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长篇小说:谁为人生做主(七)

2021-02-03 15:24:4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雪杉xs
点击:    评论: (查看)

  普天下做父母的都有一颗共同的心,只要这颗心还在跳动,为儿女的事就会操个没完没了。刘悦楠得知在审计局给局长当秘书的土地局陈局长的儿子陈经平喜欢小晶,欣喜异常。

  小伙子无论长相还是为人处事,让人挑不出什么大毛病,工作单位也不错,两家结亲家算是门当户对了。看得出,陈经平非常喜欢小晶,对小晶百依百顺不说,对王炳章和刘悦楠更像儿子对亲生父母,只要他们家的事,就是陈经平的事。

  小晶的妈妈刘悦楠对陈经平打心眼里往外地喜欢,于是百般撮合。可事与愿违,不提这事儿还好,两个人来往还挺顺畅,可经她这一撮合,王小晶断绝和陈经平来往了,陈经平来她家的次数也比以前少了。刘悦楠问女儿原因,小晶开心了,愿意多说就跟母亲刘悦楠说:“陈经平是小白脸,没文化,也缺少男子汉气概。”不愿意多说就抢白她一句:“我的事不要你管。”

  然后怕她妈听不懂似的,贴着刘悦楠的耳朵再单独补充一句:“我不喜欢。”

  刘悦楠知道女儿任性,拿女儿也没得办法,说了也等于白说。不过刘悦楠知道,她爸爸说话她还是能听进心里去的,便私下里做王炳章的工作,让他劝劝她们的宝贝女儿收收心,跟陈经平好好处处。没想到的是,王炳章得知女儿的想法后,反倒开导起了刘悦楠,他说道:“咱们的女儿长大了,有思想,有标准了,他对经平的评价还是蛮准的嘛。”

  刘悦楠一听有些急了:“我是想让你劝女儿收收心,我看经平挺合适,抛开他家庭条件不说。人勤快,又会来事儿,长得也白净。听你话的意思,你站在她的一边啦?”

  “我倒是很想站在你这边,但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是非的标准了,这事儿能勉强吗?她虽然听我的话,但要区分是什么事儿,还要看我说的对不对?我说的不对,不顺她的意,她照样不听。我看你还是省省心吧,我们的女儿不会嫁不出去的。你着哪门子急呀?简直瞎操心。”

  王炳章戴上眼镜,挪过台灯,拿起一本书抽出书签,看书去了。

  刘悦楠听了这番话,脸跟蒙了一张被拉到了极限的面膜似的,气哼哼的说道:“都是那个电大的郜铣冰惹的祸,再好人家不都有家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初不让她上电大,直接进修或考函授就好了。”

  王炳章放下书,摘掉眼镜问道:“我说,这个郜铣冰是从北京来一中的那个嘛?”

  “什么一中呀?电大,电大,小晶在电大的老师。”刘悦楠有些不耐烦了。

  “亏你还是教育的老人,电大缺老师,经常从一中或者到外面请,你抽时间打听打听。主要是打听他有没有对象,人品和其他方面都咋样。如果是他的话,他年纪不大,应该没结婚。你找左校长打听打听,能成便好,不成小晶也就死了这份心,那时你再和晶晶谈经平的事不就好谈多了吗?”

  小晶妈妈听王炳章这么说茅塞顿开,满脸乌云顿时四散而去,高兴地说:

  “很有道理,不愧是当领导的,考虑问题的角度和处理问题的方法确实和我们普通人水平不一样。”

  “高,实在是高。”

  刘悦楠学着地道战保安团司令的模样,伸出大拇指在王炳章面前晃了几下。

  于是,刘校长通过各种途径确认了女儿提到的给电大上课的郜老师就是一中的郜铣冰,然后便把郜铣冰的历史翻了一遍又一遍,除了北京那档子事之外,没发现其他大问题。

  从而,对应了在办公室里左校长和郜铣冰进行的有关他个人问题谈话的那一幕。

  左校长在郜铣冰身上,发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那是他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受迫害,被迫来到这里教学。郜铣冰身上已经发生的一切和能够预见的未来,几乎就是自己走过路的翻版。所以,他给予了他极大地同情和力所能及的关爱。希望郜铣冰借助一些尚可借助的力量,为自己拓展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当小晶妈妈刘悦楠接到左校长电话,让她带着姑娘明天来学校一趟,猜想事情可能有点眉目。

