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先义:大是大非问题必须争论

2021-01-06 09:17:03  来源: 酌月楼   作者:陈先义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一个时期,有一种观点,在民间常常被作为争论的话题,那就是许多大是大非问题,为什么在理论极不清晰甚至根本就没有弄清的情况下,就盲目地在社会推广。

  比如,像马云这类一开始就带有垄断色彩的行为为什么到问题成为危害国家安全的问题,甚至可能给国家金融造成极大危害时才发现问题呢?才在危险状态下采取措施呢?不管在饭桌上,在街谈巷议中,在亲朋好友的聚会中,有时这类问题会成为热门话题。

  坊间的这种议论有无道理呢?我以为不仅有,而且非常有必要,今天大有议论一下的必要。关于争论与不争论的问题。毛泽东主席有过极而言之的话,那是他晚年在会见外宾及中央领导同志的谈话中说过的话,他说关于走什么道路的问题,坚持什么方向的问题,一万年也要争论,九千九百九十年都不行,这个问题是寸步不让。毛主席话说到这个地步,足见这个问题是何等重要。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提倡在朋友交往中,在遇到矛盾问题时,要冷处理,不要忙于弄个子丑寅卯、你是我非。但是举凡国家大事,政策方向,就完全不一样了。走什么样的道路,达到什么样的目标,就决非日常家常里短那么简单,大事大非必须辩个清楚,因为只有方向对了,才不至于走弯路,造成大的损失和教训。这是个根本原则问题。不管是谁,这都是无法否定的真理。

  在这方面我们党我们的军队是有极其严重的教训的。比如在我们革命初期,到底是走城市暴动的路线,还是走武装夺取政权,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我们党曾经经历过极其激烈的思想辩论和路线之争。毛泽东为了坚持正确的主张,为了结合中国的实际,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从井冈山就有与党内不同路线的激烈争论。他在意见处于少数的情况下,坚持主张,古田会议上,甚至连朱德、陈毅等党内的领导同志就有与他不同的主张,曾经争个脸红脖子粗,但目的都是为了救中国百姓于水火,为了推翻三座大山。

  为了坚持正确的主张,毛主席甚至丝毫不怕撤销职务、开除党籍。因为这关乎中国革命的方向,一旦道路错了,方向错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军队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按照毛主席总结的,当时因为路线的错误,千百万共产党人人头落地,苏区的革命力量几乎损失百分之九十,而白区的力量几乎损失了百分之百。实事求是地说,作为一个政党,直到遵义会议以后,党内才逐步认识到了毛泽东的政治主张和军事主张标志着中国革命的正确方向。到了延安,毛泽东关于建党的学说才真正成为指导我们党的理论基础。我们是付出了极大的教训才认识到了这个真理的。这个真理是在长达多年的斗争辩论和实践中获取的。

  正是基于如此,毛泽东主席才有一万年也要争论的不容置疑的断言。这是用血的教训认识的理论。

  任何事情都是应该主张争论的。

  比如当像马云一类的寡头,到了已经不可一世、凌驾于国家之上,口出狂言,向国家政权宣战时,难道一开始就没有一点迹象吗?绝对有的。群众中、社会上当初是有议论的,当大批的商场关张,当一些实体企业感觉经营困难,当本来维持生存的成千上万商业人员沦落为下岗者的时候,社会上已经感觉到垄断的迹象,但是却缺乏理论上的争论,别说争论,连基本的讨论都没有。这就是大是大非问题。

  毛主席早在建国初期,在《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中就明确指出,在中国,垄断买办资产阶级是我们的敌人,因为它是以盘剥广大人民为基本手段的,以马云为代表的那些玩弄金融游戏的资本家们,有哪一个是到海外赚国外资本家的钱的,不都是在家门口坑害老百姓,都是在国内玩欺诈百姓的勾当吗?最后居然与老百姓口中夺食,玩起什么团购的把戏时,激起社会公愤。

  这些如果允许老百姓,允许社会讨论争论一下,慎重一些,稳妥一些,我想很多问题是可以避免的,或许至少不会这么严重,不会拖得这么久。但是,我们这些年在“不争论”的思想指导下,出现了不敢争论、不愿争论的现像。为什么?因为你如果争论,就可能被人讥笑为“落后”“愚昧”“缺乏改革思维”等一些大帽子。对于马云这样的人,把本属于社会的改革创新,宁愿都归于他一人,好像没有他,这个手机支付什么的,就不可能出现一样,这个问题人们早就清晰了。而现在聚其功于一人,好像这么个人就是救世主一样。老百姓都不傻,一个到处在各地打造豪宅,甚至在香港打造十亿级别豪宅,追求个人奢华享受的资本家,他怎么可能为老百姓着想,你还企图它能够服务百姓吗?这是痴心妄想。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他想的是怎么下一步打造他的“马币”。他想的是怎么坐上世界首富的交椅,怎么取代我们的人民政府的金融功能。

  对这些,事关大是大非,本该认真争论,争个你是我非。但是我们没有争论,允许这样买办垄断性质的资本家一步步做大,甚至向我们人民政府发出威胁。

  “不争论”危害极大,争论对于这样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大国,不仅必要,而且十分必要。比如关于医院私人办医的问题,关于如何用社会力量办医疗的问题,这关乎社会社会制度是坚持公有制还是搞医疗的问题,先行先试可以,但是国家要有控制,要理论讨论。一句话,这是“姓社”“姓资”的根本原则问题,这是一个国家根本原则和方向问题。实践证明,现在这个问题已经成为整个社会反映最为强烈的问题。“姓社”“姓资”这事关国家前途和命运,必须讨论,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时代,我们是人民共和国,这样重大的原则问题,当然就应该由人民作主。一个漫卷世界的疫情,再次说明公有制和举国体制的极大优越性。这一点,连我们的敌人都不怀疑我们的社会制度的巨大优势了,难道我们还有什么犹疑不定和怀疑吗?

  类似因为不争论、缺乏讨论造成的被动和损失已经很多了。类似的还有教育,值得讨论的事情更多。为什么我们的孩子高中毕业时,基本还是和父母和社会和我们的主流价值观还是合拍的,还是很单纯的好孩子,为什么大学一毕业,就满口我们的国家这也不好,哪也落后,满口美国如何如何,这难道不证明我们的大学教育出了问题吗?我们承认我们还存在不少需要改进的问题,但是绝不像我们某些大学教师说的一团漆黑。

  更为不解的是,类似 “位置不同,别求理解,这是尊重他人; 层次不同,别去解释,这是尊重自己”。。。之类关于争论学说的毒鸡汤和阴阳怪调,把不争论、不讨论,生活化、世俗化、庸俗化了,让坚持真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等优良作风和优良传统,在某些领域不同程度地渐行渐远。

  争论,对一个国家来说没什么不好。不争论对一个国家肯定不好。我们眼下的很多问题,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是打着改革旗号宣扬“不争论”论。国家大是大非应该允许争论。走什么路?“姓社,姓资”?这是根本的原则,亿万百姓只有明确方向和目标,才可能为了这个目标去努力奋斗。才不至于因为方向问题造成大的挫折和损失。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