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从社团权力到制度权力:菲律宾平台工人的案例

2024-05-09 09:17:07  来源: 深耕纪   作者:伊万·伊斯梅尔·约纳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成立工会只是菲律宾骑手们动员起来的第一步,他们必须利用结社权对劳动法进行制度改革。这需要善于利用共享资源来降低参与成本,需要在当地动员起来,需要学习骑手互助团体的经验。

  作者:伊万·伊斯梅尔·约纳哈(Yvan Ysmael Yonaha)

  译者:钱达 春雨

图片

菲律宾的Grab工人是由全国送餐骑手联盟组织的(图片来源:PHILSTAR GLOBAL)

  Grab菲律宾公司(Grab是东南亚领先的超级应用程序,其所有者为Grab Holdings Inc.,是一家注册于新加坡的跨国科技公司。该应用程序可在移动设备上提供叫车、送餐和数字支付服务,该应用程序在新加坡、马来西亚、柬埔寨、印度尼西亚、缅甸、菲律宾、泰国和越南运营。——译者注),尊重我们的权利!承认我们的工会并与我们谈判!2023 年 1 月 25 日,全国外卖员工会(前身为菲律宾联合外卖员工会,以下简称“外卖员工会”)在安赫莱斯市举行公开启动仪式。出席会议的有成立该工会的Grab骑手、同情他们事业的foodpanda骑手(foodpanda是德国的外卖企业Delivery Hero旗下的互联网餐饮外卖服务平台,于2012年创立,营业范围覆盖亚洲和欧洲等多个国家和地方。——译者注)、菲律宾劳动与就业部的一名代表,以及团结与进步工人中心(Sentro ng mga Nagkakaisa at Progresibong Mangagawa),即SENTRO旗下的多个工会。

  SENTRO是一个代表 80,000 多名私人、公共和非正式成员的劳工中心,为骑手们的组织工作提供了支持。在这次公开呼吁发起之前,桑托斯将军市和伊洛伊洛市的平台外卖骑手们也发起了自己的工会。紧随其后的是卡加延德奥罗市的骑手们。SENTRO支持外卖骑手自发的罢工和投诉,以建立地方分会,目的是成立一个全国性的外卖骑手工会。

  根据我的田野调查和现有研究,我想介绍菲律宾Grab外卖骑手的组织经验,以及SENTRO在支持他们自发罢工和组织努力中所发挥的作用。最后,我探讨了当前平台配送工人改变其状况的政治机遇。

  必需品和消耗品

  根据菲律宾公平工作组织(Fairwork Philippines)的数据,在他们研究的所有平台的40多万名员工中,菲律宾有超过4万名Grab Food/Express(Grab食品及快递)员工 1。根据乐天问卷(Rakuten Insight)的数据,截至2020年6月,57%的受访者使用外卖配送应用程序。2

  即使其他企业受到经济衰退的影响,平台仍在继续扩张。据《商业世界》报道,Grab菲律宾公司开始在首都马尼拉邻近地区(拉古纳省、塔拉克省)甚至更远的地区(桑托斯将军城、阿尔拜省、布图安省、北阿古桑省)开展业务。2020年,其食品和饮料销售额增长了61%。

  参议院的多项法案和行政行动都承认了新冠疫情期间平台外卖骑手作为不可或缺的工作人员或前线人员地位。早在2020年7月,参议员利托·拉皮德(Lito Lapid)就意识到外卖骑手的工作带来的风险,提出了一项法案,保护快递员不受虚假订单的影响。3

  然而,尽管这些工人具有不可或缺的地位,但平台未能达到公平工作条件的所有标准。4 菲律宾公平工作组织 2022 年的报告根据五项原则对包括 Grab Car 和 Grab Food/Express 在内的九个平台进行了评估,这五项原则是:公平薪酬、公平条件、公平合同、公平管理和公平代表权。我将在下文中重点介绍薪酬、条件和管理。

