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算命式培训”的中公教育,凭啥给北大捐10个亿?

2021-03-12 09:26:49  来源: 乌鸦校尉公众号   作者:乌鸦校尉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1年3月3日,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月光厅,各大领导济济一堂,列席北大中公教育基金捐赠仪式。

  台上,中公教育集团董事长李永新宣布,在此前已经捐赠1亿8千万的基础上,以个人名义再次捐赠10亿元,建立教育发展基金。

图片

  10亿,这个数字已经刷新了北大建校以来最大捐赠纪录,但李永新现场还表示,将继续努力,将把未来第一个100亿也捐给北大。

  估计接下来想捐款的北大校友们要抓紧时间了,不然砸个几十亿恐怕连头条都上不了。

  谈起教育产业,很多人第一时间想起的应该是同样北大毕业的俞敏洪与他的新东方,但实际上,真正的“教育界首富”其实是本次捐赠的主角李永新

图片

  一出手就是10亿、100亿,李永新到底多有钱呢?

  公开资料显示,李永新与母亲鲁忠芳为中公教育实控人,合计持股超过60%。按照中公教育近1875多亿的市值,李永新母子持股市值高达1200多亿元,是俞敏洪资产的足足五倍,真正的教育界第一隐形富豪!中国最富老师!

  而中公教育,只要是报考公务员的人应该都知道,是中国最大的公务员考试培训机构

图片

  来源:中公官网

  截至2019年,中公教育以33%的份额位居第一,几乎是第二位华图教育的两倍。

图片

  数据出处:见水印

  考虑到历年公务员报考人群的参培率在30%~50%之间,那么可以说每年进入体制内的公务员中接近五分之一的人,算是李永新董事长的学生。

  所谓桃李满天下,不过如此。

  但问题是,报过中公教育培训班的学员有多感谢这位“最富老师”就说不定了。

  比如,在10亿捐款的新闻爆出之后,网络上的舆论却很值得玩味:

图片

图片

图片

  一边是闪光灯下,大佬站台、媒体助阵,阔绰捐10亿的成功人士;另一边却是投诉满天飞,不给学员退费、克扣员工待遇的黑心资本家。

  舆论堪忧的中公教育与李永新这个“最富老师”背后,是愈演愈烈的“公务员热”,是越来越资本化的公考培训市场,还有一个不能不让人警惕的未来。

  从2001年正式涉足公务员考试培训市场开始,李永新用了20年时间,乘着“公务员热”的东风,能让中公教育席卷全国,要得益于一项开行业先河的创举——协议班

  所谓“协议班”,即考生在公考培训报名时,以“不过退款”为前提,先行缴纳报名费用。考试成绩公布后,如果考生未通过考试,则根据协议规定,有的可以全额退款,有的则扣除部分学杂费。

  这种“无效退款”的承诺,听着实在是很打动人。毕竟公考招录比例那么低,“协议班”的出现打消了很多人缴纳高额费用报班的顾虑,报名培训的积极性自然大幅提高,中公教育凭此跑马圈地无往不利。

  中公对外宣传说,按照协议班的规定,中公要想保证收入,就只能尽快提升通过率,才能保证学员不退款。

  因为即便考不上,中公教育也有两个办法把本该全额退还的学费挪到自己的腰包里。

  第一个不难理解,从学员交钱到培训结束、中公教育退费,一般都过去好几个月了。等于说,这段时间有大量无成本的现金“躺”在中公教育账面上,而且没有任何监管措施,随意供中公使用。

  从中公的财报也能看到,2018年和2019年中公教育的投资收益和利息收入合计分别为1.6亿元和2.6亿元,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14.0%和14.5%。

  第二点就更厉害了。这个看似好心的“协议班”背后还有一个更深的套路。这类招数在古老的中国实在是不新鲜,而且广泛流传于各类江湖骗子当中。

  比如,某郎中宣传自己有祖传宫廷秘方,保证可以生男孩,如若无效,可以全额退款。有些重男轻女的人就想,反正都要生,那就试试呗,有效就赚了,无效也不亏嘛。

  骗子要的就是这种心态,因为生男生女本来比例基本也就是1:1,随便搞点面粉高价卖出去,按照概率也能一半不用退,各取所需。搞不好,还真有人生了儿子,给他送锦旗,然后再来一波宣传。

