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资讯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在京举办“美国当代法治实践学术研讨会”

2020-12-04 04:31:58  来源: 橘子洲头   作者:蔡金安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年11月28日下午,毛泽东思想旗帜网在北京师范大学举办“美国当代法治实践学术研讨会”,毛泽东思想旗帜网顾问、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巩献田和毛泽东思想旗帜网站长、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胡澄主持会议,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研究生刘小兰主讲她与巩献田共同撰写的题为《从美国法治实践看社会的不平等》一文的内容。

  刘小兰同志提纲挈领地谈了《从美国法治实践看社会的不平等》这篇论文的主要内容。

  她从美国立法、执法、司法三方面的不平等,揭露了美国法律歧视劳动人民、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虚伪本质,还指出美国法律具有明显的种族主义特征,少数族裔都处于弱势地位。

  她报告的要点是:历史唯物主义法律观认为,最终由社会物质生活条件所决定的资本主义法律反映的是资产阶级意志,美国资产阶级所标榜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不过是法律原则或形式上的平等,与美国法治实践中的不平等形成巨大反差。美国法治实践不平等问题体现在立法、执法、司法的方方面面。这次新冠肺炎在美国爆发和流行的情况,已经再次戳穿了所谓在美国法律保护每个公民的权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谎言。实际情况却是处处反映了不平等保护,同样情况不同样对待,同罪不同罚,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欺贫媚富的现象司空见惯,白人至上的逻辑大行其道,富人和大公司总有办法使法治实际运作实践对自己有利,穷人、少数族裔以及妇女则往往缺乏维护自己权益的法治途径。

  她最后总结道:通过研究美国的法治实践,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只有真正弄懂了马克思主义,才能在揭示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上不断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才能更好识别各种唯心主义观点、更好抵御各种历史虚无主义谬论。”

  她的报告结束后,巩献田同志补充发言。他指出:刘小兰刚刚讲的这篇论文,是按照法制的立法、执法、司法三个方面展开论述的。我们中国,还有法律监督和法制宣传、教育,共五个环节。我们国家,狭义的立法是全国人大和人大常委会的职能,执法是国务院和行政部门的职能,公安机关是执法部门,但担负一部分司法职能。司法主要是法院、检察院承担,法律监督主要由检察院、监察部门承担,还包括人民群众在内的各类社会团体和组织的社会监督,而法制宣传教育,包括各类学校和社会各个部门都有义务。她讲了美国的立法、执法、司法实践的不平等情况,而立法是由垄断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掌控,所以这个法治的源头就是不平等的,既然立法是偏私的,执法、司法就谈不到平等了。

  巩献田说,刘小兰今天的报告总起来不错,她很认真,立场、观点是正确的。他接着说,这令我想起另一件事。1994年3月29日国家教委高校社会科学发展研究中心(简称社科中心)和《高校理论战线》杂志社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西方经济学学术报告会”,我作为社科中心兼职研究人员参加了这次会议。在会议室里,我正好坐在我国西方经济学奠基人、北京大学教授陈岱孙的对面,亲自聆听他的开场白。他说:“对于西方经济学,过去我们一度进行过盲目的批判,这不要紧。(说“这不要紧”四个字的声音很低);现在又存在着一种危险,即盲目地推崇。盲目推崇会带来两方面的危险:一是毒害青年学生,一是误导改革开放。”这与他后来为丁冰教授主编的《现代西方经济学说》一书写的序言的意见是完全一致的。他写道:“我们有一批专家,从改革开放伊始,就主张对当代西方经济学采取分析的态度,弃其糟粕,取其精华,作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的借鉴,但在汹涌而来的对当代西方经济学盲目崇拜的浪潮中,这一正确主张的声音似乎太小,不足以左右社会潮流的方向。于是我们就面临这样一个历史格局,从过去的对西方经济学的盲目排斥这一极端跳到对西方经济学盲目崇拜的另一极端。这是当前的一主要危险。我们面临的危险有两个方面:一是西方经济学对青年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心灵的毒害,二是西方经济学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方向的误导。弄得不好,西方经济学这两个方面的影响都可能产生悲剧性的后果。由于中国经济发展比前苏联东欧国家落后得多,人口又多得多,剧变的后果的严重性将十倍百倍于前苏联东欧国家。这种历史结局是西方帝国主义势力所梦寐以求的。我们一定要全力以赴避免这种历史结局的出现。……要做到这一点,当前一个最紧迫的任务便是克服对西方经济学盲目崇拜、照抄照搬的右的倾向。为此,必须改进我们对西方经济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尤其是加强对西方经济学特别是当代西方经济学的分析和批判工作。”(丁冰主编 张连成、臧红副主编:《现代西方经济学说》,中国经济出版社,1995年12月第1版,第2—3页。)“在学术理论的研究探讨中,任何一个问题或观点,各个不同学者有不同意见都是难免的。1996年4月28日,陈老曾针对当时有人误以为‘序’的意见不是出于他的本意的观点给我(丁冰——巩注)写的一封亲笔信中说:‘其实,说是由我所引起的对西方经济学的意见,乃是当时相当一部分对西方经济学有过涉猎者的共同意见。’这十分肯定了‘序’中对西方经济学看法的意见,既是他本人的意见,也是当时许多研究西方经济学者的‘共同意见’。”(《高校理论战线》2009年第8期,原文标题为《陈岱孙学术思想研究(下)》)

