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静思有我:以色列屠刀高举,千年困局依然难解

2023-11-01 16:10:55  来源: 今日头条   作者:静思有我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犹太人四千年颠沛流离,现在能一战定乾坤吗?

  

  今天先跟朋友们探讨一个假设性的问题。

  假设你有一栋房子,住在里面的日子美滋滋的。

  但是,今天有一个人来到你家里,告诉你一件事。他说:他遇见神仙了,跟神仙对了话,神仙说,神仙把你家的房子分给他了。

  这个人的用意很明确:请你搬走,请你滚蛋。

  请问,这个时候的你,会作何感想?

  我想你大约有两种极端的反应:第1种极端反应是,怒不可遏,恨不得马上拿把菜刀把这人给劈了。第2种极端反应是,云淡风轻,毫无反应,因为你判定这人是个神经病。

  我觉得,如果你是这两种极端反应当中的任何一种,都只能说明一件事:你是一个正常人。——其他任何更深奥的东西,都说明不了。这事儿只能说明这一点。

  朋友们是否觉得我今天说这件事情很无聊?

  无聊不无聊,先别管了,接下来对这件事情还有来一个升级版。

  刚才说的主人公是一个普通的人,当然很有可能是个神经病。现在把这件事的主人公换成一个国家。

  如果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说,他遇上神仙了,神仙说了,你的这个国家的地是它的,你走,你滚,它来。

  你觉得这样的国家,还是一个国家吗?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的国家吗?

  先不着急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再把这个故事升一下级。

  这个国家说这番话,不是找到对方家里私下说,而是在一个非常严肃正规而又高大上的国际场合说,而且还说得义正辞严,义愤填膺。

  你觉得,这样的事有可能发生吗?

  说到这里,你肯定觉得我今天脑子有点儿诡异,竟然说这么无聊的事。你肯定认为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说不定你觉得,最开始说的那个现实生活中的事儿,多少还有点可能发生,因为可能那个人是神经病。但要说这样的事发生在一个国家身上,我估计你打死都不信。

  你如果是这种感觉,我也只能认为你是个正常人,我不会认为你是一个高大上的人。因为,不需要有多高大上的层次,都能做出这样的判断。

  总之,你和我都一样,都认为,这样的事不可能发生在一个国家身上。

  而我要告诉你,这事儿还真的发生了。

  发生的时间是2019年4月29日,发生的地点是联合国安理会,说是遇上神仙的那个国家叫:以色列。

  我这两天先是看到有文字在说这个事儿,我的第一反应是,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之后,有人对以色列不爽,于是就编故事黑人家。

  虽然我也认为,以色列在过去100年当中,尤其是二战以后,不断侵占巴勒斯坦的土地,是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道义的行为,但我不主张编故事黑它。我主张,不管对好人还是坏人,对你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人,或者国家,说事情都要丁是丁,卯是卯,桥是桥,路是路,1是1,2是2,总之,4个大字:实事求是。

  不能因为某个人是个坏人,就编出一些他没做过的事情,往他身上扣屎盆子。在法庭上,即便是面对一个杀人的人,那也是有什么事儿说什么事儿。对他做过的坏事进行判刑,对他没做过的事情,你总不能让他负责吧?所以,即便对于杀人犯,我们都还允许他请律师,替他辩护。如果他自己不请,法庭还会给他指派一个律师,除非他自己坚决不要。

  总之,我反对编瞎话黑以色列。

  联合国安理会上以色列驻联合国大使丹侬发言时拿出《圣经》

  然而,接下来我看到了视频,而且是完整的视频。视频的内容是以色列驻联合国大使丹侬在2019年4月29日的联合国安理会上的发言。

  我把视频从头看到尾,以我的经验,觉得不是剪辑的,也不是拼凑的。总之,以我的经验判断它是真视频,不是编的。随后,我在美国福克斯网站上找到了2019年4月30日对这件事的报道。于是,我就不得不信了。

  在这个视频里,一个人说:“现在请以色列代表发言。”这个人面前的座签有两个,一个是President一个是Germany,也就是说他是这场会议的主席,这个人代表德国。然后就是另外一个人出现在画面当中,他前面的座签是Israel,说明它代表以色列。这个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戴着眼镜,修着中分的头,一上场就很绅士、很客气地说:“谢谢主席先生……”然后是一段简短的开场白,然后他说:“尊敬的同事,当我们上次聚集在这个会议厅时,安理会主席、德国代表请我解释以色列如何执行国际法……今天我就来给出答案。”

