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漂浮人家 九十九

2021-03-27 09:01:1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天气放暖,又惦记九号院了。电话老黄,今年有没有什么变化,说没有,而且表示,已经急不可耐,跃跃欲试了。听我的,什么时候去就一块儿动身。老黄建议,过去的时候,叫上老汪一块儿走,往“基地”跑一趟,他和老汪都去过那里,可以弄些种子。

  惊蛰已经过了十天。正是大好的"九九"艳阳天,气温回升,雨水增多,此时,杂草萌发,春雷未响,一派融融春光。正是披头散发,宽衣薄裤,遐想“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好时节。

  星期一一早,把准备带过去的东西归置一下,包括给老哥孩子的礼物,都放在后车箱。开出城区,离开省直大道,在用大石头砌成的护坡下,逶迤而行十五分钟,一行三辆车,在“游人止步”的牌子前,鱼入基地。

  基地看不见几个人,一片落寞冷寂的模样,无名小草在风中摇曳着,像在招手,似在诉说,是不是期望让自己进入人的眼睛,被看成为一种佳肴,挤上人们的餐桌,从而脱离底层的命运,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谁知道。

  老黄介绍说,省直有三个基地,另外有签约单位。供应一万多人,肉禽蛋菜以及部分粮食。这个基地是自己管理,据说全程监控,各种检验程序很严格。另外两个,是直接包给农民,但有监督管理,交接送时才进行检验。

  往前几步,一看,嚯,这家伙,老大的一个区域。到底有多大,说不清楚。过去这里有客房,有各种的娱乐设施,几个大小餐厅,现在废弃但建筑保留着。过去单位培训,一般放在这里。以后城里饭店越来越多,旅游区也越来越舒适,这里显得落后,就没有什么人来了。现在看到的,多是一排一排的蔬菜大棚和庄稼地而已。

  麻雀乱飞,枯草低舞,得地气在先,且地势低洼处,已有几抹绿色。水面也不小,鱼儿在水中窜来跃去。眼光滑过水面,远远的看上去,那边小山底下,应该是猪圈和禽类养殖区。

  老黄说过,基地现在的意义太大了。看起来无非是少点农药,使用农家肥,可最重要的转基因问题,这里基本没有。所用一切种子,全是高价从种子库里调来。小包装种子,现在已经不用了,全是编织袋的大包装,可以留种儿的。

  老黄说,现在市场上,转基因的东西越来越多,菜、粮种子,都避免不了。有转基因这一项,再强调什么农民自种,农家肥,无农药,没有多大意义。

  老黄和老汪,跟基地的主任热聊,我们几个人,一起把主任提前准备好的种子,依次放进后车厢,有二十多种,二十斤左右。每个种子包外都有标签。老黄付了款,七百多块钱,真贵,但贵有贵的道理。告别基地,半个多小时,就到了林溪庄园。

  城里的白天,还是残冬景象,这里的白天,却已经祥云缭绕,白雾缤纷,天时甚觉和暖,鱼池都已解冻,陡然变成初春光景。老哥已经把大门打开。一下车,关关和小户,又是往身上扑,又是转着圈儿叫唤,"汪","汪",“汪”,兴奋得一塌糊涂。二十几只鹅,看见有车开进来,“昂”“昂”鸣叫着跑向远处。墙头上,院子里,几十只鸡在“咕”“咕”觅食。老哥把开关打开,房间里的温度已经升起来了。这个地方,取暖时间要长一些,否则,人受不了。

  犬吠鹅鸣的,老哥第一个过来,大槐子,张姐,李工和姚伟,连功夫老太也先后过来问好,热热闹闹地。大槐子把种子放到水房里。老伴儿把给老哥带来,送给孩子的奶粉,营养品,尿不湿一类的用品,还从车上给老哥拿了两瓶“雪里站”,招呼老哥抱回去。老哥免不了又是脸面发红,笨嘴拙舌地客气道谢。院子里一片欢声笑语。

  张姐说:今天人最齐了,难得天气也好。春节都没有聚一聚,今天咱们可得补上。大家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张姐一问,大家都安静下来,全看着我和老黄老汪。老黄笑了,也看着我。我知道,竹笋炖鹅的味道,很是令他回味。就说,弄几只鹅,竹笋炖鹅,预备点白菜,菠菜、萝卜就行了。大槐子咧嘴笑着说,擎好吧,交给我了。众人心情大悦,几位女性也聚在一起,兴高采烈地聊起来了。

  用餐大棚里,照例是暖暖呼呼。十二个人,六男六女,分成两桌,各有一大锅鹅肉。酒过数巡,看着老黄老汪几个人,都是几盅“雪里站”酒下去,应该是满口清香,芳馨透脑,精神陡长,很满足的样子。我趁势问姚伟,一冬天,这里没有什么事情吧?姚伟笑道:咱们这儿倒没有什么事情,欸,前边村里可出事了,弄得还挺大。不知道是谁嘿,脑袋发热,要一刀切的拆除蔬菜大棚,说是整治“大棚房”。老黄插话:知道,大棚房确实应该整治,没有什么不对啊?老汪也说:是啊,没毛病啊!?

