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震惊天下的“密使一号”案,将军级中共潜伏人员,周恩来临终念念不忘的两个人之一

2023-08-06 09:03:45  来源: 党史博采公众号   作者:刘永路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950年6月10日,台湾当局以“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的罪名,对“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吴石将军等4人执行死刑。这就是震惊天下的“密使一号”大案,又称吴石案。60年后的2010年,海军大连舰艇学院退休干部黄楫接受笔者独家采访,追忆当年“虎穴藏忠魂”的来龙去脉,亲情讲述他的舅爷吴石将军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英勇就义的感人故事——

  弃暗投明,成为将军级中共潜伏人员

  吴石1894年出生于福州螺洲吴厝村,1911年,他积极投身辛亥革命,与少年好友吴仲禧一道在福州参加福建北伐学生军。他在武昌预备军官学校和保定军官学校前后受业4年,与白崇禧为同期同学,后由福建省政府选派到日本炮兵学校、日本陆军学校留学深造,学成回国任国民党陆军大学教官,参谋本部第二厅处长等职,1936年2月授陆军少将。黄楫回忆,舅爷吴石一生追求进步,追求真理,追求光明,抗战期间,他读过毛泽东的《论持久战》等军事著作,在武汉珞珈山听过周恩来的演讲,还同叶剑英等人有过交往,他对共产党的主张深表赞同,认定他们代表着未来中国的发展方向。

  1947年夏,20岁的黄楫高中毕业考取了清华大学,暑期到南京看望时任国防部史政局局长的舅爷。吴石将军对这位外孙非常器重,极为关爱,曾多次与他促膝长谈。谈到政局和国民党的腐败,吴石将军深为痛恨地说:“眼下政界非常黑暗,许多人热衷于争权夺利,营私舞弊,甚至是祸国殃民。国民党已是病入膏肓,无可救药,说什么整治法纪,他们从上到下都烂透了,他们怎么能整到自己头上?说什么民主自由,平民百姓讲话,他们根本不想听,也绝不会听,有良心的人只好远离政界,才是出路。”谈到学生开展的反蒋运动,吴石将军深表同情,“学生们闹事是有道理的,他们反饥饿反内战反独裁,追求民主自由解放有什么错?恰恰在他们那里才能看到未来中国的希望……”吴石将军鼓励他:“追求光明,追求进步,做一个正直的有益于祖国和人民的人。”正是在舅爷的教诲和影响下,风华正茂的黄楫一心向往革命,进入清华大学后,便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学生会,先后担任交通商店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学生膳团副总膳委等职务,并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

  当时黄楫还不知道,就在那次南京之行不久,1948年春夏之间,吴石将军通过中共地下党员吴仲禧的介绍秘密加入了共产党,成为举足轻重的将军级别的中共潜伏人员。吴石利用职务之便,特别是利用与许多手握实权的国民党高级将领的师生之谊,为我党提供了许多极为重要军事情报,为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的胜利立下汗马功劳。南京解放前夕,蒋介石决定把国民党国防部保存的500箱重要军事机要档案资料运往台湾,此时吴石得悉自己将出任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于是,他以福州“进则返京容易,退则转台便捷”为理由,建议将这批机要密件暂移福州。吴石赴福州上任后,不仅加速了福建的顺利解放,而且还把这批绝密文件完好无损地交给了解放军,为后来开展的镇反运动立下首功。

  “密使一号”,毛泽东称赞“虎穴藏忠魂”

  1949年8月14日,吴石将军突然接到台湾发来的急电,蒋介石命令他即日携带家眷赴台湾。接电后,吴石与单线联系的中共华东局领导人吴仲禧见了最后一面,吴仲禧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他告诉我,福建绥靖公署使命已经结束,他已被调任国民党国防部次长,要到台湾去任职。我曾请他考虑,到台湾去是否有把握,如果不去,也可以就此留下,转赴解放区。他坚决表示,自己的决心已经下得太晚了,为人民做的事太少了。现在既然还有机会,个人风险算不了什么……”赴台前,中共华东局给他的代号是“密使一号”。

