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申鹏:黄巢为什么是“正面人物”

2022-11-15 11:51:3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成了正面人物?

  实际上,在新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上,所有农民起义军领袖,都是“正面人物”,起码要比封建王朝的统治者们“正面”,起码要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地主豪强们正面。因为这就是事实,他们之所以要奋起反抗,是因为受了无穷的压迫。

  妖魔化“黄巢”,以及妖魔化历史上所有的“反抗者”、“造反者”、“农民领袖”,是长期以来的互联网显学了。

  潜台词是——你们这群蝼蚁不配。

  唐朝皇帝可以奢靡无度、昏庸无能,唐朝地主可以剥削压榨、兼并土地、聚敛无度,唐朝军阀可以分裂割据、祸害一方……但黄巢你不能生气,你不能造反,你不能做奋臂螳螂。

  偏偏黄巢们不高兴,觉得不公平,要做“天补平均大将军”、“冲天大将军”,要“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所以,黄巢就成了“吃人狂魔”了。

  是的,站在文明的角度,看到唐王朝的毁灭确实有点可惜,但是谁让唐王朝走到这一步的呢?是黄巢吗?不是啊,正是贪婪无度、残暴不仁、昏聩无能的皇帝、群臣、士大夫、节度使、地主阶级啊!“天街踏尽公卿骨,内库烧为锦绣灰”……可惜吗?不可惜,唐朝的硕鼠蛀虫们早就该被挫骨扬灰了。

  新中国成立以来,农民起义军领袖一直是“正面形象”,在我小时候,他们甚至是小人书上的“英雄”……你不服,去问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碑文的作者吧。

  黄巢起义失败了,所以在当年的唐末文人笔下,他的形象必然是丑陋、可怕的。

  我们离黄巢太远,所以看不清他的本来面目,但黄巢写过两首诗,一直流传至今:

  《不第后赋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题菊花》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只要稍有文学审美的人,都能看出,这样两首诗,似乎和个人的低级趣味不太相关,他追求的东西,似乎也不是蝇营狗苟升官发财。

  是的,黄巢的农民起义对唐朝社会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死了很多人,但要问一句:数千年来,是短短一瞬的黄巢们“吃人”多,还是统治阶级数千年如一日持之以恒地“吃人”多

  埃德加.斯诺在《红星照耀中国》中写过:国民党的宣传文章,为了恐吓民众,往往把红军形容成青面獠牙、杀人吃人的怪物。

  当代公知的地摊文学中,太平天国的洪秀全仿佛被描绘成了修真界的老魔,他们说洪秀全吃饭要吃带毛的珍禽异兽,把珍珠宝石当饭吃,拥有几万个后宫嫔妃……你信吗?

  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有这么一个段子:讲的是令狐冲协助任我行杀了东方不败,复辟成功,听着日月神教的人“检举揭发”东方不败荒淫无耻……他们说“东方不败奢靡无度,一顿吃几十头牛羊,一晚上睡几十个美女”……东方不败是个练了葵花宝典的残缺不全的人,他如何能夜御数十女?

  黄巢吃人的段子,最先出自文学作品:

  晚唐五代诗人韦庄在《秦妇吟》中描绘了这一场面:

  家家流血如泉沸,处处冤声声动地。舞伎歌姬尽暗捐,婴儿稚女皆生弃。

  尚让厨中食木皮,黄巢机上刲人肉。东南断绝无粮道,沟壑渐平人渐少。

  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来时晓出城东陌,城外风烟如塞色。

  韦庄当时卧病长安城,目击了唐军和黄巢起义军之间的惨烈战争,黄巢军队以流民为主,军纪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再加上唐军的疯狂反扑,天天都是血与火的搏杀,长安城人民的状况可想而知。

  但这里提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黄巢机”。描写战争的惨烈没问题,但似乎文人的生花妙笔似乎都用在了描绘公卿贵族、公子小姐们的惨状上,用在了详细描绘黄巢军队花式“吃人”上。

  后来《旧唐书•黄巢传》也记载:

  “贼围陈郡三日,关东仍岁无耕稼,人俄倚墙壁间,贼俘人而食,日杀数千。贼有舂磨砦,为巨碓数百,生纳人于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

  这一段比史笔比文学创作还奇幻,他们都讲到了黄巢军队吃人的故事,而且说得更加绘声绘色,说黄巢没事还制造了数百个巨大的碓臼,也就是“黄巢机”,每天把数千个活人丢进去,碾碎了,和着骨头当军粮吃下去……

  上面这个东西就是碓臼,中药房里捣药用的,你想想捣人用的这个家伙,得有多大?得什么超人大力士,才能使用它?还一天捣烂几千人?只怕要用高达、奥特曼和变形金刚吧?

