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保健

大解体——美国卫生与医疗保健的失败之战

2024-04-18 14:17:10  来源: 深耕纪公众号   作者:黄花草2024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自2023年3月以来,1,600万美国人失去了医疗保险,其中包括400万儿童。数千万美国人被挤出了国家医疗保健体系,这被称为“大解体”。医院在关闭,贫困社区的服务在减少。针对穷人的重要食品和健康计划宣布可能削减。穷人平均比富人早死12到13年。衡量穷富的标准不仅是银行账户,还有生命体征和墓碑。

  作者:莉兹·西奥哈里斯(Liz Theoharis)

  翻译:钱达

图片

  “解体”(Unwinding)的俚语意思是“凉了”。其他涵义包括:放松、解脱、撤消——所有这些词表面上看起来既被动又平静。然而,在涉及此类看似无害的减压和休息含义的谷歌搜索中,有关新冠疫情时代医疗补助扩展计划结束的新闻文章比比皆是——对于现在没有医疗保险的数百万人来说,这绝不是令人轻松的话题。

  想象一下:自2023年3月以来,由于各州三年来首次重新定义了医疗补助计划的资格,1,600万美国人——是的,没错,1,600万人——失去了医疗保险,其中包括400万儿童。更糟糕的是,因为新冠疫情,数百万人的医疗保健服务得到了扩充和延长,现在这项计划已经结束,而美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医疗补助清理行动才刚刚进行了一半,这导致一些家庭不再符合资格,而另一些家庭则需要通过所在州的新程序重新申请。

  在医疗保健机构、制药公司和医疗保险公司的利润创下历史新高的时候,数千万美国人被挤出了国家医疗保健体系,这被称为“大解体”。这是再残酷不过的讽刺了。毕竟,各州都有权力和权威将医疗服务扩大到所有居民;联邦政府同样可以延长宣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的时间,这将使我们中的许多人能够继续获得明显保护生命的医疗保健服务。然而,数百万人却被粗暴而迅速地推离了这种救命的医疗服务。

  一些州受到的影响尤为强烈。例如,在佐治亚州,仅在六个月内就有超过14.9万名儿童失去了新冠疫情医疗补助计划的注册资格。得克萨斯州是“医疗补助计划”解体的中心,这也许并不令人意外。自去年4月联邦取消新冠疫情时期的保险保护以来,已有200多万美国人从该州的医疗补助计划中退出。据Axios(一家美国数字新闻网站——译者注)报道,新的州数据显示,“这是所有州中最多的,几乎相当于德克萨斯州人口最多的城市休斯顿(拥有230万居民)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失去了医疗保险”。事实上,自去年4月以来,德克萨斯州已有61%的参保者失去了医疗补助计划。
 

  死于贫困和缺乏医疗保健
 

  在我老家州,政策分析师预测,在这次解体中,将有超过110万纽约人被挤出医疗补助计划。幸运的是,人们正在组织起来,呼吁获得医疗保健、生活工资、消除贫困等权利。

  3月2日星期六,我和来自纽约州埃尔米拉市的贝卡·福赛思(Becca Forsyth)一起参加了“穷人运动”在纽约州奥尔巴尼市举行的“大规模穷人和低薪工人州议会大会”。贝卡是在31个州首府和华盛顿特区同时举行的大会上作证的数十名低收入者之一。这些大会启动了为期40周的动员和组织贫困和低收入合格选民的活动,为2024年选举做准备,同时向那些竞选公职的人和当选官员提出挑战,要求他们正视贫困这一美国第四大死因。贝卡并不是唯一一位谈到医疗保健危机(以及它与贫困和死亡的联系)的发言人,但她的话让我记忆犹新:

  “就在12月19日之后,我失去了十几个我深爱的人。在74天里,我亲眼目睹了我认识了大半辈子的人几乎都被贫穷挤压致死,以及贫穷对我们整个生活造成的灾难性影响。像米西(Missy),一个47岁的女人,被发现躺在铁轨旁,死了……,还有加里(Gary),在医院里因精神崩溃而死于警察之手。还有洛雷塔(Loretta),在我还不知道朋友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她就已经是我们的朋友了,但现在她已经不在了,因为我们的社区不愿意在药物滥用治疗上花钱。开蒙县在太多负面方面领先于本州。在纽约州62个县中,我们的健康状况排名第59位。我们有令人发指的无家可归现象、食品不安全、过早死亡率和铅中毒。在我们有机会之前,我们摆脱贫困的机会就已经被扼杀了!”

