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我的故事》第八章:票证动了谁的奶酪

2022-12-04 17:46:3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今天是父亲95岁寿辰。全家人都主张在酒店大办一场,好好庆贺一下。

  父亲却坚决不答应。却跑到小孙子耀祖家来喝粥了。我只好陪着他来了。

  我们家五世同堂。我父亲是老太爷,我是太爷爷,我有个儿子,儿子又有俩孙子,他也是爷爷了。大孙子耀宗有一男一女俩孩子,文化不高,开饭店。小孙子耀祖是文学博士,作家协会的,是我家的门面。耀祖目前就一个小儿子,叫梓曦。今年5岁,上幼儿园大班。

  家族人丁兴旺是好事,就是写小说时有点麻烦,称呼会有点乱。一般情况下都喊我父亲老太爷,叫我太爷爷。只有我称老太爷为父亲。我今年也73了,可在父亲面前我还是小孩子。

  “老太爷,为什么你不同意到酒店吃饭啊。我想去。”梓曦缠着我父亲问。

  “这你就不懂了。我这叫避寿。”老太爷摸着梓曦的头说。他最疼爱这个玄孙。

  耀祖媳妇整了一大桌菜。老太爷爷嗔怪地说:“不是说了喝点粥就行了吗?多浪费。”

  “您是说了,可我哪敢啊。赶明儿嫂子又要说我怠慢您老人家了。” 耀祖媳妇是东北人,心直口快。

  梓曦还在缠着老太爷:“什么叫避寿啊?避寿干吗?”

  老太爷又点着他的小鼻子说:“老太爷年纪大了,阎王爷就要来请我去。我跑出来避寿,阎王爷就找不到我了。”

  “阎王爷是谁,他找您干吗?”梓曦刨根问底。

  妈妈推了他一把:“一边玩去!别老缠老太爷。”

  梓曦撅着小嘴走了。

  老太爷正要说她,耀祖过来了,把老太爷扶到餐桌的椅子上坐下:“要不要陪你喝点,黄酒、米酒、葡萄酒、白酒、洋酒都有。怎么讲今天也是您老的寿辰,多少沾一点?”

  “也好。那就来点黄酒。温一下。”老太爷爷同意了。

  “那好,媳妇,你把那坛女儿红温一下。”耀祖先给老太爷沏了壶信阳毛尖,又转头问我:“爸,您是喝瓜片还是毛峰?”

  我瞪了他一眼:“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张扬?不就有点小钱吗?”

  耀祖是老太爷、老太奶奶带大的,和我不亲,老犯呛。听我这么一说,他不乐意了,冲着老太爷告我的状:“老太爷,您看太爷爷又说我了。我哪有张扬啊。现如今还像你们当年那样?什么都要票证。就连吃块豆腐有钱没票也买不到。你看我们现在,只要有钱想啥买啥。”

  老太爷拉过耀祖的手:“孙子欸,你就不要嘲笑我们那时的票证了。那时候我们底子薄,物质贫乏,票证是保证公平的最好方法。不管你多大官,也得跟老百姓一样平均分配物质。没有不公正的现象,苦一点大家都没有怨言。才能团结奋斗甩掉一穷二白的帽子。没有我们那时的艰苦奋斗,哪来今天的物质丰富呢?你是个作家,不懂这个道理还怎么写作啊?”

  2022年12月4日星期日

  【文/颂明,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