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历史资料: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历史概要(3)

2023-08-03 15:27:1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苏】伊斯莱梁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新政府的成立。工农政权的巩固

  1947年9月23日,一个与议会的选举的结果相适应的新政府组成了。新政府的组成(共产党——一名副总理和四名部长,小农党——一名总理和三名副部长,社会民主党——一名副总理和三名部长,全国农民党——两名部长),以及议员席位的对比(参加联合政府各党占二百七十一个议员席位,反对派占一百四十个议员席位)排除了通过反民主制度的决议的可能性。

  根据1947年9月末匈牙利的形势,可以断言,国家最高政权已经彻底转入了领导着劳动农民的匈牙利工人阶级手中。从这个时候起,匈牙利人民民主国家实质上已经开始执行无产阶级专政,即工人阶级领导的劳动人民政权的职能。诚然,还需要有一定的时间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树立无产阶级不仅在最高政权机关中,而且在地方政权机关中,以及在经济领域的绝对权威。

  民主力量在议会和政府中的阵地得到扩大和巩固,这就使共产党和它的同盟者有可能采取某些措施使国家机构民主化和得到精简。这些措施是极为必要的,因为人民民主制度从旧制度那里接受过来的是一个异常臃肿庞大的国家机构。这个机构的经费开支是劳动群众的一个沉重负担。1947年9-10月,参加联合政府各党代表举行联席会议,决定裁减国务秘书人数,从五十二人减至三十二人(国务秘书在职位上相当于副部长)。这三十二个职位在参加联合政府的各党派之间分配如下:共产党十一人,社会民主党八人,小农党八人,全国农民党五人。

  与此同时,州长(州长由政府任命。)人数也作了精简,由三十七人减至二十八人,并将职位作如下分配:共产党十人,社会民主党七人,小农党七人,全国农民党四人。

  毫无疑问,这些措施的实行,加强了工人阶级和劳动农民对国家机器的影响。

  普费伊费尔的党是一个公开反对民主改革的亲法西斯政党。1947年10-11月,这个党从匈牙利政治舞台上被清除出去以后,劳动群众在人民政权机关中的阵地就更加巩固了。国民议会中反对派的反动议员曾经纠合在普费伊费尔分子的周围。这个党的议员总是想方设法阻挠国民议会正常工作的进行,蓄意拖延重大问题的讨论,反对左翼议员提出的建议和方案。

  匈牙利独立党被解散,公开反对民主改革的最反动的资产阶级代理人随着也就被消灭。这有助于匈牙利国内工农政权的巩固。普费伊费尔党的议员证书被撤消之后,国民议会中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变化,形势变得更有利于赞成巩固人民民

  经济命脉的国有化

  工农政权由于进一步排除了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及其应声虫而得到巩固。这使无产阶级和它的先锋队(匈牙利共产党)有可能实现一系列重大措施,来确保人民民主政权掌握国家的经济命脉。

  1947年11月,匈共在这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1947年11月21日,国民议会终于核准关于大银行国有化的方案,共产党人为了通过这项法案,坚持斗争了好几个月。银行转归国家之后,匈牙利国民经济中的社会主义成分明显扩大。国家掌握了全国财政信贷系统的主要命脉。这是胜利完成三年经济计划的保证。与银行国有化同时,一切企业,只要是20%的股票是属于收归国有的银行的,也都转归国有。采取这些措施的结果,25%以上的重工业,25%的造纸工业企业,70%的制糖工业等等,都与银行一道转归国家所有。银行及其所属机关企业的国有化,是继土改之后人民民主政权采取的一项最重大的经济措施。

  银行国有化在匈牙利基本生产资料占有关系上,引起了重大变化。1947年12月,四十五万三千名在工厂(包括采煤业)工作的工人中,公营成分企业的工人有二十五万三千名,即占56%。全部重工业企业的87%属于社会主义成分。到1947年年底,重工业、交通运输业和财政信贷系统中公营成分占决定性的地位。然而,商业领域的情况略有不同。对外贸易方面公营成分 只占33%,国内贸易方面也是私人资本主义成分占优势。轻工业方面社会主义成分的比重只占28%。

  共产党向资产阶级经济阵地继续发起进攻。1948年4月,共产党又争取到通过一项国有化法案,规定凡有一百名以上工人的工矿企业,均收归国家所有。这项措施是共产党和民主力量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对资产阶级取得的一个巨大胜利。一百名以上工人的工矿企业国有化之后,社会主义成分不论在重工业方面,还是在轻工业方面都占了优势。在铸钢工业和冶金工业中,社会主义成分现在已占92.5%,在机器制造工业中占87.6%,采煤工业中占98.6%,电力生产中占88.1%,制革工业和纺织工业中占82.7%,食品工业中占73.7%,等等。1948年4月,工业中公营成分占82%。

  由于1948年4月工矿企业实行国有,匈牙利主要工业部门的经济命脉完全转归国家掌握。国家在全国经济生活中的调节作用明显地扩大和深入了。资本主义经济法则作用的范围缩小了,社会主义经济发展规律活动的领域扩大了。

  工矿企业国有化的消息传来,劳动人民欢欣鼓舞。他们纷纷给共产党领导和政府发电报、写信,对通过国有化法案深表谢意。

  国民经济中公营成分的扩大,以及劳动人民在领导国家工作中的主导作用,标志着匈牙利已经彻底走上了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道路。匈牙利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会议(1948年1月)特别指出:“只要人们理解到,在国有化企业中劳动已经不再是为了资本家的利润,而是为了自己人民的富强,那里的工作必然会出现新的气象。”会议向全体劳动人民提出口号:“国家是你的,你是为自己建设!”

