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董小华:维护国有经济的地位何错之有?——兼评全盘私有化

2023-08-05 17:27:24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董小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jpg

  司马南被司马黑们抓住的把柄是所谓的司马南“反民营经济”,而所谓的“确凿证据”是司马南不承认“民营经济56789”。

  然而众所周知,司马南当时在节目中质疑“民营经济56789”,主要是第五个“税收”占比,原因是那个时候国家还没有向社会公布这个“民营经济56789”的贡献数据,而且当时国家有关部门公布的上交税收数据,恰恰是国有经济占大头。那你让人家如何认同?还没有官宣的事能随便认定吗?

  据司马南自己讲:

  “我的这篇文章是根据十八大的精神,对那些否定基本经济制度,否定两个毫不动摇的错误观点进行了批评,是对邓小平改革理论市场经济理论的具体诠释。

  “我在节目中讲道,随着改革深入,更加自觉地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巩固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推动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并不断增强公有制经济的活力和竞争力。这是谁的话不是明摆着的吗?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这是哪里来的精神不是明摆着的吗?节目拒绝接受全盘私有化主张,有理有据地展开批评,何错之有?”

  看到了吧?司马南在强调国有经济的重要性的前提下,并没有贬损私营经济。

  司马南在节目中所讲的:

  “随着改革深入,更加自觉地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

  这句话难道不是恰恰肯定了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的地位了吗?

  司马南这期视频的立意,无非是因为某些经济学家在用宣传民营企业作用来推进全面私有化,借以打压国企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

  司马南出于维护国企地位的目的来说明国企的重要性。而司马黑用断章取义的方式给司马南扣上“反民营经济”的帽子,不过是手法拙劣的“欲加之罪”而已。

  一些所谓的“经济学家”如任泽平等人,把当前我国市场经济条件下周期性的经济低迷的原因归罪于司马南“打压民营经济”,说司马南使民企失去信心。

  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目前民营经济的困境,恰恰是他们这些伪经济学家倡导的理念所导致的财富两极分化造成的。目前中国的贫富差距是,占人口总数0.33%的富人占有67.4%的财富,而占人口92.7%的普通人仅占有7%的财富(2023年中金公司报告)。这占比92.7%的普通老百姓是中国的消费主体,但消费潜力非常薄弱;而占比0.33%的富人阶层,他们虽有条件挥金如土,可由于这个群体人太少,他们的个体消费额即使再多,对市场影响也有限,不会对需求端起明显提升作用。而社会消费需求上不来,这些富人有钱也不敢投资,也就是说不能赚钱,他哪来投资积极性呢?其实,这就是马克思所揭示的资本生产关系制约生产力发展的内在矛盾带来生产过剩危机的典型表现,也是市场经济周期性低迷的真正原因。

  可他们这些崇尚新自由主义的伪经济学家是绝不会承认马克思的,他们只迷信私有化和市场万能。他们千方百计要打掉司马南这个跘脚石,就是为了去除他们推行全盘私有化进程中的障碍。

  司马南所批评的是一些公知砖家们拼命鼓吹铁路私有化、银行私有化、国企私有化,总之,一切都要学欧美,全部私有化,似乎只要私有化,只要消灭国有企业,一切都会很美好。还有一些人公开主张中国要以私营经济为主体,说只有这样,国民经济才有活力。孰不知,这些伪经济学家片面强调完全市场经济的优势,完全回避和掩盖自由市场经济的不足和缺陷,结果必然会带偏我国的经济。

  其实,中国这些伪经济学家主张用私营经济为主体取代公有制经济为主体,是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政治家遥相呼应的。

  上世纪末,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就说过:

  “在经济方面,中国朝自由市场制度前进的过程已经走了一半。现在,它的两种经济——一种私有,一种公有——正在进行殊死的竞争”,而且“战斗还远远没有结束”。只要美国“继续介入中国的经济,就能在帮助私营经济逐步消蚀国营经济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

  2000年前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也讲:

  美国要利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机会,在中国推行美国的“价值观念”,“加速大型国有企业的衰亡”,由“私营企业取而代之”,给中国内部“为人权和法治而奋斗的人们增添力量”,以使中国做出美国所需要的那种“选择”。

  公有制主体地位是国家的基本国策,然而这些主张全盘私有化的人可以对公有制和国企随便践踏和批判,却不容置疑全盘私有化,不准评论某些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无良商家,如此双重标准,真是岂有此理!