  到台湾后,吴石很快升任“国防部参谋次长”,被授予中将军衔。由于蒋介石对台湾的中共地下党组织进行血腥镇压,吴石与地下党组织的联系被切断。1949年10月和11月解放军攻打金门、舟山群岛严重受挫,攻占台湾比原先预计的更加困难了。为尽快取回吴石将军掌握的重要军事情报,中共华东局领导决定派长期在上海、香港从事情报工作的女地下党员朱枫(又名朱谌之)赴台与吴石将军联系。

  1949年11月27日,朱枫从香港抵台,与华东局台湾工作委员会负责人“老蔡”(蔡孝乾)取得联系。一个星期后,吴石在寓所秘密接见朱枫,向她提供了一批绝密军事情报的微缩胶卷,内有《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舟山群岛和大、小金门《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备图》;台湾海峡、台湾海区的海流资料;台湾岛各个战略登陆点的地理资料分析;海军基地舰队部署、分布情况;空军机场并机群种类、飞机架数等。这批重要情报迅速由基隆经香港传递到中共华东局情报处。其中,几份重要绝密军事情报专呈北京毛主席。当毛主席听说这些情报是一位秘密女特派员赴台从一位国民党上层人士“密使一号”那里取回时,当即夸奖说:“这位女特派员和那位‘密使一号’都好能干哟。”并嘱咐有关领导,“一定要给他们记上一功”!毛主席还即兴挥笔,在一张红竖格信纸上写诗称赞:“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

  吴石将军先后与女联络员朱枫秘密会晤6次,陆续传回大批重要军事情报。就在朱枫完成使命准备返回大陆之际,1950年2月2日,与朱枫联系的“老蔡”被捕,供出了她。台湾当局当即封锁了台湾所有出岛的空中、海上航线。危急关头,吴石将军冒险为朱枫签发《特别通行证》,派亲信副官聂曦上校护送她乘机飞往国民党还占领的舟山。

  不久,变节的“老蔡”又供出了吴石,蒋介石异常震怒,立即下令逮捕吴石将军,并在其寓所搜出他亲笔签发给朱枫前往舟山《特别通行证》的有关书面材料。这样,台湾当局不但摸清了失踪多日的朱枫去向,也拿到了吴石“叛逆罪”的重要证据。于是吴石被捕,朱枫被国民党军警从舟山抓回台湾。受该案牵连的人有:吴石的妻子王碧奎,总务处交际科长聂曦上校,前“联勤总部”第四兵站总监陈宝仓中将等一大批人。此案一时震惊海峡两岸。

  1950年6月10日下午,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等4人被押往台北马场町刑场,执行死刑。临刑前,吴石将军写下一首绝笔诗:“天意茫茫未可窥,悠悠世事更难知。平生殚力唯忠善,如此收场亦太悲。五十七年一梦中,声名志业总成空。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嗟堪对我翁。”枪响前,朱枫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新中国万岁!”她身中7颗子弹,倒在血泊中,时年仅45岁。

  告慰英灵,周总理临终不忘台湾的老朋友

  1973年,还在“文革”时期,周恩来总理力排众议,在毛主席的支持下,由国务院追认吴石将军为革命烈士。1975年12月20日,周恩来总理在病危临终之际心中有许多牵挂,他动情地说:我党不会忘记在台湾的老朋友,其中,他特别提到有两位台湾老朋友不能忘记,一位是张学良将军,另一位就是已经牺牲了的吴石将军。吴石的夫人后来获释出狱,定居于美国。她病逝后,在世纪之交的一个日子里,其后人将吴石夫妇二人的骨灰遗骸一起奉回大陆合葬。

  黄楫告诉笔者,就在舅爷吴石将军于台湾英勇就义的同一年,1950年10月,他从清华大学提前毕业,报名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正当他等待入朝参战之际,应海军建设的急需,被选调到海军大连舰艇学院任教。他在三尺讲台上一站就是34年,他的许多学生成为舰长、将军和司令员。1984年,黄楫从副师职教员的岗位上光荣退休。他一直以舅爷为榜样,把“追求光明,追求进步,做一个正直的有益于祖国和人民的人”作为自己一生践行的座右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