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自媒体号

炮制胡圣银冤案 南阳市委书记朱是西落马

2024-05-16 08:33:58  来源: 何光伟   作者:何光伟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摘要:在朱是西的操刀下,胡圣银等12名农民工因讨薪被镇平县法院认定为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恶势力犯罪,胡被冤判8年。后经南阳中院改判,继续认定胡圣银涉嫌寻衅滋事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胡被判6年有期徒刑。经家属不断地努力控告,南阳市委书记朱是西终于官宣落马。

  今年62岁的胡圣银是个包工头,他不仅承包建筑工程,他也有自己的劳务公司。在信阳很多走出去的农民工眼里,胡圣银算是成功人士。

  但胡圣银被镇平县法院以讨要工程款、工资就是“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的恶势力犯罪”判刑八年,他已经在南阳的看守所里待了两年。

  和胡圣银同时被判刑的还有另外11个被告人,他们很多人在被带到南阳之前,甚至没有听说或见过胡圣银。

  胡圣银是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人,数十年来他和信阳的500多万农民一样:做包工头或农民工,离开家乡打工才有活路。

  2023年3月23日,南阳中院在镇平县法院开庭审理了胡圣银的上诉案,因旁听人员比法院预想来的多,临时更换了镇平县法院一个更大的法庭开庭。讨要工程款和工资就是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恶势力犯罪,镇平县法院的判决颠覆了胡圣银的认知,他在整个庭审中说的话总结成一个字就是“冤”。

  胡圣银上诉后,虽然南阳中院审委会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胡圣银无罪,但他们还是不得不配合朱是西继续冤判胡圣银:将胡圣银的敲诈勒索改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保留寻衅滋事,继续冤判胡圣银6年。

  经过家属持续不断地控告、举报,河南省纪委找家属核实了解具体案情后,朱是西得知被胡圣银家属举报,迅速要求南阳中院速判胡圣银。南阳中院迫于朱是西的淫威,南阳中院终于在胡圣银二审开完庭近8个月后的2023年11月底,该院又以审委会的名义配合朱是西完成了胡圣银案的造案过程。

  时任河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朱是西协调要求撤诉

  2010年以来,胡圣银挂靠河南国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基公司”)承包郑州市黄岗寺安置项目地块一的工程,带领农民工承建了该项目,该项目的开发商就是河南亚星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亚星公司”)。1993年3月成立于郑州市上街区的亚星公司,目前已成为业务涵盖房地产开发、建筑安装、物业管理、商业管理、园林景观、型材加工、教育文化的集团化企业,亚星公司具有国家房地产开发、建筑施工、物业管理一级资质。

图片

  来自河南媒体的消息称,曾担任郑州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亚星公司董事局主席高国安,是郑州市及河南省总工会“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河南省房地产开发企业十大功勋人物之一,并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授予的第四届、第五届优秀乡镇企业家,郑州市及上街区优秀企业家等荣誉称号。

  公开信息显示,建筑面积120万平方米、总投资25.2亿元的黄岗寺安置房项目位于郑州市南三环、嵩山路、郑密路和金水河、南水北调干渠区域,从开工到建成仅用了两年时间。

  而黄岗寺安置项目紧邻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该项目不仅解决了本村2825户8000名村民的安置,还一次性解决了南水北调干渠二七段拆迁涉及的其他村民的住房问题,彻底打开了郑州市的南大门,拓展了二七区发展空间。

  胡圣银承包的黄岗寺安置房项目于2013年12月份交工后,亚星公司拒不按时支付工程款,胡圣银于2015年以国基公司的名义不得不起诉亚星公司,在时任河南省组织部副部长朱是西和其他领导亲自协调下,并承诺称2015年年底可支付工程款,朱是西要求国基公司撤诉。

  旧文回顾:

  与信阳中院书——旧文重发

  张战伟传——重发

  孙力军传

  过凉州户

  王然救父

  李书耀传

  向于凯律师致敬

  不整顿信阳公安卖官 整顿我也行嘛

  释放周筱赟是盘锦唯一的正确选择

  王栋检察官 你骂何光伟的样子“真帅”

  《过冼村派出所》五周年

  一定要阻止信阳公安的买官者继续升官

  信阳公安卖官鬻爵 我告他们四年了

  公开谴责中原区法院院长乔亦丹

  过东亭派出所

  从信阳到内江 谁在袒护买官者?

