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子午| TFBOYS的狂热粉: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挨骂

2023-08-09 09:00:1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8月6日,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在西安开演。

  网络上流传的一些未经证实的购票与求票聊天记录,更是引起了公众的愤怒,有人要与老公离婚、不要孩子,有人把男朋友为结婚存的钱拿了过来,有人把父亲救命的手续费拿走买内场票,还有人不惜网贷甚至裸贷……

  演唱会开场前,场馆外上演了疯狂的一幕幕,高温天气有粉丝在等待过程中暑晕倒,有粉丝为了争夺位置发生肢体冲突……

  在粉丝排队进场的环节中,安保没收了很多粉丝的应援灯牌,进而致使双方产生冲突,当其中一个安检口被粉丝冲破后,无数排队等候的人便一窝蜂地强行往里面冲,现场一片混乱。据悉,当地为了这场演唱会出动了近3000警力。

  演唱会结束后现场遗留的满地垃圾也引发了网民抨击:

  因为TFBOYS粉丝展现出来的“狂热”,在多条短视频的评论区都出现了网民的激烈批评,以及TFBOYS粉丝与网民的对骂:

  其实,疯狂的不仅仅是TFBOYS的粉丝,5月底五月天的演唱会门票被炒到18888;6月底周杰伦的演唱会门票被炒到15万,同样出现了粉丝爬到树上买“挂票”看演唱会的疯狂场景……不过,比起TFBOYS的粉丝还是差了一些。

  况且,这边是TFBOYS粉丝的狂欢,那边华北、东北的人民正在遭受水灾,这就更加令人不适了。

  就在旁观的网民与TFBOYS的粉丝在网络上对骂的时候,在这场狂欢盛宴上赚得盆满钵满的各方势力,正“数钱数到手抽筋”:

  “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体育场共能容纳6万人,但这场演唱会“想看”预约人数达到了679万人。7月25日,大麦网官方微博发布声明,“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采取强实名入场,所购门票不支持转赠与转售。然而,实名制没有堵住漏洞/演唱会的门票分为六档,从580元到2013元,但内场票被炒到万元以上,第一排的门票甚至被炒到200万的天价。

  了解内幕的人给出了“解读”:演唱会官宣出来的门票有6万张,事实上能在售票平台后台检测出来能抢到的门票仅有4600张。这意味着,90%的门票落在了“黄牛”与渠道的手中。

  一位“渠道”商自称她“手里有500张一张卖2万”,这500张票是以200万的渠道费被主办方“赠予”的。据她解释,主办方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规避物价局的“限价”,变相提高门票收益。

  演唱会的唯一线上直播平台是优酷。优酷设置了39元的主舞台机位以及99元的全机位两款直播套餐,有效观看期一年。优酷发布的“战报”显示,仅演唱会当晚预约人数超20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峰值破168万人,优酷保守收益有多少,不难算出来。

  除了独家售票平台大麦网,独家直播平台优酷,百事可乐成为这场演唱会的冠名商,南孚电池是官方合作伙伴,服装品牌VOBA推出的售价198元的TFBOYS十周年联名T恤,在半个月前已经售出8000件……主办方——TFBOYS的经纪公司时代峰峻能从中分账多少,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另外,据西安发布消息:“8月6日,在西安奥体中心体育场举办了一场演唱会,据统计,演出前后,西安出行总订单量同比增长738%,直接带动4.16亿元的旅游收入。”携程数据显示,TFBOYS演唱会带动8月5日、6日西安酒店整体搜索量增长超800%,订单环比翻倍,各地前往西安机票均价环比上周增长一成,当地景区门票预订量增长超38倍。

  以上种种,其实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粉丝经济”。

  6月29日至7月2日,周杰伦在海口的4天演唱会,仅给当地带来的旅游消费收入就达到9.76亿元;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2023上半年全国演出市场简报》显示,2023年上半年,全国营业性演出场次19.33万场,演出票房收入167.93亿元,同比增长673.49%。

  只要有“粉丝经济”存在,出现“狂热粉”也就毫不奇怪了。甚至为了推动“粉丝经济”,盈利的各方还要去推动粉丝狂热。笔者怀疑,那些叫嚣“与老公离婚、不要孩子”,拿“父亲的救命钱”、“男朋友攒的结婚钱”抢高价票的热门贴中,有一部分本来就是利益相关方制造出来“营造氛围”的,毕竟大部分舆论受众都有从众心理。

  笔者认识的不少中老年朋友对这样的追星现象感到深深的不安,拿五四一代的青年与今天的青年作对比,认为这是“当代中国青年”的悲哀。

  其实,追星现象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90年代笔者上中学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对追星现象感到担忧,直呼“80后是垮掉的一代”。记得笔者当时还写过一篇作文,批评同龄人中的追星现象,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拿到讲台上念。

  这样的反思与担忧一直持续着,然而终究没用,追星现象反而愈演愈烈。于是,90后、00后相继沦为“垮掉的一代”。后来,笔者才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是谁制造了“垮掉的”一代又一代?

  “追星现象”让青年人沉迷于娱乐,而不使他们去关心社会问题,关注群体的前途与命运,能被按上的最大罪名也不过吸食“精神鸦片”。

  然而,他们付出了精神寄托和父母或自己的血汗钱,终究也是受害者,总不能让他们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挨骂吧?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