  菲律宾公平工作组织报告称,在他们研究的九个平台中,如果将执行任务的成本(如燃料、维护)计算在内,没有一个平台至少保证平台工人(包括网约车和外卖工人)的收入达到最低工资标准。他们还指出,要达到最低工资标准,每天工作时间必须超过8小时。

  此外,菲律宾公平工作组织对平台工人状况的评估打了1分(总分2分),因为Grab Car 和 Grab Food/Express做出了努力,以减少乘客在道路上面临的风险。例如,宏利人寿在新冠疫情封控的最初几个月为 Grab 和 Lalamove(Lalamove是一家注册于香港的电子商务公司,目前在香港、台北、新加坡、吉隆坡、马尼拉、宿务、曼谷、芭堤雅、胡志明市、河内、雅加达、达卡、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和墨西哥城提供服务。该公司曾于2018年将其服务扩展到印度,但在2020年被印度政府禁止,这是印度对中国技术日益增加的限制的一部分。——译者注)乘客提供了免费保险。

  尽管外卖骑手是独立承包商,但他们缺乏政府规定的安全网保障。在菲律宾,正式工和他们的雇主必须共同向各种安全网缴费,如社会保障系统(私人雇员的养老金系统)、PhilHealth(医疗费用补助)和 PAG-IBIG(住房贷款)。虽然 Grab 在 2022 年开始努力让他们的外卖骑手加入这些平台,但他们只为一小部分人提供了第一个月的缴费补贴。因此,被视为独立承包商的 Grab 外卖骑手仍无权分享这种这笔分摊费用。考虑到交通事故和可能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缺乏社会保障侵犯了他们福利。

  最后,菲律宾公平工作组织发现,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这九个平台中的任何一个支持公平代表权。没有一个平台有明确政策支持集体谈判。缺乏对平台管理的参与,可能会导致平台评估和支付员工绩效的方式与实际情况之间存在差异。骑手代表需面对的紧迫问题是,实际行驶的距离和应用程序测量的距离之间存在着差异。5

  此外,在新冠疫情期间,一些村庄还禁止外卖骑手进入,担心他们会传播病毒。一些受访者说,因为摩托车禁止入内,他们被要求步行,或者要在村口长时间等待客户来接他们。等待时间长意味着订单和赚钱的机会减少。促进代表权可以防止类似问题被忽视。

  尽管外卖骑手的重要地位得到承认,但他们面临着工资、社会保护和代表权不足的问题,尽管如此,外卖骑手仍被视为必不可少的耗材。6

  但他们现在正通过建立工会进行反击。

  自主行动和工会资源

  自2020年以来,平台工作产生的不满情绪在该群岛的许多地方引发了争议。2020 年 11 月,在菲律宾开始封控几个月后,Grab 自行车骑手呼吁平台在他们和摩托车骑手之间公平分配订单。同月,foodpanda 的骑手也在马尼拉劳动就业部前抗议该平台实施的修订后的价格政策。

  其中争议较大的案例来自达沃市,一群 foodpanda骑手计划一次下网行动,结果被平台停运十年。该平台后来声称这是系统故障。2022 年 7 月,全国劳资关系委员会受理了一起案件,并做出了有利于 foodpanda骑手的裁决。该公司被要求向七名骑手补发工资和其他福利——这是一场局部胜利,因为最初有 50 名骑手被停职,只有 10 人提起诉讼。由于仍有可能分阶段向菲律宾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因此该裁决还不是最终裁决。尽管如此,鉴于菲律宾一直被认为是世界上工人待遇最差的地方之一,这些工人的维权运动和随后取得的成功意义重大。7

  此外,非正规工人的谈判能力也受到限制,劳工运动以及工业和平政策(policy of industrial peace,工业和平政策,指劳资关系中劳资双方都不采取罢工和闭厂等较严重的行动。——译者注)支离破碎。8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SENTRO利用其组织资源支持由投诉推动的争议,旨在为 Grab骑手和其他平台工人建立社团权力。9 这种社团权力来自工人组织起来维护自身利益和向决策者施压的能力。这可以通过组织工会、举行示威或建立政党来实现。