  这个商业(骗局)模式的闭环简直不要太完美,所以到了现代,效仿者不计其数。

  比如过去考驾照,教练对部分学员说,你给我多少钱,找人包过,不过全额退款!实际上,教练根本不用找人,交了钱的学员总有凭自己本事、运气考过的,所以只要张张嘴,就有钱落进腰包,无本万利。

  这是一个看似最诚意,实则最精明的营销骗局,所以无数算命、卖减肥药、治疑难杂症、MBA考试、无良律师、网络相亲,统统打起了“无效退款”、“不过包退”的招牌。

图片

  前宇宙第一大V咪蒙在2017年也出过一期音频教程《咪蒙教你月薪五万》,保证若听课人员“三年后加薪不超过50%”,则可申请全额退款。

  三年不到,咪蒙已经凉透,不知道十多万购买课程的人有多少还想得起去退款。

  但按只要经历过一次退款就知道,有效无效如何界定,全凭对方一张嘴,各种退费门槛、退费标准层层设卡,协议书中密密麻麻的猫腻,逼得很多人只能认了栽。

  打开黑猫投诉,在中公教育主页有2700多项投诉,从上拉到下,眼见全部都是退款纠纷,触目惊心!

  微博话题#中公退费难#讨论也已经积累了448.3万的阅读与1686次讨论。

图片

  百度贴吧,更成了中公议班退款问题的重灾区。

图片

  此前,中公教育还被市场监管机构点名批评:

图片

  这就是所谓“不过包退”的真实情况。

  2007—2008年,中公教育浙江分校最早推出协议班。在中公的带头示范作用下,乱象遍及全行业,连北京海淀法院都不得不发文。

图片

  别的先不说,你细品这个语气:真的会退费吗?

  虽然海淀法院最后并没有回答“公考协议班不过真的会退费吗?”的问题,却给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建议:

图片

  言而总之一句话,报名时,千万谨慎阅读协议内容,否则只能打官司。

  你懂的!

  投诉搞不定,官司熬不过,只见一个个公考人排队缴费,不见几个维权退费成功,所以中公教育的营收、利润不断攀升。

  但这还不够,“不过包退协议班”——这样一个历久不衰的营销模式在中公教育手中,与时俱进,一度乘上了互联网金融的东风。

  根据成都商报旗下红星资本局报道,2019年底,很多学员在中公报名时,曾无意中“被申请”了商业贷款。

  当时,中公教育以“0元入学”、“助学金”、“公益助学计划”、“借款期内免利息”为幌子,引诱刚毕业的穷学生通过扫码,申请商业贷款,让第三方贷款公司提前垫付学费,还不给任何纸制凭证。

图片

  出处见水印

  一位黑龙江的学员吴女士告诉媒体,由于退款延期了一个多月,期间中公教育甚至让她再申请一笔贷款来偿还之前的欠债,以至于遭到了贷款公司的催收,还背上了6.6%的贷款利息。

  吴女士还有很多学员,都不清楚,这所谓的“0元入学”背后到底是怎么操作的,更不明白贷款公司与中公又是什么关系。

  经过媒体查证,这个所谓的“0元入学”的正式名称叫“理享学”,是中公教育与上海贝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一家金融信息服务公司——吉安市井开区理享学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合作的项目。

  如果各位还有印象的话,中公这一套路与此前暴雷的“蛋壳”等长租公寓的金融模式基本一模一样:

  先以各种方式引诱学员/租客办理贷款,套取大量长期闲置的账面资金,用于经营牟利。

  但长租公寓只是中介、二道贩子,手中的钱毕竟还是要打给房东的,投资不好就暴雷了。

  中公教育的高明之处在于,只要不断卡紧“退款”这个口子,凭借协议里模糊不清的规定,这扣点那卡点,再借助考公前后的漫长时间与30~40个工作日的退款周期,闲置的贷款资金就可以轻松变成真实的利润,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