  实际上,司马南在那期视频所讲的主旨,正是反对一些经济学家和美国政客遥相呼应,极力鼓吹在中国实行市场经济的全盘私有化,其结果必然会阉割掉中国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性质,从而在中国实现经济的全面资本主义化。其实那些主张全盘私有化的伪经济学家所要篡改的就是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以便诱使中国服从西方经济秩序,接受美元框架,接受美国收割,最终成为美国资本的附庸,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根基。

  在李肃交谈室节目中,一位潘姓教授是这样介绍这方面形势的:

  “目前所涉及到民营经济的定位和民营经济的提升的两个话题。

  “第一个问题呢,围绕着一个意识形态的问题,就是理解民营经济到底该怎么定位?这两年争论极大。

  “应该说在提出共同富裕以后,相当一个数量的人认为民营经济问题很多,改革开放这么倾心民营经济,这个跟共同富裕不一定是完全顺道而行的。

  “第二个问题呢,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经济所面临的压力很大,我们民营企业到底应该怎么升位呀,到底怎么创新啊?

  “因此有一大批人在大谈民营经济的地位应该在宪法里面重新改写,原因是他们认为民营经济事实上已经占主导地位了,80%就业都在这儿,这么多民营经济凭什么只是补充地位呀?然后你只要谈国有为主导,就说民营经济是补充,这就不对了吧?所以呢,一个当年的体改所的一个副所长,后来当了深圳的体改委主任叫徐景安,一直在鼓吹修改宪法,意欲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公有制为主体的基本经济制度,篡改成以民营经济主体的基本经济制度。单纯用民营经济主导中国的经济发展。所以目前这场问题的争论非常尖锐。”

  最典型的让国有经济退场的言论如下:

  “保护民营企业,应从国有企业的退出开始。历史经验表明,国有企业效率低下。市场化改革后,国有企业退出市场,为中国近三十年的高速发展奠定了基础。然而,长期以来人们忽略了国有企业的弊端。政府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公共事业发展,但也导致了一些问题。一些地方政府重新发展国有企业,给市场带来了不必要的压力。

  “近年来,资产泡沫推动了市场的发展,但这并不是因为企业有多优秀,而是因为他们幸运地抓住了机会。那些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未必能够获得最大的收益,而那些敢于冒险的企业则可能更成功。

  “前几年,中国的房地产企业很成功,但他们的管理和产品质量并不总是最好的。他们敢于负债,比那些注重风险管理的企业更赚钱。然而,一旦市场风向改变,那些飞得最高的猪会最先摔下来,而那些轻灵的燕子仍然可以飞翔。

  “同样,国有企业在过去十年中似乎表现良好,但这只是一个资产泡沫的假设。历史证明,国有企业效率低下。如果经济增长放缓,国有企业的效率问题将很快显现出来,成为社会的负担。处理不当,会带来连锁反应。政府为了维护国有企业的运转,可能会干预市场,影响民营企业的发展,需要及时处理。国有企业问题拖得越久,危机不仅会影响国有企业,还会影响市场其他参与者的信心。历史给予的唯一教训是,人们总是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此话虽然是从一个名不经传、昵称叫“无知哲学家”的网民嘴里说出来的,但是这个观点背后却代表着一股雄厚的势力,特别是被那些伪经济学家所力推。

  主张照搬西方自由市场经济,实行彻底私有化的一部分中国经济学家们,始终在不遗余力地诱导中国经济全面地实行没有社会主义属性的自由市场经济和全盘私有化。

  然而全盘私有化真的就像伪经济学家说的那么香吗?

