.29

  第六天

  清晨,接到大学里一位退休老教授的电话,家中四个大人都出现了高烧症状,昨天已经将小孙子送走,因为不想自己出去感染别人,再加上离我住得近,希望我能够帮助他们买药。从需求清单上可以窥见他家的严重情况,5盒强力感冒片、4盒奥司他韦,2盒左氧氟沙星片,2盒乙酰氨基酚片、3盒连花清瘟颗粒。我接连去了小区附近5家药店,都没有买到奥司他韦,我推测可能是市中心居住密度太大,买药人多。于是果断决定开车去15公里外的新住宅区,那里房多但入住率低。

  车程20分钟,果然在这里买到了全部所需,莲花清温颗粒虽然无货但可用胶囊代替,就是奥司他韦每人限购两盒,我只能前后间隔20分钟分两次进去买。

  刚出药店,接到同事电话,他就住我隔壁小区,但已经封闭,里面的小超市根本就买不到肉,问我那边情况怎么样。因为刚好在外面,我就直接去药店隔壁的中百超市帮他买了将近300块钱的各类肉品,虽然我也分不清这些肉品的区别在哪里,但从围栏递过去的那一瞬间同事满脸欢喜。

  晚上在家依葫芦画瓢对着视频做了两个小菜,又接到英国博后学弟电话,他妈妈住的大屋里子有人开始发烧,为了孩子安全,想今晚把妈妈和儿子转移到另一处亲戚家里,并再三向我说明他妈妈和儿子都没有感染症状。海外学子之心我哪能不理解呢?

  于是三口并做两口吃完饭,开车去接人。发热的家人把大包小包行李放到小区门口走远后我再过去搬,学弟的妈妈穿着睡衣裹着羽绒服头发也没梳就出来了,有气无力地抱着孩子,特别憔悴。坐在车里,也许是看见我和他儿子年龄差不多大,阿姨略带哭腔的对我说:“小伙子,我是真不容易,说多了都是眼泪...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我平时也是个很骄傲的人呐”。

  加量购药

  1.30

  第七天

  早晨,昨天的那位妈妈也是在小区药店买不到合适药物,打来电话向我求助,老人家说有点发烧,我暗自一惊。

  又是4盒奥司他韦、4盒强力感冒片、4盒阿奇霉素片,2盒莲花清温颗粒、2盒泰诺、2盒头孢克安分散片、2盒左氧氟沙星片,这种药物搭配仿佛已经成为武汉市民的自救标配。

  我只好口罩、帽子、酒精喷壶都带着全副武装,开车去昨天那家15公里外的药店,路上又接到退休老教授的电话,还要再买4盒强力感冒片、4盒奥司他韦,家里的患者实在太多,担心昨天的药不够吃。

  哎,严重程度可想而知。好在这家药店真是储备充足,两家人的需求全都满足。当然,我也很小心,都是挂在楼栋门口或者围墙栏杆上面,再打电话通话他们下来取。此时的武汉,路不拾遗。

  关爱感动

  1.31

  第八天

  1月31日,今天的防疫物资送货任务比较重,一共20箱8000个口罩需要送到三个区的5家医院6个科室,分别是儿童医院4000个,协和医院1000个,中南医院两个科室2000个,省妇幼医院500个,黄陂区中医医院500个。

  我带着另外两名志愿者,一行三人分别开上同学公司提供的三辆商务车到远城区取货,再根据区域分工,我送汉口、一人送武昌、另一人送黄陂。

  和儿童医院XX科室主任联系时,因为对方科室的物资求助信息可能转了好几道弯才被我们知道,因此电话里也说不清介绍人是谁,但能够实事求是派上用场就好。带着小拖车出来和我对接的是科室护士长,穿着一次性的蓝色防护服和防护帽,对方低头写收据时,我关心地问了一句:“您怎么穿着这种一次性的防护服呀,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对方顿了一下才说:“一级防护本来就不够,现在都集中起来给直接接触确诊患者的同事在用”。听完,我特别震惊。斩钉截铁的对她说:“您们辛苦啦。今天回去一定小心,最迟明天我们一定想办法给您搞一批防护服送过来”。