  这架势,完全是非常严肃慎重地回答问题。

  他说:“今天我将向您介绍,证明犹太人拥有以色列土地所有权的四大支柱。”

  然后他说:“第1个支柱是圣经。”然后他就介绍了圣经是怎么说的。

  那么,圣经里是否说过犹太人可以拥有巴勒斯坦那个地方的土地呢?我必须要实事求是地说:确实说过。——我前面特别强调了,不管是对坏人还是好人,不管是对我们喜欢的还是讨厌的人,说事都要实事求是。

  但是,我们也必须要实事求是地来看,圣经里具体是怎么说的。而这个说法也是广为流传,世人皆知的,不是什么秘密。

  圣经的内容很多,其实,其中有很重要的内容是在讲犹太人的历史。

  那犹太人是从哪儿来的呢?

  他们的祖先最早生活在两河流域的美索布达米亚。公元前2000年前后,他们在那里待不下去了,专家们分析是那个时期的两河流域人口太多,尽管那里土地肥沃,但也养不起那么多人。总之,他们在两河流域待不下去了。

  然后他们就迁移。迁移到哪儿呢?就迁移到了现在的巴勒斯坦地区,那个时候这个地区叫迦南。

  那个时候本来住在迦南的人,我们把它称之为迦南人。迦南人面对这帮外地来的人,给他们的一个称呼,叫做“渡河而来的人”。为什么说他们是渡河而来的呢?因为他们是渡过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来到迦南,也就是现在叫巴勒斯坦的这个地方。这个“渡河而来的人”的说法,音译过来就叫:希伯来人。

  所以,犹太人的祖先是希伯来人。希伯来人这个称呼,来源于他们在原来的两河流域待不下去了,然后作为一个外来户到了巴勒斯坦这个地方,原来住在巴勒斯坦地区的迦南人,对这个外来户这么称呼。

  实事求是地说——说事儿一定要实事求是,这样的民族迁移,在人类历史上非常正常。

  要说犹太人的祖先希伯来人从两河流域迁到巴勒斯坦这个地区,有什么非同一般的地方,那就只能说,他们说,他们的名叫亚伯拉罕的祖先,在迁移时遇见神了,这个神叫耶和华。他们说这个神是世界的创造者,也是世界的控制者。

  最要命的是,这个神给犹太人的祖先亚伯拉罕说了这么一句话:迦南(也就是现在巴勒斯坦这个地方)那块地,给你了。

  圣经记载了迦南是希伯来人“上帝应许之地”

  他们说,他们的祖先亚伯拉罕见到神了,神说了这句话,然后亚伯拉罕这个人就把神说的这句话向众人传开了。根据神说的这个话,他们说,迦南这个地方是他们希伯来人的“上帝应许之地”。

  这就是圣经上说的内容。

  简单归纳一下就是,当代的以色列人说,圣经上说的他们的祖先亚伯拉罕遇到神了,神说迦南这块地方是他们的。于是在公元2019年4月29日,在联合国安理会的会议上,以色列驻联合国代表丹侬就以这个说法为依据,说当下的巴勒斯坦这块地方是他们的。

  说实话,这事实在太无聊了。

  如果不是巴以新一轮冲突爆发,如果不是以色列这个堂堂的国家的驻联合国大使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正式会议上煞有介事的说这件事,打死我我也不会为这件事情做一期节目。

  但是由于有这些原因,我们有聊也罢,无聊也罢,就分析一下他这句话。

  他们说他们的祖先遇到神了,说巴勒斯坦这块地方是他们的应许之地。

  那人们不禁要问,这个神是否存在?在哪儿呢?我咋没看见呢?如果存在,他是否见到了犹太人的祖先亚伯拉罕?如果见到了,是否真说了这句话?这件事儿就是他一个人在那儿说啊,没有一个第三者在场啊!

  当然最重要的是,即便这一切都是真的,神也真的说了这句话。那这个神说话能算数吗?我们凭什么听他的?我家也有神,也有老大啊。

  如果这句话能算数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神这个东西谁也没见过,既然谁也没见过,那么反过来,物极必反,谁都可以说他见到过神,反正见神的时候又没有其他人在场。所以见没见过神谁也说不清,更重要的是,即便真见过,说了什么话谁也说不清。那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可以说他见到了一个什么什么神,然后说,神说,整个地球都是他们家的。你说,这咋办?

