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拉美

冬雷:拉美“粉红浪潮”的兆示

2022-11-16 08:04:04  来源: 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冬雷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十几天前,巴西的左翼领导人卢拉,再次在大选中获胜。有人说,这可能兆示拉美地区第二次“粉红浪潮”的到来。粉红,虽还不是大红、彤红,但也算是对黑“资”的一种颠覆,比起有些国家的某些人(极少数)仍在迷醉中脱红,还是值得庆欣(幸)的。但愿“粉红浪潮”来得更猛烈、更彻底些!

  若干年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极度低潮时,在国内的多次(相关的)学术讨论会上,一些马克思主义学者,一次次针对当代社会主义运动反复挫折的历程,引用毛主席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东方不亮西方亮”……等“道路曲折” 论,来比喻革命前途,用以坚树和鼓舞人们为社会主义斗争的信心。

  近几年,俄罗斯普京一次次用强硬手段打击国内腐败,并萌生复用一些社会主义、类社会主义手段来调拨国家发展方向;在我国国内,人们也不时地在“毛泽东热”中发出批评极少数资精“砍旗、沉船、投美”的庄严之声。本世纪近十年来,我们党以“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和“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精神,强力拼怼美资对我的贸易战、台海造事和分裂谋图……等等。在此情势下,有不少人则欣然引用毛主席的“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诗句,乐观地对社会主义作回顾和展望,高度评价社会主义运动为——当代人类史诗般的历史画卷,历史画卷般的史诗。

  其实,在历史的反复曲折斗争中,逐步建立、探索完善、渐而稳固,这原本就是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宿命”!

  在恍如昨日的战争年代,——人们记忆犹新:革命的曲折和反复、革命根据地“拉锯式”的存在、发展,毛主席乐观地说,中国地方大,不愁革命没地方迂回,有道是: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北方有南方。后来,到了上世纪60年代,世界范围的社会主义运动也发生了诸多挫折,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印尼共产党人遭到苏哈托的镇压,几近“惨绝”。毛主席又有诗云:“花落自有花开日,蓄芳待来年”。

  近几十年,在世界范围内,也曾经建立了一批社会主义国家,——主要是世界东方。但受革命发展曲折规律规定,东方社会主义也面临重重困难。这些国家内部,有人公然打起“人类共同利益原则”“告别革命”等旗号,——“理直气壮”地推动社会作本质性倒退,并伙同内外封、资统治者镇压人民反抗(给反动统治者提供资金、武器援助)。不过,从总体大势上说,确还是“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北方有南方”。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资本主义大本营美国的后院,却闹起“拉美式革命”,生长出不少社会主义因素。不少人著文认为,这些革命,全是因为美帝国之本质性的近视、贪婪所逼(资本剥削主义的本性本质如此,也必然如此),——美国居然不如兔子,“吃起了窝边草”——残酷盘剥美洲国家,致使这些近邻也一个个向左转。

  如用上直线性思维,今天的拉美地区,作为美国人的“后院”,理应充斥着美国“‘伟大’资本主义”天堂思想(东方的一些现代精英,就是这样向人民灌输的),成为美资洗脑潜移默化最有效的地区。然而,辩证法是不遵守直线思维的。毛主席说过,穷则思变,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拉美人已经“受够了”美资的欺压,不可能不起来反抗了。随着左翼力量纷纷被民众推上前台,拉美诸国开始明显向左转。这里没有恐怖主义,也没有核武,美国人当时——仅是暂时的——还找不到什么借口(总会慢慢地“寻找”岔子的,并且,最终一定会找到诸如“狼说小羊在它上游喝水,弄脏它的水”式的借口),暂时只得忍受着“尖刀刺背的痛苦”。

  人们注意到,早在十几年前,一些较客观的拉美问题观察家就根据毛主席的认识而预言:南美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注定要在拉美地区有所作为,并且是大家手笔。果不其然,莫拉莱斯当选总统后,立即同查维斯互相策应,于2006年5月1日签署法令,宣布对本国石油天然气资源实施国有化,要求外国公司把在该国生产的82%的石油天然气上交政府。并随即派军队对包括油气田、输气管道、炼油厂和加油站等在内的重要油气资源设施实施了军管。莫拉莱斯声言:“我们的土地已经被掠夺了500年,我们将收回我们自己的所有权。外国公司掠夺我们资源的时代结束了!”拉美式的“国有化”,就是如此轻捷地进行着。