  登闻鼓考

  公开谴责信阳前市长尚朝阳

  和信阳前市长尚朝阳睡过的女性 你们还好吗?

  我被迁西县委书记李贵富跨国投诉

  袒护信阳公安买官者 信阳纪委书记杨蕾落马

  信阳的领导们为何热衷卖官鬻爵?

  敦促新密法院院长郭红伟等人立即投案

  并不是每个派出所都在冼村

  舆论和权力谁能干预司法?

  青岛要容得下张文鹏

  贵州高院认定我对省领导发布“不负责任”评论

  毛星火没资格代表我起诉莫言

  感谢在每次不公中站出来的女人们

  买官卖官久治不愈 信阳官场持续震荡

  隆重纪念张宏宇不宜再担任法官一周年 老何发表重要讲话

  秦如培曾指示贵州高院发函收拾我

  寻衅滋事灭门朱玉珍 安徽必须管管淮南李贵富

  国基公司见有朱是西副部长协调只好撤诉,等半年无果后于2016年重新起诉亚星公司。经长达6年的诉讼,从一审、二审、再审均是胡圣银挂靠的国基公司胜诉,亚星公司需支付国基公司工程款89465574.75 元及利息。

  胡圣银的家人清楚的记得,胡圣银在镇平县法院的庭审中详细阐述朱是西于2015年和亚星公司、国基公司协调撤案时,他的话筒和对着他的摄像突然被执勤法警断电,而此时法庭的灯光、空调等设施则持续正常通电运转。

  从2007—2017年,朱是西曾出任郑州市上街区区长、二七区区委书记、郑州副市长和河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

  朱是西在2017年离开郑州出任驻马店市长,就在胡圣银案被指定由南阳市公安局管辖后4个月的2021年7月,朱是西调任南阳市委书记。

  亚星公司官网仅存的一篇关于朱是西的文章显示,他在担任二七区区长期间的2009年3月23日,曾到亚星公司开发的盛世家园小区视察工作。

  朱是西对亚星公司的发展寄予厚望,他要求亚星公司一定要把握好绿色人居的理念,做大、做强优势项目,争取成为房地产振兴的新领袖。

  在胡圣银的家人看来,胡圣银与亚星公司的事情,在长达十来年的时间里一直有朱是西的身影,这也是为什么胡圣银在两次庭审中提及朱是西的原因。

  胜诉后律师被打还威胁赢了官司坐牢

  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申1670号《民事裁定书》及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豫民终773号民事判决书都确认,亚星公司应当向国基公司支付8946余万元工程款。就在胡圣银所在的国基公司起诉亚星公司二审获胜后,国基公司的代理律师及其夫人和同事遭人围殴,国基公司代理律师的夫人也是一名执业律师。

  国基公司的代理律师一行三人夜宵后遭围殴,其中一人经鉴定为轻伤,报案后郑州警方以“摄像头坏了”为由至今未给说法。

  就在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巡回法庭的法官处理案涉施工合同纠纷时,亚星公司负责人还让人带话警告胡圣银:“让你赢了官司就坐牢”。

  如同亚星公司负责人所言,就在2020年11月,郑州市二七区公安分局以2011年农民工向亚星公司讨薪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将胡圣银逮捕。

  2020年12月26日,郑州市二七区检察院对胡圣银作出《不予批捕决定》,随后胡圣银被无罪释放。

  郑州检方不批捕的案子,不料两个月后的2021年2月3日,在朱是西和河南省一政法高层领导的协调下,将胡圣银等十数位农民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指定给南阳市公安局管辖。

  彼时朱是西主政驻马店,胡圣银的案子到了南阳几个月,朱是西终于被调任南阳市委书记。在他主政的南阳,胡圣银等农民工迅速被打成了恶势力。

  胡圣银遂遭南阳警方以恶势力犯罪侦办,检方以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罪名将其批捕,最终胡圣银被镇平县法院以审委会的名义一审判处8年有期徒刑。

  镇平公安的办案人员称:我要让你家破人亡

  在郑州警方侦办胡圣银案期间,他的家人也多次被带走协助调查。有次胡圣银的儿媳妇被带到派出所后办案人员告诉她:我要让你家破人亡。郑州和南阳以及镇平的办案人员也多次告诉胡圣银,我们全网征集你的犯罪线索后,很多人说你是个好人。但领导要我们办你,我们也没办法。就在胡圣银案侦查阶段,还有提审胡圣银的民警多次问胡圣银,你有没有和亚星公司和解的想法?