  中国典籍《诗经》写有“溥天之下,莫非王土”

  网友们立刻就能想到很多事。比如有网友说,说是神说的,那还不靠谱,因为这世界上有没有神都不好说,即便有神,谁见过也不好说。咱们不说神了,咱就说白纸黑字,中国的《诗经·北山》里面有这样八个大字: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

  呵呵,天下所有的地儿,都是咱中国的。这话,大家很熟悉。

  有网友就说,我倒想问一问以色列,你同不同意我们这个说法?我们这可还不是神说的,那是自己宣布的。你那个神有没有都还不好说,我们这证据可比你那要扎实多了。

  如果有人觉得《诗经》文字的来源也不是很清晰,那么我们来说个来源特别清楚的。

  公元前50年前后,也就是犹太人的耶路撒冷被罗马的庞培攻陷并惨遭屠城那前后,中国西汉的汉宣帝,北击匈奴,大胜,匈奴日逐王归附汉朝被汉朝封为归德侯。在这个背景下,汉宣帝专门立了一块定胡碑。碑文上有这么一句话:

  “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

  这就简单了,只要太阳和月亮照得着的地方,只要是江河能流到的地方,都是咱中国的。

  我倒没有那么大的野心,说全地球都是中国的。我今天说这些事,无非就是想说清楚一个道理,如果天底下任何一个人都说,他曾经见到过神,神说那块地是他的,然后就照此办理,那这个世界就乱了套了。

  这个道理不复杂。如果不是以色列国驻联合国代表丹侬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煞有介事的说这件事,没有谁有必要还做一期节目,专门讲清楚这个道理。

  尤为重要的是,以色列驻联合国大使在说这个事儿的时候可是正经八百地,而不是说为后面说别的事儿做个引子。

  为什么呢?前面已经介绍了,他要说4个事,这是第1件事,占比1/4,而且排在最前面。

  这还不算,他在说这个事儿的时候,还专门念了他们说的神给他们的祖先说的原话。这还不算,他还刻意用希伯莱文念了一遍,在念之前他还特别有仪式感,把犹太人在很庄重的时候戴在头上的一个小帽子戴上,然后才开始念。念完之后,他又用英文把这段话又念了一遍。

  这还不算,念完之后他拿起圣经,高高举起来,然后斩钉截铁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就是我们的地契。”

  这样一趟操作下来,我们会发现,他说这句话不是想忽悠人,他是认真的。——这也必须要实事求是地这么说。

  所以,我们一定很困惑,我们该如何理解,在公元21世纪,一个人均GDP5.47万美元、排名全世界第14位,科技实力也被有些人认为排名世界前10的国家以色列,竟然能够把4000多年前他们自己编造的神,曾经对他们说过的一句话,作为当下向巴勒斯坦人索要土地的依据。而且他们还是真心的。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他是想忽悠人,想当个骗子,我反而能理解他们。说实话,骗子嘛,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可是,实心实意地把这事当做一个依据,来处理国与国之间的领土争端这么大的事儿,我真的理解不了。

  这说明什么了呢?

  这说明,一个人均GDP排名世界前20、科技实力被有人认为排名世界前10的国家,在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和领土的问题的时候,他的观念还停留在4000年前。——因为按照学者的考证,以色列人的祖先从两河流域迁到迦南地区的时间,大约是公元前2000年,也就是中国的大禹治水那个时期前后。

  这就很恐怖了,甚至可以说,这事儿很难办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经常说,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之间有代沟,所以很难沟通。甚至有的年轻人说,00后和90后之间都有代沟,都很难沟通。

  可是,代沟一般只是相差10年、20年、30年左右。这种情况下,人与人之间尚且难以沟通,我们现在在巴以冲突的问题上,想跟以色列沟通,可是,他在这个问题上的思想,是在4000年前。

  想跟4000年前的人沟通当下的领土问题,你说,怎么沟通?