  那么就请看一下俄罗斯经济私有化的后果吧!

2.jpg

  90年代初开始,在国家解体、政权更迭和制度更替的背景下,在西方世界的推动下,一场以“私有化、自由化、西方化”为标志的激进变革迅速席卷俄罗斯。

  “私有化”是俄罗斯“自由改革派”上演的一台重头戏,是一场空前的财产“大分割”运动。几年间,大规模、“闪电式”的私有化运动从根本上改变了整个俄罗斯社会的面貌,瓦解了原制度的经济基础,改变了社会的阶层结构,催生了私人资本特别是大资本的形成,导致了“财团、寡头”参政的局面。“私有化”运动激化了社会矛盾,滋长了经济犯罪,贻害无穷,隐患未消。

3.jpg

  俄罗斯私有化运动开始之初,改革派对私有化给予了极大的希望。他们认为,私有化是改革的关键,是摆脱旧体制的根本。

  根据他们对西方教科书的理解,认为“私有制”是市场经济的基础和先决条件。俄罗斯政府中一些年轻的改革派领导人直言,“私有制”的优越性被人类几百年的历史所证明。俄罗斯必须踏上私有化的征程,才能最终融于“世界文明之林”。

  俄罗斯改革派将建立“私有制”视为通往西方“天堂式”生活的法宝,将私有化看作是拯救俄罗斯的“救世灵方”和“灵丹妙药”,建立了私有制,就能融入西方。

  俄罗斯大型国有企业私有化过程中,一些潜力雄厚的资源、原料型企业首先被私有化,如石油开采、冶炼,有色金属、航空企业等。

  当时俄罗斯年轻的改革派极力地在西方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那里寻找理论依据。他们的幻想与西方自由派谋士的主张不谋而合。盛行一时的所谓“华盛顿共识”推出经济转轨的模式,制定一个个模仿的样板。按照美国哈佛大学谋士给东欧诸国开出的药方,经济改革无非是“价格自由化”和“私有化”,而私有化又是改革中的重中之“重”。

  然而俄罗斯私有化后的社会后果十分严重。俄罗斯私有化既没有解决经济上的收入、效益等问题,也没能解决结构调整的任务。私有化不是结束、而是开始了财产的争夺,权钱交易问题非常严重,私有化不仅未能改善俄罗斯捉襟见肘的财政状况,相反却导致俄罗斯国有资产大量流失。

  私有化为少数人提供了绝好的敛财机会,无法统计的国有财产被变相转手或侵吞,削弱了国家的总体经济实力。

4.jpg

  1992年,私有化运动开始之时,俄罗斯全社会70年积累的国有资产总量(不含居民住房)估价为1.5万亿卢布,这个数字是按1991年物价改革前的价格统计的。1992年发放私有化证券时价格上涨已达20倍,然而相应的资产重新评估却未进行。这样一来,一些证券投资公司大量低价收购私有化证券,结果是国有资产几乎被无偿地变卖。俄罗斯约有500家大型企业被以72亿美元的低价出售,而这些企业的实际资产要达2000多亿美元。更重要的是,几年来的调查结果表明,俄罗斯私有化后的企业与原国有企业的经营状况相差不大,经济效益差别不甚明显。(参见[美]约翰·艾尔、理查德·罗伊斯:《俄罗斯私有化:经济行为与政治激情》,[俄]《经济与管理》杂志,1996年第10期,第148页。)