  巩献田接着说,经济学领域的问题,现在大家已经看得很清楚了。那么,法学领域有无“西化”的问题呢?法学教学和研究人员,不在世外桃源之内,也不能独善其身,前些年不是有人曾经鼓吹过西方的“宪政”吗?不是有人主张法律与政治要脱离吗?不是迷恋西方的所谓“司法独立”吗?不也是有人曾经引进什么“诉辩交易”吗?刑法学界,有人不是主张要“去苏化”吗?……我们这些年来,法官穿上了法袍,拿起了法槌,办案水平究竟提高了多少呢?一位建国初期曾经担任过我们国家基层法院的院长的北京大学周密教授生前曾经对我说,无论如何,建国初期我们没有(现在)这么多冤假错案!

  巩献田还介绍了建国以来,尤其是从1980年以来,社会治安与刑事犯罪与GDP几乎平行增长的严峻趋势;还谈到,有著名学者打着“厘清马克思主义法治观”的旗号,发表文章说什么:“实际上,马克思、恩格斯本人从来没说过法只是阶级社会的存在物。他们都曾谈到,在有阶级之前的原始社会,人类社会的生活就是要有秩序、有规则,即有‘法’的;阶级消灭以后,很多问题仍要用法来解决,甚至到法庭上来审理。所以马克思主义的本意,从来不是把阶级性看做是法的永恒本性。”公然抹杀法律的本质属性——阶级属性,背弃了马克思主义法律观;有的老教授还说什么,解放前是实现“自我”的时期,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和参加文革,是失去“自我”的时期,改革开放后是“自我”回归的时期;有人还在散布抽象的人性论,等。这些背离马克思主义的言论,并没有得到澄清,我们不能盲目乐观。

  一位老同志发言,他说,我觉得对美国要有比较全面的认识。现在,美国肯定是我们最主要的敌人,而且中美矛盾是不可调和的。美国现在也是把我们当成它最主要的敌人。我觉得今天这篇论文,在分析问题上还是很好的,但是还可以用更多事实来加以说明,这样会更有说服力,而且会分析得更深刻。美国中央情报局收买了我国许多人成为汉奸、特务,对我国的安全构成很大威胁,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斗争也要在这方面下功夫。我们要有自己的阵地、自己的队伍,还要不断揭露这些特务、汉奸。我们一定要用一切智慧来打击敌人,揭露他们两面派的本质。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敌人!

  胡澄同志最后作总结,他说:今天有这么多年轻人,而且都是高层次的,有大学生,有教师,有博士研究生。你看还有学校的马克思主义协会的会长,这么年轻,大有可为。这些都会增强我们的信心。最后,真的感谢大家,首先感谢小兰给大家带来这么好的论文,立场非常鲜明,论述也比较严密。正如刚才有的老师说的,资料方面再丰富丰富,会给大家更好的启示。今天总的感觉,我们在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社会主义科学信念的氛围当中,畅所欲言,大家都非常有收获,尤其像咱们90后这样的年轻人,能参与到我们的研讨中来,参加我们红色网站的这种活动中,这是咱们的希望。刚才,在座的老同志真是不愧为德高望重,一语中的,一定要抓特务,抓文化特务,才能使上下信息畅谈。最后,还有一个团结的问题,大家要多团结一些人,尤其是左派网站之间更要加强团结和联系。让我们一起团结起来,共同努力,把毛泽东思想旗帜网办好!

  部分与会者合影留念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顾问、北京市委党校原副校长王子恺,中国人民解放军通讯指挥学院某系原党委书记李新政,北京大学教授段宝林,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法学教授梁迎修,毛泽东思想旗帜网副站长里元、主编蔡金安,北京女作家李世侠,宇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韩青,北大校友朱文琳,北大后勤处张耀鸿,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理事高晓峰,主人公网站杨潮,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刘恩志,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赵丁奇,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原工运学院)学生张传万,东博书院代表、中科院博士生景昭伟等参加了会议。

  (蔡金安 撰文\摄影)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