  沟通不了,就说不清楚。人家生活在4000年前,你生活在4000年后。人家说这个事儿的时候,还首先要用希伯来文跟你说。你跟他讲现代的一些国家领土观念,那不是对牛弹琴吗?不对,那应该是对猪弹琴。

  所以,巴以冲突几十年以来很难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而以色列人还生活在4000年前,恐怕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

  我认为,这是巴以冲突延续至今的一个非常底层的原因。

  想到这一层,我对巴以冲突的解决的前途感到悲哀。

  同时,我还有一丝恐怖。

  我们常说,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是三大一神教。这话没毛病。然而,在我的脑子里,他们不是三大一神教,他们就是一个教。——当然这是我个人脑子里的印象。

  为什么呢?因为,

  他们都信奉同一个神耶和华。这其实都已经够了。

  而且,他们这三个宗教的逻辑也都是一样的。比如,都认为是耶和华这个神创造了世界并主宰世界,所以必须要听神的话。

  但是有一个问题,世人都见不着神。他们说,只有极少数的人可以见到神,这样的人被称为先知。犹太教的摩西、基督教的耶稣、伊斯兰教的穆罕默德,就是最有代表性的先知。

  这样,麻烦就来了。因为,不同的先知说,他跟神对了话,可是,传达下来的话,不一样。

  最根本的分歧就是:

  犹太教先知摩西宣扬只有犹太人才能成为上帝选民

  3000年前的犹太教的先知摩西说,他跟神对话的时候,神说,只有犹太人才能成为上帝的选民(选择的选),也就是说,是上帝选中的人。

  而2000年前的耶稣说,他跟神对了话,神说,不管是不是犹太人,只要是个人,只要信了他耶稣,就能成为上帝的选民,就能成为上帝选中的人。

  而1400年前的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说,他跟神对了话,神说,不分犹太人还是什么人,只要是人,都可以成为上帝的选民,而且还能成为兄弟。

  朋友们不要小看这些分歧。

  这个分歧是导致三大宗教2000年来纷争不断的非常重要的原因。

  比如,犹太人就认为耶稣篡改了上帝的话,所以是叛徒。更重要的是,原来只有犹太人能当上上帝的选民,你耶稣说谁都可以,这简直是乱搞。所以,耶稣后来被抓,是犹太教的祭司去抓的,然后交给罗马官方,由官方钉在十字架上处死的。

  后来,犹太人流落欧洲,身处基督徒的狼窝,被基督徒视为异类,所以一直被迫害和打击。究其根源就是,犹太教的先知摩西,和基督教的先知耶稣,都说他们见到了神,但是,他们说神说的话,不一样。他们都说对方说的是错的,都说对方是异教徒。

  他们内部的纷争,咱们不管。咱们作为外人就关注一个事儿,神到底是咋说的?

  说不清楚啊!

  说不清楚就麻烦了呀,因为,接下来要是又冒出来一个先知,他说他见到神了,跟神说上话了,神最新的说法是, 不是说迦南这个地方是犹太人的,而是说全世界都是犹太人的。

  要是出现这种情况,你说咋办?

  那我家的地,就成他的了啊。而且,你看犹太人办事很认真啊,他说神是这样说的,他就当真了啊!

  所以我说,这有点恐惧啊!

  

  说完了这些恐惧的事,我们来说点实在的,比如巴勒斯坦这个地方到底是谁的?

  前面已经说过,大约公元前2000年的时候,犹太人的祖先希伯来人在两河流域待不下去了,越过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来到迦南这个地方。那在此之前,这个地方是迦南人的,不是犹太人的。这是犹太人第一次从外地来到迦南。

  犹太人在这个地方大约待了三四百年,待不下去了,据说是因为天旱,总之待不下去了,怎么办呢?他们就跑到了埃及。

  他们在埃及待了三四百年,又待不下去了,于是就在他们的名叫摩西的首领带领下,离开埃及,回到了迦南这个地方。这是犹太人第二次从外地来到迦南。这个过程在圣经里面的《出埃及记》里记载得非常清楚。

  那么我们要问:犹太人第2次从外地迁到迦南这个地方的时候,这个地方是谁的?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从这个地区的名称就可以找到答案,这个地区,一直到现在我们称之为: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是一个音译,它本来的意思是什么呢?本来的意思是“腓利斯人的土地”。也就是说这块地方是腓利斯人的。腓利斯人是哪儿的人呢?从哪儿来的呢?回答是,大约公元前13世纪,从克里特岛和爱琴海沿岸过来的人,他们住在这里,于是就把这个地方称为他们的土地,音译过来叫:巴勒斯坦。