  对于巩固人民民主制度事业中的重大问题,诸如提高劳动生产率、加强劳动纪律、提高整个生产技能,共产党都给与极大的重视。第三次全国代表会议着重指出,要巩固民主制度,必须首先提高劳动生产率。会议指出,必须改变对待劳动、对待生产的态度。因为生产基本上已经成了人民的。匈共全国代表会议向工厂党组织提出以下几项刻不容缓的任务:领导劳动竞赛,提高劳动生产率,教育群众以社会主义态度对待劳动。

  人民民主匈牙利在经济上的成就,绝大部分工矿企业的国有化,激发起群众的首创精神。劳动人民认识到工矿企业今后不再属于资本家,而是属于国家,属于人民,他们深受鼓舞,决心在劳动战线上立功。这就大大促进了劳动生产率的提高。1948年春,匈牙利出现了争取提高劳动生产率的群众性工人劳动竞赛。这个运动的创议者是首都的劳动人民和矿工,“瓦依斯·曼弗列德”工厂的工人。共产党积极支持了他们的首创精神。

  到1948年5月,70%以上的劳动群众都参加了竞赛。在全民社会主义竞赛过程中,提出了这样一个口号:“生产多,才能生活好!”

  1948年春出现的劳动竞赛,是匈牙利劳动人民发挥新创造力的预兆。它在当时,在现在,对匈牙利建成社会主义社会都具有莫大的意义。

  人民民主制度在政治上和经济上的一切成就,只有在无产阶级队伍团结统一的基础上,在工农联盟巩固的基础上才能取得。由于工人阶级的统一得到巩固,匈牙利共产党人和左派社会民主党人在1948年6月联合起来,成立了统一的工人政党——匈牙利劳动人民党。

  匈牙利工人运动分裂状况的消除。无产阶级统一政党的建立

  在共产党人和左派社会民主党人联合起来建立一个统一的政党之前,匈牙利工人运动的左派力量曾为彻底消除工人运动分裂状态进行过不屈不挠的斗争。

  1947年8月,共产党人宣布,实现工人阶级在政治上和组织上的完全统一,实现两大工人政党合并的问题已经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共产党的领导机关指出,早在1944年秋签订的关于两大工人政党统一行动的协议,对无产阶级取得胜利,仍有重大的意义。但是现在单有这样的协议已经不够了。工人阶级不是由一个统一的工人政党,而是由两个党来代表,每次选举,不论议会选举,还是工会领导机关或工厂委员会选举,两党常常发生冲突,不能使工人队伍得到团结,反而分裂了工人运动。实践表明,这些情况都严重地妨碍了工人阶级牢固的统一。特别是在1947年夏的竞选活动过程中,这一点表现得尤其明显。因此共产党领导机关提出了两大工人政党合并是适宜的必要的这样一个问题。

  匈牙利解放以来,共产党已发展成为在劳动人民中有很大影响的群众性的党。至1947年4月,已有党员约七十万。到1947年6月,社会民主党党员总数约有五十二万五千人。这样的对比关系排除了重演1919年联合的悲剧的可能性。那时共产党实际上为党员人数多出许多倍的社会民主党所溶化。

  共产党人之所以有可能在1947年8月提出两大工人政党在组织上合并的问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当时共产党已经赢得工人阶级决定性多数的支持,其中也包括工人中的社会民主党人的支持。

  1947年议会选举后,争取无产阶级在组织上和政治上的统一达到更高级形式的斗争,争取成立一个统一的工人阶级政党的斗争在匈牙利开始了。右派社会民主党人感到资本主义正在匈牙利土崩瓦解,于是就向工人的统一事业发动猛攻,把这看作是防止资本主义崩溃的手段之一。

  右派社会民主党人攻击的一个主要目标是工会运动的统一。他们选上这个目标是不足为奇的,因为工会内部工人的统一和团结,是统一的工人阵线借以建立的基础,在每个具体场合下,还是全体劳动人民团结一致的核心。右派社会民主党人妄图分裂铁路航运工会、建筑工人工会、矿业工人工会,等等。但是压倒多数的普通工人要求在工会范围内不分党派团结一致。他们在工人的意志面前碰得头破血流,他们的企图全都破产了。