  所以,新型套路贷+千年老骗术,双贱合璧之下——“理享学”从一推出就负面连连。

图片

  面对愈演愈烈的社会恶劣影响,中公教育似乎紧急停止了“0元入学”活动。虽然言之凿凿是为了确保高通过率,但从天津中公这最后关头还恋恋不舍的营销来看,所谓“理享学”的的确确给中公教育上下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图片

  名为取消办理,实际拼了命推销

  财经自媒体WEMONEY研究室曾以学员身份和中公教育客服沟通,对方话术中对贷款闭口不提,只是表明,“理享学”就像花呗一样,学生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

  该客服表示,“理享学”推出其实已经两年了,每天至少收200人。

  以每笔订单28800元计算,中公教育一个月大概仅为学员办理贷款收入就有1.72亿元,两年收入约41亿。

  “现在的培训机构尤其是上市公司,并不仅依靠培训来挣钱,而是依靠稳定的现金流来完成多元的投资,实现盈利。”一位业内人士一语道破教育行业的盈利点。

  有了这样的发财之道,谁还愿意苦哈哈地去死拼本来就不高的公务员考试录取率呢?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师资与培训质量的问题上,中公教育也是声名狼藉。为了扩张市场,不惜把培训三个月的毕业生就拉到全国到处当讲师,待遇也是能马虎就马虎,导致各个平台到处都是“前”员工、“前”学员现身说法。

  比如在知乎某问题: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与对员工、对学员的吝啬相比,中公教育对股东倒是异常大方。

  2019年2月,中公教育185亿借壳亚夏汽车登陆A股。

  为此,中公教育签下对赌协议,承诺2018-2020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9.3亿、13亿以及16.5亿。

  此后两年多,除了迎着口水,一路无所不用其极的营销与扩张,中公教育的资本操作也让外界越看越奇怪。

  2018年,上市后第一次分红,中公教育就直接搬空了可动用的现金家底。2019年第二次分红又吃掉了当年净利的82.02%,两次合计分了28.99亿元,大部分流入李永新家族荷包。

  同时间,中公教育短期借款金额也高达28.67亿元,与短期分红大致相当。

  明明有钱,却还要借款,明明要借款,却还要大肆分红??外界实在看不懂中公的财务操作。

  种种奇怪迹象,一度引来了深交所问询,“线上培训收入增幅为何比线上培训人次高出近三倍”的情况也一并遭到质疑。

  但更值得玩味的,还是中公教育在2020年的惊天大逆转。

  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中公教育一度亏损2.33亿元,严重拖累对赌目标的完成。结果下半年,第三季度财报相当于过去一整年的利润,直接从亏损2.33亿变成盈利12.9~12.7亿,有望提前完成三年累计业绩承诺。

  其他行业盼星星盼月亮都没来的报复性消费,在中公这里变成了报复性“考公务员”。

  董事长李永新捐款10亿,大佬点赞,民众痛骂;中公教育一路扩张,资本掀起狂欢,股民却被割韭菜......

  “公务员热”延烧多年,种种乱象怪谈已经太多太多,中公教育——这个公考最大龙头的真实面目,在资本迷障与北大光环加持下,或许还要很久才能得到看清,但一些臭鱼烂虾的牛皮却已经吹不下了。

  微博博主“第四维度”是知名的公考培训达人,活跃在公考圈,以申论培训见长,长年把自己包装成一个申论大神,拥有不少的粉丝,他制作的收费培训课程也颇受欢迎。

  2021年国考成绩1月10日新鲜出炉,大多数考生一片哀嚎中,第四维度淡定地晒出了自己的申论超高分数,89分!一片崇拜声中,有一群好事者却抽丝剥茧,揭开了所谓“89分”的真相——ps图片、伪造视频、修改网页,原来“公考大神”是这么考高分的?