  犹太人第2次从外地迁到巴勒斯坦这个地方,开始了跟当地人腓利斯人的战斗。

  以色列联合王国第一任国王扫罗

  我们讲历史的时候说,大约公元1020年以色列联合王国建立,第一任国王叫扫罗。扫罗这个人的名气不算是太大,我想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那个时候虽然建立了以色列联合王国,但扫罗并没有真正打败腓利斯人,反而在跟腓利斯人战斗的过程中战死了,他的4个儿子里面有3个都死了。

  接下来就是,名气很大的那个名叫大卫的人,当了以色列联合王国的王。大卫不是扫罗的儿子,是扫罗的女婿。

  扫罗并不喜欢这个女婿,多次要杀死他,但都没有成功。但大卫也确实在扫罗面前待不下去了,于是就逃跑了,跑到哪儿去了呢?跑到了他的对手腓利斯人那里。等到扫罗战死,大卫又从腓利斯人那里逃走,回到了以色列。

  扫罗本来还有一个儿子没死,而且也继承了王位,但是大卫回来之后,这个儿子就莫名其妙的死了,而且由于大卫和祭司们关系不错,扫罗的这个儿子的王位一直得不到宗教的认可,所以圣经里并不把扫罗的这个仅存的儿子算成是以色列联合王国的王。所以按照圣经的记载,大卫是扫罗之后以色列联合王国的第2个王。——其实应该是第3个。

  然后,大卫这人确实厉害,彻底击败了腓律斯人,还有这片土地上的其他部落,真正建立了统一的稳固的以色列联合王国,所以大卫这个人很有名。

  而我这会儿给朋友们介绍这些背景,是想说一个事实,犹太人从埃及返回巴勒斯坦地区的时候,这块地上的主人不是犹太人,而是腓利斯人,犹太人是个外来户,而且是第2次以外来户的身份来到这里。

  不过,我想你一定能想得到,事实虽然如此犹太人不会这么认为。

  犹太人先祖亚伯拉罕声称遇到了神

  他们就死认一条:大约4000年前的公元前2000年前后,他们说他们的祖先亚伯拉罕遇到了神,神说把那块地给了他们犹太人。于是,不管他们从外地来,待不下去了又走了去了外地,去了外地又待不下去了又回来,反正他就坚定地认为,那块地是他们的。

  我真心想说,你真认为那地是你的,你别走啊,祖宗之地不可离啊!更何况还是神说的。

  不管怎么说,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时候,犹太人终于回到了巴勒斯坦,这是他们第2次以外地人的身份来到这个地方。

  然后呢?他们大约在这个地方待了100年就分裂成两个王国,北边叫以色列王国,南边叫犹大王国,但不管怎么说都是犹太民族的。公元前722年,亚述帝国灭了他们的北边儿的王国------以色列王国,然后大量的人被赶走了,史称“犹太人第一次大流散”。简单地说,就是又待不下去了。

  又过了100多年,公元前586年,新巴比伦王国又灭了他们南边的犹大王国,然后他们又被赶走了,史称“犹太人第二次大流散”,又称“巴比伦之囚”。

  简单地说,还是那句话:待不下去了。

  又过了几十年,公元前539年波斯帝国灭了新巴比伦王国。波斯帝国的居鲁士国王比较宽容,允许犹太人返回巴勒斯坦这个地区,这是犹太人第3次以外地人的身份重新返回这个地方。

  请注意,三次了啊。

  再后来,马其顿帝国征服了波斯,于是他们又归马其顿帝国管,具体归马其顿帝国的三大王朝之一的托勒密埃及王朝管。马其顿帝国灭亡之后,原来属于马其顿帝国的托勒密埃及王朝和塞琉古王朝打架,托勒密埃及王朝失败,于是犹太人待的巴勒斯坦这个地儿又转归塞琉古王朝管,

  到公元前63年,也就是我前面说的中国汉宣帝立定胡碑说“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那个时期, 罗马统帅庞培攻陷耶路撒冷,大量的犹太人又被赶走了。

  100年之后的公元70年,罗马帝国镇压第1次犹太人起义,犹太人再次被大量屠杀和驱散。又过了几十年,公元132年,罗马帝国镇压第2次犹太起义,大量屠杀和驱散犹太人。

