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国内外32项研究论文:真样品试验皆证实转基因稻米危害,结论安全皆造假!

2020-06-29 11:45:2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一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附录17:国内外32项研究论文:真样品试验皆证实转基因稻米危害,结论安全皆造假!

  1)科学常识告诉我们:准备给公众吃何种“转基因大米”,必须用该种“转基因大米”做营养成分检测与“食用安全性”试验;如果以任何借口使用其他品种“转基因稻谷”做营养成分检测与“食用安全性”试验,就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中国数亿消费者每天、每月、每年、多代食用煮熟大米,必须包括用煮熟“转基因大米”做长期、多代“食用安全性”试验;如果以任何借口拒绝包括用煮熟“转基因大米”做长期、多代“食用安全性”试验,就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转基因Bt稻米”对健康危害源自三方面:a)低劣营养成分/微量矿物质;b)外源Bt基因片段;c)转基因Bt蛋白毒素;d)可能造成的其他不可预料蛋白变异。为此,毒理学试验必须包括对“原态”“转基因Bt稻米”试验,以便判断整体综合影响!

  4)国内外众多研究的试验材料不是种植出来供食用的“转基因稻谷”大米,甚至不是一种“转基因水稻品种”,而是用于通过“杂交/多代回交”培育“抗虫转基因水稻”品种种子的“转基因抗虫材料”“T2A-1(cry2A)”、“T1C-19(cry1C)”、“T2A-1(cry2A)”做试验材料,是“假样品造假试验”,但是依然发现对试验动物健康造成一系列严重危害。

  5)对转基因Bt稻米“营养成分”、“食用安全性”、“致癌性”毒理学试验公开发表的论文,只要使用“转基因抗虫材料”“T2A-1(cry2A)”、“T1C-19(cry1C)”、“T2A-1(cry2A)”做试验材料,这样的研究就是“假样品造假试验”,是科学不端、学术腐败研究!

  凡结论“转基因Bt稻米”营养成分“与其非转基因亲本相同”、“对试验动物没有造成危害影响”的研究、凡张启发,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罗云波,黄昆仑,林拥军,,杨晓光,彭于发等参加对转基因Bt稻米安全评价的研究、以至得到“转基因重大专项基金”资助的研究,没有一个不是“假样品造假试验”,全部是科学不端、学术腐败研究! 中国众多机构数十位作者公开发表的几十篇“假样品造假试验”研究论文证实:“转基因作物生物安全评价”是个“科学不端、学术腐败”大泥潭,深陷其中绝大多数研究者堕落为出卖科学良心、背叛优先关爱中华民族健康使命!

  科学证据01(2013):山东省农业科学院高新技术研究中心、广东仲恺农业工程学院柳絮et al.研究确认:

  “利用黄淮稻区主栽品种圣稻13、圣稻15、镇稻88为受体亲本,选择以籼稻明恢63为背景的转基因抗虫材料TT51(cry1Ab/1Ac)、T2A-1(cry2A)、T1C-19(cry1C)和以粳稻中花11为背景的转基因抗虫材料RJ-5(cry1C)为供体,分别进行杂交和多代回交。每一世代后代单株,通过涂抹Basta抗性筛选,结合PCR鉴定跟踪抗虫目的基因以及田间抗虫性鉴定、农艺性状选择,培育出来源于TT51带有cry1Ab/1Ac基因的抗虫稳定株系3个,来源于T2A-1带有cry2A基因的稳定株系2个,来源于T1C-19带有cry1C基因的稳定株系3个,来源于RJ-5带有cry1C基因的抗虫稳定株系2个。这些株系于田间均表现出很好的抗虫性状和优质丰产性状,为黄淮稻区抗虫转基因水稻育种奠定了基础。”

  这确凿证实“TT51”、“T1C-19”与“T2A-1”都不是种植出来供食用的“转基因稻谷”大米,甚至不是一种“转基因水稻品种”,而是用于通过“杂交/多代回交”培育“抗虫转基因水稻”品种种子的一种“转基因抗虫材料”“T2A-1(cry2A)”、“T1C-19(cry1C)”、“T2A-1(cry2A)”!

  柳絮et al,利用回交转育培育黄淮稻区抗虫转基因水稻新品系,山东农业科学,2013(1)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AGRI201301011.htm

  科学证据02(2006):安徽省农业科学院水稻研究所、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杨剑波et al.这篇论文详尽介绍“在美国 ILTAB 试验室进行的”“含有Xa21基因的pC822和含有潮霉抗性基因hph的pHX4”质粒“用成熟的明恢 63 种子培养诱导的胚性细胞进行基因枪双质粒共转化”“得到转基因系M12和M22”,“通过多代回交和分子标记辅助选择,成功地将Xa21基因从M12株系转到保持系80-4B和不育系80-4A中,得到抗白叶枯病的皖21B和皖21A。并利用皖21A不育系选育出优良杂交组合抗优97(皖21A×R-18)”等众多“杂交组合含有Xa21基因稻谷”品种育种过程。

  【剖析:

  1)“材料的转化:用成熟的明恢 63 种子培养诱导的胚性细胞进行基因枪双质粒共转化。共转化的质粒是含有Xa21基因的pC822和含有潮霉抗性基因hph的pHX4。转化工作在美国 ILTAB 试验室进行(Zhang et al., 1998),转基因系的鉴定、田间试验、育种利用以及稻 米的品质和食用安全性评价在安徽合肥进行。”

  2)“1.4 转基因品系的育种应用:

  “(1)以转基因品系 M12、M22 为父本,分别与籼 型野败不育系珍汕 97A 和温敏不育系 X07S、056S 配组,以汕优 63(珍汕 97A×明恢 63)作对照,比较和 评价转基因品系的配合力及应用前景。

  “(2) 以转基因品系 M12 作母本与优良的粳稻保 持系 80-4B 杂交,并以 80-4B 为轮回亲本多代回交, 在回交的过程中用 PCR 扩增跟踪选择 Xa21 基因直 到回交后代的农艺性状与 80-4B 相似,然后自交纯 合 Xa21 基因,得到的株系记作皖 21B。同样的以 80-4A 为母本(80-4B 的同质不育系)与皖 21B 杂交 和回交,得到含 Xa21 基因的不育系皖 21A。

  “(3) 以皖 21A 为母本与优良恢复系 R-18 杂交, 配制杂交组合抗优 97。

  3)这确凿证实,“转Xa21基因大米”是众多品种“转Xa21基因杂交水稻”育种过程中的“转基因材料”,不是种植生产食用“转基因大米”的种子,更不是这样的种子种植生产的食用“转基因大米”!