  胡圣银在法庭上提及,他在侦查阶段被戴脚镣23天、凉水浇灌、连续审讯三天三夜不让睡觉,也不给饭吃。

  其间有南阳市扫黑办的领导醉醺醺的半夜去见胡圣银:不是你有没有犯罪的问题,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胡圣银说他不敢顶嘴,怕挨打。

  再后来南阳市公安局有领导过来,他才下令才解开胡圣银的脚镣和手铐,但长达23天的手铐和脚镣已经让他双腿变形。

  与胡圣银同案的多个小包工头和农民工,他们甚至连所谓寻衅滋事的现场都没去过,也被判刑九个月到一年六个月不等有期徒刑。

  其中一包工头在法庭上被问及为何几次笔录不一致?他称自己被铐在椅子上不让吃饭、喝水也不让上厕所,只好几次更改按办案人员要求做笔录。

图片

  还有一名包工头,他之前并不认识胡圣银,他父亲当时病危,办案人要他有个男人的样子,把事情认了说是自己干的,就放他回家见他父亲最后一面。

  他实在忍受不了老父病危和办案人员言语刺激的煎熬,他不得不按办案人员的要求做好笔录,但最终办案人员并未放他回家看他父亲。

  一审法院提供的部分音频也证实了他们的说法:要么讯问无音频、要么存在记录与讯问不一致、办案人员存在大量明显的语言威胁和误导。

  那些认罪认罚的上诉人,先是律师劝说只要认罪认罚就判缓刑,公诉人还告诉其中一人说:签了就判一年零两个月,但实际他获刑一年零四个月。

  他并未看到认罪认罚具结书内容,他的二审辩护律师发现认罪认罚具结书系公诉人手写“一年零四个月——一年零两个月”。

  指控胡圣银他们所谓的寻衅滋事,仅仅是因为亚星公司未支付工程款导致农民工们无法领到工资,部分工人前往亚星公司售楼部讨要工资。

  而被抓的这些包工头,包括胡圣银在内的人大都未去过所谓的讨薪现场。其中一人刚毕业到黄岗寺安置项目工地上实习,他仅仅在马路对面看了一眼,前后停留几分钟,但他也在十余年后被认定为恶势力并涉嫌寻衅滋事犯罪。

  “必须要按警察的要求做笔录”,还有个包工头叫来证人证明他在案发当天在西平县出差,他还向南阳中院提供了当时的高速过路费发票和食宿证明。

  早在2011年11月23日,二七区黄岗寺指挥部协调工作组召开一次会议,是次会议纪要显示:在二七区政法委书记等多位领导的协调下,高国安、胡圣银就讨薪事件达成和解,双方还将继续合作,对讨薪事件双方互相不再追究。

  但是次讨薪事件的一部分参与者,还是被二七区人民法院在郑州(2015)二七刑初字第103号判决书中认定他们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全部判处缓刑。

  同一起讨薪事件虽然早被追究过刑事责任,但十年后的2021年2月3日,胡圣银等人又被河南省公安厅指定到南阳继续侦办追责。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统一法律适用工作实施办法》理解与适用规定,要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同案同判,胡圣银的家人认为即便就同样的违法事实顶多也应该按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对他们追责。在胡圣银案中,从早前郑州市公安局的监视居住决定书到河南省公安厅的指定管辖和镇平县检察院的批捕通知书以及镇平县公安局的逮捕通知书,胡圣银所涉罪名全部是“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而对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追诉时效问题,在司法实践中通常是积极参加的成员也只有五年追诉时效。胡圣银被镇平县检察院以寻衅滋事和敲诈勒索涉嫌恶势力犯罪起诉,在胡圣银的家人看来,这是因为胡圣银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起诉过了追诉时效,但胡圣银的办案人员必须得让胡圣银有罪。