  这以后,巴勒斯坦那个地方虽然一直有少量的犹太人居住,但是一直不是那里的主体民族,犹太人的主体散落在世界各地。

  总之,犹太人在巴勒斯坦这地方就是三个字:待不住。

  如果用中国传统的风水观念来看,他们说他们的祖先见到神,神给他们了一块地,可是,这地的风水不太适合他们啊。我不知道他们要不要再去问问神,或者研究一下中国的风水。

  就这样,大约2000年以后,公元1948年,犹太人又回到巴勒斯坦这地方,建立以色列国。这是犹太人第4次以外地人的身份再次来到巴勒斯坦这个地方。

  他们为什么散落世界各地,不找别的地儿呢?原因只有一个:待不住。

  我们发现,犹太民族有个特点:在哪儿都待不住。

  最早在两河流域,待不住,到迦南;

  迦南待不住,到埃及;

  埃及待不住,回到迦南;

  然后又待不住,被驱散;

  后来,波斯的居鲁士大帝慈悲,让他们回去,又待不住,因为被罗马人驱赶。

  在外地待了2000年,到处被排挤,被屠杀。总之,待不住,只好又回来。

  有人可能会说,他现在待得很好啊?

  你看二战以后他打赢了5次中东战争,从上个世纪初他几乎不占有土地,到二战结束之后占有6%的土地,1947年联合国181号决议分给他57%的土地。到现在他占有94%的土地。它的人均GDP在全世界排名前20,有人甚至认为它的科技力量在全世界能排名前10……总之,他好像混得风生水起。

  这似乎预示着,他这一次,回到巴勒斯坦这个地方,似乎待得住了。

  可是,我要提醒朋友们关注这么一个时间数字,从1948年以色列建国到现在,只有75年的时间。

  在人类的历史长河当中,75年算什么?

  以色列最辉煌的时候,是从公元前1020年到公元前722年。那可是长达300年的时间。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最后不还是待不下去了吗?

  我们看看中华民族,我们说我们上下五千年,这是从时间上说的,数字很大。然而从空间上说呢,我们5000年前就待在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我们现在在哪儿呢?还是待在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我们从来不挪地方啊。

  所以,从长时间的历史维度来看,犹太民族最大的问题是,为什么上下4000年,你在哪儿都待不住?——有没有本事,看看中国历史就知道了。

  那么,犹太人在哪儿都待不住,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应该是犹太人的一个灵魂拷问。

  我觉得答案之一应该就在我今天节目前面提到的那个话题上,他们的脑子始终生活在4000年前。他们说4000年前他们的祖宗见过神,神说巴勒斯坦那个地方是他们的,于是他就以为他有理了。

  他脑子里面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理算不算理?这个理别人认不认?

  由于他从来不把他的想法和他身边的邻居进行深入的沟通和融合,他就抱着4000年前的那个谁也不知道真假的传说不放,一根筋地认定一个死理。

  我觉得,这是犹太民族在思想理念当中根深蒂固的一个缺陷。

  这个缺陷其实主要的不在于他们的祖先是否见过神,也不在于神是否说过这个话,也不在于这个话有没有道理,而在于,这个话,你跟邻居商量过没有,邻居认不认。还有,你认这个话,你说这地方是你的,邻居待在那儿?

  这导致了犹太民族四千年颠沛流离。时至今日,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的发言,还让全世界人都笑话。以至于像我这样的人,最开始打死都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事。前面说了,我今天敢拿这个话题做节目,是因为我后来直接查到了2019年4月30日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站上的报道,似乎可以印证这件事情。——当然我现在都仍然在担心,万一福克斯网站也搞的是假新闻,你说咋办?总之,对我今天这期节目,我到现在心里都还是七上八下的。我不相信以色列驻联合国大使会说那样的话。

  一个民族的思想,不跟世界沟通融合,应该是这个民族4000年不得翻身的根本原因。偶尔翻一下身,很快又被别人打趴下,然后被屠杀,被驱散。犹太民族四千年在世界上无立锥之地,原因恐怕就在这里。

  而对于当下的以色列来说,虽然在新一轮巴以冲突当中,它的军事力量占有绝对的优势,然而他的危机也是显而易见的。

  以色列军队军事力量相比巴勒斯坦占优

  当下,他的军事力量和优势是相对于巴勒斯坦来说的,具体到这一次是相对于哈马斯来说的。如果把他周围所有的阿拉伯国家势力和世界上所有爱好正义的国家的力量加在一起,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但他为什么还敢如此嚣张跋扈呢?

