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郝贵生:腐败本质是“权力滥用”还是“阶级斗争”?

2024-07-03 11:17:0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郝贵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腐败本质是“权力滥用”还是“阶级斗争”?

  ——评《解放军报》6月26日评论员文章

  郝贵生

  近日,国内有两件关于解放军的大事:一是6月17日至19日,中央军委政治工作会议在陕西延安召开,习近平同志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二是两任国防部长李尚福、魏风和被双开并移送检察机关。从6月20日起,《解放军报》连续刊发社论和8篇评论员文章,认真学习贯彻中央军委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其中发表于6月26日的“评论员”《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和条件》(见附录)一文是第六篇文章。笔者读后感觉文中主要讲了两大基本观点:一是强调腐败现象有产生的腐败土壤和条件。“腐败是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有着历史、文化、经济、社会、制度、生态等多方面的土壤和条件”,强调反腐败要“标本兼治、系统施治”。二是强调腐败的本质是权力滥用,文中说:“权力的本质是权力的滥用,许多腐败问题都与权力配置不科学、行使不规范、监督不到位有关”。这两大基本观点中第一种观点笔者是赞同的,但绝不赞同第二种观点。中国当今整个社会包括军队的腐败现象的实质是活生生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极其尖锐的阶级斗争。也正是因为该文对腐败的实质认识模糊甚至是错误的,导致第一种观点,虽然强调要“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条件”,但“腐败滋生的土壤和条件”仅仅指出是多方面的,但究竟是什么却基本没有具体揭示和揭露出来。如此大喊特喊什么“打赢反腐败”、“铲除土壤和条件”、“永远吹冲锋号”、“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不变、猛药去疴的决心不减、刮骨疗毒的勇气不泄、严厉惩处的尺度不松”、“持之以恒、久久为功,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等再漂亮的口号和决心也没有任何意义。

  一、把腐败本质归结为“权力滥用”是资产阶级思想家对腐败现象的解读

  腐败是阶级社会中普遍存在的一种社会现象,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都存在。腐败现象一般发生在有权力的官员们超出自己行使权力或职权的范围,把社会、他人所有的社会财富攫为己有。于是一些思想理论家就上升到理论高度。如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说:“权力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绝对使人腐化。”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说:“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使用权力遇到了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因此做出结论:“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为改变这种状况,就必须加强对权力的束缚和制约,于是又逻辑地推出“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结论。依据这种理论根据,于是在反腐败斗争中,制定越来越多越细的条文,“设定权力、规范权力、制约权力、监督权力”,就能够彻底防止和根治腐败现象。其实这种逻辑思维和推理方式大错特错了。

  按照唯物辩证法原理,在原因与结果的辩证关系中,一种结果不单纯是一种原因,往往是一果多因,特别是腐败这种复杂的社会现象绝对不是一种原因,而是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历史的、现实的、表面的、内在深刻等等原因。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等阶级社会中腐败现象固然与“权力滥用”有直接关系,但“权力滥用”仍然只是现象。“权力滥用”背后的深层次的根源和实质是私有制及其私有观念。在私有制为经济基础的社会里,政治体制就是剥削阶级的国家政权,国家权力的本质是就是维护剥削阶级、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统治阶级的利益就是侵占剥夺广大劳动者的根本利益。但统治阶级内部个人与整个统治阶级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也存在利益之间的对立有时也是根本对立的,于是导致部分官员通过手中的权力即“权力的滥用”占有整个统治阶级或其它统治阶级成员的部分利益的行为。清朝那个著名的贪官和珅侵占的是整个清王朝统治阶级的利益、是封建皇帝的利益。而统治阶级的利益又是对广大人民无止境的剥削压迫的结果。那么部分官员这种“滥用权力”也必然引起其它官员和最高统治者的反对。于是要求更高统治者制约、惩治这些“滥用权力”的官员,以维护最高统治者和整个统治阶级的利益。这就是其它阶级社会中“反腐败”的实质。但这种“制约权力”的方法根本不能根治阶级社会的腐败现象。因为要求制约他人的官员本身就脱离不开剥削阶级本性,他在条件适当的时候,也会滥用权力。而且统治阶级中的最高统治者也会“滥用权力”,或者直接包庇“滥用权力”的下属。如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接受大员接受日伪地区财产时,“滥用权力”现象比比皆是,蒋介石无计可施。1948年,蒋经国在上海的“打虎”行动最终也以完全失败而告终。我们并不否认,这种依靠建立在现象认识基础上的“制约权力”的方法在阶级社会里并不是完全不解决问题,在一定时期一定程度上会缓解腐败现象。但他们不懂得阶级社会腐败的最深层次根源是私有制、私有观念和维护私有制的国家政权。企图依靠“权力制衡”彻底根除腐败现象完全是不可能的。

