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王长江在考验“党校要姓党”的力度

2016-08-07 11:33:5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央党校还姓党吗?王长江讲课大放厥词引起公愤

  这几天中央党校教师王长江的一堂党课教学内容引起了社会关注,这个关注不是赞扬,而是批判。之所以如此关注,一是因为王长江是中央党校教授,而且还是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二是他对参加党校学习的学员们讲授的教学内容,虽然零散庞杂冗长,歪理歪解很多,但汇总起来重要的有“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毛泽东争权夺利以至晚年不自信”,“少不更事才学雷锋,学雷锋是秀给人看的”,歪解“中国共产党“和“中共是西方舶来品”,“革命时期中共是把老百姓骗弄到身边来搞破坏”,“经济转型搞三十多年,这个党太笨”,最后露出了讲课的目的是要“转型就得从党的性质上搞根本转型”。除这几个重要的以外,王长江言论中还有很多细碎的荒谬或者错误的观点,穿插在了貌似前言不搭后语和口语遛嘴式的话语中。

  王长江所讲的,本无几个新鲜货,“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和“转型话题”可算是王氏说出的鲜见观点,其它的都无外乎或一模一样的、或换一种说法的时常能听闻的旧货。社会之所以关注和批判,主要因为王长江的单位是中央党校和他任职党建部主任,换句话说,中央党校教师能讲出这样的课,该绝对是不能允许的,但中央党校如果继续让如此反党反社的教师任职并公开授课,让刚刚强调的“党校姓党”,情何以堪?

  本来我对王长江这件事是不打算写什么,因为我也要学会善于认清和总结经验,前不远发生的毕福剑事件不了了之,至今看不到“严肃处理”结果;反对“党校姓党”的任志强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还能说什么呢?人在经历类似的事情多了以后,总会麻木,有人愿意塞耳,充当好人,我等小民又何必喋喋不休自找人烦呢?和平环境下享和平过日子,也算是执行了和平义务了。昨天有同志向我约稿,让我谈谈王长江这件事,实在不好拒绝,本来也有想说的话,索性放弃这次的“躲进小楼成一统”吧。

  王长江这类反党反社会主义,否定毛泽东时代甚至否定革命的人,在中国是非常普遍的,而且应该还算比较主流,这对于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党来说,是非常罕见罕见的异象,但却偏偏出现在了中国和中国共产党内,稀奇么?怪异么?应该都不是,而都是顺势而生的必然。不是“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而正是“马克思主义太中用”的结果,归结到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处处“中用”着。王长江不会不知道这个原理,相反,王长江是视而不见,用非论是的诡辩术,有意将现状的主流意识形态去衡量中国共产党前期的言行是错误的。给前期的言行定性为错误之后,再顺着历史反说过来,也就得出了他的“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的结论了。其手法,很与现在有人拿农民今天的惨状,而说当初党号召工农闹革命而再回到惨状里是被骗的说法相同。

  世人都知,共产党都是无产阶级性质的政党,是革命的左派政党,但是今天很多党员和中国人,还有谁能把共产党还说成是左派政党呢?先不说党的党性,先就普通的一个群众,在几十年的环境变化中,基本都会有意远离左的东西,以防如果被人说成左,犹如古代被说成“大逆”一般的危险,因此几十年来,很多党员和群众以右为荣为傲,假如自己或者自己的父母当年被打成右派,那是非常值得全家自豪和骄傲的资本,会逢人夸耀,唯恐人不知。

  也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穷人和富人的称呼再次回到了中国人的口头上,并以穷富来待人接物。革命和建设时期跟随共产党打天下和建设国家的主力军,在穷和富的分化中,再次沦为社会底层阶层,沦为被瞧不起和遭耻笑的一大群人,连同这个阶层在革命和建设时期的历史,也被说成是历史的“破坏者”,进而假设没有这些“破坏者”,就会继续是国民政府的天下,是蒋介石政权,那么至晚1949年就能改革开放,就不会与美国搞对立,不会与美国分开,得出的推论就是,如此而来,中国就早已经富裕起来了。

