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伏牛石:从反右到反腐

2021-12-28 18:25: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伏牛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一九五八年,针对社会上一小部分反革命右派分子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猖狂进攻,中国共产党决定开始反右斗争。

  那时候,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刚刚诞生九个年头,内外敌人依然气势凶猛,对新生的人民政权心生仇恨,无时不在算计着、行动着如何替代它、颠覆它、摧毁它。

  为了巩固来之不易的人民政权,为了捍卫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红色江山社稷,中国共产党对一小撮极右分子采取断然的反制措施,不仅非常及时,也非常必要。

  那时候,就是有个别极右分子猖狂叫嚣什么共产党要交出政权,社会主义制度必须退出历史舞台。共产党从来不排斥党外人士对党的组织建设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进程中出现的问题提出正确改进意见和合理化建议。但决不允少数人借助这一点别有用心地走向极端,试图把共产党从中国的统治地位上拉下来。

  世人皆知,共产党建立的人民政权,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它代表着全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决不能也决不会轻易地如反动分子所愿,随便就把政权拱手相送给自己的敌人。

  反右斗争是中央高层做出的一致决议,它必须要有人具体来抓。作为党的最高领导人,毛主席有很多事关全局的事情要去谋划、去布置、去逐一落实。反右斗争虽然很重要,但他绝不可能也绝对没有时间亲力亲为的,他必然会把这一事关国家前途和命的大事交付给他认为得力的人去抓。

  按照毛泽东主席当时的看法,对共产党不满的右派分子确实存在,但他们中的多数人只是内心里对共产党的某些政策因不理解或执行过程中出现过某些偏差而心生怨愤而已,他们绝没有要共产党拱手让出政权的思想。这一部分人,通过适当的解释说明和说服教育方式即可以消除他们的心结,决不影响他们继续为社会主义建设做贡献。当然,对于一小部分顽固分子就另当别论了。他们的目的不是通过提意见或建议促使共产党纠正错误,继续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他们的目的是试图推翻共产党建立的人民政权,取消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制度,然后用他们心仪的资本主义制度取而代之。这样的极右分子,就不能视为可以教育改造的异见人士了,他们是彻头彻尾的反革命分子。

  七十年代末开始的拨乱反正中,中国共产党对五八年的所有右派分子一律摘帽平反,一概而论地说他们当年都是受到错误处理,不能划为右派分子。可历史有时候是很会开玩笑的。有一个被人誉为著名经济学家的右派分子茅什么的,就曾在为他摘帽平反后公然叫嚣,我当年就是名副其实的右派分子,根本不需要什么摘帽。此人对毛主席刻骨仇恨,不顾耄耋高龄,年老体衰,也不顾知识分子的丝毫斯文,肆无忌惮地对毛主席极尽污蔑与谩骂。其粗俗的言语行为,浑如一般的骂街泼妇。

  按照史料记载,毛主席对反右斗争的开展和极右人数的划定是有限定的。他说,真正仇视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人绝对是极少数,此类顽固分子全国大概五千人左右。可当时负责此项工作的中央领导,不知出于何故在执行过程中竟把右派人数迅速扩大到上百倍之多。全国自上而下,各层级各单位在运动中,竟然把反右斗争和右派分子的划定作为任务分派到各单位,必须坚决完成。这样一来,反右斗争在一定程度上就走偏了道,许多根本不是右派的人也一同被划成了右派分子。被错划为右派的都是哪些人?当然是单位里那些爱给领导提意见的人,对领导缺点错误提出过批评的人,个性孤傲一项与领导疏远的人,还有部分家庭出身不好的人。这些人几无幸免地一概被划为右派。

  发生这样的事情,严格说是在执行过程中有人故意为之的,理应由具体负责此项工作的中央领导人和彼时各单位负责此项工作的当事领导负主要责任。可诡异的是右派全部平反摘帽后,所有一切罪过全都无遮拦扣到了毛主席头上,实在令人大疑其妙。那时候,毛主席已经逝世,他不能再为自己辩解,许多知道真相的人们可能迫于形势压力,也无人出来为毛主席说句公道话,这就造成了毛主席身后被莫名陷害的事情发生了。