  就在我与贝卡一起站在州首府奥尔巴尼,要求获得繁荣发展而非勉强生存的权利的前两天,我与医护人员和社区成员一起在纽约州立大学南部医院集会。在纽约州州长凯西·霍楚尔(Kathy Hochul)的支持下,纽约州立大学校长约翰·金(John King)最近宣布,他的机构可能会关闭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纽约州立大学南部医疗中心(SUNY Downstate Medical Center),该中心是纽约州仅存的几家公立安全网医院(safety-net hospital,安全网医院,是指这样的医院:无论患者的保险范围、支付能力或移民身份如何,该医院都要为这些人群提供医疗服务。它们可以是农村或城市的公立(如县医院)或非营利组织(如大学医院)——译者注)之一。

  在这次集会上,社区成员、医院工作人员、当地政治家和宗教领袖分享了医院在社区中发挥的关键作用。它曾是新冠避难所,在新冠疫情的肆虐中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它曾是黑人母亲的重要安全分娩场所(考虑到许多有色人种妇女的孕产妇健康状况,这一点至关重要);它曾是布鲁克林唯一的肾脏移植医院;它还是布鲁克林和纽约其他地区关闭此类设施(尤其是贫困社区的设施)后仅存的教学医院之一。

  可悲的是,关闭医院或减少其在贫困社区的服务,正在成为这个国家的典型现象。大财团正在收购连锁医院,并只根据自己的利润而不是社区的需求行事。事实上,目前有600多家乡村医院因财务不稳定而面临关闭的风险,占美国乡村医院总数的30%以上。根据医疗质量与支付改革中心(CHQPR)的一份新报告,其中一半的医院面临立即关闭的可能性。
 

  我们的解体的健康
 

  像这种削减医疗补助和关闭医院,只是美国健康和医疗保健遭受更大规模攻击的两种表现形式,而美国正在迅速转变为一个致命的国家。它们只不过是对我们国家健康的更大规模“解体”的先兆。在新冠疫情和最近的削减之前,已有8,700万美国人没有保险或保险不足。我们说的是,人们因为买不起自己的处方药而分享心脏病药物,因为缺乏医疗保健而埋葬自己的孩子,依靠急诊室而不是预防性护理,同时在这个过程中破产。

  这很简单。我们当中有太多人放弃了急需的护理。2022年,每四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以上(占28%)表示,仅仅因为没有支付能力,他们就会推迟或放弃某些医疗护理、处方药、精神保健或牙科护理。

  与此同时,医疗债务也在迅速增长。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对此类债务的分析发现,2021年,15%的美国家庭欠有医疗债务,即2000万人(差不多每12个成年人就有1个)欠有医疗债务。事实上,SIPP(收入与计划参与调查)调查显示,美国人总共欠下了至少2200亿美元的医疗债务,这是全美最大的破产来源。

  当然,正如我以前写过的那样,这一切都与另一个现实有关:每个人的预期寿命都在下降,而穷人平均比富人早死12到13年。更糟糕的是,自1980年以来,美国贫富之间的死亡率差距上升了惊人的570%。正如《华盛顿邮报》所报道的,“美国正日益成为一个富人和穷人分化的国家,衡量标准不仅是银行账户和财产价值,还有生命体征和墓碑。过早死亡已成为衡量美国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的最有说服力的标准”。
 

  穷人的健康
 

  面对这一切,你可能会想,事情怎么会变得更糟呢?最近,国会宣布可能削减另一项针对穷人的重要食品和健康计划。妇女、婴儿和儿童特别补充营养计划(简称WIC)面临着10亿美元资金短缺的风险,这将对低收入家庭和儿童生命线造成损害。如果国会拒绝为该计划提供全部资金,那么目前的资金水平根本无法覆盖所有符合条件的参与者。

  事实上,目前计划出现的10亿美元资金缺口,相当于所有计划受益人1.5个月的补助金,或所有参加WIC的孕妇和婴儿6个月的补助金。众议院共和党人目前拒绝批准这项重要计划的预算,该计划帮助母亲和五岁以下儿童获得水果、蔬菜和婴儿配方奶粉等主食,并为他们提供医疗保健资源。

  农业部长汤姆·维尔萨克(Tom Vilsack)在向NBC新闻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称WIC是“最具影响力、基于循证的公共卫生项目之一”。他恳请国会为该计划提供充足的资金,因为该计划为参与者提供了“改变生活的福利和服务”。