  黄巢如果有这么先进的黑科技和生产力工具,又何必浪费时间捣人肉呢?一挥手唐军不就灰飞烟灭了吗?

  黄巢是流动作战,他不可能让士兵总是背着那几百个巨大的石头碾子到处转战,能够碾人的石头碓臼,只怕每个都有几千斤吧?难道黄巢军中还有现代化的重型卡车?

  古代军队饿极了吃人是有可能的,宋朝岳飞的部队就曾经割过金军士兵尸体的大腿肉,晒干了做军粮充饥;唐朝安史之乱时,守睢阳城的张巡和士卒们也吃过人肉;三国时期,曹操和吕布的部队,也都曾经制作过人肉干儿。如果新旧唐书和资治通鉴记载为真——像黄巢这么稀里糊涂把人碾成血肉渣渣吃下去的,历史上仅此一家,别无分店。

  有点生活常识,下过厨房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不靠谱……你把一只鸡连毛带骨带内脏和屎尿捣碎了吃下去试试?

  黄巢是要打仗的,打仗的军队,讲究一个粮食易保存,易运送,随地可就餐。他的战争环境,也不容许他没事去造几百个巨型捣肉机,天天研究怎么玩屎尿血骨头渣子拌饭,他有这工程技术,为啥不去造巨石加农炮轰死那些唐军和节度使?

  很多人都说,黄巢起义的农民军摧毁了繁华的长安城.......但实际上看《旧唐书》的这段记载——“初,黄巢据京师,九衢三内,宫室宛然。及诸道兵破贼,争货相攻,纵火焚剽,宫室居市闾里,十焚六七。”讲得很清楚,黄巢在长安城的时候,长安各宫城民房都是好的,等到唐朝“官军”进来,长安才被焚毁了。

  这断故事,和千年后曾国藩打进南京城是一样的,烧杀抢掠、摧毁金陵的,不是太平军,而是清军。

  我们读史书,要有立场,有判断,长脑子,一个被新中国人民政权教育出来的年轻人,读历史的时候,不同情那些被压迫被欺辱的农民,反而同情那些帝王将相、地主豪强?有点奇怪吧?

  当年也有很多人吐槽法国大革命太血腥、对贵族们太残忍。

  但马克吐温在评价法国大革命的时候说:

  “只要我们稍稍回忆和思考一下,就会明白:法国事实上存在两个“恐怖时代”。一个在感情冲动下进行屠杀,一个是冷漠地、蓄意地进行屠杀。一个只持续了数月,一个则持续了千年以上。一个使千余人死亡,一个则使一亿人丧生。可是我们只是对那个小规模的、短暂的恐怖时代感到恐惧。然而,刀斧在一瞬间带来的死亡,能够比得上饥饿、冷酷的侮辱、残忍和悲痛的慢性屠杀吗?闪电在一瞬间带来的死亡,能够比得上炮烙之刑的慢性屠杀吗?短暂的恐怖时代所填装的棺材,只要城市里的一块墓地就能容纳下了,却有人不断告诉我们要为之战栗和哀鸣。可是,那自古以来的真正恐怖,那种不可名状,惨绝人寰的恐怖,其所填装的棺材,就连整个法兰西也容纳不下啊,却没有人告诉我们要看到这种恐怖的巨大规模,要寄予应有的同情。”

  古代农民起义都很惨烈,但你要明白,到底是谁导致了这种惨烈的结局?是那些老老实实种地、交租子的农民?还是那些高高在上剥削几代人的老爷相公们?

  历代统治者和狗腿子文人群体,为了抹黑农民起义军大多不择手段,把黄巢李自成张献忠讲成不合逻辑的妖魔鬼怪是他们的惯用把戏。这些玩笔杆子的文人,也没有什么生活经验,连杀鸡杀猪都没见过,更别提杀人了,只能靠脑补想象,怎么残酷怎么写,怎么恐怖怎么写,怎么猎奇怎么写,怎么不合理怎么写……他们只想把那些走投无路的反抗者,塑造成天生残酷的变态。

  几千年来都是这样,他们为了丑化反抗者、造反者、农民起义军领袖,往往从他的私生活下手,从他的衣食住行开始,从下半身开始,编出无数匪夷所思的恶臭传说……实际上,这不是反抗者的恶趣味,而是封建狗腿子文人的恶趣味。

  他们理解不了真正的“高尚”,所以就以己度人,用自己猥琐的价值观来揣度那些奋不顾身前赴后继的“泥腿子”。

  但是,无论你高不高兴,只要人民的政权还存在一日,陈胜、吴广、张角、黄巢、李自成、李定国、洪秀全……这些人都是正面人物

  黄巾军、红巾军、太平天国、义和团……都是英雄的正面形象,太平天国甚至会被刻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

  这个道理叫做“反抗有理”。

  【文/申鹏,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平原公子”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