图片

  出处见水印

  随即,公考圈轰轰烈烈地展开了一场打假运动,一连串“公考大神”纷纷跌落了神坛,他们的伪装被撕开,露出了令人尴尬的现实。

图片

  随着大学扩招政策,高校毕业生连年攀升,很多人就业不顺,就把考公务员当成了最后的底牌,报考公务员考生数量连年飙涨。

图片

  当年改革开放,无数体制内的公务员纷纷下海,三十年后,数百万大学生不再愿意扑腾,而是希望考个编制,成功上岸。

  公务员作为一种职业,大家都想有个好前程,无可厚非。

  问题是,公务员考试培训市场的火热与乱象,特别是骗子满地走、套路满天飞的恶劣情行情,对于上千年“考试情节”浓厚的中国而言,实在不是个好事情。

  治国之道,务在举贤;为政之道,首在择人。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钱理群就有一段发人深省的话:

  在中国的大学里,

  包括最好的北大、清华,

  都正在培养一群二十几岁就已经“老奸巨猾”的学生,

  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

  善于表演,懂得配合,

  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

  一旦这些人掌握了权力,

  拥有了地位,

  带来的危害比贪官污吏更大!

  钱理群为这类人取了一个名字——精致利己主义者

  如今公考市场的异化,正是着了“精致利己主义”的道。

  翻开公考资料,满眼的并非国计民生、胸怀天下,真正进入心里的却是解题方法、面试套路,服务的是只奔着“公务员待遇”而加入公考队伍的人们,这才孕育了中公教育、第四维度这大大小小的投机者的成功。

  “升官发财者勿入斯门”,这句在乱世之中发人深省的至理名言,今天依旧没有过时。

  从宋代到明代,文人社会地位逐渐走向最高峰,“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书中自有黄金屋、颜如玉”,是寒窗学子十年苦读的终极梦想。

  从北宋时期开始,包括岳麓、白鹿洞、嵩阳等大大小小的书院应运而生,多达七百多所!元朝一度萧条,但到了明清时期各类书院又暴涨到了一千多所!

图片

  北宋四大书院

  这些书院的角色定位,除了今天大学高校,另一个更重要的身份就是“公务员考试培训机构”。

  因为很多书院会针对科举考试项目,比如北宋科举的策问,明清的八股,编撰“年度的热点”与标准化范文,供学生们背诵默写。

  一些名师也会前来传授考试技巧,一般的退休回乡的举人、进士,大儒比如欧阳修、朱熹都给书院的学生们上过课,类似今天的申论大神。

  比起培养治国人才,让一个个做题家进入朝堂,继续圈下一波学费,才是大多数书院擅长的事情,自然也就出现了蝇营狗苟的事情。

  清代长篇讽刺小说《儒林外史》就辛辣地指出了卖科举材料的所谓“大师”的嘴脸,像极了今天与算命套路无异的所谓公考机构以及层出不穷的公考达人。

  科举制度异化,让大量看似饱读圣贤书,实则精致利己的小人涌入朝廷,乃至劣币驱逐良币,排挤真正的大才,把持朝政,其严重后果在历史上我们见得多了。

图片

  比起曾经心系家国天下,最后在“水太凉”笑话中走向没落的东林学派,这些极端利己的培训机构、公考达人,原本就没有半分“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初心,甚至连一本考试教材都不肯好好编出来,坑蒙拐骗,一门心思只为捞钱。

  如果不重手整治弥漫在整个“公考圈”中从上至下的“精致利己主义”乌烟瘴气,轻则欺诈考生、剥削员工、败坏吏治,最终腐蚀的是国家的机体,受损的是人民的利益。

  这里无意苛责“公务员热”中追求个人前途的考生,只是对于中国人来说,体制内的工作实在不仅仅是拿钱办事的雇员而已。

  对于公务员热以及乱象种种,这里只能奉上最后一句话:

图片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中公教育学员没等来退费,却等来催债 红星资本局

  中公教育“理享学”一个月进账1.7亿,是授课还是“借上课”贷款?WEMONEY 2020-03-19 21:06市盈率100倍连续清仓式分红中公教育到底值不值2214亿来自侃见财经的雪球原创专栏

  中公教育发布半年报,培训人次大幅增长近四成 环球网 2020-08-31

  齐敏倩.中公教育的扩张之道[J].经理人,2020,(11):68-71. 知乎问题:如何评价中公教育李永新以个人名义捐10亿给北京大学? 利润11亿,分红14亿?中公教育巨额分红惹争议,深交所发出问询函作者 | 郭之祯教培校长参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