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罗援:朝鲜战场的“钢”“气”对决:钢锈荒野,气贯长虹!

2022-11-19 09:36:02  来源: 华山穹剑公众号   作者:罗援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222.9高地——“老秃山”本不秃,曾经郁郁葱葱;“老秃山”本有名,叫上浦坊东山。为何改名更号?

  主要缘于美军炮弹所赐。美军的炮弹将郁郁葱葱的上浦坊东山炸得面目全非,寸草不存,只得以“老秃山”相称。

  “老秃山”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老秃山”见证了“钢”与“气”的对决。

  1952年春夏,朝鲜战场形势进入胶着状态,战线僵持在“三八线”上,双方谈谈打打,难解难分。美谈判代表狂妄叫嚣要从实力出发,让飞机大炮发言。

  于是“老秃山”成为敌我必争之地。

  7月初,志愿军39军115师343团3营,替换在“老秃山”一线坚持月余的1营。美军的炮火向3营3里宽的正面上猛烈轰击,每日落下的炮弹数量超过3000多发。

  仅7连的北山阵地,就日落炮弹逾千发。山顶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弹坑,连树桩、石头都炸飞了,找不到一块比拳大点儿的原有物件儿。

  7月20日清晨,7连4班班长刘佐才在上级受领任务后,向全班宣布:“同志们,决定了,就在今天晚上,我们接替7班,去守无名高地。”

  班长话音刚落,全班战士“唰”地站了起来。大家都知道,无名高地是222.9高地东面的小高地,是防御的最前沿。战士们一个个握紧拳头,像宣誓一样争先恐后地表示:“这是对我们班特殊的信任!”“为了党,为了毛主席,咱们上!”“我们不怕牺牲,一定能完成任务!”

  副班长倪祥明当场提出了火线入党的申请,他坚定地说:“请党支部在这次战斗中考验我的忠诚,如果我具备了党员条件,就吸收我入党。”

  晚上20时许,夜幕笼罩了阵地。美军调集了7架飞机和12门火炮,向222.9东无名高地宣泄钢铁,将山头再次足足削掉了十几厘米。爆炸声刚停,美军两个排的兵力便发起了冲锋。

  隐蔽在坑道里的4班战士,立即跃出还击。班长刘佐才瞄准了一个手持短枪、指手画脚的家伙就是一枪,当即将其击毙。

  美军没想到如此猛烈的炮火下还有活着的人,指挥官的瞬间阵亡,让敌阵大乱。4班战士发挥近战、夜战的特长,趁机跃出阵地反击,一举毙敌50余人,打垮了美军的首次进攻。

  午夜过后,副班长倪祥明和班长刘佐才在查哨的过程中,警觉地听见有金属与地面撞击的声音,倪祥明先下手为强,一甩手扔了一颗手榴弹。夜幕中轰然一声巨响,爆炸声中夹杂着痛苦的哀嚎。火光里,只见黑压压的美军正向山上攀爬。倪祥明大喊:“敌人上来了!”

  原来,美军23团团长梅根斯为报首战失利之耻,想出了半夜偷袭的诡计。投入1个营的兵力,在10辆坦克引导下,向7连阵地和222.9高地发起进攻。

  月色下,美国大兵的钢盔泛着幽光,越来越近。突然一声“打!”共产党员、轻机枪手王义一下子跳出堑壕,端起机枪勇猛扫射,战士张永和接连投出20多枚手榴弹。

  顷刻间,美军血肉横飞,抱头鼠窜。

  但这回美军却没有退的意思,仗着人多势众,在军官督战下,一拨被打下去,一拨又冲上来,很快就冲到了阵地前沿。

  排长石林河带着战土傅显宗独当一面,投出了半箱手榴弹,吸引了敌人的注意。但机枪火力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敌人蜂拥而至。眼看阵地要失守,关键时刻,石林河二人纵身跳出交通沟,抱着冒着青烟的手榴弹扑向美军,轰然几声巨响,他们被火光吞没了,化作了那永恒的金星……