  二、中国当今“腐败的实质”是活生生的尖锐激烈的阶级斗争

  马克思主义认识社会生活现象一个极其重要的方法就是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的方法。不仅认识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前的统治阶级占统治地位的社会中如此,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即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也是如此。正如列宁所说,社会主义历史阶段是成长着的共产主义与衰亡着的资本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不讲阶级斗争的政治和不讲阶级斗争的社会主义都是纯粹的胡说八道。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存在的官员腐败现象归根结底也是社会群体物质利益的对立,而且是对抗性利益的对立,是占有权力的一方利用权力无偿占有他人或集体、国家等社会群体的利益。列宁谈到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实质时说,阶级就是这样的一些集团,对生产资料的占有不同、生产过程中的地位不同,作用不同,产品的分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也就是剥削。这就是经济意义的阶级斗争。权力腐败也是部分人即权力者通过权力占有另一部分人的劳动成果和物质利益,本质上也是“剥削”、“剥夺”,是物质利益的根本对立。近些年来揭露的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官员的腐败现象哪个不是非法占有国家和人民的上千万、上亿、数十亿、数百亿者呢?这难道不是“阶级斗争”吗?同时握有“权力”的腐败者甚至利用权力篡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也为自己的亲属、众多属下、为不法企业家谋取更多的不正当利益。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权力的腐败这种所谓的“权力的滥用”实际是背离共产党人“权力是为人民服务的”这一根本宗旨,把手中的“权力”变为谋取私利、谋取少数人暴力的工具、手段,从而直接或间接占有绝大多数人民通过物质劳动创造的社会财富,占有国家、社会的财富。这也是物质利益的根本对立。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腐败的实质就是中国当今社会中活生生的极其尖锐激烈的阶级斗争。毛主席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些官员队伍中的腐败者就是“党内资产阶级”、“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三、中国当今腐败的社会根源究竟是什么?

  《解放军报》评论员文章指出根治腐败要“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和条件”,同时指出这种土壤和条件“有着历史、文化、经济、社会、制度、生态等多方面的土壤和条件”,强调反腐败要“标本兼治、系统施治”。这些观点无疑是正确的。但全文由于把“腐败本质”归结为“权力的滥用”而不强调阶级斗争,所以在探寻腐败根源时,也只是从权力监督、权力制约方面去寻找,而权力监督仍然是标而非本,其深层次的经济、文化、政治、历史等多方面的根源只字不提,如此怎么能够做到“标本兼治、系统施治”呢?

  笔者认为“腐败的实质是阶级斗争”,这就需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的方法,从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出发,全面系统揭示当代社会主义中国腐败的深层次的根源。该课题太大了,笔者多年来写过多篇文章。这里简要阐述笔者的基本观点。

  1、经济根源

  几十年来改革进程中愈演愈烈的私有化、市场化的改革方向。这是中国当代腐败愈演愈烈的最深厚的经济根源。

  2、思想文化根源

  ①“人本性自私论”的私有观念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中华大地蔓延和拓深到社会生活各个层次,不仅作为经济工作而且作为所有工作事业的主要甚至是唯一动力“一切向钱看”的本质就是私有观念泛滥的典型表现。②扭曲颠倒的是非美丑观念及其形成的社会大环境。③以“权力至上”为核心的封建文化渗透到社会生活各个角落。④歪曲和根本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哲学”。⑤封建和资本主义文化相互勾结造就的奴性、虚伪性、内耗性等扭曲、片面、单向度的人格标准。⑥追逐扭曲的物质享受观和腐朽的生活方式。⑦根本否定和取消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政治挂帅思想等等。