  便于次日上午和小晶来到学校。见到左校长后,左校长便把他和郜铣冰谈的情况,如实地和她们母女俩说了。

  左校长的意思是看看他们母女的意见,实在不行也不要勉强,到此为止这事就算了。刘校长听了这番话,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她把目光转向女儿,想看看小晶有什么意见。可这个地方侯门出身,任性惯了的小晶,非但不肯放弃,反而更加被郜铣冰的钟情而感动,眼圈发红激动地说:“即使做不成她的白马王子,当哥哥也行。”

  刘悦楠感觉在左校长面前,女儿的任性和不争气,让自己很丢面子,可又不好发作。

  正在尴尬地时候,郜铣冰推门进来找左校长。王小晶忙站起身称呼老师,郜铣冰也称呼小晶。左校长急中生智给刘校长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说到教务处办点事,一起走出去,把办公室留给他俩。两个人相视而望,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郜铣冰知道她们的来意。但,这不期而遇和预期不一样,让他手足无措。

  小晶也全然没有了小姐脾气。拿着用过的手帕翻来覆去的拧,仿佛从中可以拧扯出让心爱的人为她倾心的办法来。

  郜铣冰站起身想借故有课走开,又感觉太冷淡不妥,就告诉小晶说:“我还有课,下班吃过晚饭你过来找我。”

  接着又补充一句:“我今天没有晚自习课。”

  小晶点头“嗯”了一声,郜铣冰略带尴尬地离开了校长室。

  学校位于县城西街,毗邻西直路,在校生约四千人,占地面积不大,分东西两个操场,一栋七千平方米的教学楼,一栋三千平方米实验楼。东操场南侧三栋平房,一栋用作高三年级教室,另两栋用作学生宿舍和食堂。

  吃过晚饭,郜铣冰和往常一样与政教处主任小匡在西操场散步,小匡第二学历是省师大函授本科,父母早亡,家境贫寒,与郜铣冰一同住校,小匡比较喜爱文学,性情耿直,爱打抱不平,两个人比较谈得来也是要好的朋友。

  两人沿着炉灰铺设的环形跑道边散步边聊天,小匡替郜铣冰鸣不平说:

  “什么事呢?学校选教务主任都要和他岳父的社会背景挂钩,这和封建社会有什么差别?从这点上看主席当年就没有错。”

  郜铣冰附和道:“目前,用人方面的不正常现象有所抬头,这种现象历史上起源于吏制再蔓延到社会其他各个领域,将来国家为此付出的社会代价会很大。现在教师定职称都开始送钱了,这就意味着职称和职位可以用钱买了,逆淘汰机制也为时不远了。”

  小匡愤愤地说:“我看你也应该现实一些,干脆找个好岳父当靠山,反正现在社会上只认可家庭背景和金钱,人总不能活在过去的时空里,你那个大学同学再好必定不再属于你,机会没把握住,总不能用排斥一切女性的办法惩罚自己一辈子吧?没准人家已经把你放下,心有所属了呢?依我看你就现实点把你那个同学放下,好好地和王小晶处处,你不是也常说要一切从实际出发吗?我看你忘掉过去,立足当下才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了。”

  郜铣冰心一阵紧缩不高兴地说:“道理我懂,但心里放不下呀,没有碰到能走进心里的人,总不能捡到篮子里就拿回家当山野蕨菜吧?再说,于老师的事,你也清楚,你认为他牺牲掉爱情,换来所谓的事业,就能使他幸福了?我看他简直是糊涂。”

  小匡继续说:“这里是山区的县城不是北京,这地方好鸟都不来拉屎,即使鲁迅在世也难找才情斐然才华出众的许广平,还是现实一点吧,我的好兄弟。我看只要上过大学,心地善良,人品好相貌过得去又喜欢你就可以了。也多亏你上学早,现在才二十三,否则到三十岁属于大龄就不好办了。再说,小于子找的那是个啥玩意?她能和王小晶比么?抛开王小晶的工作和相貌把她甩出去十万八千里不说,一个在人大,一个在县里管党群,那是一个重量级别的吗?我看你别犯糊涂,再错失良机了,啊?”

  正说着,在跑道尽头靠着玉河“五零”摩托车矗立着一位梳着长长马尾辫的姑娘,她上身穿着一件暗红色细料掐腰休闲装,下身是白色紧身体形裤,脚上一双乳白色半高跟皮凉鞋,肩上斜挎着一个金属链女士小皮包,双手插兜面带微笑深情地朝这边望着,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格外楚楚动人。小匡和郜铣冰同时看到了这道靓丽的人文风景。

  小匡打趣地说:“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我不打扰你们了。”说着拍了一下郜铣冰的肩膀走开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