  4)用这样的“转Xa21基因材料”做“食用安全性”毒理学试验,而不是用准备给消费者食用的最终“转Xa21基因杂交水稻”大米做试验,是低劣赤裸裸“假样品造假试验”!

  5)他们这样低劣赤裸裸“假样品造假试验”的目的,就是企图借此证明用“转Xa21基因材料”通过杂交的众多“转Xa21基因杂交组合稻谷”都“食用安全”!

  杨剑波et al.,转Xa21基因杂交水稻选育和评价,分子植物育种,2006(2)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FZZW200602004.htm

  科学证据03(2010):《农业生物技术学报》发表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罗云波院长、黄昆仑教授为首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和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北京)郭星、许文涛、姚业成、曹思硕对张启发转基因Bt稻米“食用安全性”的毒理学试验论文摘要:

  “利用变性梯度凝胶电泳(DGGE)分析不同ICR(Institute of Cancer Research)小鼠在口服急性毒性试验中摄入Cry1C蛋白前后其肠道菌群的变化,进而对该抗虫蛋白的食用安全性进行较为深入的研究。DGGE图谱经UPGAMA聚类分析显示:小鼠间菌群结构存在较明显的个体差异;实验期间,对照组小鼠灌胃前后其菌群基本保持稳定;实验组小鼠试验前后肠道菌群变化差异较对照组明显。随着灌胃的停止其变化差异在经历过高峰后会随着停喂时间的延长而减小,且菌相有逐渐恢复灌胃前结构的趋势。从肠道菌相的角度分析可知:该抗虫Cry1C蛋白对小鼠是基本安全的。”

  罗云波、黄昆仑等人该论文确认:

  “材料:本试验所用 Cry1C 蛋白由本实验室表达纯化而得,其纯度为 96.8%,并已验证其与转 Bt 基因水稻的Cry1C 蛋白具有实质等同性。”

  【陈一文顾问评论:这确凿证明罗云波、黄昆仑等人毒理学试验是“假样品造假试验”,使用的“材料”,既不是“转基因Bt稻米”本身,也不是从“转基因Bt稻米”提取的“转基因Cry1C 蛋白”,而使用与“转基因Bt水稻”毫无关系的“本试验所用 Cry1C 蛋白由本实验室表达纯化而得”,还毫无任何科学根据声称“并已验证其与转 Bt 基因水稻的Cry1C 蛋白具有实质等同性”更证明罗云波院长、黄昆仑教授一伙是学术腐败、科学不端、厚颜无耻“科学流氓”!】

  他们的论文承认:

  “图1...灌胃第0天对照组...;灌胃第0天试验组...”、“图2...灌胃第0天试验组...;灌胃后第1天试验组...;灌胃后第7天试验组...;灌胃后第14天试验组...;”“图3...对照组C1灌胃0天,灌胃后第1、7和第14天样品...;”“图5...试验组T1灌胃0天,灌胃后第1、第7天和第14天样品...”。

  “口服急性毒性试验:SPF级 ICR 小鼠,从北京维通利华实验动物有限公司购买。将 9 只雄性 ICR 小鼠,随机分为对照组 C和实验组 T,分别灌胃无菌水和 Cry1C 蛋白,同时以5 000 mg/kg 的标准剂量 1 d 内将其分 3 次灌胃。在灌胃的 0 天,灌胃后的第 1 天,第 7 天和第 14 天,分别取约 0.2 g 小鼠的湿重粪便样品进行试验。”

  【评论:黄昆仑教授、罗云波院长等人这篇论文用语极为谨慎,论文摘要避免出现“试验中仅第0天3次灌胃,观察14天”文字描述!】

  他们的论文声称:

  “各小鼠粪样差异性与在灌胃前相比在灌胃后的第1天或第7天天时达到最大,而随着停喂时间的严重该差异有所减少并有回复灌胃前的趋势,即灌胃Cry1C蛋白会使小鼠肠道菌群与对照组相比有所波动,但该差异不显著,而且随着停喂时间的延长,在经过一定适应期后菌群会逐渐恢复。”

  “该结果...说明整个口服急性毒性试验条件稳定,灌胃本身对小鼠没有造成显著影响。...然而,实验组组各小鼠在灌胃前后的差异性稍大于对照组小鼠灌胃前后的差异性,从而推测试验组小鼠发生的较大差异可能是由所灌胃的 Cry1C 蛋白所致,但随着停喂时间的延长该影响逐渐减退,此现象应该属于小鼠摄入外源蛋白后的一种正常生理反应,随着该蛋白的排泄,肠道菌相也渐渐恢复了之前体内固有的结构,该结果与 Alander 等(1999)与 Simpson 等(2000)所报道类似,即所摄入的外源食物很难对肠道菌群造成长期且显著的影响,大多凭借肠道菌群所具有的自身调节能力和定植抗力,维持着肠道长期的正常运转和人体的健康。...从肠道菌相的角度初步探索了抗虫蛋白Cry1C 的食用安全性,拓展了转基因食品安全性评价的手段,为转 Bt 基因水稻的商业化生产提供了一定的指导依据。”

  论文摘要最后结论:“从肠道菌相的角度分析可知:该抗虫Cry1C蛋白对小鼠是基本安全的。”

  【评论: 罗云波院长、黄昆仑教授清楚知道大米是中国数亿人每天、每月、持续一生与多代“主粮”,绝非吃三顿后停两周再吃三顿的“小吃”! 作为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和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北京)团队学术领衔者,他们在决定转基因Bt稻米是否获得“安全证书”、是否推广商业化生产供几亿民众大规模长期食用决定其“食用安全性”毒理学试验关键性依据中,不是使用“转基因Bt稻米”本身,也不是从“转基因Bt稻米”提取的“转基因Cry1C 蛋白”,而使用与“转基因Bt水稻”毫无关系的“本试验所用 Cry1C 蛋白由本实验室表达纯化而得”,使该项“食用安全性”毒理学试验成为科学不端、学术腐败、“假样品造假试验”典型实例! 该项试验的结果,即“各小鼠粪样差异性与在灌胃前相比在灌胃后的第1天或第7天天时达到最大,而随着停喂时间的严重该差异有所减少并有回复灌胃前的趋势”原本证实,如果持续每天三次“灌胃”,Bt蛋白将造成小鼠肠道微生物菌群“与在灌胃前相比”持续严重干扰,成为一系列恶性疾病的病源,证明“该抗虫Cry1C蛋白对小鼠”是“不安全的”,与论文结论“该抗虫Cry1C蛋白对小鼠是基本安全的”是非颠倒! 罗云波、黄昆仑et al.,口服急性毒性试验中Cry1C蛋白

