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打着红旗反红旗】戈尔巴乔夫让西方的“和平演变”不战而胜(十祭苏联)

2021-11-17 09:50:47  来源: 美好毛时代   作者:红色小兵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说在前面的话】

  放弃阶级斗争、否定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和淡化无产阶级专政,是一切x正主义者的显著特征。

  通过回顾苏联解体史,我们能够清晰的看到,苏x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许多致命性错误,就是因为放弃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

  30年前,“卫星上天,红旗落地”,毛主席当年预言不幸成真。

  在这个特殊的年份,小兵将用几篇文章,梳理苏联解体史,以飨读者。

  前一篇文章我们说到,戈尔巴乔夫“新瓶装旧酒”的经济新思维导致了苏联严重的危机,加速了苏联解体的到来,那么他在意识形态领域又有那些表现呢?

  在意识形态方面,戈尔巴乔夫取消了马克思主义在思想上的指导地位,大肆歪曲、攻击、抹黑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真共产党人,从而使苏共逐渐丧失了意识形态的合法性地位和对党员群众的向心力、吸引力,造成了西方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思想蔓延,舆论宣传彻底沦丧,抹黑苏联史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盛行,党员和普通群众的思想陷入极大的混乱之中,西方的“和平演变”不战而胜……

  一、在指导思想上,放弃马列主义,搞起了“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

  戈尔巴乔夫将各种新老的x正主义思想与资本主义民主理念杂糅在一起,创造出了一种被称之为“新思维”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放弃了被历史证明是极其正确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1990年,苏共中央二月全会提出了《走向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行动纲领草案。

  于是,原来还打着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口号所进行的改革,在被“改向”了——苏联这艘大船的航向被扭转了180度,不再是社会主义而变成了资本主义。

  在哲学上,戈尔巴乔夫以唯心主义代替了辩证唯物主义,以超阶级的抽象的人道主义替代了革命的人道主义,污蔑苏联社会的“极权主义”导致了经济、政治、思想等领域的严重异化,只有资本主义的“人性”才能解放苏联。

  二、歪曲、抹黑、攻击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理论家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就一直在批判马克思主义,说他过时了。

  他批判马克思对资本主义自我发展的可能性估计不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一种空想的学说,认为要实现马克思在的理想需要付出“惊人的代价”。他批判《共产党宣言》,他对“暴力”和“革命性”深恶痛绝,他要实行阶级调和,认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具有类似宗教使命,认为“共产主义是没有前途的”。

  值得注意的是,戈尔巴乔夫在上台前期曾经信誓旦旦地强调要求教于列宁,我们看到当年苏联开大会时的主席台上,列宁的塑像被高高抬起。

  但您千万不要被戈尔巴乔夫蒙骗了,他将自己“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思想贴上列宁主义的标签,不过是为了加强自己统治的稳固性,理论的说服力,使人民不能轻易识破他理论的反动性,以及他要彻底埋葬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意图。

  在他执政中期,戈氏开始根据需要,对列宁主义进行曲解,就像列宁曾在《国家与革命》中预言的那样——伟大的革命家死后会变成无害的神像,人们会给他们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把他们理论的革命部分阉割,使其庸俗化。

  戈氏就是通过对列宁主义新的解释来论证其所开启的改革进程是正确的,他阉割列宁主义的论点包括:公有制、阶级关系和民族间关系、合作制、人民政权和自治、同官僚主义弊端作斗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革命改造实质等等。

  在他执政后期,戈氏则彻底否定了列宁。他说,列宁又是一位狂热的信仰者,他是一位教条主义者,同时又崇拜雅各宾主义与革命恐怖主义;他反对列宁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思想和做法,他彻底否定了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的伟大历史意义。

  这种丑陋行径,也让戈尔巴乔夫成为了一个“打着红旗反红旗”典型。

  三、大力宣传资产阶级自由化,纵容甚至支持资产阶级颠覆社会主义

  戈尔巴乔夫公开宣称:党不再赋有政权职能和经济职能,不再奢望垄断地位,不再谋求意识形态上的强行一致。

  这一指导思想的多元化,实质上是放弃马列主义的意识形态统治地位,不再把共产主义作为党的奋斗目标,从而在敌对势力进攻面前丧失战斗力。

  更为重要的是,戈尔巴乔夫利用他的宣传机器,大力宣传资本主义自由化思潮和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把资本主义作为了奋斗方向。

  1990年,戈尔巴乔夫制定的《新闻出版法》规定:“新闻自由”,“舆论不受检查”,国家机关、政党、社会组织、宗教团体及年满18岁的公民都有权利创办舆论工具。

  这些看似公平、平等的规定,这种主张舆论工具应该毫无保留、毫无限制地公开,实际上让广大人民群众失去了无产阶级的舆论武器,绝大多数苏联普通工薪阶层很难充分利用舆论工具来表达自己的意愿;而能得到西方财团隐形支持的敌对党派团体和苏联已经形成的官僚特q阶级,无疑霸占了主流的舆论宣传工具!