  1994年6月底,叶利钦总统宣布俄罗斯已有70%的工业企业实行了私有化,俄罗斯社会4000万人成为股票持有者。然而,社会学调查结果表明,大多数人并不认为私有化使自己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所有者”。真正在私有化中分得好处的只有70-90万人,最后能够分抢到最大蛋糕的只是极少数,这就是金字塔顶尖上那不足2000人,因此造成了断崖式严重的两极分化。(参见[俄]弗·利西奇金:《丘拜斯式的私有化,或俄罗斯经济的黑洞》,《今日俄罗斯联邦》杂志1998年第20期,第27页。)

5.jpg

  因此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彭思警告中国应吸取俄罗斯国企私有化的教训。他说:

  “中国的国企不能全盘私有化,一旦全盘私有化,就会失去经济的‘维稳力量’,这很有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由此可见,自由市场经济从来就不是什么科学理论,美国政客对此心知肚明。只是市场原教旨主义经济学的各种变种,目的是为了现实利益。这套理论的服务对象是财富的实际控制者。不良资本如果控制了国家,那么衰落将不可避免。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俄罗斯全盘私有化所造成的严重后果是中国的前车之鉴。

  那么为什么中国的伪经济学家对全盘私有化那么甘之如饴呢?

  某大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鼓噪说:“在中国的产业发展中,开放程度越高,民营外资经济占比越高,国际竞争力越强。国有经济占比越高,国际竞争力越低。”他呼吁国资委应该消灭国有企业。

  这些伪经济学家为什么如此卖力地诋毁国有经济,吹嘘自由市场经济呢?因为这些经济学家没有自己的头脑,信奉西方市场原教旨主义,对西方经济学亦步亦趋。正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犬。难怪国际上有人质疑,中国有几个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

  经济学教授樊刚竟然直言不讳:“经济学家就是为利益集团服务的,经济学家就是应该不讲道德的;不要担心社会贫富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财富分配应该以老百姓不造反为底线。”如果事实不幸被樊刚教授言中,那么这将是一个多么令人悲哀的事。

  下面一则事例,也许会更说明事物的实质:

  有一次德国总理默克尔问一位德国经济学家:

  “为什么德国这些年一直没有世界一流的经济学家?大家知道德国经济这些年在欧洲算是相对比较好的。”

  这位经济学家回答道:

  “总理您千万不要担心这个问题,你知道吗?有一流的经济学家就没有一流的经济了。”

  换言之,被中国这些伪经济学家奉为圭臬的西方市场原教旨主义经济学确实出了大问题。

  所谓市场原教旨主义或者新自由主义,是指迷信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在市场机制中的调节、修复作用,而反对政府对市场的调控和干预。市场原教旨主义认为市场可以自动恢复平衡,不需政府以任何方式进行干预。

  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经典理念”是要求市场经济不能离开西方基本民主制度的制约。

  然而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上说:

  “大多数的经济学家还死抱着资本主义就是一个完美或近乎完美的制度,对很多东西视而不见。”

  美国经济学家布拉德福德·德朗认为:

  “2008年的金融危机说到底就是新自由主义惹的祸。”

  说穿了就是新自由主义指导思想出了问题,或者是因为市场原教旨主义的问题而惹的祸。

  而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最近公开演讲批判美国的自由市场为标志,宣布了美国对外推销西方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失败。

6.jpg

  沙利文是从美国面临的挑战开始反思自由市场理论和政策的。

  沙利文直言,美国面临着四个根本挑战,首先美国的工业基础已经被掏空。沙利文认为原因是一系列主张减税和放松管制,私有化而非公共行动以及贸易自由化的错误想法。所有这些错误政策的核心都含有一个错误的假设,那就是市场总是能有效地分配资源。

  在沙利文的反思内容中,这是最重要的一条。这段话意味着对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完美性进行了否定。

  虽然沙利文对中国非常敌视,但他对自由市场经济的批判,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沙利文所说的这番话,对中国国内一些对西方自由市场经济持膜拜态度的自由派经济学家,无疑是一场灭顶之灾式的沉重打击。

  问题是,假如沙利文质疑自由市场经济的这些话,是由国内的司马南嘴里说出来,必然会有一些伪经济学家跳出来破口大骂,给司马南扣上反对改革开放的罪名,如那位所谓的首席经济学家。然而由于这一番话是由身处美国核心决策层的沙利文嘴里说出来的,中国的这些经济学家只能选择性失明,他们哪敢有胆去批驳他们所崇拜的西方老师呢?