  鼠肠道菌群的影响,农业生物技术学报,2010(2)

  http://www.cqvip.com/qk/97947X/201002/33864913.html

  科学证据04(2000):浙江省医学科学院王茵、来伟旗、陈建国、梅松、傅逸根、胡欣、张炜煌团队对抗除草剂基因(BAR)转水稻稻米(16%、32%、64%基料组)、普通米粉阴性对照与基础饲料组喂养大鼠30天急性毒理学试验研究,声称“各剂量组大鼠生长发育、体重、食物利用率、血常规、脏体比及病理组织学观察等各项指标与阴性对照组比均无显著性差异, 无作用剂量为64g/kg体重。提示抗除草剂基因(BAR)转水稻稻米食用是安全的。”【评论:必须指出,袁隆平团队然而该项研究明知故犯使用“未喷洒除草剂抗除草剂基因(BAR)转水稻稻米”是非常典型低劣“假样品造假试验”!】

  【剖析: 必须指出,除了浙江金穗农业基因工程有限公司外,袁隆平、辛世文、袁定阳团队“通过基因枪转化方法将抗除草剂基因Bar转入早籼稻两系恢复系D68中,育成了转基因抗除草剂恢复系Bar 68-1”。 肖国樱、袁隆平、辛世文、袁定阳et al.,转Bar基因抗除草剂

  两系杂交早稻恢复系Bar 68-1的培育研究,杂交水稻,2007(6)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JSD200706024.htm “抗除草剂基因(BAR) 转水稻稻米、正常水稻稻米由浙江金穗农业基因工程有限公司提供,实验前碾成粉,80 ℃ 烘熟。” “基础饲料配方:玉米粉34 %、豆饼粉25 %、面粉25 %、 熬皮5 %、鱼粉5 %、 酵母1 %、食盐1 %、食用油2 %、鱼肝油1 %、VB240mg/kg。 “阴性对照饲料配方:豆饼粉25 %、鱼粉5 %、酵母1 %、食盐1 %、食用油2 %、 鱼肝油1 %、V B 240 mg / kg、复合维生素2 %、复合矿物质1 %、米粉64%。5 组饲料蛋白质、脂肪测定结果见下表。符合大鼠生长营养的要求(蛋白质) 18%,脂肪) 3% )。”

  评论1:“基础饲料”/“阴性对照饲料配方”皆含“玉米粉+都兵分+食用油...”,但是皆未做是否转基因身份PCR检测,也未做农药残留检测,无法排除二者皆遭到转基因玉米、大豆与草甘膦残留污染的可能!

  评论2:该项研究的试验材料没有包括原态“抗除草剂基因(BAR) 转水稻稻米”与原态“阴性对照组”,无法检测它们对试验动物影响的差异! “抗除草剂基因(BAR) 转水稻稻米”是抗草铵膦除草剂转基因水稻,其特点是种植过程中允许喷洒草铵膦除草剂,但是造成稻米草铵膦残留,这也是造成健康危害最重要的因素! 该项研究故意只字不提喷洒除草剂造成稻米除草剂残留,显而易见证明研究中使用的是种植中故意不喷洒草铵膦除草剂的“抗除草剂基因(BAR) 转水稻稻米”做试验材料,是典型低劣“假样品造假试验”! “2.2.1 Ames试验抗除草剂基因(BAR)转水稻稻米各剂量组回变菌落数均未超过自发回变数的2倍,而阳性对照组的回变菌落数均显著增加(MR)2)。 “2.2.2 小鼠骨髓嗜多染红细胞微核试验结果显示阳性对照组微核率高达3.36 %--3.38%,而剂量组的微核率在0.14%--0.20%。与阴性对照组(0.14%--0.16% )相比差异无显著性(P>0.05),提示抗除草剂基因(BAR)转水稻稻米对小鼠骨髓细胞无明显断裂效应。

  “2.2.3 小鼠精子畸形试验结果显示各剂量组的精子畸形率在1.28%--1.82%, 与阴性对照组(1.82%)相近,而阳性对照组的精子畸形率高达5.52%,提示抗 除草剂基因(BAR)转水稻稻米对小鼠精子形态无影响。

  “2.3.1 生长发育试验期间,大鼠生长良好,低剂量组一雄鼠死于肺部感染,其 余各剂量组大鼠均无异常症状和体征,也无死亡。各剂量组动物的体重、进食量、食物利用率与阴性对照组比,无显著性差异;阴性对照组与基础对照组比,经t检验,雄鼠增重有极显著性差异(P<0.01),雌、雄鼠食物利用率有显著性差异(P<0.05)。”

  评论:在使用种植中故意不喷洒草铵膦除草剂“假样品”情况下,以及3)评论1/评论2情况下,该项试验中发现什么、未发现什么已经毫无意义!】

  王茵et al.,转基因稻米的安全性试验,中国卫生检验杂志,2000(2)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WJZ200002013.htm

  科学证据05(2002):《食物与农业科学杂志》(Journal of the Science of Food and Agriculture)发表浙江大学原子核农业科学研究所、浙江省医学科学院王忠华、Yin Wang、Hai-rui Cui、Ying-wu Xia、Illimar Altosaar、 Qing-yao Shu团队研究系“假样品造假试验”,但依然确认“喂食转基因饮食的几个雌性大鼠的血清参数被发现与喂食非转基因饮食显著不同,但这些参数的值仍然在对应年龄和性别老鼠正常范围值内”。

  【剖析:该项研究系“假样品造假试验”,理由如下: Wang Zhonghua(王忠华)等这篇英文论文结论:“这些结果表明,转基因Bt米粉的剂量为64 g kg-1 BW时,Bt毒素和NPTII以及HPT蛋白对大鼠无毒性作用”。 论文确认“植物材料:在该实验中使用纯合Bt水稻品系KMD1及其亲本品种。 ... 1999年在浙江大学实验农场稻田中收获了KMD1和秀水11号种子。将KMD1和秀水11号谷粒磨成面粉,干燥至80℃”,证实,该项研究试验材料是供种植用“转基因Bt稻米种子”,而不是由其种植出来的供食用“转基因Bt稻米”! 2)相同作者相同2002年发表的下边中文文献《Bt水稻“克螟稻”稻米毒理性评价研究初报》确认“用于试验的 KMD2 和秀水 11 种子系1999 年产于浙江大学华家池校区试验农场...供试种子先用 Satake 脱壳机和精米机加工成精米 ,再磨成米粉 ;80 ℃2 h烘熟后用于饲料配制”,证实该项研究试验材料是供种植用“转基因Bt稻米种子”,而不是由其种植出来的供食用“转基因Bt稻米”!】

  WANG Zhonghua, WANG Yin, CUI Hairui, et al. Toxicological evaluation of transgenic rice flour with a synthetic cry1Ab gene from Bacillus thuringiensis[J]. Journal of the Science of Food and Agriculture, 2002, 82: 738-744.

