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漂浮人家 九十八

2021-03-24 10:51:0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和老丢说话的工夫,古筝曲停了。史秘书长家阳台上,有两个女人,探头出来,往下看,其中之一是史秘书长夫人,另一个不认识,但长相标致。大概是和老丢聊天影响了人家。抬手冲窗户摇了几下,目送丢局长匆匆离去,转身回家了。

  史秘书长夫人姓巴,叫美欣,在一个出版社工作。具体职务不清楚,大概不坐班,经常在白天看到她。肤白,圆脸,肉颧微横,眼适中,鼻子小,嘴稍大,身材不高,有些发福。说话时,语速快,声音嘶哑,偶尔爆个小粗口。她说话,给人感觉,似乎不是为了沟通,而是为了通知别人什么,或者压制住别人。家属圈里,朋友不多。

  另外一个女人,后来知道,是那个弹古筝的人,她的同母异父妹妹,姓华,叫华欣,音乐学院的古筝老师。曾以为是姓“花”。最近离异,投靠姐姐,住进了七号小楼的二层。这一点,是从史秘书长嘴里听来的。年龄四十出头,人很标致,满头青丝,发型,似乎很随意,又很有韵味,弯眉毛、大眼睛,顾盼灵活 ,瓜子脸上,小巧的鼻子,嘴唇红红的,像一颗熟菱角,生动地挂在那儿。

  她平常爱穿套装,中跟皮鞋,因为身材苗条,走起路来,袅袅婷婷,清盈沉稳,无论快慢,总是有板有眼。若站在那里,则如杨柳迎风,芙蓉出水,有点儿“意境”,而因为生活里有些不如意,又使“意境”里,若隐若现地,有几许忧郁的味道,再加上她与人交谈时,听人说话,多微低着头,若说话时,则脸部不太上扬,只是往上翻着大眼睛,看着你说,让你分不清她是用嘴在说,还是用大眼睛在说,看过去内容满满地,也更为迷人,令人多想。

  华欣烟瘾比较大,近身交谈,成熟迷人的气息之外,也会有轻微烟味,向你弥过来。她抽烟的姿势,纤长食指中指,笔直前伸,夹住香烟,无名指和小指,紧紧蜷在掌中,大拇指斜出,合在一起,顺在凝脂般的玉膊下,有立体感。站着的时候,往往是一脚前,一脚后,丁字站姿,一小臂或弯于腹前,手部托住持烟小臂肘部,或加持于肩下,加上顾盼灵活的一双大眼睛,迷人又优雅,而那种优雅,是骨子里的,装不来。

  她经常站在楼下,点上一支烟,绘有图案的白色指甲,自然和谐的红嘴唇,两项呼应,目光或者看着空寂的远处,或者高大松树的顶部,或者树木后边露出的一片白云。因为,除了高大的柏树,院子里没有什么好看的花,无可娱目,像一座寺庙。她不得不看向远处,像是若有所思,又像是单纯解烟瘾。出来进去,见面多了,开始点头致意,逐渐笑脸相向,终于站在一起聊几句。以后,又经秘书长主动提起,牵头聊了几回,对她的情况知道得就多一些了。

  她仅比我的女儿大两岁,毕业留校任教。也有一个女儿,南京上大一,离异以后,独自抚养。与前夫断得干净,无任何往来。想承包食堂,无非是多挣钱。每个月两万多块钱的工资,养一个大学生,过艺术人家的生活,并不宽裕。离婚虽然分了一些钱财,总之是没有了家里的顶梁柱,心里不踏实。

  说起她的离异,从秘书长,主要是秘书长的夫人,以及她自己的描述,零零散散拼凑起来,大致是这样的:其前夫不是个东西。一个学中文的,也是长期教中文的教授,但是出名在于讲历史。其讲历史,不是以严谨的态度进行研究,而是把历史学家对历史考证得出的结论,进行文学性的发挥,标新立异,夺人眼球,博取虚名。因为了解的东西浅、少,而且敢说,前一阵子还真出了点子儿虚名。当然,在专业的历史学者看来,他这样讲历史,有各种错误,而且都是野路子,评价是很差的。其若仅限于此,倒也情有可原,一切向钱看的环境下,投靠什么圈子,捞钱捞名,不算太另类,能捞钱是有本事。

  问题在于他还是一个胡适的崇拜者,日常,尤其是近几年,言必称胡适。半路出家,一个教书的,出名以后,却心态膨胀,认为自己的水平不在胡适之下,胡适能成为民国大师,全因为生活的时代好,那时是“黄金十年”嘛,而他自己是生不逢时,因而情绪满满。从向往“黄金十年”开始,继续深入,胡适逛窑子,玩妓女,骗女学生,躁动所谓 “名媛”,一系列的操作,也成了他津津乐道的东西。

  为了进入某个当今的“名人”圈,让他们吹捧自己,给自己站台,不但自己顶着骂名,卖身投靠,还几次明里暗里地,开导华欣,以色相去打动“名人”,---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伙,甚至在饭桌上给华欣灌酒,而自己找个理由便“闪”了。几次饭局之后,华欣发现,他也频频接受圈里“名人”们的投桃报李,礼尚往来,尽情享受轻松娱乐性爱情,紧张偷情式大爱。

  华欣觉着,钱虽然挣了,但那个“圈”儿太脏,里边没有一个好东西,但凡有点官职,有点权力,有点名气,就想把脏手伸向女人,欺辱女人,女下属,如家常便饭一般。酒杯没端,道貌岸然,方针路线,公平公正、民主自由,呐喊起来没完;酒杯一端,女人惨了,什么淑女妓女,良家白胚,全是酒后甜品。隐忍了好长时间,狠狠地打了几架,不管用,知道他又打女儿的主意,想设计女儿,才终于决定,日子不能再过下去了。

  音乐学院的教师,到机关里承包食堂,隔行取利的事情,有难度。好在有史秘书长上下打点,左右知乎,鼎立说辞,并且将其介绍给一把,几次接触以后,据称在一把的示意下,另辟蹊径,人事关系转入某大国有公司,国有公司背书,没过多久,顺利签了合同。机关购买服务,与改革契合,听说,每年的后勤补助,由四百多万,涨到七百多万,前厅后厨的工作人员,也多少都涨了工资,人情大悦,其乐融融。这以后,华欣由某公司副处长开始,一步步走上了仕途。

  冬天,都是从林溪庄园回二号院避冬,见到她的次数就多。不到两年的光景,华欣,她已经是“人物”了。其为人也多姿,其会意也精巧,其言语也盈妍,其为官也屡迁,是她的真实写照。猛一想起,弄不清楚是她利用了官场,还是官场利用了她,绵绵密密,让人分不清。华欣在二号院,风声水起,异军突起,无论在二号院哪里,总能看到有人围着她,用赞美的语言,说着一些重要的不重要的事情。

  华欣不住秘书长的二楼了。不知道是怎么协调的,她住进另一个空着的二层小楼,在我的小楼东边,原主人是宣传部长,其码十八年不会回来,正在努力思考人生。在很多时候,丢局长也要避让她几分,虽有啧言,也如火中投雪,风里扬尘,自己消化掉了。我曾经认真地跟华欣说,祝贺她工作搞得不错,她也是认真地说,花需连夜发,莫待秋风过。为了女儿的将来,为下半生,只有把握时机,随波逐流,豁出去了!

  水不激不跃,人不激不奋。双手劈开生死路,一身又入是非门。各有各的活法……。

  这以后几年的冬天,仍然能够听到华欣弹奏的古筝曲, 是一首颇具古典风格的筝曲,《渔舟唱晚》。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