  几乎同时,——2006年5月16日,厄瓜多尔政府也派兵,将其境内最大的外资企业——美国石油公司Occidental的资产收为国有,并撤销了Occidental的营业合同。此前,厄瓜多尔政府曾发布法令,政府将控制石油收入的50%。人所共知,委内瑞拉的查韦斯的行动則更早一些,——这个南美最大的石油生产国,除了规定国家应占有60%以上的国外公司股份外,将石油企业的税收由56.6%提高到了83%,还要求外国石油公司按50%的税率补交前几年的稅收,並开始征收社会税用于补给贫民。

  有人估测,当时的拉美,大约已有近四分之三的人口已在左翼政府领导下,都在开始对美说“不”!十分有意思的是,不久,随着左翼或中左翼政党在拉美一个个登台亮相,他们的抵制和消除美国对拉美政治、经济的影响和控制上的音调,越来越接近,越来越同一个坚定而明确的社会主义国家——古巴——相一致。在拉美,与美国“区別开来”、“社会主义化”已成了一股不小的潮流,甚至说,已成一种“时髦”。有些国家——以当时委瑞内拉的查维斯为先导,按照社会主义模式兴建了近万家合作社,让工人持有股份,学习毛主席的办法,使其参与工厂的管理。莫拉莱斯(玻利维亚前总统)更有意思,总想多提高一点“社会主义含量”。比如,为了使农民的腰包尽快鼓起来,他们修改宪法进行土地改革,邀请工人农民参加政权等等。

  另一个南美大国——巴西,对美国“反抗”更多。2005年,在巴西主导下的“南南”高峰会谈,美国曾试图以观察员身份入会,却惨遭巴西断然拒绝。接着——5月18日,墨西哥等中美洲五国外长在墨西哥城举行记者会,外长们异口同声地谴责美国通过的“隔离墙”计划是一个“损招”。而卡斯特罗则意味深长地说:“看吧,拉美的版图正在改变!”

  ——这就是本世纪初,著名的美洲第一次“粉红浪潮”!

  一切发展,时势的发展,都不会尽情遂直。几年前,美国惊悚于后院的“红”变,开始干预,找代理人,利用别动队,疯狂搅乱,使这一“粉红浪潮”遭遇点困难、波折。其标志性事件是,2018年,极右翼代表人物博索纳罗在美资“掇弄下”上台。不过,虽有挫折,粉红的基调色还在。就在几天前(2022年10月30日),巴西前总统(任于2003-2010年)、左翼工人党卢拉,再次在大选中获胜。有人又评论说,卢拉再次在大选中获胜,将标志着拉美地区第二次出现“粉红浪潮”的到来。

  今天,我们有必要寻味于——当年美洲第一次“粉红浪潮”的成因。对于今天的美洲“红粉”再来,成因大体与前相似或雷同,这是美洲人一种再认识、再思考。此不赘述。

  就在东方少数知识精英阵阵鼓噪“西方屁也香”,按新自由主义大力推进改革——并走得很长很远的时候(在中国就有著名的《佐利克方案》被某些权势者奉若神明),拉美人却在改革反思中,看到“华盛頓药方”是“狼外婆的伎俩”。1989年,担任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的约翰•威廉姆森,曾对拉美改革提出一整套新自由主义的政治经济理论。这套理论主张走私有化、自由化和透明化的经济发展道路。这一改革理论,对广大人民群众来说,其实是一朵“诱人下水,最终被水溺死的‘水中鬼花’”。当初,拉美的大多数国家也曾将信将疑地接受过这一改革理论,并且,这一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实施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经济增长。然而,尽管这个地区拥有丰富的矿产和能源,但改革不但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反而加剧了社会不公和贫困。人均GDP增长了,而国家经济核心竞争力却并未形成,大资本赚得肚满肠肥、一个个缸满盆溢,拉美人民的生存境况虽稍有改善,然却面临着难以持续发展,——有人称为“增长而不发展”的越来越烂的摊子。