  1947年的最后几个月中,匈牙利社会民主党右派在意识形态战线上也遭到惨重的失败。右派社会民主党人当时在意识形态上提出的“特洛伊木马”主要是“第三种力量”或“第三条道路”的理论。在匈牙利鼓吹“第三条道路”理论的有法拉戈·拉斯洛,巴列伊·久洛、标尔奇费奥尔迪·安多尔等人。按照他们的论调,社会民主党人无论在国内政策方面,还是在对外政策方面都不能因为同共产党人采取共同行动而“过分地束缚”自己的手脚。在对外政策方面,“第三条道路”理论的鼓吹者们号召既不跟美国走,也不跟苏联走,而要走自己的“匈牙利道路”,起东西方之间的桥梁作用。

  右派社会民主党人既不引导工人动员一切力量以最快速度复兴祖国,而不复兴祖国就不可能有效地提高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又不引导工人巩固无产阶级的统一,不引导工人积极地把资本从它的一切阵地上排挤出去;而只是要工人消极等待,实际上也就是不让工人参加国内各项革命民主改革。他们的做法助长了反对匈牙利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敌人的气焰。

  “第三条道路”的理论,无非是要把调和主义、妥协主义、小资产阶级思想意识的私货贩运到工人运动和民主运动中来。

  共产党和左派社会民主党人对向劳动群众私贩这种谬论的企图给与了坚决的回击。社会民主党大多数普通党员和左翼领导都驳斥了“第三条道路”的理论。同时,社会民主党的普通党员要求把反对工人统一的敌人清洗出党,要求为两大工人政党的合并创造条件。这种呼声与日俱增,势不可挡。

  社会民主党一般党员纷纷退党,转入共产党的行列。1948年2月,仅布达佩斯一地就有二万人退出社会民主党。退出社会民主党、加入共产党的工人们在信中说到,他们转党的主要原因是不满社会民主党领导机关的政治活动,社会民主党领导没有象普通党员所期待的那样去实现劳动人民的革命夙愿。同时,社会民主党许多党员渴望加入共产党这件事证明,他们根据自己日常的切身经验最终认识到,只有共产党的政策和意识形态,才是彻底代表和捍卫劳动人民的利益的。

  1948年3月6-8日,社会民主党召开第三十六次非常代表大会。大会根据压倒多数代表的意见,作出了关于清除右派分子出党和进一步实现社会民主党和共产党合并的决定。代表大会以社会民主党的名义宣告,社会民主党摈弃一切机会主义、改良主义的传统,它将遵循马克思主义的传统,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自己的学说。这表明匈牙利社会民主党向左迈出了一大步。

  1948年春,社会民主党把臭名昭著的右派分子清洗出党。这个期间被清除出党的达二万五千人。1948年5月,公布了即将成立的统一政党的党纲党章草案。这两个草案表明,这个统一的党将建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原则和组织原则的基础之上。1948年6月12-14 日,匈牙利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召开联席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了统一的工人政党——匈牙利劳动人民党。

  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和组织基础上建立一个统一的工人政党,这对匈牙利今后的命运有重大意义。由于建立了统一的政党,匈牙利革命运动就为巩固履行无产阶级专政职能的人民民主国家创造了一个先决条件。

  但是还需要指出,匈牙利劳动人民党成立时有一个缺陷,这就是这个重新建立的党成员过多,卷进来许多政治上不成熟的分子,他们没有彻底革命的思想,也没有无产阶级的斗争立场。尽管两党合并前共产党已把形形色色卷入党内的人物清洗出党,社会民主党也把为数可观的右派分子驱除出党,但在两党联席代表大 会上已经可以看出,匈牙利劳动人民党成立时,党员就超出一百万。(这一时期匈牙利全国总人口是九百万多一点。)诚然,1948年秋,匈牙利劳动人民党领导机关就作出了停止接纳党员,全党进行一次清洗的决定。清洗期间被开除出党的有十九万人,从而使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工人党员的比重有所增加。但是就是在这以后,党还有九十万党员,仍然庞大臃肿。后来的事态表明,党的大门向愿意入党的人敞开得太大,结果是为数相当可观的反党分子、追求高官厚祿的分子以及政治上不坚定的动摇分子纷纷混入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内。这就削弱了匈牙利劳动人民党的战斗力。

  学校的国有化

  匈牙利劳动人民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取得的成就使他们有可能在文化领域内也开始采取一些革命措施。在这方面,国民教育制度的改革是一股强大的推动力。

  霍尔第制度给共和国留下的教育遗产是欧洲最保守的普通学校教育和专门人材教育体系之一。地主资产阶级国家和教会使整个教育下一代的工作为一个目的服务,这就是以法西斯主义和沙文主义去毒害青年,为剥削制度培养驯服的奴仆。匈牙利的工人和贫苦农民实际上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

  人民政权建立以后,教会竭力利用它所控制的学校,唆使学生和家长反对国内的民主改革。1945/46学年全国只有国立学校一千七百十一所,公立和私立学校六百二十七所,而教会学校则有四千三百三十一所。仅仅根据这个例子,就可以看到当时危险的严重性。

