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这位不配当老师的老师说了句大实话

2021-02-28 15:46:55  来源: 疫观全球   作者:风雷
点击:    评论: (查看)

  你看,也是我以往带的每届学生,人家长不是高官就是富商学生,就这届学生都是妈平民百姓,干嘛的都有。贼不懂事,贼没有家教。

  以往送到我班里的学生,全都是,家长都是当官的。要不就是家里条件特别好,事业单位的。

  你妈妈一个月挣多少钱啊?你爸爸一个月挣多少钱啊?别怪我瞧不起你,我告诉你。XXX妈妈一年挣的钱都比你妈妈五十年挣得多。你们素质是一样的吗?你们能一样吗?你反思一下你们的家长,有多少素质?

  这赤裸裸的以金钱论地位的话,竟然是一位人民教师责骂学生的话!

  这样的人,哪怕能让班上的学生考出好成绩,但如此赤裸裸地金钱至上的言论,句句如刀,直扎人心,将对心智发育不成熟的青少年的身心健康造成极大损害,甚至会带歪学生们的价值观。

  这样的老师还配当老师吗?!

  讽刺的是,这位老师曾被评为最美教师,还是工会骨干委员。

  还有更奇葩的。

  这番言论被曝光后,该老师竟然意识不到问题出在哪里,还能在班级群里说到:“第一想到的是这个孩子,老师向你道歉。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我不会找你。我依旧把你们当成自己的孩子教育,你们不努力,就会不如你的父母,就会阶层下移。”

  这就更证实了该老师的思想已经深入骨髓,始终把经济地位看做了人生价值的首要评判标准,她早就给一个个的孩子标上了价格。

  作为个人,她看不起那些穷人家的孩子,始终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作为老师,她觉得她的责骂会刺激孩子,能够激励他们摆脱低等人群,因此她始终都有一种我是为你们好的心态。

  相比口不择言的无心之过,这已经成为一种信念的价值观才是令人不寒而栗的。

  这样的人,如果继续留在教师队伍,将会带出怎样的学生?

  目前,天津市津南区教育局已经对这位教师做出相应处分。

  对于教育岗位的严肃处理,是应该,也是必须的。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这样的价值观早已大行其道,想一想前两年的“国民老公”王思聪、“马爸爸”马云。如此赤裸裸的称呼,能够在网络上横行,不就是用钱来衡量价值吗?这成为了共识性的大众心理,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这位不配当老师的老师说的不过是一句大实话。

  此前“人民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在广大劳动者共有的劳动节之外,还特别设立“教师节”,可见教师这一职业的特殊。

  可是,在教育产业化的日子里,在万物皆可买卖的日子里,教师已经日益趋近于一份普通职业,钱也变得越来越重要;但在剩余价值被少数人攫取的情形下,人们发现劳动很难致富,资本投机才能致富。

  这种认知日益成为社会共识,这就必然与教师的特殊使命形成冲突。

  这位女教师的言论,反映的恰是潜在的社会意识正在向人们希望纯粹和高尚的领域侵蚀,并且成果斐然。

  人是社会关系的综合,个人的三观必然受到时代风气的影响。

  这位女教师的以金钱划分等级的价值观必然受到大环境的影响,又反过来加强这个大环境。

  在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位女教师也是一个“受害者”。

  目前而言,教育的确存在阶层固化,并且这种固化有进一步强化的趋势。

  这又是社会阶层固化最为直白的反映。

  目前考试所需要的眼界、阅读的量、知识的广度、思维的灵活,远不是普通家庭能够给与和支撑的。这种差距从小学甚至幼儿园就开始了,而一考定终身已经从高考提前到教育分流的中考。

  这也难怪,985毕业的小镇青年发现自己啥也不是,于是自嘲为小镇做题家。

  变化是明显的:

  1980年,北京8所高校录取新生家庭调查,20%是农民,25%是工人,15%是干部,40%是专业技术人员;到1990年,北京录取新生1.7万人,干部、军人子女占比已达78%,工农占比仅占21%。

  此后的变化,那更是一骑绝尘。头部高校兜底的是一些对西部农村地区倾斜的特招通道。

  笔者毕业于某末流985院校。当时班上26人,只有两个来自农村。这两个农村孩子还有点特殊,一位的父亲是乡村小学教师,中考时就轻松的进入了省内头部的市一中;另一位则来自于以做题机器著称的衡水中学,完全就是题海战术刷出来的。

  这种变化必然还会继续拉大。

  以清北为例,裸分录取比例逐年降低,目前已经到5%左右。而裸分之外,拼的不光是孩子的聪明,而是知识的深度广度及灵活应用,此外还有体育艺术外籍等特招通道——这些都需要资源(家长提供的眼界、资金、人脉等),不是一般的家庭能够想象和负担得起的。

  再以誓要做世界一流中学的深圳中学为例,其2020新入职教师的豪华阵容,在国内中学也不多见。

  虽说“来了就是深圳人”,但能在深圳上学并考入深中的家长必然很少会有打工一族,眼界和见识不说,光小学阶段每年15—25万的课外班培训费,那也不是一般家庭能够负担得起的。

  边缘群体和普通平民通过教育实现阶层跃升,已经越来越难。教师群体,尤其优质学校的教师也成了掌握资源的人。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这位不配当老师的老师眼之所见皆以财富分层,说出那样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话,相当于捅破了窗户纸,丝毫不值得奇怪。

  相比一棵棵地锄草,更重要的是改良土壤、优化生态系统。

  难怪人们会越来越怀念教员,他只想当一名好老师,却不得不屠龙一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