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尚士高:伟大的发现!——评《刘震:解决贫富差距须抑制资本》

2021-03-29 09:41:0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尚士高
点击:    评论: (查看)

  逆规律而行,据说,也不是完全不可以。比如中华道学,其对生命的追求就是一例。人自出生就开始了走向死亡的旅途。这无疑是一个客观规律。但是,中华民族的老祖宗就是要逆天而行。他们非要突破阴阳平衡、享尽天年的中医学理论,而根据阴阳原理,自创返老还童的理论和功法,追求长生不老的人生境界。或许因此才有了“八仙过海”的传说。

  那么,逆规律而行,在人类进入阶级社会后,在人类阶级社会发展的过程中,是否也具有可行性呢?这就需要先看一下人类阶级社会发展的规律是什么。

  人类阶级社会的发展过程,其背后也肯定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掌控。这只“看不见的手”,就是人类阶级社会的发展规律。因为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所以,人们就只能通过“这只手”所发挥的作用,去感悟“这只手”的存在。“这只手”在阶级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各个阶段,其发挥作用所表现出来的现象,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能被人们看得见的——“两极分化”。即:在“两极分化”不严重的时候,经济社会是相对平稳地发展的;而在“两极分化”严重到一定程度时,社会就会“波浪式”发展。

  尽管本质上是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和阶级斗争在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但是,如果从本质所表现出来的现象去观察,可能会更直观一些。

  从现象上看,奴隶社会,因土地兼并和平民破产等,造成“两极分化”发展到一定程度,最后走进了封建社会;封建社会,也因为土地兼并等造成严重“两极分化”,最后走进了资本主义;事实证明,资本主义因为“资本”,也必然造成了其最后的、严重的“两极分化”,所以,也将会被社会主义所代替。

  众所周知,“资本”的天性是逐利,除非让“资本”“下课”,让“资本”“退场”,资本主义在“资本”私有制背景下,是没有办法有效控制“资本”这一逐利特性的。

  世界上有个叫马克思的,经过多年研究写出了《资本论》,论证了资本主义因为有“资本”在发挥作用,就决定了其必然要灭亡。如果由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诞生的经过,从现象上看,严重的“两极分化”也是沙俄资本主义灭亡的外在直接原因。

  由此可见,要想使资本主义“长生不老”,就必须要使其“两极分化”能保持在不导致资本主义各种矛盾激化的限度内。就是说,要能有效防止资本主义社会出现严重“两极分化”;否则,严重“两极分化”必然会导致各种矛盾共同激化。

  所以,要是谁能找到一个能有效防止资本主义出现严重“两极分化”的办法,那么,他(她)无疑就找到了能使资本主义“长生不老”的“药方”,就能能使逆人类阶级社会发展规律成为可能。

  某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刘教授,在《解决贫富差距须抑制资本》一文中,指出的“一限一提”的办法,笔者认为,或许就是能使资本主义“长生不老”的“药方”。

  我们看一下刘教授指出的“一限一提”办法的内容:

  “具体而言,宏观层面可以通过国家控制部分资本来与私人资本分割社会总利润,国有资本所得和税收一样作为国家可直接调配的资源,用于公共品供给等民生支出。在微观层面,可以通过运用财政、金融手段,将资本所得合理地控制在一个适当水平,通过开征遗产税、不动产税等手段,限制资本所有者的收入,同时通过提高小时工资、最低收入保障等措施提高劳动者收入,通过‘一限一提’以改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趋势。既要充分发挥和挖掘资本逻辑的内在动力和潜力,又要抑制和纠正这种逻辑运行下的危害和偏差,这是经济社会良性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现实选择。”

  为什么说刘教授提出的“一限一提”,就是可以使资本主义“长生不老”的“药方”呢?

  因为,刘教授提出的“一限一提”,“这是经济社会良性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现实选择”。如果按照“一限一提”内容执行,资本主义经济社会就会良性发展了。试问, 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发生周期性的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吗?显然不会了。经济危机都消失了,那么,马克思所论证的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观点,还能站住脚吗?显然也站不住脚了。果然如此,那么,“一限一提”这样的办法,难道还不是当之无愧的资本主义“长生不老”的“药方”吗?

  “一限一提”这“药方”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要怪就只能怪几百年来各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怪他们太愚蠢了。

  为什么要怪他们呢?

  试想,资本主义发展到今天,期间经历过了多少次或大或小的经济危机?几百年间,时间不可谓不长,然而,这些资产阶级中间,居然在这么长时间内,没有一个人能想出“一限一提”这样的“药方”。

  再试想,自2008年全球性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至今,期间,又过去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世界各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又有哪一个能想出如此“药方”来呢?

  再试想,如果“一限一提”这个“药方”,能在2008年之前就被提出来,各资本主义国家经济社会就都能良性发展了。如此,岂不是就可以避免这次持续时间长久的全球性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了吗?没能如此,不免让人感到有些美中不足;然而,幸运的是,有了这个“药方”,各资本主义国家可能很快就都能走出这次危机了。

  总之,不管怎么说,因为有了“一限一提”的“药方”,笔者认为,全世界的资产阶级,都应该感谢刘教授!

  不过,如果假设马克思现在知道了用某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刘教授的“一限一提”的方法,就能使资本主义经济社会良性发展,那么,不知道马克思他是该羞愧呢,还是该高兴呢?

  欢迎刘教授及网友批评指正!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