  WANG Zhonghuaet al., 苏云金芽孢杆菌合成cry1Ab基因转基因水稻米粉

  毒理学评价。是无语农业科学杂志,2002, 82: 738-744.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abs/10.1002/jsfa.1105

  科学证据06(2002):《中国农业科学》发表浙江大学原子核农业科学研究所、浙江省医学科学院王忠华、王茵、, 崔海瑞、舒庆尧、夏英武团队研究系“假样品造假试验”,但依然确认“镜检发现对照组、高剂量组各有 1 只雄性大鼠肝脏局部肝细胞轻度脂肪样变。对照组、高剂量组均有个别雌 、雄大鼠肝脏局部肝血窦和(或)肝中央静脉轻度充血;局部肾间质毛细血管和(或)个别肾小球毛细血管襻轻度充血, 或见局部肾间质点状白细胞浸润;脾动脉周围淋巴鞘增厚和(或)淋巴小结增多、增大。”但是以“以上变化均无剂量反应关系”忽略不重视!

  【剖析:该项研究系“假样品造假试验”,理由如下: 该项研究确认:“用于试验的 KMD2 和秀水 11 种子系1999 年产于浙江大学华家池校区试验农场...供试种子先用 Satake 脱壳机和精米机加工成精米 ,再磨成米粉 ;80 ℃2 h烘熟后用于饲料配制。” 2)相同作者相同2002年发表的上边英文文献确认“植物材料:在该实验中使用纯合Bt水稻品系KMD1及其亲本品种。 ... 1999年在浙江大学实验农场稻田中收获了KMD1和秀水11号种子。将KMD1和秀水11号谷粒磨成面粉,干燥至80℃”,证实,该项研究试验材料是供种植用“转基因Bt稻米种子”,而不是由其种植出来的供食用“转基因Bt稻米”!

  3)该项研究结论“大鼠 90d 喂养结果显示, 各试验组大鼠体重 、进食量和食物利用率与对照组均无显著差异。 对大鼠肝、肾、胃、肠及睾丸进行组织切片检查, 均未见病理性改变。 大鼠脏体比、血象及血生化指标均在正常范围内, 试验组与对照组无明显差异。”,然而该项研究为“假样品造假试验”,理由如下:

  4)王忠华等该项毒理性评价试验中使用的转基因材料是供种植用“转基因Bt稻米种子”,而不是由其种植出来的供食用“转基因Bt稻米”:“转基因Bt稻米种子”具有繁殖能力,其种植出来的“转基因Bt稻米”是丧失了繁殖能力,与“转基因Bt稻米种子”“实质不同”!

  5)在毒理性评价中,对试验动物器官仅进行了光学显微镜观察,没有用电子显微镜进行精微结构病变观察!】

  王忠华等. Bt水稻“克螟稻”稻米毒理性评价研究初报[J].

  中国农业科学, 2002, 35(12): 1487-1492.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NYK200212010.htm

  科学证据07(2004):中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李英华、杨晓光、朴建华、卓勤、陈小萍、陈晓滨团队获国家科技部973计划(No.2001CB109007)国家科技部863计划(No.AA2212291);科技部国家转基因植物研究与产业化专项(No.J00C003)资助对大鼠饲喂“转Xa21基因大米”、非转基因大米组和AIN93G正常对照组90天,声称“结果:与非转基因大米组相比,实验中期转基因大米组血糖降低,胆固醇和高密度脂蛋白升高,实验结束时上述差异消失,但雌性组谷草转氨酶活性显著升高。与AIN93G正常对照组相比,实验中期转基因大米组体重、甘油三酯、高密度脂蛋白显著增高,血糖降低;实验结束时上述差异消失。脑、心、脾、肺、肾、胃、十二指肠、肾上腺、睾丸、卵巢病理检查未见异常。结论:现有实验结果不能证实转基因大米对大鼠有亚慢性毒性作用。”杨晓光领衔的该研究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剖析:

  1)“本实验所评价的转 Xa21 基因大米属抗病虫害型, 目的基因来源于野生稻, 表型性状为抗水稻白叶枯病, 其选择标记 已被去除, 由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中心提供。”

  2)“转基因大米组饲料:以 AIN-93G 配方为参照, 根据转基因 大米营养成分分析结果, 以最大量加入转基因大米蛋白为原则, 蛋白质不足的部分由酪蛋白补齐。 其他营养成分根据 AIN-93G 配方补齐, 最终配成除蛋白质来源不同外, 蛋白质的 含量及其他所有营养成分和含量均与 AIN-93G 配方相同的饲 料。 经过计算, 转基因大米最大加入量为 73.2%。”

  3)“2.3 大鼠血生化测定结果 由表 1 可知:实验中期, 雌性转基因大米组血糖低于AIN93G 对照组, 而甘油三酯和高密度脂蛋白均高于AIN93G对照组。转基因大米组胆固醇和高密度脂蛋白均高于非转基因大米对照组。雄性组, 转基因大米组血糖低于其他两组。到实验结束时, 三组之间各指标无统计学差异。由表2可知, 实验结束时, 转基因大米组雌鼠谷草转氨酶活性高于非转基因大米组, 但与 AIN93G 正常对照组无差异。”

  4)“1.3.6 病理学检查 每组随机取 8 只大鼠, 取大脑、心脏、肝脏、脾脏、肺脏、肾脏、胃、十二指肠、肾上腺、睾丸、卵巢做病理检查。”

  “2.6 病理学检查 无论雌性组还是雄性组, 所有大鼠大脑、心脏、肝脏、脾 脏、肺脏、肾脏、胃、十二指肠、肾上腺、睾丸、卵巢病理检查均未见异常。”

  未确认“病理学检查”为“人眼观察”、“光学显微镜观察”及其放大倍数,更没有用能观察到微观结构病变的高放大倍数“电子显微镜”观察!】

  李英华、杨晓光et al.,转Xa21基因大米亚慢性毒性实验,卫生研究,2004(5)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WSYJ200405017.htm