  匈牙利共产党人和党领导的国内进步力量,都把建立统一的国立学校体系作为文化改革方面的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1945年8月,政府通过关于八年制普及教育和对六至十四岁儿童实行义务免费教育的决议。这是这方面采取的一个重要步骤。与此同时,共产党采取了一切必要措施,把鼓吹法西斯思想和煽动种族仇恨的人赶出学校。还通过了一项关于制订统一教学大纲和出版有民主内容的教科书的决定。

  在实施这些措施的过程中,地主资产阶级反动派,特别是上层教权主义分子负隅顽抗。他们的反民主阴谋得到联合政府中控制着教育和宗教事务部的右翼的支持。只是到了1947年,小农党进步力量代表人物奥尔图泰·久洛主持教育和宗教事务部以后,匈牙利的学校才终于开始摆脱霍尔第时代的教学大纲和教科书。教会领导人仍然继续对抗政府在学校改革方面所采取的各项措施。

  1945-1948年期间,匈牙利共产党曾力求就学校改革问题同教会达成合理的协议,耐心地同教会的代表人物进行谈判,认真地倾听匈牙利劳动人民的意见。

  最后,福音派、改革派、路德派和其他各派教会的领导人终于被迫同意人民的意见,把学校交给国家管理。至于天主教的上层分子,则仍然采取激烈反对把学校移交给国家的立场。

  红衣主教明曾蒂及其党羽毫无妥协的意思。甚至到了连天主教内部主张就学校改革问题同国家达成协议的要求已经强烈起来的时候,主教团还在1948年5月发布一个专门的谕旨,禁止发表这类议论。不允许教会学校的教师参加讨论国家从根本上改革学校的重大措施的会议。

  多数劳动人民,包括教徒逐渐开始懂得,天主教会的领导们采取这种立场,并不是出于宗教上的动机,而是由于他们力图阻碍人民民主制度的巩固和发展。1948年5月初,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公布党纲草案,其中提出学校国有化的坚决要求。这件事在人民群众中影响也很大。结果,1948年5-6月,终于出现了人民要求学校脱离教会的群众运动。学生家长希望今后提高教学质量,取消学费。学校教师竭力要求摆脱教会那种令人难以忍受的管束,同时他们也完全有理由期望通过学校国有化来改善他们的物质待遇。至于青年,则更是热烈希望学校脱离教会,期待能减少就学的困难,扩大受教育的机会。最后,一切进步力量都认识到,学校移交国家管理是进一步巩固人民民主制度的重大步骤。成千上万的工人,以及教育工会、全国学生联合会这样的群众团体,还有首都和外地许多学校的工作人员,都主张建立统一的学校网。

  1948年6月16日,绝大多数匈牙利人民的意愿终于实现了。国民议会通过了学校国有化的法令。这个法令涉及的对象有中小学、文科中学、师范、工业、农业、商业中等专科学校,以及幼儿园,共计六千五百零五所学校,其中五千零三十二所是教会学校。

  这个措施的实施是匈牙利民主力量的又一重大胜利,也是从劳动人民中造就一支新型知识分

  子队伍的重要前提。只要指出以下一点便足以说明了。1948/49学年,大学生总人数中劳动农民子弟就占 12%,而在1930/31学年,不仅劳动农民子弟,即使把工人子弟全加上,也只占中学生总人数的5.1%。至于大学里,工农子弟所占的百分比就更小了。

  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国内社会主义改造的方针

  匈牙利革命发展中的“转折的一年”在1948年夏结束了。这一年中,匈牙利工人阶级同劳动农民结成联盟,把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和旧制度的卫道者从政权机关排除出去,在国内完全确立了自己的政治统治,掌握了主要工业部门的命脉,把现在已经履行无产阶级专政职能的国家政权完全拿到了自己的手中。统一的工人阶级政党——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在人民民主国家体系中已成为公认的政治上的领导力量和指导力量。①

  ——————

  ①至于匈牙利的各反动党派,则由于他们在群众中得不到半点支持,都在以后自行解体。另外一些政党,如小农党,则在清除反民主分子之后,走着同共产党合作的道路。从总的方面来看,匈牙利后来实际上已不复有多党制存在。

  ——————

  匈牙利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以和平方式取得了胜利。一般民主主义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和平的可能性之所以能得到保证,是“由于工人阶级参加行使政权并在其中起领导作用,由于实现了共产党人提出的复兴国家的纲领,胜利地团结了民主力量,群众进行了顽强的斗争,以及有对社会主义力量有利的国际环境和在反对帝国主义任何阴谋的斗争中得到苏联的友好支持。”①

  ——————

  ①《近代史和现代史》,俄文版,1959年,第1期,第165-166页。

  ——————

  匈牙利工人阶级彻底取得政权,在国家中确立完全的政治统治,这一切使共产党人有可能采取对匈牙利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方针。这个方针在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党纲中得到了反映。