  五八年反右斗争之后,毛主席发现了运动扩大化的问题。可木已成舟,若立即纠偏,很不利于当时的工作大局,也会影响负责该项工作领导人的威信。问题便搁置到六十年代初期,毛主席才责令相关领导和部门,对在五八年反右扩大化运动中所划的右派人员一一甄别,如有错误,立即摘帽平反。

  毛主席一生从来不避讳共产党所犯的错误,一经发现,绝不拖延,及时纠正。延安整风时期,毛主席就曾在整风运动总结大会上公开向运动中受过错误处理的人员脱帽致歉。他说:有许多好同志在运动中受到错误处理,这是我们工作的疏漏。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我诚恳地说一声,对不起,道歉了。毛主席以他惯有的坦诚与幽默,一边说,一边站起身子,做了一个脱帽的动作,对着全体与会者深深鞠了一躬。毛主席这一举动,不仅化解了大家的心结,也很好缓解了蒙受冤屈同志心中的委屈与抱怨,在轻松友好的氛围之中,把一个看似难解的疙瘩从容化解。既团结了同志,又增加了友爱,更利于革命事业的进一步发展。

  实话说,五八年反右斗争中,许多单位的一把手并没有按照中央的精神办事,而是借助运动排斥异己,压制民主,把相当一部分正直有担当的优秀人才扣上右派分子帽子后,或遣送返乡,或让他们长期背负着政治压力不能舒畅生活与工作。这类所谓的领导绝对是共产党组织内部的垃圾,他们没有崇高的信仰,没有为民的情怀,没有为事业奋斗的思想,有的全是逢迎上级,投机钻营,以便自己仕途上一路高歌,好继续扩大他们的一己之私。他们的作为,给党和国家的事业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毛主席毕生痛恨的官僚主义,在这些人身上经过长期演化,逐步成为很长一个时期以来官场内部比比皆是的普遍现象,成为共产党与人民感情上渐行渐远的根本原因。

  历史车轮滚动到了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每一个角落,几乎所有人都切身感受到了它的强劲。伴随着这股劲风,新鲜的空气固然吹来了,但许多消失已久的歪风邪气也相伴而来,甚至越刮越猛,许多时候在许多地方甚至盖过了正气之风。

  当今中国,很长时期以来,腐败成风,习以为常。有人气愤地说,当今社会,无官不贪;其实他们说得太片面,实事应该这样的,当今社会,无权不贪。权力在今天不再是专职专业为人民服务的工具了,它成了很多人谋取私利的锐利武器了。谁敢说,今天,他可曾见到过哪怕一个两袖清风的官员了?有谁敢说,在政府治下的大小部门里边,只要谁手里握有哪怕一点权力,这权力没有为掌控它的人谋取过私利?答案是,不是真的没有,而是绝对没有。这样的话可能一些人看了会感到不舒服,以为这是在诬蔑大好形势,散布悲观论调。可事实就是如此,前提是你要敢于也必须说真话。

  不要说手握权力的领导,就连手握权力的单位工作人员,几乎无人不在权力的光芒的遮掩下谋过一己之私。就说一个单位的传达室吧。许多时候,外单位的人尤其陌生人,要想凭空走进单位去基本是不可能的。那怎样才能顺利走进去?办法当然有。一是你确实认识单位里某个领导,让他打个电话给传达室里的人即可;二是你确实有善于跟人套近乎的天赋,三言两语美饰人的话一不小心打动了传达室的人,你也可以侥幸进去。但这类人必定是少数中的少数,许多人是没有这样情商的;三是你必须多少付出点什么,才能进去。送传达室人员一盒烟、一瓶饮料,或给他的小孩买几粒糖果什么的,你便可以顺利进去了。如今,只要是政府单位,几乎绝大多数人手中都有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权力。权力大小多少有异,谋利也就不同。权力大的多的多谋利,权力小的少的少谋利。这已经是普遍世风,任谁也躲不过它的吹拂。