  后来,那位科室主任发信息给我:“我们护士长回来,说您关心她没有穿防护服她都哭了”。但其实,她们没有防护服穿,是我哭了。

  送防护服

  2.1

  第九天

  昨天回来后将儿童医院的情况反馈给志愿者组织群主,今天立马安排100件一级防护服和100个护目镜给他们送了过去,另外还给武昌区的武科大附属天佑医院各送去50件。

  虽然量很少,但总归能给她们一线人员应急几天,我们相信官方层面的物资一定能够及时安排下来。

  今天已经是初八,在新加坡过年没法回国的老同学打来电话,想安排公司里留守武汉的一个小伙子把公司的台式机和材料拿回家里办公,但是没车。创业公司要生存压力大,我也理解就爽快答应了。

  把小伙子送到公司楼下等他的时候,我顺道去旁边的大超市里买了点青菜和西红柿,武汉的物资供应非常充足,就是称重的队伍比较长,一方面是买蔬菜水产的顾客较多,另一方面是因为每个人都离前面人将近1米远排队,大家不恐慌但是很注意。

  海外求助

  2.2

  第十天

  远在荷兰定居的高中校友发来信息,武汉的父母双亲都发烧了,隔离在家需要血氧仪检测身体指标,网上商家无论外地还是武汉都已断货,问我能否想想办法。我在导航上找到附近几家连锁药店的电话打过去,对方表示近期都不会有货。

  没办法,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在志愿者群里问问大家,直到晚上,终于有个志愿者回复说他自购了两个,愿意免费让出一个给更需要的人。约好第二天去他家里拿。

  形势严峻

  2.3

  第十一天

  今天大清早,退休老教授又打电话给我,声音特别无力憔悴,能够感觉到他家的情况更严重了。老人家说家里四个人全都高烧39度,但还是没有床位,只能想办法在家吃药打针,需要我帮他买8盒球蛋白注射液,就指望这个救命。另外能否去武昌他妹妹家里取一下体温枪,自己家里的已经被四个人点坏了。知道球蛋白难买,为了降低接触面,我在网上搜索附近一公里所有药店的电话,问到第7家海王星辰药店时终于得到有货的答复。

  规划了一下今天的行程顺序就开着小S出发了,首先,赶紧去那家药店买到8盒球蛋白注射液,然后去汉阳的志愿者家里取血氧仪,到楼下后,对方让我在楼下等他送下来。我一看,这不是27号晚上和我一起卸货并肩战斗的志愿者嘛!他把未开封的血氧仪放在路边车引擎盖上,然后退得很远,看这阵势我已猜到十之八九。隔着电话他告诉我前几天送感染的伯父去医院后,回家没几天自己就开始咳嗽发烧,正在居家隔离。少了一位战友,我也有些伤感。待对方走后,我才走过去用消毒酒精对着血氧仪喷洒几下才拿回车里。

  随后去武昌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取测温枪,对方已经等在门口,大家都很注意,全程都是非接触式交接物品。返程先把球蛋白和测温枪送到老教授小区的围栏处,电话通知他过来取。然后去三环外送血氧仪,也是约在小区门口,校友的父亲开着车出来,电话里我让对方不要下车,我把血氧仪放到引擎盖上就转身离开,隔着十米远看见校友的父亲下车取血氧仪,步伐明显缓慢无力。无需多言,挥一挥手告别,只希望长辈们能早日康复,他乡的游子们能早日回来看望父母。

  车站救援

  2.4

  第十二天

  朋友一家人在上海的跨年之旅变成酒店隔离14天后,终于拿到良民证可以出门,果断决定赶回武汉家中,毕竟此时此刻武汉的医疗资源已经是宇宙第一。一家5口人拖着三个大行李箱,乘坐一趟经停武汉但只下不上的高铁回到武汉站。因为没有公共交通,我和另外一个朋友开着两辆车才把这一大家子接回武昌家中。

  乐观主义

  2.5

  第十三天

  阳光明媚、四下无人,站在阳台上偶然看见隔壁小区院子里朋友一家三口在散步,于是隔墙喊话,朋友在楼下大声调侃我:“你站在防盗网后面好像被关在监狱里一样”,我反驳道:“你看起来更像,我至少可以开车出门,你只能下楼放风...”。

  永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共克时艰

  2.6

  第十四天

  博后学弟的母亲已经开始发烧,没法出门买菜只能电话求助我。我先去麦德龙,还是没有买到爱他美三段奶粉,哪知转场去中百仓储还是没有,真后悔上次没有多买几罐,但还是按照老人家的意愿买了生抽、色拉油、面条和榨菜,排队时还随手拿了1罐品相不错的下饭菜。