  据 SENTRO 组织活动的直接参与者亨利(所有受访者均为化名)称,在新冠疫情期间,劳工中心很早就为在其 Facebook 页面上进行咨询的工人提供了法律建议。这成为他们对平台快递工人的工作条件进行调查,并开始为他们组织工会的导火索。SENTRO 的成员工会为启动组织工作,以及利用菲律宾劳动法的知识提供了战略和资金支持。

  结果,全国外卖员工会稳步建立。地方分会纷纷成立,目标是组建一个全国性的工会。有趣的是,他们的组织结构有时并不相同。有些分会是专为 Grab 外卖骑手成立的,如邦板牙省的分会。其他分会则由 foodpanda 骑手和 Maxim 骑手组成,如桑托斯将军城的分会。

  邦板牙省分会展示了 SENTRO 如何支持社团权力的建设。首先,SENTRO 提供了后勤支持和媒体报道,以扩大 Grab 骑手对改善工作条件的呼吁。邦板牙分会正式公开成立前,举行了一次团结骑行,并将记录发布在Facebook上,一些媒体也在现场采访了一名骑手工会领导人。这类行动有助于提高公众对外卖骑手的认识和支持。这也对其他可以从 SENTRO 资源中受益的骑手团体产生了示范效应。将与平台的争执公之于众,有时也会促使其他团体与 SENTRO 联系。

  其次,SENTRO 向外卖工人宣传《菲律宾宪法》赋予他们的合法权利,并在工人需要通过劳动就业部的仲裁与平台对话时提供法律支持。他们组织起来的第一步是参加基本指导研讨会(BOS),然后转到基本工会主义(BTU)培训。我在 SENTRO 组织的各种平台上与外卖骑手的交谈表明,用法律知识武装他们是非常有效的。他们经常用菲律宾语中的"Karapatan"(权利)为自己的斗争辩护。曼纽尔(Manuel)是一名Grab骑手,在组织他的分会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他向我讲述了自己被解雇的经历:我之所以被解雇,是因为 Grab 的行为准则违反了我们集会的宪法权利;他们的行为准则规定我们不能穿着 Grab 的制服集会。

  第三,SENTRO的法律知识和网络使快递员工会的建立合法化。在潘潘加的公开发布会上,来自SENTRO下属的制造、食品和物流工会的代表在那里表达了他们的支持。来自桑托斯将军、宿务、伊洛伊洛、卡加延德奥罗和国家首都地区的其他骑手工会分会的代表也亲自或通过Zoom出席了会议。他们都谈到了自己的组织经验和从中吸取的教训。他们的演讲强化了他们作为工人和工会成员的共同身份。劳工就业部的一名代表也向骑手们表明,他们的行为并不构成任何违法行为。

  最后,SENTRO在国家层面上为快递员提供了连贯一致地制定需求的机会。SENTRO不是自上而下的强加过程,而是专注于确保他们的计划反映当地的问题和愿望。

  根据亨利的说法,工会主张以下要求:1)基于外卖骑手的单价矩阵,获得公正和充足的收入;2)正当的暂停和禁令程序;3)事故、疾病和死亡保险;4)保护自由职业外卖骑手的法律;5)组建工会和谈判的权利。

  SENTRO的组织者之一Kris告诉我,这一系列要求是通过组织者和快递员的会议制定的,会议审议了可能满足他们普遍需求的项目。然后将这套要求提交给他们组织的研讨会的与会者,以获得反馈。

  从结社权力到制度权力

  全国快递骑手联盟有什么政治机会将其日益增长的结社权力转化为制度权力?一个机会,尽管是间接相关的,是菲律宾最高法院颁布了一项有利于lazada快递骑手的判决,根据所谓的四重测试和经济依赖测试,宣布他们为正式雇员,该测试用于确定菲律宾的雇员-雇主(而非独立承包商)关系。