  王义大叫一声:“排长!”端起机枪拼命扫射,美国鬼子在弹雨中倒下一批又一批。

  倪祥明不顾一切地射击着,忽然,手中的枪停止了呼啸。“没子弹了!”情急之下,他扔下枪,拉了一箱手榴弹,甩开膀子扔了起来。一颗又一颗,炸得美国鬼子鬼哭狼嗥。

  趁敌人惊恐的空当,倪祥明纵身跳进王义的工事里,关切地问:“情况怎么样?”王义侧着身子歪在工事里,喘着粗气说:“排长和傅显宗都牺牲了,葛方明的脚被炸伤了。”

  倪祥明为王义包扎了一下伤口,命令他:“你下去吧。”王义坚定地回答:“副班长,我要坚守阵地,消灭美国鬼子。”

  这时,倪祥明忽听近处手榴弹接连爆炸,原来20米开外的吴永珍小组正在阻击美军。他就对王义说:“你先在这儿守着,我去看看。”

  吴永珍小组的阵地上,战斗已呈白热化。倪祥明跑到跟前,见美国兵摸进了工事,连忙甩出两颗手榴弹。不等硝烟散尽,就跳进工事大喊:“人在哪里?”

  “在这呐!”周元德、宋成久同时回答。“吴永珍呢?”“牺牲了。”

  正说着,敌人又涌了上来,3人连忙阻击。紧急关头,师团炮兵火力和7连主阵地上支援的火力向敌人冲击的方向密集打来,美军像受惊的羊群,发出一阵阵惨叫,终于溃退了下去。

  倪祥明抓紧让宋成久把吴永珍遗体背进坑道,自己领着周元德钻进了突出在山坡前面的地堡内。他知道,敌人一退就又要打炮了。

  果然,偷袭没得逞的敌人,开始强攻,拚命地用炮火轰击4班阵地,滚滚硝烟一次又一次吞噬了高地。

  凌晨5时许,美军越来越多,将高地团团围住,动用飞机、大炮、坦克,分3路发起疯狂进攻,炮弹、子弹狂风暴雨般地倾泻过来。

  4班战士也都豁出去了,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战斗到底。激战了一个多钟头后,美军尸体增加到了几百具,密密麻麻横躺竖卧在阵地前。

  这时,班长刘佐才已两处负伤,仍边指挥战斗便大声喊道:“同志们,我们死活在一起,绝不让敌人上来!”

  突然一块弹片击中了他的头部,血顺着脸上流下来,糊住了他的双眼,一头昏倒在交通沟里。

  最后,阵地上只有倪祥明、周元德和宋成久三个轻伤的战士还能战斗。指挥和作战的重担都落在了副班长倪祥明肩上。

  他把昏迷的班长和牺牲的战友都背进洞里,把守备坑道口和保护伤员的任务交给了宋成久,自己带上周元德又冲向了前沿。

  二人在阵地上来回跑动,把40箱手榴弹都打光了,已经记不清炸退了敌人多少次进攻,最后决定撤进坑道寻找弹药,依托坑道防御。

  在坑道里,倪祥明和周元德不停地向外扔着手榴弹,敌人很难靠近。突然,阵地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安静,手榴弹又都用完了。

  不多时,他俩发现洞口有黑影闪动,美军已经攻到了洞外的交通壕。

  倪祥明四处寻找,在尘土中又幸运地扒出了两颗手榴弹。他把其中一个递给周元德说:“我们想办法冲出去!”

  刚到洞口,5名美国兵就迎面而来。倪祥明扬起手榴弹,纵身一跃,扑向敌人。美国兵见只有一个中国人,嚎叫着上来抓活的。倪祥明一闪身,举起手榴弹对准最前面的美国兵脑袋狠狠砸了下去。另外4个美国兵扑了过来,与倪祥明扭打在一起,两个抓手,两个抱腿。

  周元德见状,立即奔向厮杀的地方。他用手榴弹朝着压在倪祥明身上的美国兵脑袋猛击,美国兵怪叫一声松了手。他又使尽力气将副班长身上另外两个美国兵打翻。

  倪祥明站了起来,抡起铁锤似的手榴弹向着美国兵的脑袋拼命打去。这时,又有5、6个美国兵冲了上来。眼见敌人越来越多,倪祥明大声喊道:“周元德,党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跟敌人拼了吧!”