图片

  就在朱是西落马前一周前的2024年5月8日,镇平县公安继续以寻衅滋事为由刑拘了一个叫胡圣旭的农民工,此人当年曾在胡圣银的工地上打工。而几乎在同时,南阳中院为胡圣银案的再审召开了听证会。按照胡圣银家属的说法,镇平县公安继续在疯狂地威胁、恐吓胡的家人,所以继续抓捕胡当年工地上的那些农民工以示报复。

  支付工程款算利息指控敲诈勒索

  让胡圣银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亚星公司支付2300万元工程款被镇平县法院以“主观上有非法占有提前支付工程款孳息的犯罪故意”判他敲诈勒索犯罪。

  2014年1月26日,为安抚等待返乡过年的农民工,二七区政府组织胡圣银、 亚星公司、国基公司在二七区信访局协商支付民工工资。

  亚星公司向国基公司支付2000万元工程款,因发放农民工工资缺口较大,在政府部门的协调下亚星公司又支付工程款300万元。

  但这2300万元工程款却被镇平县检察院指控为亚星公司给国基公司的借款,经核算截至2014年2月26 日,2300万元借款利息共计为146688.89元。

  一审法院在判决中指出,这2300万元资金需按同期央行贷款利率计算,导致亚星公司损失146688. 89元,而胡圣银非法获利146688. 89元。

  故镇平县法院认定胡圣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对胡圣银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0万元。

  就在2014年2月26日,亚星公司组织社会闲散人员,在未结清并支付工程款的情况下,采用暴力抢走安置房屋。

  胡圣银认为他们包工头和留守的农民工才是被害人,他一直强调他家世代务农,他也就是一个包工头,绝不是办案人员口中的“恶势力”。亚星公司2300万的银行转账流水备注均是支付工程款,出庭检察官拿工程款当借款并算利息指控胡圣银敲诈勒索,让胡圣银无法接受。

  胡圣银从未去过讨薪现场,更未指使过任何农民工向亚星公司讨薪。胡圣银的家人认为,即便讨要工程款也是他们的合法权利,他们坚信胡圣银无罪。

  胡圣银的家属得到的消息称,南阳中院审委会绝大部分成员都认为胡圣银无罪,都想拖着二审不宣判,他们可能要等朱是西指示如何判决,或者等待朱是西落马或者调离南阳再判胡圣银,但朱是西得知胡圣银家属举报他后,迅速指示南阳中院速判胡圣银。当时南阳中院上午召开审委会,下午就向胡圣银送达了判决书。

  ……

图片

  这是我在2023年3月发给朱是西的短信

  老何要说的是,朱是西位高权重,为了帮助别的企业拒付工程款,公然操纵公检法做家奴肆意抓捕农民工打击报复,让人震惊的是南阳公检法真的全线沦为朱的家奴。朱是西天天在南阳高喊搞好营商环境,但他自己却亲自操刀打压郑州的包工头破坏河南的营商环境,这是典型的人格分裂还坏道骨子里的烂人。为了我那十几位信阳老乡,我这一年多确实跟家属保持了密切的联系,一直在跟家属们讨论如何举报控告朱是西,我愿意为朱是西落马负责。我也一直鼓励胡圣银的家属,一定要相信我们河南省纪委和政法委,对那些充当朱是西家奴的南阳公检法人员,河南省纪委和政法委绝不会置之不理。作为一个河南人,我对俺们河南省纪委在收拾朱是西表示赞赏,你们确实干一件正事。我也希望俺们河南省的领导们重视胡圣银冤案,否则农民工讨薪就是恶势力犯罪已经改写了我们的法制史。请河南省必须敦促南阳中院立即启动胡圣银冤案的再审主动纠错,否则我会跟胡的家属一起继续对你们控告到底,因为俺们都是信阳人。

  老何下一篇来写《朱是西落马轨迹》,敬请关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