  一刀切,毛病大了!不按规矩办事,后遗症太多!姚伟说。老黄问,怎么回事清楚吗?姚伟睁大眼睛:清楚啊!外地有拆别墅的。业主是看着大街上的广告,查看了几证以后,合法购买的别墅,各种税费也都交齐了。当地突然以房子靠近河道,影响防洪的理由,在不通知业主的情况下,撬门而入,把业主的东西往露天一放,就把人家的房子拆了。好几百万近千万的房子啊!露天的家具和财产也全毁了。

  可知道,拆的时候痛快,理赔就没有人愿意出面了。我说一套沙发三万六,他说一套餐桌椅一万八,那个说几套西服也好几千,没有人去核实,也不理你,愿意上哪告去上哪告去!真没有天理啊!先还能在网上看见喊冤叫屈的,慢慢就悄无声息了。总是往好里想,觉着肯定能给业主解决赔偿问题,看了黑木林镇政府解决问题的方法,才知道,老百姓,惨啊!

  老黄慢条斯理地说:你这说话,绕得太远。大棚房的拆除有什么问题,就事说事,你都清楚什么了?姚伟:嘿,不地道!老汪笑了:说说看,怎么不地道了?

  姚伟不觉着自己绕得远了,还不切入事件:大棚房就是建在大棚里的房子。前边黑木林村,拆大棚,是从头两年的秋天开始的,咱们当时不知道,拆了几百个大棚,没有一个是在大棚里建房的,全是规规矩矩的蔬菜大棚。说拆就全给拆了,所有的设施全埋里头了。其中最过分的,是一个叫绿色蔬菜庄园的项目,我给仔细说说。大伙听他说话,你看我,我看你,真是坐立不安,全都急得乐了,耐着性子听吧。

  姚伟开始了叙述:绿色蔬菜项目,建在三十多年不使用的“四荒”地上,有60多亩,57户。(有村委会签发的土地使用证)房屋面积89平米,占地610平米,经有关部门检查,房屋面积超标不合格,被责令整改重建,房屋面积改为套内15平米小房子,经市政府有关部门俩次验收合格,再与开发商和村委会,重新签合同后批准进驻。当时开发商又重建了10几套,89平米的大房子,承诺小房子也可以改回89平米,因为跟政府协商一致了,不会再拆。其后果然七年未被拆,一直正常使用。

  直到头两年,镇里通知要拆除房屋,理由还是房屋面积超标,业主到镇政府询问,回答是镇里根本没有立项,项目不合法,不知什么原因,以前七年没有拆。现在全国统一整治大棚房,镇长亲口承诺:整改验收合格后,保证尽快按照政策要求,补办手续,恢复重建,(有当时主管领导的录音)。租户们虽不认为项目是大棚项目,仍然积极配合镇政府,被顺利拆除。

  两年多,业主多次找镇里,要求镇政府履行承诺,镇里也没有给出任何回复,一拖再拖,最后告诉大伙,你们去法院告状吧。至于57户业主,直接租地损失了上千万,镇政府就不管了。嗨,好多人生活在两个时代,基础思维却没有变,有个承诺就信,老认为最终会有人管,一旦不是那么回事,要不忍气吞声,要不就是寻死觅活,不知道现在社会,整个是一个大公司,都在白猫黑猫,哪管你死活。

  直到去年4月,镇里把那里彻底铲平,而且在没有通知业主的情况下,私下里无条件的,跟开发商解除了合同,理由是开发商没给村里交地租。而且村里跟开发商解除了合同,承租户跟村里就没有关系了,现在村里要重新发包土地了!可当初的合同是三方签订的,业主们的租金是一次性交齐五十年的。你们两家解除合同,就不对第三方负责了吗?

  老黄接过来说道:这就如同某个企业和银行,联合向客户售卖理财产品。出现问题了,银行暗地里和企业解除联合售卖协议,就什么都不管了。是不是这个意思啊?老汪说:这不合理啊!企业和银行解除协议之前,应该把已经卖出去的理财产品处理好,然后才是三方解除协议。现在的作法,有诈骗的嫌疑。像是镇里、村里、开发商做了个套儿啊!

  姚伟说:可不是!现在的小官,器小易盈、妄自尊大,只对上级负责,上边让拆,一刀切就拆了,完成任务,善后的工作想都不想。老百姓一千多万的损失,没有人管。这里边有不少人,实指着大棚种菜换钱花呢!老黄问:以后呢?

  姚伟:以后,镇里和村里就扯皮耍赖了。村里说听镇里的,镇里说你们去法院告吧!法院说,拆大棚没有问题,你们打官司也赢不了,再说,你们告谁啊,建议不打。推三阻四,老百姓里有想不开的,就要出事。有一个人就咬牙了,听说是本村的,大年二十九,把村委会的班子给做了,五死一重伤。

  啊?!老黄闻听,大吃一惊,叹息之间,颇为不满地说道:你这种叙事方式,我是头一次领教,真有你的!老汪:唉~,制定规矩的人才破环规矩,破坏规矩的代价,还总是被忽视啊!现在老说依法治国,老百姓是动辄违法,也只禁得嘴,禁不得人的心。法律学多了丧失人性,时不时就弄一场把戏,都鱼死网破,怎么得了?

  喝酒,喝酒。我连忙劝着,唯恐老黄发作起来,当着那么多人数落姚伟,毕竟是闲聊,又不是你的部下。

  录诗一首:……《明史稗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