  面对越来越多的——拉美人也越来越反感——的问题,“水中鬼花”仍企图把拉美人进一步引向“深水区”(目的是使拉美人完全成了溺水者,而不得上岸)。至本世纪初,“鬼花”又创新出“改革必须付出代价”的理论。然,与东方人在东方的改革不同,拉美人民大众还无利益包袱,更不为眼前小利迷惑,他们接过了中国人高举过的毛泽东主义的旗帜,以智慧和刚勇,坚决反思改革,开始在社、资两条道路上认识问题,出现了强烈的向左转运动。这就顽强兑现了这样一句话:革命,说到底,不是革命人主观推动的,从根本上说,革命人的产生,是在萌发革命需要的社会土壤里。

  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狼外婆”设计的改革所出现的乱局是:整个拉美向政治和社会动乱方向发展,贪污腐败、收入不均、贫富差距和失业问题日趋严重。资料显示,2002年拉美有2.21亿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44%。其中0.97亿为赤贫,占总人口的19.4%。拉美地区在少数人富起来的同时,穷人变得越来越穷。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理所当然地要开始反思改革。要说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仍不反思,且不让人们反思、反对人们回审前边“摸着石头走过来的路”是否对头?那就没有道理了!

  以上种种表明,拉美当时政治、经济和社会乱象,荒诞其实是层出不穷的(有意思的是,这个改革的起点口号、最初一两个动作,正像水中的鬼花,非但不显得不合理,甚至还有点诱人之处):官员腐败、政府管理除了创新无数的新颖的管理口号和“顺口溜”,却没有一点有效的手段,乱象频生(却大言“盛美”),加之政策的多变,诱致人们渐渐忘记改革的起点及许诺,也导致一些人渐渐淡化最初的信仰……迅速而广泛的私有化更似一场场赌局,让你在缭目的赌乱中醉心眼红,只得在“赌中输、输更赌”,不思回头。但对另一些人民的中坚分子来说,对新自由主义经济的“快感”,很快便消失,——很快便 “恍然”:市场经济也是历史的,它曾造就了发达资本主义,但也示明了资本主义必须被社会主义取代,——自由市场经济是人类肌体发展进程中的“阑尾”;经济自由主义者过高估计了(其实是在骗人的)自由市场、私有化带来的收益,故意低估了这个过程的代价,尤其对私有化过程本身使改革进入资本主义避而不谈。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那些满嘴“为别人谋福而改革”——其实不过借这一口号赴蹈个人的名山利海的人,才是真正幼稚可笑的。在反复中,比较中,真理检验中,也在辩论中,拉美人终于认识到:对人民大众来说,私有化是一条死路,人类几千年就在这条路上走来,那是条只让少数人的财富雪球越滚越大的道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不会产生“公正”,某些发达国家内部的所谓公正(其实也不公正),不过是转嫁贫困的计谋权宜,那是以世界范围的更大不公正为前提的;市场经济也不能抑制腐败,在拉美的私有化过程中,财富总量看上去增加了,但腐败和贫穷这两个重要的问题根本未能得到解决……从本质上说,私有制、自由化市场经济则正是社会的基础性腐败。

  人民觉醒了,他们理所当然“要”在曲折反复中接受教育,作出新的认识选择,于是就有中国的——也波及到其他国家,一次又一次“毛泽东热”,于是就要搞社会主义。这就有了毛主席预言的实现:东方不亮西方亮……花落自有花开日!

  当然,拉美正在进行的是不是科学的社会主义?对此,还是用马恩的话来回答:一切真理都不是教条,她必须要结合每一地区、民族和国家的实际情况而展开,并不断发展。当然,这里的“发展”必须是真正的发展,不可偷梁换柱为“随意改变”,其中公有制、共同富裕、人民当家作主的这几项,——社会主义的质性价值,是不可丢弃的!

  愿“粉红浪潮”来得更猛烈,——红色更彻底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