  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主张彻底肃清国家机器和政权机关中的反人民分子和官僚主义,主张进一步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在经济领域内,党主张消灭多成分经济。1948年春,匈牙利三种社会经济成分并存:社会主义成分(当时已经是匈牙利经济的主导力量),小商品成分(在国民经济中数量占优势,其中包括大部分同市场有联系的农民经济)和私人资本主义成分(尚未国有化的中小工矿企业、富农经济和私人商业)。要消灭经济的多成分性,就需要利用市场关系,安排好迅速发展的社会主义工业和农民小商品经济之间的经济结合,巩固社会主义成分并采用经济手段逐步把资本主义从国民经济中排挤出去。

  这里并不排除国家在必要时也采取政治措施来对付私人资本主义分子。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主张进一步巩固人民民主制度的政治基础——工农联盟。这个联盟的内容在前几年中是有变化的。1944-1945年上半年,匈牙利工人阶 级 同全体农民结成联盟。1945年下半年起,共产党开始在实践中使工人阶级同农村中的贫农和相当大一部分中农(首先是土改中分得土地的农民)结成联盟,而对匈牙利富农则采取中立政策。工农联盟的内容逐渐朝着更多地把站在资本主义和人民民主主义的十字路口动摇不定的那一部分中农,也吸引到革命的无产阶级这一边来的方向变化。1947年下半年,人民民主制度在匈牙利国内取得彻底胜利的形势已经很明显了,压倒多数的中农群众都投身到国家各项社会主义改革中来了。

  1947年末-1948年初,以匈牙利劳 动人民党为首的工人阶级转而实现“牢固地依靠贫农,紧密地团结中农,消灭农村中的资本主义剥削”的口号。

  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在采取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方针时考虑到,初期如不吸收农民小商品经济参加,社会主义成分就不能满足社会的经济需要。因此党主张扩大农民的小商品生产,主张这种生产的机械化。同时也很清楚,个体小经济生产基础狭小,将日益成为提高农业生产的主要障碍,并因而也将成为整个国民经济向前发展的绊脚石。由于这个缘故,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主张在农村中全力开展合作化运动,把它作为将农业纳入社会主义轨道的唯一可行的途径。①

  ——————

  ①匈牙利社会主义改造的方针,且不说它的实施,就是在通过时也遭到了后来成为1956年反革命叛乱的煽动者之一的 纳吉·伊姆雷的反对。纳吉在1947-1948年任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他在中央委员会内反对匈牙利走上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他抛出一个《提纲》,说在匈牙利建设社会主义还没有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他断言,匈牙利面临的似乎只是资产阶级民主改革的任务。纳吉·伊姆雷竭力把事情说成是,好象匈牙利国有化的工业并不是社会主义成分,而是国家资本主义成分。他从这一点出发得出的结论是,工业生产的社会性和个体农业之间并不存在矛盾, 因而也不存在提出农业社会主义改造问题的迫切性。

  1949年9月,纳吉·伊姆雷在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全会上“承认”错误,似乎已经“放弃”了这种观点。但是后来的事态表明,这个“承认”是口是心非的。

  ——————

  社会主义世界体系的形成。匈苏、 匈罗、匈波、匈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的签订匈牙利劳动人民战胜重重困难,首先是国际帝国主义支持的旧剥削阶级残余和富农的顽抗,着手建设社会主义。

  人民匈牙利是在社会主义世界体系形成和新型国际关系——社会主义各国之间的友好、兄弟般的团结、互相帮助的关系——诞生的条件下着手建设社会主义的。建立这种新型国际关系的里程碑之一就是 1948 年 2月 18日在莫斯科签订的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和苏联的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由于签订了这个条约,匈牙利就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和国际关系中的积极因素,而置身于热爱自由的各族人民的先进行列之中。条约的缔结表明,匈牙利只是由于建立了人民民主制度,才终于获得眞正的独立,才能作为一个有权受到大小国家尊重的平等的主权国家登上国际舞台。根据条约规定,苏匈两国有义务采取一切可能措施,以防止来自德国或其他同德国勾结的国家 的 战争威胁,有义务参加一切旨在维护和保卫和平和国际安全的国际活动;一旦缔约国任何一方受到德国或同德国有联系的任何一个国家的军事进攻,另一方必须给与军事援助和其他 任 何 援 助。双方决定就一切涉及苏匈两国利益的重大国际问题进行协商,不参加反对对方的同盟、集团及行动或措施,发展和巩固两国之间的经济和文化联系。

  1948年1月24日,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同罗马尼亚人民共和国签订了友好互助合作条约。6月18日,同波兰人民共和国,7月16日,又同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签订了这种条约。

  匈牙利劳动人民同社会主义各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和兄弟合作,是匈牙利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 * *

