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子午:他们真的急了

2023-01-16 13:58:2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一大早刷微博,被杨帆教授转发的一条内容“吓”了一跳:

  司马南什么时候也开始推销辉瑞P药了?再仔细一看,作者是“司马南隔壁家王奶奶”,段子手真会吸引眼球;而且杨教授转发不实消息似乎也不是一两回了。

  虽然笔者不赞同司马南的很多观点,但司马南在文章和视频里引述一个可能是子虚乌有的某奶奶,通常是托名形成对话,阐述自己的观点,可从来没编造某奶奶的事实。

  我们仔细看这个“段子”的叙述,作者是“王奶奶”,她家长辈才65+,“王奶奶”抱孙子够早的,不过这不是重点。

  “王奶奶家长辈”羊了两周,感觉“快挂了”,那可能就已经是重症了;医生给开了辉瑞P药,吃了两天就好了,然后就停药了……

  这段叙述的槽点就太多了。

  我们先来看看“奈玛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说明书”(这份中文版的说明书是依据辉瑞自己提供的原版用药说明编译的,另外辉瑞自己的网站上还有很多用药禁忌和补充说明)——

  “适应症”:

  辉瑞说自己的P药是用于有重症危险的“轻至中度”新冠感染者的早期干预——也就是说辉瑞自己讲辉瑞P药不是用于治疗重症,给“王奶奶家长辈”开药的医生比生产P药的辉瑞自己还要高明?

  “用法及用量”:

  辉瑞要求“在COVID-19确诊5天内使用”,而“王奶奶家长辈”都已经“羊了两周”,给“王奶奶家长辈”开药的医生是不是又违规了?

  辉瑞要求“每12小时一次口服给药,连续服用5天”,“王奶奶家长辈”吃了两天就不吃了,是不是也违反用药说明了?

  不过这个段子让笔者想起某网红前几天对基层医院医生讲的:

  “不是这么回事……很多医生说过了五天不能用,过了五天如果肺里还有病灶,抗原是阳性的,就说明你有病毒,该用的时候就该用。”

  “我们现在药不缺,不要像宝贝一样藏起来。药用掉才有用,藏在家里没用的。跟你的钱一样,钱藏在家里有什么用呢?你们都是女同志,都喜欢钱的,家里老公赚的越多越好,但是你们要用的呀,对吧?”

  一款本应用于有症状风险的轻症及普通症预防转重症的早期干预药物,竟然被“指导”用于重症治疗,还被媒体广泛传播,被段子手肆意演绎!

  网红的这段话是不是涉嫌“滥用药物”或者是“超说明用药”呢?是不是已经违反了相关的规定呢?

  笔者查了一下2022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新《医师法》,已经赋予医生诊疗自主权,医生可合法“超说明用药”,第29条规定:

  “医师取得患者明确知情同意后,可以采用药品说明书中未明确但具有循证医学证据的药品用法实施治疗。”

  且不说p药治重症没做过循证,就算网红的这个指导并未“违规”或“违法”,但这里是有严重的道德风险的。

  第29条开头明确规定“医师应当坚持安全有效、经济合理的用药原则”,在此基础上,遵循患者知情自愿原则,才能“超说明用药”。

  辉瑞为什么在使用说明里要求感染五天内用药?因为Paxlovid只能阻断新冠病毒在人体内的复制与扩散,而不能达到杀死新冠病毒的效果,基于这一特征,Paxlovid越早服用越好,感染新冠后的1-5天,是病毒的复制期,超过5天后服用的,效果大大降低。辉瑞自己的那份临床“有效”数据也是基于五天内用药作出的,而且是越早使用效果越好。

  同时,因为Paxlovid造成的肝肾损伤(为避免过度暴露的风险,辉瑞对用法用量有严格要求,即连续服用五天且不得超过五天),因为五天后效果锐减,用药的危害(这个危害是长期性、不一定是急性危害)很可能远远高于用药的收益。

  基于这两点分析,超出五天用药显然违反了“安全有效”原则。

  同时,正是因为超出五天用药效果锐减,一盒Paxlovid的售价近两千元,显然也违反了“经济合理”原则。

  然而,“道德风险”是没法用法律制裁的,相反,在网红的“超说明用药”指导以及媒体和段子手的热炒下,Paxlovid在中国大陆的用药需求必然井喷式增长。

  前几天媒体报道《辉瑞CEO: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新冠药不能太便宜》,据辉瑞CEO艾伯乐透露,去年12月到今年第一周,Paxlovid在中国的需求激增到了上百万盒;某大V甚至声称有几百万盒P药正在等着清关,如果消息属实,这个用量增长将是非常惊人的。

  P药已经大量进口的事实与王小东歇斯底里地谩骂的“网民暴民阻碍了P药进来救命”,显然是完全相悖的。

  日本65岁以上人口数量大约是中国的1/5,也是全球最早引入辉瑞P药的国家和地区之一,而到目前为止的一年时间,整个日本用了多少辉瑞P药呢?仅11万盒!

  Paxlovid最早是2021年12月在美国获批的。而全球几乎所有Paxlovid都产自欧洲,其中多数产于德国西南、西欧中心的辉瑞弗莱堡生产基地;早在2020年,辉瑞位于爱尔兰的一座生产基地的工作人员就接到任务,要设法在年内把Paxlovid原料药的产量快速提升10倍。

  欧盟早在2021年底就大笔预购Paxlovid,其中法国预定了50万盒,德国预定了100万盒。然而,Paxlovid上市两个月后,法国购买的50万盒Paxlovid只发出了3500盒;截至2022年8月底,德国100万盒Paxlovid仅发出4.3万盒。

  据德国《世界报》报道,德国医生正是出于道德风险谨慎用药,德国的医生“担心潜在副作用”,尤其是因为Paxlovid需要在疫情早期使用才能最大化其效果,意味着医生经常需要在没有足够信息的情况下就做出“用还是不用”的决定。对于医生来说,开的药导致病人死亡,除了会有个人道德不安感,还可能引起民众的愤怒,乃至法律纠纷。

  为了消耗德国政府的巨额订单,避免药物过期,德国政府规定,从2022年8月起,医生每开一盒Paxlovid,政府就发给医生15欧元。但此举引起了临床医生和民众的强烈争议,到2022年第三季度,本届德国政府也只向民众兜售出了70300盒Paxlovid。

  而研发Paxlovid的美国,情况也不乐观。

  据媒体报道,截至2022年11月底,辉瑞在全球取得3700万盒的订单,其中2000万盒是美国政府订购的。那么,美国人实际上用了多少Paxlovid呢?

  截至2022年11月20日,美国政府采购的两千万盒Paxlovid中,已经开出去的仅占29%(约580万盒),分配到药房还未使用的占15%,还有56%积压在美国的仓库!

  虽然新毒株正在美国大杀四方,但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2月底,两千万盒Paxlovid也只用了不到670万盒。

  前几天,国内有医生爆料,因为到货的Paxlovid临近过期,被医院退回药企:

  笔者不知道爆料是否属实,但从逻辑上讲,美国和欧盟的仓库积压着那么多的P药,能不着急把快过期的P药甩出去吗?

  着急的恐怕不止是辉瑞,也包括国内某些大V、媒体。从这个角度出发,也许我们就能看明白最近“求神药”舆论风起云涌的真正原因了。

  看来,他们是真的急了。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