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 肃某的故事:公知潮迟到的丧钟

2023-08-17 11:26:4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8月15号,国家安全部公众号上又发了一篇,叫《政治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根本,必须把握“四大属性”》,在其中的案情段落里,公布一则妄图颠覆国家政权的案例,其实这并不是一宗新案件,在之前已经发布过两次了,是2019年的案子,但说实话,这样的案子是常公布常新鲜,怎么都吸引人。是说云南某学校退休干部肃某,曾经策划招募过一支“敢死队”,妄图实施暴力行动,目的还是颠覆国家政权。

  本案发生在2016年,当时,肃某已经退休多年,这里的退休多年,我理解应该是3年以上10年以下,大概就是五六年吧,由此推算,肃某在2010年应该是60岁左右,那么肃某大概就是1950年左右出生的,甚至是新中国的同龄人也未必。说肃某虽然退休了,还拿着国家的退休金,但仍然对时事政治有着浓厚兴趣,经常在网络上发表反动言论,攻击党和国家的领导、政策和制度。他还在一些反华网站上注册了多个账号,与一些境外敌对势力和分裂分子进行交流和勾结。

  而就在这期间,一些敌对分子就入境成都,与肃某进行了一系列的密谋。

  说到1950年代生人,又在高校教书或工作,又对时事政治有浓厚兴趣,还经常在网络上发表反动言论,攻击攻击党和政府,这几个关键要素一列出来,一个曾经熟悉的词汇就跳出了脑海,公知。现在大家对公知的印象已经模糊了,大多人搞不清楚其实公知也曾经是分成老、中、青三代的,按肃某的这些标签,我看应该归入老公知那伙。

  中国的公知,无分老、中、青,大多数都出自高校和学术机构,换句话说,以反体制为目的的公知,其实大多数来自于被体制供养的事业单位,其实,我现在是没有搞清楚,关于这个话题讨论到什么深度是安全的,但是只想给大家一个提示,像肃某这种拿着国家发的退休金,还想成为美国情报机构带路党,颠覆国家,并非个例,而是通例。

  好,我们接着说案情,说2016年,肃某和从海外入境的敌对分子,经过密谋,制定了以“中国班加西工程”为名的行动,商定先从境外购买武器,再从国内招募一批“敢死队”,准备在2017年春节期间大干一场。他们计划袭击云南昆明某派出所,然后抢夺驻军弹药库,实施断水、断电、纵火行动,以扰乱社会秩序,人为地制造动乱。若行动成功,肃某将通过网络媒体公布他草拟的政治诉求;若行动失败,则想办法撤退到境外。

  为了方便指挥,协调行动,肃某还建立了多个微信群,多次指示手下人赴云南考察边境路线,到境外与敌对分子见面,以商议武器和资金之事宜,搞得还很周密、专业。

  班加西是利比亚的第二大城市,也是2011年利比亚“茉莉花革命”的反政府武装大本营,看来在2016年,肃某还深受“阿拉伯之春”鼓舞,所以就把自己的颠覆行动命名为“中国班加西工程”。

  其实,你从现在曝光的这些行动时间和具体行动计划看来,这一定是得到美国情报机构重点支持的,先袭击派出所,然后抢夺驻军弹药库,还要实施断水、断电、纵火,扰乱社会秩序,人为制造动乱,这明明就是当年乌克兰颜色革命的翻版;那些由美国情报机构境外操纵的颜色革命,其实若能达到断水、断电、纵火这几步,时间进程上这可能只进展到一半,但在社会政治影响上已经成功了大半,因为一旦暴乱进展到这种程度,城市和国家一片大乱之时,那时候,美国的外交机构就会马上跳出来,配合暴乱分子,动员美国能动员的国际资源,开始大表演了。

  现在,国安部把这宗案子公布出来,很多人看了之后不以为然,觉得就这草台班子能成功吗?我告诉你,其实,细致分析这宗案子,从这些透露的并不充分的细节里,我可以断定,它在执行层面还是非常有效的,也就是说,肃某交待他的计划里虽然也有过预案,若行动成功,他将通过网络媒体公布他草拟的政治诉求;若行动失败,则想办法撤退到境外;但其实,那些在境外支持他的情报机构,根本并不在乎他个人的行动会进展到什么地步,只要他能带着“敢死队”把一个城市完全搞乱套,人家的目的也就完全达到了,政治诉求你公不公布都不重要,这种采取了极端行为的老公知,不过是一个政治棋子罢了。

  这里面,其实,除了肃某之外,没有哪一方真的相信他带着几个喽啰就能颠覆中国政府,它们要的只是有人敢于采取颠覆的动作。

  然而,在肃某还没有实施他的邪恶计划之前,大概是2017年,国家安全机关就已经掌握了他的全部行踪和证据。在该案还处于犯罪策划阶段时,国家安全机关就果断出击,将肃某及其招募的“敢死队员”全部抓捕归案。

  2019年4月,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依法进行宣判,认定肃某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肃某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到现在我也没查到这个肃某的真名字,所以也无从查证当年他在互联网上,在自媒体上到底都发表了一些什么样的文章,但其实就是查不到,我一闭上眼睛也知道他当时的观点是什么,我们对公知太熟悉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他们一撅屁股要拉几颗羊粪蛋,我们都能预料得清清楚楚。

  可以说,肃某这桩极端事件的公布,其实是给当年围绕南方系媒体形成的公知潮敲了最后一波迟到数年的丧钟,我相信,接下来的几天晚上,当年曾经跟肃某同一个战壕的老、中、青公知们,许许多多人都会辗转无眠的。(本文参考资料:国家安全部公众号政治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根本,必须把握“四大属性”》)

  【文/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