  1947年下半年-1948年上半年,社会主义革命在匈牙利取得了胜利。匈牙利的社会主义革命,正如其他某些人民民主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一样,是通过和平的途径取得胜利的。革命是在经过了三年多的由一般民主主义人民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的转变之后完成的。匈牙利工人阶级把资产阶级从国家管理机关中排挤出去,夺取了它在经济中的主要阵地,不是用武装起义的办法,而是通过和平途径实现了社会主义变革。

  匈牙利社会主义革命还有另外一些特点。匈牙利工人阶级还在确立无产阶级专政以前就在国家管理方面占领了巩固的阵地,并实现了一系列社会主义性质的改革,其中包括实行工矿企业国有化,使国民经济走上计划化的轨道,对银行实行监督。

  匈牙利工人阶级并不是单枪匹马地去为争取社会主义革命胜利而斗争,而是依靠了苏联和其他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各国人民的兄弟援助。这种情况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匈牙利工人阶级取得胜利。

  事实上正是所有这些因素在把资产阶级逐步排挤出国家管理机关的斗争中起了决定性作用。这些因素使匈牙利共产党人有可能把决定性多数的劳动人民争取到自己一边来,因为这些因素从一开始就显示出新制度胜于旧的资本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一般民主主义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和平转变的特点是,旧世界不是一下子就被摧毁的,由于国内外反动派猛烈反抗,这个过程延续了很长时间。匈牙利就是在社会主义革命胜利以后,无产阶级已经以人民民主的形式建立了自己的专政,资产阶级始终还在对抗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尽管已经被赶下了政治舞台,但是仍拥有相当大的力量;而资本主义制度所固有 的劳动和资本的矛盾,即便是在人民民主国家内,也还继续存在。工人阶级及其政党只有克服了剥削制度遗留下来的尖锐的社会矛盾,通过建立一个没有剥削的社会主义新社会的途径,才能彻底克服阶级对抗,保卫全体劳动人民的利益。

  257

  第八章1949-1956年匈牙利的社会主义建设

  1949-1956年,是匈牙利战后历史中最复杂的阶段。这几年中,匈牙利劳动人民在国内展开了全面的社会主义建设。匈牙利的工人和农民,不仅享受到了胜利的喜悦,同时也遇到了与旧社会根本不同的新社会在成长过程中出现的困难。匈牙利革命力量所面临的问题,同当时整个社会主义体系和国际工人运动所遇到的困难和尚未解决的问题又交织在一起。社会主义建设的敌人企图利用这些困难。国际帝国主义和国内反革命势力,对匈牙利社会主义建设不断地进行破坏。尽管如此,匈牙利人民在1949-1956年期间,还是把工农业和文化的发展提到了新的高度,在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上阔步前进。

  工业的增长

  由于匈牙利工人和农民的忘我劳动,三年经济计划只用了两年零五个月的时间,即在1949年底就提前完成了。随着三年计划的完成,匈牙利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超过了战前。曾经残酷地折磨着劳动人民的失业现象也被消灭。1949年12月末,人民民主国家实行了十人以上企业的国有化。这些企业国有化以后,匈牙利的全部工厂工业都成了社会主义经济的组成部分。

  1949年12月,国民议会通过了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发展国民经济五年计划(1950-1954年)的法令,其任务是在国内奠定社会主义的基础。在完成五年计划的过程中,匈牙利的经济发生了新的重大变化。此时,不仅在工业和交通运输方面,而且在商业中社会主义成分也占据了统治地位。

  人民匈牙利的工业,以旧匈牙利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速度,向前发展。这一点仅举一例就足以证明: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工业生产水平比战前最高水平的1938年增长了两倍;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二十年间,匈牙利的工业生产只增加了20%。

  匈牙利煤的产量在1938年是九百三十六万吨,1949年提高到一千一百八十三万六千吨,而1955年则达到二千二百三十一万六千吨。匈牙利钢的产量1938年是六十四万七千吨,1949 年为八十六万吨,1955年则达到一百六十二万九千吨。

  旧匈牙利工业落后的现象,很快就完全扭转过来。人民匈牙利成了一个不仅能满足本国对工业产品的需要,而且能向国外输出本国企业产品的工农业国家。

  这可以由国民收入比重的改变来证明:1955年工业生产提供的国民收入占国民收入总额的60%左右,农业和林业占33%以上,而1938年工业占38%,农业占45%左右。

  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继续进行早已开始的改变国内工业布局不均衡现象和改造旧企业的工作。匈牙利地图上出现了新的工业城市和工业区——多瑙瓦罗什,别科瓦洛什,科姆洛,博尔肖德工业区,出现了新的道路、运河。重新改建了匈牙利最大的迪奥日吉厄尔列宁冶金联合厂。工人和农民以忘我的劳动建立起七十五个以上大型工业企业,以及数十个新的矿井和采掘场。新建了仪器制造、汽车制造、轴承生产等工业部门。第一个五年计划结束时,工业产品的数量达到1949年的2.3倍,同时在工业产品总产量中重工业产品的比重有了增长。

  随着人民民主制度的发展,人们的劳动态度也有了改变,这表现在社会主义竞赛和革新者运动中。1949年革新者运动开始时,有五千名工人参加,以后几年参加的人数增加到几万名。