  这些变化,必然不仅党内而且党外,都出现了非常多的善于跟风而动的投机分子,诸如王长江之流。他们在党反党,他们在人民共和国而反人民共和国。在一些党员和社会人认同了他们所反的之后,也就站稳了再追着反目前我党的写在《党章》和《宪法》里的本色基础。

  这必须要回到总根子上分析。我们党为之奋斗的经济基础,已从社会主义公有制转到了基本完成的私有化上,这就决定了前后性质上的基本对立。我们党为什么人的大问题,借用民间说法,我们党的党员干部是从“为人民服务”转到了“为人民币服务”上来。在走过来的一路上,我们主动丢掉了公有制,丢掉了共产主义追求,丢掉了工农联盟基础,丢失了群众联系,在政企等核心系统,党被虚化,很多党员干部成天围着资本转,心和思想都被拉过去了。造成如果跟谁讲共产主义理想,必遭耻笑,跟谁讲马列主义,必被骂神经病,最好是讲共产主义是骗人的,是永远不能实现的空想乌托邦,最好是讲马恩列斯毛是“邪教”头子和“暴君”,讲他们的学说早已被扫进了“垃圾堆”等现象。由此也就见怪不怪地看到在高校,马列主义教育早已被边缘化,中小学语文课本去革命化,学校里的共产党快变成地下党了,机关里本色党员得不到重用提拔,企业和社会上的党员早已经跟私企老板一致坚决拥护私有化改革,追求自己先富,一些农村党支部的黑帮化或家族化,改革不搞私有化就不叫改革,改革不突破《党章》和《宪法》的规定就不算是改革,改革不挑战共产党本色就不能说是改革,所以王长江给来自机关的党员干部们上党课,他才敢如此地讲,而无任何忌惮,也可以想到,他能一口气讲完几万字的课,假如学员中有哪个本色党员能站出来反对或者制止他,那么这篇讲课全文也就不会出现了,但大气候所致,公开王长江讲课内容的学员,也许明着不敢当堂反对,不敢站出来制止,也许只能偷偷摸摸地公开出来,或者也许还是赞赏有加而宣扬出来的吧,都不得而知。据说王长江的上下维护者和拥趸者,扬言要查出来并将这个胆敢公布者的饭碗砸掉。

  没有这些变化,纵然借给王长江一百个胆儿,他也不敢如此地讲。

  必须肯定,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央领导应该认识到了党发生的变化和存在的问题,所以我们看到了中央大力铲除腐败,严格党纪党规,强调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是社会主义,要依宪治国,维护《宪法》的权威,要求国企要做大做强,强调党校姓党,党媒姓党,重提全党要不忘初心,不忘来时的路和未来的追求,以及对人民的承诺,“两学一做”,这是非常及时的转变,得到了本色党员的坚定拥护和赞颂,得到广大底层群众的拥戴,可是也引起了变色党员干部和一小部分群众、以及多数知识精英们的不满以至抵制,或污蔑曰文革复活(这跟文革能扯上什么关系,不过是拿着一份历史文件当刀使砍向一切所要反对的罢了),或曰是要走老路,因此出现一部分党员干部知识精英反党反社会主义也就不足为奇了,而王长江只是其中一个声音稍大点的不满者或者坚定反对者而已。那些变化之后再有这些变化,而王长江还敢如此地讲,一是旧变化已成势,王长江不过是借势而言,二是说明新变化在思想意识形态上的拨正反乱还薄弱不力。

  中央提出要从严治党,重新开始重视意识形态建设,都值得广大的党员和群众期盼。而中央党校直辖党中央管理,王长江作为中央直属单位的教授,在这事件上,该如何看待和处理呢?将会显得非常有意义和起到一种风向标的作用,以及验证一次从严治党、“党校要姓党”的力度如何。会如何呢?而我们普通党员和群众,所能而且首要的要对王长江们还是要多做讲理式的批判吧。

  2016-8-5

相关链接:

孙锡良:三赞王长江

姚忠泰:王长江要干什么

宏声王长江吹响了反党号角

贺济中谈王长江事件:“继续革命”是中国共产党的神圣使命

钱昌明评“党校教授”王长江反党事件:严肃党纪,坚决剔除

顾凌英:也谈王长江的“押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