  四重测试考察了“(a)雇主对雇员的选择和聘用;(b)工资的支付;(c)解雇的权力;以及(d)控制雇员行为的权力,这是最重要的因素。”而经济现实测试则考虑了各种因素,如工人对公司的经济依赖性(见上一条第9-10段)。

  虽然Lazada不是一家送餐服务公司,但它是一个销售直接送到消费者家中的产品的平台。它与Grab和foodpanda作为平台公司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一点以及国家劳动关系委员会最近对Davao foodpanda骑手的判决表明,政府的行政和司法部门有空间反驳快递员个体户身份的说法。

  除了为平台送货员申请员工身份外,另一个立法机会是正式定义平台自由职业者的权利和责任。菲律宾参议院已经提出了几项保护平台送货员的措施。参议员里萨·洪蒂韦罗斯提交了参议院第1373号法案,旨在为自由职业者提供至少最低工资,要求算法决策透明,在决策中纳入正当程序,要求为菲律宾的社会保护计划(如SSS、PhilHealth、PAG-IBIG)捐款,并保障组织权。10

  SENTRO更广泛的网络包括参议员Hontiveros所属的AKBAYAN党。参议员在潘潘加的公开发布会上向工会成员发送了一条视频信息,解释该法案。此外,工会成员还出席了参议院听证会,表达了他们的观点。平台送货员在SENTRO的协助下出席此类听证会。

  菲律宾地方政府也开始注意到快递员的困境,并试图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瓦伦苏埃拉市已经制定了一项法令,要求最早在2021年为快递骑手提供安全空间、小工具充电和消毒站。与此同时,在桑托斯将军市,当地立法委员会举行听证会,讨论一项为当地送货员提供社会保护的法令。宿务市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一项法令,为等待订单的外卖骑手提供安全场所。这些地方政府的努力值得赞扬,但国家政府需要采取类似措施,确保整个菲律宾群岛的标准相似。

  快递员有真正的政治机会利用他们的结社权力对菲律宾的劳动法进行制度改革。但这将如何进行,仍取决于菲律宾立法机构通过平台法规的速度、平台本身对零工工人组织的反应,以及SENTRO和工会在权力大厅游说时从下方施加压力的能力。

  结论

  尽管Grab快递骑手在疫情期间是前线或重要工作人员,但他们仍然被视为可牺牲的。这一点在他们的薪酬挑战、社会保护措施不足以及缺乏工人代表性方面表现得很明显。SENTRO的工会资源支持了骑手们因不满而引发的争论。这种协同作用通过提供后勤和媒体资源、法律教育、工会合法化以及协助形成一套连贯的需求,成立了全国快递骑手联盟。Grab快递骑手现在有真正的政治机会将他们的结社权力转化为制度权力。尽管如此,这种转变将是国家、Grab等快递平台和快递工人工会之间权力斗争的结果。

  全国快递骑手联盟的经验对组织平台快递员有何启示?来自“传统”工会的援助降低了有争议的平台送货员的组织成本。今天的劳工制度充斥着管理国家、资本和劳工之间关系的各种法规,通常需要技术知识才能驾驭。此外,就业不稳定也抑制了参与和组织的积极性,因为只有为了生存才需要将劳动力出售给市场。11 通过共享资源来降低参与成本,对于加快动员能够挑战平台公司特权的劳工运动至关重要。

  一旦劳工运动被动员起来,任务就转移到维护和加强其结社权力,以完成体制改革。由于漫长的过程和不断变化的舆论,国家立法行动需要时间。此外,平台抵制监管它们的努力也会导致延误。优步试图反驳拟议的规定,并警告称,如果欧洲通过保护工人的规定,价格将上涨。在西班牙,保护平台外卖员的首批法律之一获得通过,Glovo因抵制该立法而继续被罚款。即使所需的制度监管将在遥远的未来发生,也需要不断显现工会化好处的战略。当建立体制机制时,结社权对于确保公司和国家达到标准仍然很重要。