  科学证据08(2007):《湘潭师范学院学报: 自然科学版》发表刘雨芳, 刘文海, 李双、朱春花团队《转基因抗虫水稻MSA4大米对大鼠脏器系数、血常规与血生化的影响》声称:以转 cry 1Ac/ sck 双价基因抗虫稻MSA4 大米为材料, 探讨转基因抗虫水稻MSA4 大米的食品安全性。实验按体重设 4.64 g/ kg 、10 g/ kg 与 21.5 g/kg 三个剂量组, 进行了大鼠 30 d 喂养试验, 检测转基因大米对大鼠表观体症、脏器系数、血常规与血生化指标值的影响。 结果显示转 cry1Ac/ sck 双价基因抗虫稻MSA4 大米各剂量组喂养大鼠, 大鼠的行为、呼吸、毛色均正常, 除高剂量组雌鼠的甘油三酯值极显著低于对照外“、”结果显示 ,以各转基因大米剂量组饲喂大鼠, 其重要脏器系数略高于或低于对照组, 但均无显著差异”、“血常规五分类法检测结果显示,在21项被检指标中, 各转基因剂量组的检测值略高于或低于对照组,但均无显著差异”、“通过检测, 在11项血生化指标中, 除转基因大米高剂量组雌性大鼠的甘油三酯极显著低于对照组外(P= 0.008),饲喂转基因大米各剂量组雌雄大鼠血清的其余指标值略高于或低于对照组, 但均无显著差异”并由此得出非常不负责任“30 d 喂养试验结果显示转基因水稻 MSA4 稻米食用是安全的”结论!

  【剖析: 论文确认:“基础饲料配方:玉米25%、豆粕10%、麦麸20%、茨粉25%、鱼粉15%、鱼肝油1%、酵母1.4%、食盐1%、碳酸钙1 %、多维0.1%、微量元素添加剂0.5%。” 这里有一个重要问题,即“玉米25%、豆粕10%”是非转基因传统“玉米、豆粕”,还是喷洒有草甘膦残留的转基因“玉米、豆粕”?如果含后者,必然造成“无显著差异”掩盖转基因Bt稻米健康危害的造假试验后果! 3)该项喂养毒理学研究仅进行30天,而不是明显病变出现的90天以上到两年期间,还故意不包括对各器官光学显微镜观察,更不包括电子显微镜进行精微结构病变观察,得出非常不负责任“认为食用转基因稻米对大鼠是安全的”结论!】

  刘雨芳, 刘文海, 李双, 等. 转基因抗虫水稻MSA4大米对大鼠脏器系数、

  血常规与血生化的影响[J].湘潭师范学院学报: 自然科学版, 2007, 29(4): 112-116.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XTSK200704033.htm

  科学证据09(2007年)丹麦食物与兽医研究所毒理学与风险评估部研究:

  “作为欧盟委托的SAFOTEST项目的一部分...在Wistar大鼠90天喂饲研究中,表达Cry1Ab蛋白(Bt毒素蛋白)的转基因KMD1稻米与其非转基因亲本野生品种Xiushui11进行了比较。”该项试验观察到:

  “食用量:与对照组与亲本组比较,喂养转基因KMD1稻米饮食雄鼠每周食用量有统计显著差别";

  “血液生化和血液学:喂养转基因KMD1稻米的雄性大鼠血浆尿素浓度显着升高(+ 10%; p <0.05),葡萄糖浓度显着升高(+ 13%,p <0.05),而蛋白质浓度显着降低5%(p <0.05)。 ...在雄性大鼠中,在MCH(平均红细胞血红蛋白含量)上观察到统计学上显着的差异,其在喂食KMD1的雄性(p <0.05)和WBC(白细胞)(在同一组中降低17%(p <0.05))下降3.5%。”

  “微生物学:表12总结了小肠中显著微生物学结果。在来自十二指肠的样本中,与对照组相比,在转基因稻米饮食组中观察到双歧杆菌群减少13%(p <0.05)。 在来自回肠样品中,观察到大肠菌群增加,在转基因稻米KMD1组中高出23%(p <0.05)。”

  “器官重量:在喂食稻米KMD1的雄性大鼠中检测到统计学上显著降低的肾上腺绝对重量(~15%)(p <0.05)。 喂食转基因稻米KMD1的雄性大鼠的睾丸的绝对重量增加(+ 10%)(p <0.05),相对重量(+ 12%)也如此(p <0.01)。 喂食转基因稻米KMD1雌鼠子宫绝对重量增加(+ 19%)(p <0.05)。”

  “尸检和组织病理学:由于观察到睾丸重量不同,进行了彻底组织学检查,揭示了两组不同阶段的单侧睾丸变性。 在宏观上,睾丸或多或少肿胀或萎缩,这与生精小管中观察到的退化不良阶段直接相关;对照组中16只雄鼠发现有2只主要患萎缩性变性,而转基因稻米KMD1组中16只雄鼠中有3只患有退化相关更明显的肿胀。”

  该项研究强调:“该项研究的目的是在转基因作物安全性评估中,这次是转基因稻米KMD1,使用已知的动物模型。这项90天研究中没有显示负面的或者毒性影响。然而,这项研究中的经验导致总的结论,没有额外的实验组,无法评估转基因作物未预料影响的安全性。”

  【剖析:该项研究是“假样品造假试验”,理由如下:

  1)论文确认“试验材料:Bt水稻KMD1和相应的亲水稻秀水11分别来自渥太华大学(加拿大)和浙江大学(中国)。 KMD1及其亲本系秀水11的种子于2000年末在中国杭州生产。Wu et al.(2001)描述了转化稻的产生和选择。在水稻种子繁殖期间,这些材料的性能与前几年的观察结果一致。”确凿证实研究中使用的试验材料是种植用转基因“Bt水稻KMD1”种子,而不是用这种种子种植生产出来的食用转基因“Bt水稻KMD1”稻米!

  2)上述引文Wu et al.(2001)确认:“在我们的实验中,在不同年份种植的相同转基因水稻植株中也发现了近10倍的cry1Ab基因表达差异(数据未显示)”。这揭示,进行“转基因Bt稻米”食用安全性毒理学试验时,不仅必须保证使用转基因“转基因Bt稻米”种子种植出来的食用“转基因Bt大米”,而且必须检测保证这样的“转基因Bt大米”中表达的Bt蛋白含量水平与大规模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Bt大米”中表达的Bt蛋白含量水平一致,而不是研发单位为了通过监管故意选择的低Bt蛋白含量水平“转基因Bt稻米”样品!】

  SCHRØDER M, POULSEN M, WILCKS A, et al. A 90-day safety study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rice expressing Cry1Ab protein (Bacillus thuringiensis toxin) in Wistar rats[J].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2007, 45: 339-349.