  周元德马上回答:“副班长,说得对,咱们拼吧!”“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轰”“轰”两声巨响,倪祥明和周元德先后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后面上来的美国兵惊得目瞪口呆,转身飞跑。

  随后,身负重伤的刘佐才和宋成久,凭借坑道又打退了美军的3次攻击,守住了坑道,在坑道里坚持了7个小时。

  久攻不下的敌人,终被4班舍生忘死的战斗意志震慑住了,不敢贸然走进坑道一步,并在天亮前慌忙撤走。

  22日清晨,东方现出黎明曙光,7连突击班长张文举带着反击小分队冒着炮火上来了。

  呈现在眼帘的是何等壮烈的景象啊!只见就在洞口几米处,倪祥明身下压着一个美国兵,一只手臂被炸烂,一只手臂还死死地勒着另一个美国兵的脖子,第三个美国兵死在他的背上。周元德躺在湿漉漉的地上,双臂紧紧扼住了两个美国兵,美国兵的耳朵、鼻子都被他咬得稀烂,衣服也撕成了破片……

  张文举含着泪,从倪祥明被炸断的手指上,取下了他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的铁环。

  志愿军战士都聚了过来,立在英雄的遗体前面,默默向着伟大的战友致以最后的军礼。为战友报仇的呼声,响彻222.9东无名高地上空。

  此战,7连4班12人,以牺牲10人,负伤2人的代价,践行了他们“人在阵地在”的铿锵誓言。让我们永远铭记他们的名字吧!倪祥明、周元德、石林河、吴永珍、王义、葛方明、傅显宗、张永和、许孟庆、刘丝,以及刘佐才、宋成久。

  这一天,敌人没有再敢来进攻,美军一线连队中出现了伤心绝望、拒绝进攻的状况。G连甚至谎报军情,称高地已被占领。

  梅根斯上校听到真情后气急败坏,咆哮道:这简直就是战场哗变!他下达了朝鲜战争中美军最疯狂的命令:“枪毙这些违抗命令者,尽可能地杀,一直杀到其他人愿意上山去和中国人打仗为止。”美军宪兵立即出动,把临阵脱逃、拒绝作战的美2师23团85名士兵全部逮捕。

  尽管此事最后不了了之,但美军颜面丢尽。

  1952年8月22日,志愿军政治部授予7连4班“222.9东无名高地一级英雄班”荣誉称号,记集体特等功一次。在志愿军历史上,4班是唯一一个一级英雄班。

  9月,39军115师在师部驻地,隆重举行了“坚守222.9高地一级英雄班”命名大会。志愿军领导机关决定给倪祥明烈士追记特等功,授予“一级英雄”荣誉称号,追认为中共正式党员;给周元德烈士追认记一等功,追认为中共正式党员;给班长刘佐才记一等功一次。

  1953年10月,著名作家老舍先生,随第三届慰问团来到朝鲜,听到了志愿军英雄们在“老秃山”英勇战斗的真实故事,写出了小说《无名高地有了名》。他在结束语中感慨地说:“老秃山是胜利的山、是光荣的山!”

  美国人至今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老秃山”就这么难啃,打来打去,最后还是在志愿军的掌心里攥着。

  美国战史提到这件事,也无奈地承认:在这里,“志愿军表现得像一个旅馆的主人,而美军则始终是一个过客。”

  前面讲了,朝鲜战争是一场机械化战争,说白了就是拼钢铁。战争之初,美国的钢产量为是中国的144倍。据统计,美军在战时共投射弹药330万吨,中国消耗弹药仅为25万吨。

  力量对比如此悬殊,中国军队何以能够战胜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国主义?

  毛泽东主席的总结非常精辟,“美国人是钢多气少,我们是钢少气多。”

  时至今日,这条优劣转换的规律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唯一的变化是,中国的钢产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一,我们钢也多,气更盛。

  兵强马壮,随时准备打败一切野心狼!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