  其中一个策略是在当地动员起来,以改变工作条件。与国家官员相比,地方政府官员相对更容易接触,并且依赖的选民基础更窄。一大群有组织的城市或市级骑手很容易引起这些官员的注意。如前所述,地方政府官员可以制定法令,要求企业提供停车位和充电站,甚至强制要求建立社会安全网。改善这些条件可以很容易地证明工会化的积极影响。

  另一种策略是学习快递骑手中涌现的互助团体的经验。这些互助组织为发生事故的成员、犯错的快递骑手提供集中的资金援助,并监督有利于他们的地方法令的实施。Israel是一名未入会的快递骑手,他讲述了他如何因一些场所未能提供当地法令要求的停车位而被罚款的情况。他还讲述了一次他提醒一名外卖骑手注意,将货款退还给一名快餐店员工,因为该员工误以为订单会在网上支付。这类问题出现在送货员日常工作中。一个致力于消除工作场所冲突的工会,其重要性将得到工人的认可。

  1 Cheryll Ruth Soriano et al., Towards Fair Labor Conditions in the Philippine Platform Economy: Philippines Ratings 2022 (Philippines: Fairwork, 2022), 15

  2 Rakuten Insight, “Changes on the Use of Food Delivery Apps during COVID-19 Pandemic in the Philippines as of June 2020 [Graph].,” Statista, accessed March 27, 2023, https://www-statista-com.easyaccess2.lib.cuhk.edu.hk/statistics/1147491/philippines-food-delivery-apps-usage-during-covid-19/?locale=en

  3 Manuel “Lito” Lapid, “Food and Grocery Delivery Services Protection Act,” Senate of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July 8, 2020, https://legacy.senate.gov.ph/lis/bill_res.aspx?congress=18&q=SBN-1677

  4 Soriano et al., Towards Fair Labor Conditions in the Philippine Platform Economy: Philippines Ratings 2022, 18

  5 Cheryll Ruth Soriano et al., “The Rise of Worker Protests in the Philippine Platform Economy Spotlights Unfair Work Conditions,” Fairwork, October 17, 2022, https://fair.work/en/fw/blog/the-rise-of-worker-protests-in-the-philippine-platform-economy-spotlights-unfair-work-conditions/

  6 Kritika Pandey, Rhacel Salazar Parreñas, and Gianne Sheena Sabio, “Essential and Expendable: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and the COVID-19 Pandemic,”American Behavioral Scientist65, no. 10 (September 2021): 1292, https://doi.org/10.1177/00027642211000396

  7 International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2023 ITUC Global Rights Index: The World’s Worst Countries for Workers(Brussels, Belgium: International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 2020

  8 Philip F. Kelly,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Local Labor Control in the Philippines,”Economic Geography77, no. 1 (2001): 1–22, https://doi.org/10.1111/j.1944-8287.2001.tb00153.x; Rene E. Ofreneo, “Precarious Philippines: Expanding Informal Sector, ‘Flexibilizing’ Labor Market,”American Behavioral Scientist57, no. 4 (2013): 420–43, https://doi.org/10.1177/0002764212466237; Christopher Erickson et al., “From Core to Periphery? Recent Developments in Employment Relations in the Philippines,”Industrial Relations: A Journal of Economy and Society42, no. 3 (2003): 368–95

  9 Stefan Schmalz, Carmen Ludwig, and Edward Webster, “The Power Resources Approach: Developments and Challenges,”Global Labour Journal9, no. 2 (2018): 118, https://doi.org/10.15173/glj.v9i2.3569

  10 Risa Hontiveros, “An Act Regulating Work Mediated, Organised, or Allocated Through Online Platforms for the Protection of Philippine Workers in the Gig Economy,” Senate of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October 6, 2022, https://legacy.senate.gov.ph/lis/bill_res.aspx?congress=19&q=SBN-1373

  11 Søren Mau,Mute Compulsion: A Marxist Theory of the Economic Power of Capital(Verso Books, 2023)

  原文:https://labourreview.org/build-platform-power/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