  他们以各种手段忽悠中国实行资本项目自由兑换,而今却连主张自由市场经济的美国都已经穷途末路。

  在这种情况下,沙利文开始反思经济私有化和自由化给美国经济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这意味着那些被西方经济学家奉为信仰的经济理论失灵了。这使得那些主张实行彻底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中国伪经济学家六神无主,一片茫然。

  因为他们信誓旦旦的反对国家产业政策和政府调控经济的话语依据已经崩盘了,所以他们鼓吹全盘私有化,和鼓吹中国放开货币自由兑换的主张,就会更加声名狼藉。本来他们还幻想着美国能够重塑辉煌,这样就可以证明他们信奉的理论是灵丹妙药。

  然而随着大家对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经济危机认识的深入,新自由主义在整个西方的口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糟糕过。对于这个结果,现今中国信仰自由市场经济、推行全盘私有化的伪经济学家只能在风中凌乱了。

7.jpg

  问题是,被伪经济学家贬损得一无是处的国有经济,真的像伪经济学家们所描述的那样百无一用吗?

  这纯粹是胡扯!

  2021年以来,国资委综合研究局依托中国社科院国有经济研究智库,组织中国石油对世界主要经济体国有经济总体情况、发展脉络、规模布局进行跟踪研究,探索不同国家国有经济发展方式和改革路径,形成了一系列研究成果。

  通过研究发现,国外的国有经济发展的一些基本规律:

  一、国有经济在特殊时期服务国家整体战略时占比较高。

  二、国有经济在逆周期调节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三、国有经济行业分布相对集中。

  四、对国有企业的评价以是否符合政府预期目标为标准。

  五、国有经济在推动科技创新、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8.jpg

  由此可见,即使在西方国家,国有经济也并不像市场原教旨主义者所贬损的那样一无是处。而在那些信奉市场原教旨主义的西方世界,也并没有像中国的伪经济学家那样排斥国有经济。

  2017年,美国联邦政府层面约有20家国有企业,主要集中在电力、邮政、铁路、住房、金融、原子能、宇航工业等新兴产业、涉及国家安全的军事部门以及投资规模庞大、建设周期长、利润水平低的基础设施和公共事业部门等。

  德国建立国有企业的前提条件是,某些公共产品和服务不能由私营企业提供,或者私营企业可以提供,但是质量效率不高。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国有企业的目的不是为了财务收益,而是由其提供比私人企业质量更高的公共产品和服务,实现政府政策意图。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法国政府为了有效地干预经济、恢复生产、解决社会问题,因此进行了大规模国有化。截至20世纪40年代末,法国国有企业占据电力、机器制造、化工、军火、运输、邮电部门就业人数和营业额的45%。

  而政府指令发挥重要作用的国家集中在东亚地区,如日韩新等国家,这些国家的国有经济高度发达。

  日本国有企业在日本崛起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日本几乎所有近代企业都是国有企业。

  二战后,日本亟须发展以先进技术为基础的重工业,从而实现“追赶型现代化”,但需要投入巨大经济资源,也需要承担巨大经济风险,单个企业难以胜任。因此日本政府进行了直接干预,在保护和扶植战略性新兴产业、推进科技创新方面使用了包括直接控制政策在内的一系列产业政策。在产业政策扶植下,日本成为了拥有先进生产技术和设备的重化工业化国家。目前日本国的有经济主要集中在铁道、交通、通信、电力等公益事业、社会基础设施建设和银行、医疗卫生等行业。

  由此可见,国有企业的重要性在国计民生方面的作用不可忽视,一旦国有经济被彻底排斥,将造成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甚至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

9.jpg

  我国有些经济学家总是认为,世界上有着一种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之上,从而形成的理想的、完全的市场竞争模式。但是他们枉顾了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环顾整个世界,除了教科书上有之外,哪里会有这样的市场经济?