  原因很简单,他有美国的支持。

  那么我们只需要简单的问一句话就明白了:美国还能强盛多久?

  所以,如果以色列关于国家和领土的观念还停留在4000年前,犹太民族下一次流离失所的时间,说不定已经不会太远。

  

  大名鼎鼎的科学家爱因斯坦

  其实,犹太民族里面是有明白人的,比如大名鼎鼎的科学家爱因斯坦。

  1938年4月17日,爱因斯坦在纽约对巴勒斯坦全国劳工委员会演讲,演讲中有这么一段话:

  “看到犹太复国主义者对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做纳粹对犹太人做的事,我感到最大的悲哀。”

  有人可能觉得,这是爱因斯坦在公共场合对巴勒斯坦人说的漂亮话。不是这样的。爱因斯坦的这个想法是真心的,而且是根深蒂固的。1929年11月25日他写给以色列另一个科学家哈伊姆·魏茨曼一封信,更加露骨的表达了他这个观点。这个魏茨曼就是后来成为以色列第1任总统的魏茨曼。这个信是地道的私下场合,爱因斯坦这么说:

  “如果我们无法找到与阿拉伯人正当合作和真诚对话的途径,那么我们就没有从过去2000年的痛苦当中学到任何东西,而我们经历的一切痛苦也是咎由自取。”

  说的太好了。爱因斯坦,那就是爱因斯坦!

  而从爱因斯坦这个在美国的犹太人的观点来看,我们还可以生出这样的联想:

  地球人通常认为,因为在美国的犹太人多,所以美国的犹太人影响美国的政坛,从而支持以色列。这话没毛病。

  然而谁能够预测,在美国的犹太人中有多少人持有跟爱因斯坦相同的观点?

  这个数字目前没法统计。但是我们能看到的事实是:

  在美国,比较而言,更支持以色列的是共和党,而不是民主党。然而美国的犹太人更多的是支持民主党。2014年美国民调机构皮尤中心做过一个调查,71%的美国犹太人隶属于民主党,只有26%的人登记为共和党人。现在的拜登政府内阁成员中,有一半的人都是犹太人,比如一天到晚在全世界晃悠的国务卿布林肯,还有财政部长耶伦。

  这就奇了怪了。美国的犹太人主要支持民主党,可是民主党还没有共和党支持以色列。

  从逻辑上说,美国的犹太人主要集中在金融和科技领域,这两个领域都迫切的需要全球化,全球化就排斥战争。而以色列的所作所为就是带来中东的战争,进而影响全世界的和平稳定。

  这个逻辑链条,让我们深思,以色列未来继续指望在美国的犹太人给他撑腰,还靠得住吗?这次巴以冲突爆发以后,特朗普就指责美国犹太人“不够热爱以色列”,还引发了巨大争议。

  那美国的共和党人为什么更支持以色列呢?原因之一是,共和党属于保守势力。什么叫保守势力?那就是更热衷于几十年前、几百年前、上千年前的老一套。就像今天节目开头时我说到的以色列驻联合国代表丹侬那样。

  那么,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是往前发展,还是往后发展呢?

  回答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我想说,

  如果美国衰落了,以色列的靠山就没有了,搞不好他会再一次被驱逐,搞不好那时他还要指望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替他说几句话。

  即便美国不衰落,美国内部支持以色列这样还活在4000年前的梦中的势力,一定是在衰减的。到那时,可能他还是要指望中国这样的跟阿拉伯国家说得上话的国家,替他说几句话。

  而中国,最重要的是埋头苦干做好自己的事。

  刚刚开幕的第三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这两天,中东,战云密布,人心惶惶;美国,航母挺进,杀气腾腾;中国呢?第三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即将召开,各国领导人纷至沓来,高朋满座,嘉宾如云......

  我感觉很好。中东的事儿我们当然也要操心,所以这两天我们的外长很忙,我们的中东问题特使很忙,我们的紧急人道主义援助也去了。但是,不管天下发生什么事儿,做好自己的事儿,是最重要的。

  来源:“静思有我”今日头条号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