  SCHRØDER M, POULSEN Met al.,在大鼠中对表达Cry1Ab蛋白(Bt毒素蛋白)转基因稻米90天安全性研究。食物与化学毒理学杂志,2007, 45: 339-349.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278691506002535

  科学证据10(2007):丹麦食物与兽医研究所毒理学与风险评估部研究:

  “该90天喂养研究设计来评估表达雪花莲凝集素(GNA植物血凝素)转基因稻米品种,构成欧盟提供经费支持项目,目的是发展与验证敏感的与特定的方法来评估专业食品的安全性。雄性与雌性Wister大鼠喂饲纯化了的含60%转基因稻米或其亲本饮食90天。”该项研究发现: 营养成分分析:表达雪花血凝素(GNA)转基因稻米与其非转基因亲本比较多种重要营养成分、氨基酸、维他命与矿物质有重大差异。 “在90天喂养研究中测试的大米以生棕色糙米喂养动物。为了以标准化的方式测试大米,决定使用生米,因为烹饪可能会影响许多蛋白质的活性,包括表达的凝集素; 此外,烹饪食谱显着不同。” “在喂养转基因GNA水稻的情况下,雄鼠和雌鼠的相对水摄入量显着增加。雄鼠绝对水摄入量显着增加”! “血生化指标:给予转基因GNA水稻雄鼠血浆钾浓度显著降低,给予转基因GNA水稻雄鼠和雌鼠蛋白质和白蛋白水平显着降低。喂食转基因GNA水稻雌鼠肌酐水平显著降低。此外,在喂食转基因GNA水稻雌鼠中观察到丙氨酸氨基转移酶的血浆活性显着增加。” “血液学指标:雄鼠中,在喂食转基因GNA水稻组中平板计数(PLT)略高,而与对照组相比,平均细胞血红蛋白浓度(MCHC)略低。 与雌性对照组相比,给予转基因GNA水稻的雌性大鼠的大未染色细胞(LU)数量较低。” 免疫学指标:喂养转基因GNA水稻组试验动物免疫学指标发生一系列变化。 “粪便样品菌群定量分析:“在来自十二指肠的样品中,总厌氧菌的统计学显着增加,与对照组相比,在GNA组中观察到乳球菌和肠球菌群体(表13)。 在回肠样品中未观察到这种情况,与对照组相比,在GNA组中观察到肠杆菌减少(P <0.005)。” “器官重量,尸检和组织病理学:... 在喂食GNA水稻的雌性大鼠中观察到小肠相对重量的统计学显着增加(+ 10%),以及肾上腺绝对和相对体重增加(分别为+ 14%和+ 20%)。 此外,与雌鼠对照组相比,该组肠系膜淋巴结绝对(-30%)和相对(~26%)重量显著降低。没有观察到宏观或组织学上的发现。” “作为结论,该项动物研究未能使我们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做出结论。研究中应当包括基因表达产品在饮食中凸显的额外实验组,以便区分观察到的影响是由于植物血凝素,还是由于转基因稻米中发生的次生改变。” 【剖析:该项研究又是“假样品造假试验”,理由如下: “试验材料:用于动物研究的转基因(T6代)和亲本系的水稻种子在中国浙江省建德县浙江大学实验农场大量繁殖。 将转基因和亲本的水稻种子同时播种在同一个田地中,播种后30天,将幼苗移植到相邻的田间。 ...在抽穗后约4周收获水稻种子。水稻种子后来从中国送到丹麦丹麦食品和兽医研究所(DFVF)作为整粒糙米。到达后,使用测试husker THU 35B(Sakate Corporation,Japan)将大米脱壳并用锤磨机SB-89(United Milling Systems,Denmark)研磨。”这确凿证实该项研究的试验材料不是种子种植生产的食用“转基因GNA稻谷”大米,而是育种过程中的“转基因GNA稻米种子”! 该项研究声称“没有观察到宏观或组织学上的发现”,然而该项研究对试验动物器官组织没有用电子显微镜对器官进行观察,发现不了微观结构病变异常!】 Poulsen M, Kroghsbo S, Schroder M, et al.A 90-day safety study in Wistar rats fed genetically modified rice expressing snowdrop lectin Galanthus nivalis (GNA).

  Food Chem Toxicol. Mar 2007; 45(3): 350-363.

  Poulsen M, Kroghsbo S, Schroder M, et al.喂食表达雪花血凝素(GNA)转基因稻米Wister老鼠的90天安全性研究。食品化学毒理学。2007年3月;45(3): 350-363.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7052828

  科学证据11(2008年)丹麦技术大学毒理学与风险评估系国家食物研究所、LEO制药公司、四个兰农作物研究所、英国Newcastle大学生物学院环境与可持续性研究所团队研究、浙江大学核农业科学研究所:“作为欧盟委托进行的SAFOTEST项目的一部分,在Wistar大鼠28天与90天喂饲研究中审查了来自从苏云金杆菌(Bt)的Cry1Ab蛋白与来自芸豆的PHA-E凝集素的免疫调制作用进行了审查。...作为结论,以大约70mg PHA-E凝集素/kg体重/每天喂饲大鼠90天后仅发现PHA-E凝集素有免疫调制作用。”

  “作为欧盟委托进行的SAFOTEST项目的一部分,在Wistar大鼠28天与90天喂饲研究中审查了来自从苏云金杆菌(Bt)的Cry1Ab蛋白与来自芸豆的PHA-E凝集素的免疫调制作用进行了审查。...作为结论,以大约70mg PHA-E凝集素/kg体重/每天喂饲大鼠90天后仅发现PHA-E凝集素有免疫调制作用。由于PHA-E凝集素与Cry1Ab蛋白都有诱发抗体响应的能力,设计未来动物研究时很重要的是仔细考虑避免吸入摄入其他组的蛋白,以及在将转基因作物介绍进入世界市场前检查“外来”蛋白质的敏感性和启发潜力。”

  【剖析:该项研究系“假样品造假试验”,理由如下: “测试材料:PHA-E转基因水稻品系(PHA-E水稻)由纽卡斯尔大学(Poulsen et al.,2007b)开发,并与其亲本水稻品系(EY1105)一起在中国杭州繁殖。 Bt水稻(KMD1)由渥太华大学(加拿大)和浙江大学(中国)(Shu et al.,2000)共同开发,并与其在中国杭州的母系品种秀水11一起大量繁殖。 关于水稻品系的进一步细节和测试材料的表征,参见Poulsen et.(2007b)和Schrøder et al.(2007年)。” “在现场扩大育种:用于动物研究的转基因和亲本品种EYI105的水稻种子在浙江省建德县浙江大学实验农场种植。 收获PHA-E水稻品系35的PCR阳性T1植物的种子,并在田间进一步扩大育种两代,以产生足够量的种子材料用于动物饲养研究; 因此,在动物饲料中使用T4代PHA-E水稻的种子。” KROGHSBO S, MADSEN C, POULSEN M, et al. Immunotoxicological studies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rice expressing PHA-E lectin

  or Bt toxin in Wistar rats[J]. Toxicology, 2008, 245: 24-34.