  农业的1948年在劳动农民中开展的社会主义合作化运动有了很大的进展。

  农业的发展

  1948年在劳动农民中开展社会主义合作化运动有了很大的进展。

  1945年实现了土地改革,随后的几年,又确立了社会主义成分在工业中的统治地位。在这以后,匈牙利同其他人民民主国家一样,个体农民的小商品生产和社会主义公有工业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明显地暴露出来。在匈牙利农村中,占优势的小农经济,不能满足社会主义工业和居民对农产品日益增长的需求。这种情况阻碍了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这个矛盾,只有通过在农村建立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才能解决,而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又必须在个体农民经济的社会主义生产合作化和组织集体农业单位的基础上才能建立起来。这样做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已被苏联的历史经验所证实。1948年,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宣布了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方针。

  前几年已实行的某些限制土地私有的措施,促进了这个方针的实施。如:限制私人占有土地的数量,禁止出卖土改时分得的土地;其余土地的买卖,以及租地者与出租者之间的关系则由国家进行监督等。国家为了有利于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也利用了在匈牙利农村相当普遍的消费供销合作社。

  为了向大型集体生产逐步过渡,匈牙利农村采用了三种生产合作化的方式。

  最简单的联合方式是农业生产互助组织,即生产合作组。参加这个组织的成员只共同完成一定种类的农田劳动(如翻地、播种),同时保存个人对土地、耕畜和劳动工具的所有权。每个成员单独得到收入和纳税。

  第二种生产合作社的成员,集体从事全部农业劳动,但也保留个人对土地和全部生产工具的所有权。每个合作社成员按照他报的入社土地面积付出劳动和得到报酬。

  第三种是高级的合作化形式——农业生产合作社。除土地和耕种宅旁园田地所用的小农具及自己留作食用的一定数量的牲畜外,在自愿的基础上实行基本生产资料的公有化。在这种形式的合作社中,不仅集体从事一切劳动,而且土地也是共同利用的。合作社的大部分收入(80%左右)按劳动日分配,其余的部分作为地租,按土地所有者提供给合作社的土地数量进行分配。

  1949年,匈牙利已拥有各种类型的农业生产合作社一千三百六十七个,耕种的土地面积为十八万二千公顷,约占全国耕地面积的 2.7%。以后几年,农业合作社的数量不断增加。

  早在一般民主主义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转变时期,人民民主国家就运用工人阶级支援农民的新形式,着手在农村建立国营机器拖拉机站和农业机器租赁站。这些机器拖拉机站和农机租赁站给农民提供机器,为农民修理农具、机器等。同时还建立了国营农场,其中一部分作为国营农场的样板,给附近的农村提供一个利用农业技术最新成就进行大规模农业生产的榜样。以后几年中,机器拖拉机站作为城乡结合的一种形式发挥了更大的作用。1955年匈牙利已拥有三百一十二个机器拖拉机站,以及四百七十二个国营农场,耕种土地九十六万九千公顷。此时在全部农业经济中社会主义成分占 32.5%。

  科学文化在人民中的普及

  文化和科学领域同工农业一样发生了变化。人民政权建立以来,文化教育机关已遍布匈牙利全境。科学、文化和艺术得到了广泛的发展。文化革命在国内顺利进行。

  1941年,匈牙利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是十万零三千人,1956年(居民数目几乎相同)已从高等学校毕业的人数计有十四万五千人;以这两年相对比,受过中等教育的人数分别为三十二万六千人和五十一万五千人;八年制学校毕业人数分别为一百零五万五千人和一百九十五万二千人。1949年,国内还有文盲四十九万八千人(即占全国居民的6%),而到1956年,“文盲”这一栏在匈牙利的统计报表中已经永远消失。学生社会成分的改变也是很说明问题的。如果说 1937/38学年一百个中学生中工人子女占3.4%,贫农子女占0.6%,那么到了1950/51学年,这两个相应的数字分别为35.4%和23.6%。

  1954年,匈牙利出版书籍两万种,共发行四千一百万册,而1938年仅出版书籍八千一百五十六种,发行一千七百三十万册。同时,广大人民群众能够读到裴多菲·山多尔、艾荻·恩德尔、阿拉尼·亚诺什、米克萨特·卡尔曼等匈牙利民主主义作家和诗人的优秀作品,以及普希金、列夫·托尔斯泰、高尔基、巴尔札克、杰克·伦敦、雨果等外国杰出艺术家的创作,而不再去读资产阶级反动文人的大作和頹废派离奇庸俗的读物。

  电影这种群众艺术,得到了异常迅猛的发展。1954年,匈牙利有电影院二千八百一十三个,观众达九千七百七十万人次;而在1938年,仅有四百一十个电影院,观众一千八百五十万人次, 即大约为1954年的五分之一。城乡居民为新俱乐部、图书馆和文化宫的大量出现而感到高兴。到1955年,居民,特别是青年,已能够在二千三百个俱乐部和文化宫中度过自己的闲暇和休息时间。全国只有几十个把劳动人民拒之门外的贵族俱乐部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宪法的通过