  这里着重指出,几十年毛主席的政治统帅军事、统帅一切、无产阶级政治挂帅的古田会议精神在部队中也几乎丧失殆尽。2010年由海南省军区政委刘鼎新少将撰写的《人呀人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一书赤裸裸的鼓吹人本性自私论。他把人性归结为七心(上进心、正义心、责任心、自尊心、虚荣心、嫉妒心、自私心),且“自私心”是人类永恒的精神,对待“自私心”的不同态度是划分不同社会的重要特征。共产党的思想政治工作应该紧紧围绕自私心展开和进行改革。那种阶级教育的“思想政治工作”完全过时了。而就是这样一部典型的反马克思列宁主义反毛泽东思想、宣杨资产阶级利己主义和意识形态的大毒草和反动著作竟然由培养共产党高级干部的最高学府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而且该书出版后,中央党校、中国社科院、国防大学、中国军事科学院等部门的部分领导相继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海南日报、湖南日报、学习时报等报刊杂志发表了大量肉麻式的吹捧性评论文章。称这本书是“一部解读人类奥妙的力作”、“人类科学认识和把握自我的一次飞跃”、“一部引领人们走出思想困局的理论专著”、“他破解了一个困扰人类数千年的认识难题”,是“心灵的朋友”、“一部继承达尔文发展进化论的理论专著”等极高度的评价。笔者写过多篇文章批判之(见网上发表的《<人呀人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等等)。如此极其严重的鼓吹“人本性自私论”实则是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的思想,竟然在我们党内、军内和整个社会上影响极其深入和巨大。至今这本书也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批判。近日揭露的魏风和、李尚福等数十名军内高级干部的腐败思想和行为难道与此没有直接的关系吗?

  3、政治根源

  政治根源也是多方面的,包括普通党员和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利没有得到真正落实。各级领导丧失领导行为中的杨善抑恶和组织功能。监督和制约权力的体制极不完善不完善。党的思想、理论和组织建设的松垮和不健全等等。但最主要的是自觉不自觉地放弃了无产阶级专政的职能。

  4、国际根源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武装颠覆和和平演变政策,这是中国腐败现象越发严重的国际根源。而我们对外路线却总是看不透帝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和和平演变的本质特征,企图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建立夫妻关系、命运共同体关系。近些年来国家及军队高中级官员屡屡被西方国家收买充当间谍、两任国防部长的堕落难道不是国际阶级斗争的典型表现吗?难道不证明毛主席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科学结论吗?最近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舍夫佐娃携巨款和国家机密叛逃到法国难道不证明国际阶级斗争的极其尖锐激烈吗?

  完整地表述中国当代腐败现象的实质应该讲四句话:一是说腐败是中国当代社会活生生的阶级斗争,是腐败者利用手中权力无偿占有国家和人民群众物质财富的行为,是同人民群众的利益是根本对立的。二是说腐败是腐败者的世界观彻头彻尾剥削阶级化了,是彻底背叛共产党人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的行为。三是说腐败者不是单纯个人的行为,是中国当今暴富起来的既得利益集团的代理人,是党内资产阶级,是腐败者掌握的党和国家部分权力变质变色的表现,是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复辟资本主义现象的典型表现。四是说中国当代腐败是中国整个社会是非、美丑、善恶观念颠倒在干部队伍中的集中反映。反腐败的实质也讲四句话即:反腐败一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一场阶级斗争。二是人民群众积极参与的行使民主权利做社会主人的斗争。三是反腐败包含着防腐败,是铲除和根治腐败产生的土壤和条件的斗争。四是反腐败是一次重新教育人、改造人和发展人的斗争。

  两任国防部长及多位军队高级干部的腐败再次证明毛主席关于“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真理性,也再次证明马克思恩格斯在世时语重心长地对工人阶级的谆谆教导,“至于我们,那么,根据我们的全部经历,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将近40年来,我们一贯强调阶级斗争,认为它是历史的直接动力,特别是一贯强调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认为它是现代社会变革的巨大杠杆;所以我们决不能和那些想把这个阶级斗争从运动中勾销的人们一道走。”试问,共产党人当今不讲政治不是共产党,同理共产党人不讲和取消阶级斗争理论、不讲“阶级斗争为纲”、不讲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还是共产党吗?

