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长篇小说:谁为人生做主(八)

2021-02-03 15:25:1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雪杉xs
点击:    评论: (查看)

  郜铣冰迈着轻快脚步向前走,小晶也大大方方迎着他走过来。

  接近百米跑道尽头,两个人停了下来,郜铣冰转动着脑袋看看校园四周又望望办公楼,象在搜索着什么,最终把茫然的目光落在了小晶身上。

  心想:“在校园里谈话不太合适,别说学校有制度,即使没制度,被学生看见了影响也不好。”

  “办公室?也不行。下晚自习课万一有个别学生来找,碰见了很尴尬,弄出这样或那样的传闻,我这个老师还有什么脸进课堂?尤其赶上倒霉被那个多事的老头看见就更不得了。小题大做不说,一顿强制性的思想政治教育就足够人喝一壶的。”

  想到这里,郜铣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诺大个校园竟找不到一块容身之地。”

  王小晶从郜铣冰犹豫的神情中看出了端倪,明白了他的心思,爽快地说道:“我骑摩托来的,你喜欢骑摩托不?干脆咱俩出去兜风吧。”

  郜铣冰苦笑着说:“我连自行车都骑不好,哪里会骑摩托呀?”思索了一下又说:“不过可以尝试着学一学,必定是新事物嘛。”

  说着小晶走过去推起了摩托一同走出了校门,值班的两位年轻教师向郜铣冰打了声招呼,待他走远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做了个鬼脸,微笑着回到值班室。郜铣冰和王小晶走了一段,郜铣冰从路边行人奇怪的表情中感觉出,自己一个大男人立在一个漂亮姑娘身边,让女生推车有些不妥。

  于是从小晶手中接过摩托车,让小晶在后面跟着走。

  也奇怪,平时没发现有多少愿意助人为乐的,可今天这些好心人不合时宜的好心善举,都在他俩身上派上用场了。

  一会,过来个熟人问,是不是摩托车坏了?一会,又过来个好心的说是不是没有汽油了?

  他俩哭笑不得,又不能冷了人家面子,就停下来耐心地解释一番。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快点到达目的地。小晶想骑摩托带着郜铣冰走,郜铣冰不肯。只好让郜铣冰把摩托停在路边,向他简单介绍了一下摩托车操控要领,然后让他骑着试试。没想到郜铣冰驾驶摩托挺有天分,一点就通,一学就会。左手松开离合器,右手给油,一溜烟地朝体育场方向跑了。

  小晶急走慢走,十分钟后,两个人在体育场碰面了。郜铣冰来了兴致,以学习骑摩托车的方式开启了他新一轮恋爱……

  年轻人对新事物都有兴趣,接受能力也强。

  郜铣冰把握了操作要领后,驾驶速度逐渐提起来,慢一会儿,快一会儿,在体育场一圈一圈地转,越转越上瘾,引来一些年轻人驻足观看。

  小晶在一旁开心地看着,时不时地指挥着说:“刹车时注意收油门儿,收离合,避免突然熄火。”

  郜铣冰哪里听得到,越骑越有兴致,越跑越来劲。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聚集在广场的人们逐渐散去,昆虫欢快地爬上点亮的街灯,月亮悄悄爬上了树梢,星星闪烁在远处的空中。

  青春,在时光斗转和月转星移中悄悄逝去,即不忧愁寂寞,也不眷恋欢愉,依然行色匆匆,该来时来,该去时去。

  小晶抢先坐在后面,示意郜铣冰骑摩托带着她,郜铣冰用微笑流露出,因技术不娴熟缺少自信,表答了初次接触,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神情。

  “没事儿,你慢慢骑,我不干扰你。”

  “再说了,早晚你不得学会了带着我呀?”小晶呢喃着即是鼓励又是爱恋的话语。

  说着,不容郜铣冰再分辨,硬是把钥匙塞到他手里。扯着他的衣襟,撒娇似的逼着他启动摩托车。

  郜铣冰坐上去,确实感觉没有自己驾驶时那么轻松。他硬着头皮加油,松离合,以不到40迈的速度,忐忐忑忑地把小晶送到了家。

  小晶下了摩托,笑盈盈地说:“看把你紧张的,来擦擦汗。”说着从包包里拿出一块手帕,塞到郜铣冰手上。

  郜铣冰接过手帕,争辩着说道:“不是怕,一旦有了责任,自然就有顾虑,做事就会考虑后果,男人嘛,总要懂得担当。”

  小晶眨巴两下眼睛,没接话,把话题转移到对他的关心上来。拍着摩托后座,用坚定的语气说:“你骑它回学校吧,我明天骑自行车上班就行。”又见郜铣冰身上穿的单薄,说:“你等等,我取一件衣服给你,晚上有点凉,你穿的少,会冷。”

  郜铣冰心头一热。自从十四岁离开家到县里上学,二十来年都是自己照顾自己,很少有人在生活上关心过他,小晶这一句话暖到了他心里,不要说还是夏天,就是冬天也不会觉得冷了。

  小晶从二楼跑下来手里拿着一件夹克,提领伸袖帮郜铣冰穿上,拉上拉链后示意他可以走了。

  郜铣冰对这种关怀似乎还不太适应,他很小就离开家到县城读书,直至上大学,已经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关心,犹如久旱逢春雨的秧苗,甘露滋润后,焕发出新的生机。

  就在郜铣冰胸中即将为此升腾起炽热火焰的时候,小晶那种特殊语气的关怀,让拥有着特殊男人性格的他,对强势关怀下带来的压迫感心生不快。

  他决定不骑她的摩托车,便说:“技术不熟练,怕万一碰到人,惹出麻烦。”

  无奈,小晶从屋里推出自行车,反复叮嘱说:“慢点。”约好下周还去广场学骑摩托车。

  小晶看着郜铣冰逐渐从视线中消失才挪动着脚步走向客厅,向一直等着的妈妈汇报情况去了。

  郜铣冰回到学校教师宿舍,学生已经下了晚课,小匡带班儿也刚好回来。

  一进屋看郜铣冰情绪不错,想进一步了解一下情况。一个晚上,小匡都惦记着。不知道他俩见面后,互相间印象怎么样。便说:“我有点儿饿,陪我出去吃点东西,喝两口儿怎么样?”又想起郜铣冰不喜欢喝酒,补充道:“你喝饮料,我喝酒。”

  郜铣冰在体育场疯玩了一个晚上,确实感觉饿了,两个人一拍即合。说道:“我也感觉肚子有点空空的,不过这么晚了,咱俩去哪儿呢?”

  小匡说:“去回民饭店,那里一般十点多才关门,你看怎么样?”两个人边说边整理衣服鞋子往外走。

  晚自习过后,学生陆陆续续离开,静谧的校园在夜幕的笼罩中悄然睡去,他俩仿佛是这漆黑王国里至高无上的主宰者。沿着百米跑道昂首阔步从西走到东。穿过校园,打开角门,横过马路,顺巷道来到中医院东侧的回民饭店。还好,有两桌客人在喝酒。郜铣冰和小匡推门走了进来。

  服务员见又来了新客人,懒洋洋的瞥了他俩一眼,算是打了招呼。示意他俩在空位置坐下,随手把菜单扔了过来。

  小匡嘟囔了一句,生气的把菜单扔回去说:“一个干豆腐尖椒,一个积菜粉儿,再来一杯二两半的白酒,两碗米饭。”

  服务员应了一声,扭腰挪腚的朝灶房走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