  随着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国家的政治面貌也发生了变化。

  1949年8月 18日,匈牙利国民议会在全民讨论以后,通过了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宪法。这部宪法从法律上巩固了匈牙利劳动人民赢得的社会经济成果,宣布匈牙利为人民共和国。宪法的通过是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事件。宪法反映了匈牙利国家的民主性质,这个国家的权力属于劳动人民,通过地方人民代表会议和国民议会来体现。这些机构活动的准则是民主集中制。

  国家的职责是保卫共和国的独立,保护劳动人民的权力和自由,与一切形式的剥削进行斗争,组织和指导社会力量建设社会主义。

  正如宪法所指出的,全国生产资料的绝大部分属于社会,以全民、国家和合作社所有制的形式出现。巩固和保护社会主义所有制是全体公民头等重要的职责。按照宪法的规定,匈牙利允许在限定范围内的私有制。

  宪法为劳动人民提供并保障广泛的社会权利和自由:选举的权利和被选举到国家机关的权利,劳动的权利,休息的权利和受教育的权利;保障言论、出版、集会的自由;保障宗教信仰和举行宗教仪式的自由。法律规定对于任何种族歧视和民族歧视都要严厉惩办。

  宪法肯定了国家制度和社会制度的基本原则,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指出了人民匈牙利的发展前途:逐步排除资本主义成分和建设社会主义经济体系。如宪法所说,在匈牙利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

  根据宪法和最高国家机关的决定,1950年6月在匈牙利建立了人民代表会议,代替旧的地方自治机关。人民代表会议是劳动人民的群众代表组织,匈牙利工人阶级通过人民代表会议指导劳动人民的活动,以巩固匈牙利的社会主义社会。1950年 10月 22日,举行了地方人民代表会议的第一次普选,这是民主力量的重大胜利。选民中的96.9%参加了选举,其中97.8%投票赞成人民阵线①的候选人。选举结果有二十二万人当选为人民代表会议的正副代表,其中工人五万五千人,劳动农民十三万二千人,劳动知识分子一万人,小商业者五千人等。

  ——————

  ①匈牙利人民独立阵线受匈牙利劳动人民党领导,包括各个政党和群众组织,于1949年2月在匈牙利民族独立阵线改组的基础上成立。

  ——————

  1954年秋,国民议会通过了一项法令,使人民代表会议的工作进一步民主化,提高人民代表会议在国家社会经济生活中的作用和意义。

  匈牙利阶级结构的改变

  在建设社会主义基础的过程中,匈牙利的阶级结构发生了变化。如前所述,1945年已消灭了地主阶级,匈牙利解放时期及以后的几年中,许多剥削阶级的代表人物逃往国外。到1949年底,大、中资产阶级作为社会的一个阶级已基本被消灭。但是如果认为在国内大、中资产阶级在肉体上已经不再存在,那就是错误的。在前几年中消灭的只是这个阶级统治的经济基础。居民中有很多人原先是大、中资产阶级,他们还活着,还梦想恢复被革命摧毁了的旧秩序。

  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消灭了富农这个曾经非常强大的阶级(八万至十万人左右)。总的来说,这对社会主义建设 是有积极意义的,但这中间也有一些过火行为,主要是对富农出身的青年产生了不良影响,譬如,原来那些富农很少有机会以诚实的劳动来证明自己对新制度的顺从。总的来看,农村中的中心人物仍然是中农。也在这几年,小手工业者和小商人的数量有些为时过早地急剧缩减。正如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内梅什·德热所指出的,匈牙利过早地采取了迅速缩小新经济政策范围的方针,使列宁的新经济政策没能得到在匈牙利条件下应该得到的发展。

  在人民政权的年代中,匈牙利社会的领导阶级工人阶级成长了,数量有了增加,阶级觉悟、文化水平和组织性也都有提高。工业工人的数量由二十九万九千人(1946年)增加到七十二万八千人(1957年)。国家企业、机关中工人、职员的总数由一百三十八万六千人(1949年)增加到二百三十七万八千人(1955年)。

  工人数量的急剧增长也有它不利的方面。数量颇多的小资产阶级和富农出身的青年进入了企业,他们常常不满意国家对这些居民阶层的政策。正是工人中的这一阶层构成了1956年反革 命势力所依靠的出自“无产阶级”队伍的基础。

  应当指出的还有国家机关的职员增加得太多。1955年的人数比1949年多九万人,这说明了官僚主义的滋长。

  在各方面都有很大好转的。同时,1949-1956年期间在人民匈牙利的生活中,也存在着一些干扰国家向社会主义前进的不良现象。这些现象的出现有几方面的原因。主要的是西方帝国主义和内部反革命势力的破坏活动。匈牙利劳动人民党领导所犯的严重错误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增加了社会主义建设的困难。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