  Kroghsbo S, Madsen C, Poulsen M, et al.表达PHA-E血凝素或Bt毒素的转基因稻米在Wistar老鼠免疫毒理学研究。毒理学。2008年3月12日;245(1-2): 24-34.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300483X07008281

  科学证据12(2008):湖南科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湖南科技大学校医院刘雨芳、刘文海、贺玲、李双、朱春花团队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30270879)、湖南省教育厅重点项目(05A012)”资助大鼠30天喂养试验揭示:

  “转cry1Ac/sck双价基因抗虫杂交稻21S/MSB大米各剂量组喂养大鼠…“雌性大鼠低剂量组、雄性大鼠中剂量组与高剂量组的胃体系数显著低于对照 ...受试大鼠除雌性鼠低剂量组的单核细胞计数与中剂量组的平均血小板体积、雄性鼠高剂量组的嗜中性粒细胞计数显著低于对照组, 雄性鼠中剂量组的淋巴细胞计数显著高于对照组 ... 转基因大米中剂量组雌性大鼠的白球比例、低剂量组与高剂量组雄性大鼠的谷草转氨酶显著低于对照组”!该项喂养试验仅进行了30天,在发现上述众多病变异常情况下竟然非常不负责任结论“试验结果显示食用转基因抗虫杂交稻 21S /MSB 稻米是安全的”!

  刘雨芳 et al.,转基因抗虫杂交稻大米对SD大鼠

  行为与生理的影响,生命科学研究,2008(3)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SMKY200803015.htm

  科学证据13(2008):《湖湖南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发表南科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刘雨芳、刘文海、贺玲、李自君团队《转基因工程稻大米对小鼠的急性毒性与致突变研究》揭示造成“明显降低雄性小鼠的肝脏系数、MSA4 偏低剂量组(4.64 g/kg 剂量组)明显降低雄性小鼠的肠系数,与对照比较呈现显著差异”。 以“转 cry1Ac/sck 双价基因抗虫工程稻MSA4,KF6- 304,21S/MSB 与 II- 32A/MSB 稻种与非转基因对照稻明恢86(MH86)与两优2186(IIY- 2186)”大米为试验材料,进行了小鼠急性毒性试验”:4个转基因大米品系均各设2.15,4.64,10,21.5 g/kg体重4个剂量组,按10 g/kg体重设2个非转基因稻米对照组(MH86与IIY- 2186)。实验前将大米碾成粉,80℃下2h烘熟,溶于蒸馏水中,按0.1ml/5g灌胃。灌胃前12~16h禁食(不限制饮水),灌胃后1h以常规基础饲料喂食给水。小鼠分笼饲养,自由进食饮水,连续观察14d。 受试鼠被处死前12h停止进食饮水。 器官系数:该项毒理学试验发现“转基因大米 MSA4 最低剂量组(2.15 g/kg剂量组)与中低剂量组(10 g/kg 剂量组)、II- 32A/MSB最低剂量组(2.15 g/kg剂量组)明显降低雄性小鼠的肝脏系数、MSA4 偏低剂量组(4.64 g/kg 剂量组)明显降低雄性小鼠的肠系数,与对照比较呈现显著差异”; 血常规分析:12 项检测结果显示,与对照比较,MSA4 最高剂量组(21.5 g/kg剂量组)、KF6-304的2.15、4.64与 10g/kg剂量组显著降低了受试雌小鼠的PCT值(降钙素原),KF6- 304的4.64 g/kg剂量组与10 g/kg剂量组分别显著提高了受试雌小鼠的MPV值(平均血小板体积)与LYM(淋巴细胞百分数)的百分率; “与对照比较,MSA4与KF6- 304 最低剂量组(2.15 g/kg 剂量组)均显著提高了受试雄小鼠的RBC值;KF 6- 304 最低剂量组(2.15 g/kg 剂量组)显著提高受试雄小鼠 RBC 值与 HCT 值,KF6- 304 最低剂量组(2.15 g/kg剂量组)与的偏低剂量组(4.64g/kg剂量组)均显著降低了受试雄小鼠的 LYM 百分率”;“21S/MSB中剂量组(10 g/kg 剂量组)显著降低受试雄小鼠的 LYM 的百分率、II- 32A/MSB高剂量组(21.5 g/kg 剂量组)显著降低受试雄小鼠的WBC值”; 该项研究仅喂养90天,而不是明显病变出现的90天以上到两年期间,还故意不包括对各器官光学显微镜观察,更不包括电子显微镜进行精微结构病变观察,在这种情况下得出“认为食用转基因稻米对大鼠是安全的”结论明显草率! 刘雨芳, 刘文海, 贺玲等. 转基因工程稻大米对小鼠的急性毒性与致突变研究[J]. 湖南科技大学学报: 自然科学版, 2008, 23(4): 111-117.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XTKY200804027.htm

  科学证据14(2010):湖南师范大学张珍誉硕士论文(导师:颜亨梅)《转Bt基因稻谷对小鼠健康的安全性评价》揭示,补充营养成分后的“转基因汕优63稻米”试验材料90天喂养对试验动物造成“发现以转稻谷饲喂小鼠,其指标值略高于或低于对照组,但均无显著差异... 小肠腺细胞产生了病变性增生”、“具有致敏性可能”、试验动物肠道中存在“外源基因所表达的抗虫蛋白cry1Ac...小分子片段"!

  “试验1,转Bt基因稻谷对小鼠血清生化指标和器官发育的影响:发现以转稻谷饲喂小鼠,其指标值略高于或低于对照组,但均无显著差异... 小肠切片表明实验组小鼠小肠腺细胞产生了病变性增生”!

  “试验3,转Bt基因稻谷的致敏性生物信息学预测:...预测转Bt基因稻谷具有致敏性可能”!

  “试验4,取食转Bt基因稻谷的小鼠小肠mtDNA突变的研究:...对于实验结果中2个一致性突变,推测它们可能起到协同作用,突变的积累使得线粒体功能出现异常,从而导致小鼠出现小肠腺细胞病变性增生”!

  “试验5,转基因稻谷中外源基因和外源蛋白质在小鼠体内残留的检测:...结果表明转基因稻谷日粮中的外源基因所表达的抗虫蛋白cry1Ac在体内被降解,其小分子片段随粪便排出体外”,表明试验动物肠道中存在“外源基因所表达的抗虫蛋白cry1Ac...小分子片段"!