  作为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机关报的《解放军报》为什么要用西方资产阶级的腐败理论解读社会主义中国的腐败现象呢?

  附录:

  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和条件

  ——六论认真学习贯彻习主席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

  2024-06-26 17:55:16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本报评论员

  “善除害者察其本,善理疾者绝其源。”只要存在腐败问题产生的土壤和条件,腐败现象就不可能根除,反腐败斗争也就不会停歇。

  腐败是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有着历史、文化、经济、社会、制度、生态等多方面的土壤和条件。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会议上,习主席体系部署新征程上推进政治建军要抓好的重点工作,其中之一就是“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和条件”。这体现了习主席对反腐败斗争的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和深邃思考,对反腐败斗争面临新情况新动向的准确把握,深刻阐明了标本兼治、系统施治的反腐败基本规律。我们要深入学习贯彻习主席重要讲话精神,始终坚持严的基调不动摇,下大气力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和条件,坚决打赢反腐败斗争攻坚战持久战。

  腐败是危害党的生命力和战斗力的最大毒瘤,反腐败是最彻底的自我革命。新时代政治建军方略,明确军中绝不能有腐败分子藏身之地。我军是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绝对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更没有搞特殊化的权力。军队是拿枪杆子的,腐败问题绝不能在党内存身,尤其在我们军队不能存身。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和中央军委强力推进正风肃纪反腐,有效遏止了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在我军的滋生蔓延,解决了多年来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突出问题,彻底扭转了积重难返的局面,我军好传统好作风逐步回归,党心民心极大振奋,军心士气极大提振,集聚起强军兴军的强大正能量。实践充分证明:部队越反腐越坚强、越纯洁、越有战斗力。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腐败滋生的土壤和条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长期积累叠加的结果,要彻底铲除这些土壤和条件,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不可能一劳永逸。习主席在二十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指出,新征程反腐败斗争,必须在铲除腐败问题产生的土壤和条件上持续发力、纵深推进。总的要求是,坚持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深化标本兼治、系统施治,不断拓展反腐败斗争深度广度,对症下药、精准施治、多措并举,让反复发作的老问题逐渐减少,让新出现的问题难以蔓延,推动防范和治理腐败问题常态化、长效化。腐败的本质是权力滥用,许多腐败问题都与权力配置不科学、行使不规范、监督不到位有关

  “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反腐败斗争已经进入深水区,绝对不能回头、不能松懈、不能慈悲,必须永远吹冲锋号。我们要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不变、猛药去疴的决心不减、刮骨疗毒的勇气不泄、严厉惩处的尺度不松,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发现多少查处多少,持之以恒、久久为功,不获全胜,决不收兵。要把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有效贯通起来,三者同时发力、同向发力、综合发力,把不敢腐的震慑力、不能腐的约束力、不想腐的感召力结合起来,推动取得更多制度性成果和更大治理效能。要贯通压实党委主体责任、纪委监督责任、行业部门廉政主管责任,拧紧责任螺丝,用好问责利器,用严的态度、实的作风、硬的惩戒,拓展反腐败斗争深度广度。

  腐败的本质是权力滥用,许多腐败问题都与权力配置不科学、行使不规范、监督不到位有关。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和条件,要紧紧围绕权力监管做文章,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用良好的规则保证权力科学配置、正确行使、有效监督,杜绝各种暗箱操作,最大限度减少权力寻租的空间。要丰富惩治新型腐败和隐性腐败工具箱,建立腐败预警惩治联动机制,加大对新型腐败和隐性腐败的甄别和查处力度。要加强对主要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履职用权全方位监管,把制度的笼子扎得更紧更牢,以“关键少数”示范带动“绝大多数”,营造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

    【文/郝贵生,大学教授,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