  结果后来学弟告诉我这下饭菜几乎救了她妈妈的命,因为实在太开胃啦,老人家在发烧完全没胃口的情况下就着下饭菜一日三餐。

  昨天晚上,远在澳洲的校友联系我能否想办法给她父母送些口罩过去,他们实在是买不到N95了。原来她父亲患有重病,本身免疫系统就弱,现在每周还必须得去医院治疗,风险很大,作子女的在海外很担心。我算了算自己的大致需求,就从自己的库存中匀出10多个N95口罩,今天出门时给校友家里送了过去。

  负重前行

  2.7

  第十五天

  志愿者群里收到的医院求助信息越来越少,这是特别好的迹象,仅存的求助信息主要集中在缺少75度消毒酒精。群主想方设法买到了5箱150瓶500毫升的消毒酒精,由我一人分别送往儿童医院60瓶,新华医院30瓶,洪山方舱医院40瓶,台北路派出所10瓶。

  其余几家都很顺利,就是到洪山方舱医院后,报需求的联系人才告诉我方舱医院目前物资充足不接受社会捐赠,但是这位联系人说她的原单位湖北省中医院(光谷院区)倒是急缺消毒酒精,能否支援那边。事不宜迟,我赶紧开车送到9公里外的中医院,不管怎样,物资能派上用场就行。

  前两天还有定居北京的高中同学问我有没有办法弄到消毒酒精,她家里也有病人每周都要去医院做透析,进出家门的消毒要求非常高。于是返程时问清楚地址给她家里送过去三瓶,也是放在小区门卫处,非接触式交接。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只是举手之劳,对方感谢的话语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不在身边的儿女永远都是那么牵挂父母。

  将多余的酒精送回仓库后,我留下的三瓶在回家时给社区拿了过去,他们那里每天人来人往,我能支援的也就这么多了。

  今天出门一天将近6个小时,目的地遍布武汉三镇,一直在开车,回来的时候已经非常累了。按照以往的安排,今天的任务量应该是由3个志愿者完成,早上也没好意思问,想着可能其他志愿者在忙别的事。

  晚上回来还是按照老规矩把今天所有的收条都拍照传给群主留存,对方说实在不好意思让我今天这么辛苦,跑了那么多地方,但志愿者里已经感染了好几位,外勤人员捉襟见肘。

  我心头为之一震,不是害怕,而是为倒下的同伴而难过。

  国家力量

  2.8

  第十七天

  鉴于当下国家力量的全方位支援,来自一线的求助信息越来越少,前期募集的善款也基本使用完毕,志愿者组织决定暂停所有活动。

  2.9

  第十八天

  原本想着今天就开始居家做回宅男,结果还是接到了三个求助信息,实在没法推辞,安慰自己爱心也是有惯性的。有两个朋友家里分别出现发烧患者,并且都是老人,好在都有另外一处房子可以隔离,但家人难免会有接触,为以防万一,求助能否捐助几件防护服,可以穿着过去送饭菜和药物。

  我试着问了下志愿者群里,很幸运武昌那边的仓库还剩几件防护服,我赶紧开车取回来分别交给朋友们。再就是帮博后学弟的妈妈去超市买了足够吃半个月的食材、整整两大包,鉴于老人家对下饭菜的喜爱,这次足足买了三种口味六瓶下饭菜。这个时候的老人只要愿意吃下饭增强抵抗力,我想每一个子女都会想办法“惯着”她们。

  该歇歇啦,看着新闻里各个省区市的支援队伍集结武汉,各路保障物资源源不断运来武汉,我想,我们民间组织很好完成了国家队进场前的冲锋陷阵任务,往后,我就做回一个普通市民,过上居家就是奉献的日子。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阳明先生逝去已有500余年,直到这次,我才对体认本心、事上磨练的教诲有了透彻的感悟。

  后记:

  老教授一家于2月13日被收治入院治疗,目前均已处于康复阶段。

  英国博后师弟的岳母、妻子和妈妈都成功在家自愈,感染的志愿者也都已顺利康复。

  尽管时代的一粒尘,落在个人身上可能是一座山,但总有勇敢的人,肯为你把山扛起来。

  没有不可逾越的冬天,也没有不会来临的春天,保持乐观,向阳而生,疫情和病魔,都终将被英雄的人民所战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