  在我国现阶段,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优势各有千秋,互相无法替代。不能片面强调谁好谁坏,二者对国民经济就像左右手一样,二者皆不可偏废。

  在我国,出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原则的要求,也是出于国家战略的需要,在关系国家安全与经济命脉的重要产业和关键领域必须保持国有经济的控制力。

10.jpg

  我国的国有企业改革走的是一条在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推动国有企业与市场经济深入融合的道路,改革的目的不是削弱国有企业,更不是搞全盘私有化。因此中国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本色绝不可丢弃!

  现今西方经济学已经陷入泥潭,这是打断中国伪经济学家市场原教旨主义脊椎的重要依据。

  更令人滑稽可笑的是,美国政府要求中国放弃产业政策,借口是政府不应该干预经济。然而话音未落,美国就自己带头干预市场、干预经济了。2月份美国政府签署了一项《美国人工智能倡议》的行政命令,决定将人工智能作为美国优先产业进行发展,美国政府给予相应的帮助和扶持,其中包括扩大相关科研人员使用政府数据的权限。美国政府对中国华为公司的围剿,更是诠释了美国的惯用手法,即“捆住别人的手脚,但我自己可以手脚并用”,这哪里有市场经济的样子?

  反过来,全盘私有化真的像伪经济学家所描述的那样天花乱坠、完美无缺吗?非也!

11.jpg

  全盘私有化的缺点很多,如:

  1. 全盘私有化的市场经济通常会导致收入和财富的不平等分配,富人和贫民之间的贫富差距可能日益加大。

  2. 缺乏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和个人追求利润最大化,会对环境和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如毒奶粉、苏丹红、市场欺诈等等。

  3. 缺乏政府调控的市场经济有时会出现剧烈波动,如经济衰退和通货膨胀等,给企业和个人带来经济损失。

  4. 在没有政府约束的自由市场经济中,企业为了获取更多的市场份额,可能会过度生产,导致资源浪费。

  而自由市场经济的运行带有盲目性和波动性。商品中包含的使用价值与价值的矛盾的进一步发展,表现为商品与货币、价值与价格、供给与需求等一系列矛盾。价格时而高于价值、时而低于价值的变化所导致的商品生产者从自身利益出发对生产的调整,必然造成供求波动,而供求波动又会造成新的价格波动。这种波动既能够推动商品经济向前发展,但又带有自发性、盲目性和不确定性,会带来破坏和浪费。

12.jpg

  美国经济学家叫布拉德福德·德朗说:

  “金融家的自我监管是场灾难,虽然被监管符合金融公司的长远利益,但是金融家们太愚蠢了,认识不到这一点,他们只想赚钱,哪管死后洪水滔天。”

  是的,确实有某些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不良资本只想攫取财富,不管事后的一地鸡毛,他们哪会想到因为他们,老百姓所面临的滔天洪水!就比如那位首席经济学家所供职的企业。

13.jpg

  话说回来,如果没有政府在经济中的调解作用,谁给这类企业擦屁股?

  现今中国经济虽然取得了不凡的成就,但所面临的风险一直没有解除。

  一旦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那些主张变成政策,风险就会变成现实危机。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还记得十年前的佐利克试航报告,这是代表美国给出的经济方案,核心主张就是继续减少国企,也就是所谓的私有化和自由化,也就是自由市场。这一套药方如果服用下去,也就没有现在的中国经济了。

  美国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只要中国在彻底私有化和完全自由化选择其中一个,美国的国运就来了,美国就有把握把中国发展阻挡在中等收入陷阱之前。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