  于是,我们看到,具有严重“西化”倾向的雅科夫列夫,被戈尔巴乔夫当成“密友”和“军师”,被安排掌管苏共意识形态工作;戈尔巴乔夫亲自打电话欢迎“持不同z见者”回国;他还开放各种禁书,停止对西方电台的干扰,并用外汇进口西方国家的报刊杂志;他还为一大批文人平反昭雪,大量被驱逐出境的“持不同z见者”的在国外出版的作品,又在苏联得以公开发行,兴起了“回归文学”的浪潮,而这些作品的内容大部分是诋毁苏联、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妖魔化苏共领导人的。

  于是,自由派公知,先后成为苏联极具影响力的《共产党人》、《星火》、《共青团真理报》等报刊的主编。

  于是,苏联的各种反马克思主义的宣传泛滥了,他们利用广播电视等媒体,竭力制造各种丑化苏联的社会舆论,控诉社会主义“侵占”了他们的财产,毫无顾忌的批判苏联党和政府。

  他们一方面爆料各种社会“阴暗面”,“鸡蛋里面挑骨头”,甚至不惜制造各种罪恶万分、耸人听闻的谣言来博取眼球,来引导到“一切问题都是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错”的结论;另一方面,他们又尽力美化西方政治制度、生活方式和人的素质,借助各种机会宣传西方的“普世价值”,来引导“一切解决的方案都要向美国看齐”的结论。

  于是,我们更加看清了他们的唯一目的:在社会主义苏联f辟资本主义!

  四、打压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戈尔巴乔夫在对资产阶级自由派思想进行大力扶持的同时,也对实行错误政策进行抵制和批评的文章、作者和报刊社负责人大加讨伐和压制,其中以安德烈耶娃事件最为典型。

  1988年3月13日,《苏维埃俄罗斯报》发表了列宁格勒工学院女教师尼娜·安德列耶娃的《我们不能放弃原则》的来信。该信认为,社会上对斯大林的批判太过分了,这是在给社会主义抹黑。

  一石激起千层浪!

  许多苏联普通党员群众热情追捧这篇文章,作者所在单位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社会各个阶层人士的成千上万的信件,80%的人表示支持,以至于苏共中央政治局接连两天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对策。

  戈尔巴乔夫的最后结论是,这封信是“反对改革势力的思想纲领和宣言”,尼娜·安德烈耶娃是“改革的敌人、斯大林主义分子、保守派、机关官僚、党的权贵代表”。

  于是,安德烈耶娃遭到猛烈批判,发表这封信的报社主编遭到围攻,戈尔巴乔夫的心腹、主管舆论工具的雅科夫列夫更是在《真理报》上发表了反击文章——《改革的原则:思维和行动的革命性》,进行全面打压。

  经历这个事件后,那些敢于坚持马列主义原则的苏联人遭到了更彻底的清理和更残酷的打压,更多的人不敢说真话可,不敢捍卫社会主义制度了,从而为戈尔巴乔夫彻底转向资本主义做好了思想舆论和组织上的准备。

  五、历史虚无主义盛行

  戈尔巴乔夫在倡导“新思维”的同时,还带头全盘否定苏共和苏联历史,大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从教科书中的清算苏共历史,到舆论上的抹黑社会主义制度,再到文艺作品中所谓的解密历史黑幕……

  1987年,戈尔巴乔夫说:自1929年以来的经验全部都是错误的,四分之三以上的经验都是值得怀疑的,应当予以否定或纠正。

  后来,他在新思维的旗号下,在“让人民知道一切”、不留“被遗忘的人物和空白点”等口号掩护下,找来一批“打手”,专门揭露苏联党和国家历史上的“阴暗面”和“消极现象”,为此他们不惜歪曲、伪造和制造历史!

  于是,社会上掀起了全盘否定苏联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浪潮,全盘否定斯大林和列宁,否定十月革命后建立的无产阶级专政,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辉煌成就(从国家工业化、农业集体化到卫国战争等)被一笔勾销,而沙皇统治的沙俄时代却被赞美为“辉煌”。

  于是,有关苏共和的历史课以及马列主义理论课被取消了,历史教材和文学作品内容的审核也没有了。充斥社会的各种五花八门、真假难辨的解密档案,更是令苏联教育部不得不在1989年下令销毁全国所有学校的全部历史教材,取消学校的历史考试。这一举措,更让广大民众认为:“过去的历史都是谎言”!

  在学术界,1990年有1万多篇公开发表的材料,批判列宁;到1991年,又有1万7千多份公开资料,指责列宁犯有政治罪和刑事罪。

  1991年8月11日,以苏联发行的超过百万册的新编历史教科书《我们的祖国》为标志,戈尔巴乔夫将历史虚无主义推向了极致:完全颠覆苏联史,强烈抨击苏共史。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泛滥,彻底瓦解了苏联共产党的合法性和执政的基础,也摧毁了人民建设社会主义信仰、信心与热情!

  以上的林林总总,发展到1991年苏联解体前,社会上要求“向西方资本主义看齐”,全面转向资本主义,抛弃社会主义的思潮已经空前高涨了。

  1991年夏,叶利钦在访问美国时就说:俄罗斯不会走社会主义道路,它将走美利坚合众国及其他西方文明国家走过的那条文明之路。

  在各种混乱思想的指导下,苏联涌现出海量的独立政治组织和政党,造成了苏联整个社会的分裂。

  而这些组织和党派,又相当多的得到了美国的支持,对苏联社会主义政权有着强烈的敌意:有的直接攻击苏共是独裁统治,有的要求成为苏维埃代表,有的要求政府发展混合经济、实行多党制和成立独立g会,有的是民族分裂主义色彩浓厚。

  更有甚者,社会上竟然出现了新纳粹组织,还进行军训和恐怖袭击。

  当然,此时的苏联也出现了一些非政治性的环保、文化和娱乐团体,这些团体中的成员,一边对社会不满,一边又内心空虚,没有方向,无所事事,只能在“娱乐至死”、酗酒、游戏或其他活动中转移苦闷情绪,试图找到人生的意义感。

  这都是戈尔巴乔夫的“辉煌业绩”啊!

  这都埋下了苏联亡党亡国的祸根啊!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