  维尔萨克在谈到这项有利于穷人、有利于健康的计划的重要性时,并没有说错什么。大量研究表明,WIC在“支持孕产妇健康和儿童发展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怀孕期间参与WIC可以降低早产风险、低出生体重风险和婴儿死亡率风险”。参加WIC的儿童更有可能摄入更健康的饮食,而且这种影响只会随着儿童参加该计划的时间越长而越大,其影响范围也非常广泛。正如农业部所报告的那样,“美国近40%的婴儿参加了WIC计划,该计划仅面向符合收入标准并经健康专家确定存在营养风险的孕妇、新生儿母亲、婴儿和儿童”。
 

  需要的还很多
 

  但是,随着这些计划被削减至所剩无几,越来越多的人遭遇到大量已困扰国家健康的问题,许多人可能会完全放弃,因为他们认为无计可施,而且解决不平等和健康状况不佳问题的代价太高。然而,作为一个从事穷人组织工作30多年的人,我想说的是,对一个国家而言,(解决这些问题)不能再“好”了。

  在我的一生中,人们一直在争论如何解决美国社会更大的健康危机。当我上高中时,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一直致力于扩大医疗保健,并于1993年提出了一项新计划,因此,关于建立国家医疗保健计划是否有效的争论就已经开始了。当时,我记得听到了对加拿大国有化医疗系统的批评。据说,那里的人要排长队,文书工作太多,而且病人没有选择。

  今天,考虑到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正在逐步解体,我几乎可以笑着说(无论多么冷酷),拥有多年前的加拿大系统意味着什么。然而,令人痛心的是,加拿大也效仿美国,正在削减医疗系统并将其私有化。

  许多人认为《可负担医疗法案》(ACA)是巴拉克·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采取的最重要的政策之一,因为有2000多万人通过该法案获得了医疗保险,而且《可负担医疗法案》的政策使符合条件的人更容易加入“联邦医疗补助计划”。特别是,ACA将医疗补助范围扩大到几乎所有收入达到联邦贫困水平(2024年为20,783美元)138%的成年人,并帮助各州用相匹配的联邦资金,将医疗补助扩大到更多的居民。然而,ACA的力度还远远不够。迄今为止,已有4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通过了医疗补助扩展计划,还有10个州没有通过。即使在已扩大医疗补助范围的州,我们中仍有太多的人未被覆盖。现在,我们正在目睹几十年来对健康和医疗保健的最大攻击之一(试想一下,如果唐纳德·特朗普成为我们的下一任总统,和/或MAGA共和党人入主国会,我们可能会面临什么)。

  这个国家真正需要的是彻底改革其医疗保健系统。首先,需要扩大、延长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并将其纳入单一付款人的全民医疗保健计划。工人们需要有权利获得维持生计的、福利优厚的工作,包括有保障的带薪家庭病假。需要加强补充营养援助计划、WIC和儿童税收抵免等社会福利计划,以便让每个人都能体验到这个社会的富足。必须取消家庭和医疗债务,同时为毒品康复计划提供充足资金。必须从贫困社区开始普及公园和娱乐中心,以及提供优质、平价食品的杂货店。

  抗议取消大流行病医疗补助计划是不够的。即使是那句经典的抗议口号——“他们说削减,我们说反击!”也远远不够。相反,1.35亿贫困和低收入的美国人,以及我们其他人,必须使医疗保健和其他更多的东西成为基本人权。

  最后,我想说的不是我自己的话,而是贝卡·福赛思(Becca Forsyth)那天在奥尔巴尼“穷人运动”(Poor People's Campaign)的证词中向美国人提出的挑战。“我们必须阻止这场肆虐的政策暴力风暴,它正在杀害我们的朋友和邻居。”她动情地说:“事情本不必如此!我们可以将我们的选票作为强大的诉求。袖手旁观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必须共同前进,就像我们的生命依赖于它一样……我们孩子的生命也依赖于它!因为他们确实如此!”

  她说得太对了!
 

  原文:https://tomdispatch.com/the-great-unwinding/

  莉兹·西奥哈里斯(Liz Theoharis)是TomDispatch的定期作者,她是一位神学家、牧师和反贫困活动家。她是 "穷人运动"(Poor People's Campaign)的联合主席,《永远与我们同在?耶稣关于穷人的真言》和《我们呼唤正义 与穷人运动一起阅读圣经》的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