  多少大小有一点权力的一般工作人员尚且如是,可想而知,那些手中权力大而多的领导们又该如何耍弄中的权柄呢?你尽可自己去发挥想象吧。

  因此,今天贪污腐败早已不是个别人个别单为个别区域之事,它已是全天下之事。无官不贪的观念已经陈旧落后,无权不贪才是当今大道。

  唯其人人都有贪腐之事,也便为个别权大官员打击排斥陷害异己提供了最好的契机与手段。一个单位里,只要谁与一把手之间有杯葛,一把手轻易便可以反贪腐之名置你于死地。反贪污腐败固然是顺民心合民意的大事,可谁也不能否认这里面藏着的丑恶。善于玩转权力的投机分子,不仅善于谋取巨大财富,更会利用玩转到手的财富谋取更大的权力。这种人随处可见,各地官场上都大有人在,屡见不鲜。许多仕途上顺风顺水的所谓官场才俊,他们不是靠自身德能,不是靠出众政绩,不是靠爱民之心、爱民之行、惠民之果获取晋升的。他们全是靠金钱铺路,全是靠投机钻营,获取更高层位的。这些人官德极差,品质败坏,绝对是依附在共产党肌体上的寄生虫,贪婪地喝着共产党的血,毁坏着共产党肌体,但他们却八面玲珑,春风得意,风生水起。他们心里没有丝毫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思想,有的全是谋取权利的无底私欲。

  正是这类官员,常常不摘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压迫害许多现实生活里身负正能量,只是受环境污染也多少背沾染有所谓贪腐现象的正直官员。他们在地方神通广大,与那些握有党政纪权力的官员来往亲密,亲如兄弟。只要哪个手下不顺他的心,不合他的意,随便给他那些所谓的弟兄们交代一声,腐败的罪名就会落到那些人头上,令那些人终生抬不起头来。

  这类官员身上传承着五八年反右斗争扩大化时候部分官员恶意打击报复迫害手下人的卑劣手段,把共产党的正义性、为民性、纯洁性糟蹋得一塌糊涂。把共产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崇高威望损毁得所剩无几。

  当今社会,正直的官员,尤其是受民众欢迎的官员,常常举步维艰,左右受夹。他们不受上级待见,遭受同级记恨,虽然口碑极好,却仕途坎坷,动辄得咎,甚至许多被作为所谓的腐败典型受到严厉惩罚。

  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此类现象古已有之,于今尤甚。浩浩官场中,衮衮诸公里,明里不出事的官员都是清白的,大小出了事的官员都是龌龊的。其实,只要锁定任何一个官员,职能部门穷追猛打追询下去,没有哪个会没有问题的,没有哪个是一尘不染的。前几年山西那个被人誉为“表哥”的厅长,不就是因在灾难事故现场面带微笑被人爆料,结果一追查就存在严重问题。腐败已经渗透到所有角落,要查实在查不完,要追究几乎人人都有问题,也难怪那些手眼通天的大贪们,常常拿反贪来排斥异己,混淆是非。

  五八年反右是对的,但到了下面就走调了,许多人成了官僚主义手下的冤鬼;今天的反腐败也是对的,可有时候却成了某些大腐们挟私报复排斥异己的利器。

  腐败必须要反,就如极右分子必须要反一样,都是为了巩固人民政权,都是为了纯洁共产党组织,都是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顺利推进。但反右反错了,毛主席及时给予平反;没有反错的,八十年代左右也都全部予以平反。反腐问题如果要疏而不漏进行下去,恐怕洪洞县里没好人的事情就会发生。如果共产党真的坚守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如果共产党真的要一扫腐败之风,那就得拿捏好分寸,学学毛主席,哪些该抓,哪些必抓,对那些经过教育知错就改的不再追究,对那些数额不大只要认错退赔的即可既往不咎。总之,要给人以出路,给人以希望。如果,轻重不分,一概而论,那事情就会变得复杂化,问题也难以得到彻底解决。更会给党内某些腐化变质分子可乘之机,使他们不仅逍遥法外,反而借助反腐之风大肆攫取,还要打击报复压制迫害许多本质尚好很可以在造就的正能量之人。

  国家公器只有握在正派之人手里,才能发挥正能量,凯歌高奏;国家公器一旦握在卑劣之人手里,那它就会助纣为虐,放纵邪恶,给国家带来难以估量危害。

  五八年反右斗争中的某些教训声犹在耳,而今反腐的路上当及时汲取。具体问题必须具体分析、具体对待,决不能一概而论。灵活通脱,才是获胜的可取之法。反腐的路途上,再不可有国家法纪成为个别人乱政利器的现象发生。

  2021·12·28

  【文/伏牛石,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