  【剖析: 该项研究中使用的“转基因Bt稻谷”试验材料不是原始成分,而是以AIN93G饲料配方为参照,补充了营养成分后的“转基因汕优63稻米”试验材料:如果使用原始成分“转基因汕优63稻米”试验材料,该项研究可能揭示更多健康危害问题。 该项研究结束时对试验动物器官切片进行观察时,仅使用x25低放大倍数光学显微镜观察,没有采用数百倍电子显微镜进行观察,因此发现不了器官微观结构更多病变状况。】 张珍誉. 转Bt基因稻谷对小鼠健康的安全性评价,

  湖南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2010.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542-2010127678.htm

  科学证据15(2010):《毒理学杂志》发表湖南师范大学张珍誉、颜亨梅、刘立军、张琳团队研究论文《转Bt基因稻谷对小鼠的亚慢性毒性实验》确认:“以转 cry1Ac基因的汕优 63(简称转 Bt 基因水稻)为实验材料,以AIN93G饲料配方为参照,以最大量加入转Bt基因稻谷为原则,通过90 d 喂养实验病理检查发现 ... 小肠腺瘤增生,对病变小鼠小肠线粒体DNA一级结构进行测定,发现了2个有意义的突变。结论在本实验条件下,现有实验结果证实转基因稻谷对小鼠小肠有亚慢性毒性作用。”

  张珍誉 et al,转Bt基因稻谷对小鼠的亚慢性毒性实验,毒理学杂志,2010(2)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WSDL201002012.htm

  科学证据16(2011):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罗云波、黄昆仑领衔元延芳、许文涛、刘海燕、Jiao Lu、Chunyuan Su团队对大鼠喂养转基因T2A-1稻米90天粪便微生物区系的影响研究声称“在整个实验期间,在转基因稻米组和其亲本组之间未发现特定细菌和总细菌数量的统计学显着差异。...结论:转基因稻米喂养没有观察到对大鼠粪便中特定细菌数量的不利影响。”然而,该项研究系低劣赤裸裸“假样品造假试验”!【剖析: 论文确认“本研究中的目标水稻是转基因抗虫水稻T2A-1(GMR),其中合成的cry2A基因通过农杆菌介导的转化引入到优质籼稻恢复系明恢63中,该转基因抗虫水稻由华中农业大学开发与提供。” 该项研究的试验材料为转基因Bt稻米育种过程中的转基因材料“T2A-1”,甚至不是用于种植用的转基因Bt稻米品种种子,更不是这样的种子种植生产的食用“转基因Bt稻米”大米,确凿证实该项研究为“假样品造假试验”!】 YUAN Yanfang, XU Wentao, LUO Yunbo, et al. Effects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T2A-1 rice on faecal microflora of rats during 90 day supplementation[J].

  Journal of the Science of Food and Agriculture, 2011, 91: 2066-2072.

  YUAN Yanfang, XU Wentao, 罗云波et al.,转基因T2A-1水稻对90天大鼠粪便微生物区系的影响,食物与农业科学杂志,2011, 91: 2066-2072.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pdf/10.1002/jsfa.4421

  科学证据17(2011):武汉理工大学生物系;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熊燕飞、覃铜城、陈超、李俊生、吴刚团队获”农业部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2009ZX08011-013B)”研究“以昆明种雄性小白鼠为试验对象,在室内用转基因杂交水稻Bt汕优63及其亲本普通杂交水稻汕优63的稻米配制小鼠人工饲料,分别进行喂饲”,结论“结果表明,转 Bt 基因水稻对昆明种雄性小白鼠取食和食物利用效率是安全的,从营养效应方面的响应对转基因抗虫杂交水稻 Bt 汕优 63 进行了安全性评价,其结果可为农业部批准发放的转基因抗虫杂交水稻Bt 汕优 63 的商业化推广提供重要的理论支撑。“但是论文“讨论”中不得不承认“结果表明,食用转基因杂交水稻Bt汕优 63 稻米饲料的小白鼠与食用普通杂交水稻汕优63稻米饲料小白鼠体内的4种保护酶(过氧化氢酶、过氧化物酶、超氧化物歧化酶和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及2种解毒酶(乙酰胆碱酯酶和谷胱甘肽-S-转移酶)的活性都无显著性差异。 试验期内,从两类酶活性方面说明转基因水稻 Bt 汕优 63 稻米对小白鼠相关生理代谢活动不产生明显的影响。但本试验是从20日龄的小白鼠开始饲养,并且仅喂饲转基因水稻Bt汕优63稻米饲料35 d,且小白鼠与人体的新陈代谢活动也不完全相同。 因此,并不能据此说明转Bt基因水稻对人类是安全的,试验仅仅是从一个侧面提供了参考数据。”

  【剖析: 该项研究是查到的众多研究中极其少有“用转基因杂交水稻Bt汕优63及其亲本普通杂交水稻汕优63的稻米配制小鼠人工饲料”,值得称赞! 尽管如此,“普通杂交水稻小白鼠饲料具体配方为27.0%(质量分数,下同)玉米、19.0%麸皮、15.3%鱼粉、16.0%豆饼、3.0%磷酸氢钙、3.0%钙粉、0.5%食盐、0.1%复合维生素、0.1%微量元素、16.0%普通杂交稻米;转Bt 基因杂交水稻小白鼠饲料配方是将上述配方中普遍杂交稻米换成16%转基因杂交水稻Bt 汕优 63 稻米即可。” 评论:对添加的“玉米、豆饼”没有进行是否转基因PCR检测,试验中亦没有包括对“原态”普通杂交水稻、转基因杂交水稻Bt汕优63稻米的试验组,可能掩盖喂养原态普通杂交水稻、转基因杂交水稻Bt汕优63稻米之间的真实差异!

  3)该项喂饲试验最长时间只有35天,难于暴露喂饲转基因转基因杂交水稻Bt汕优63对试验动物健康造成的影响!

  熊燕飞et al,转Bt基因水稻对雄性小白鼠体内酶活性的影响,湖北农业科学,2011(24)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HBNY201124058.htm

  科学证据18(2012):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动物生态研究室富莉娜、颜亨梅、段妍慧、黄毅、孙艳波团队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0970421)”资助对“转Bar基因抗除草剂稻谷对妊娠小鼠亚慢性毒性的响应”研究确认“试验中所用水稻品种为转基因抗除草剂水稻品系Bar68-1”是“抗草胺膦早籼稻”。【评论:又一项“假样品造假试验”研究!】

  【剖析: 论文确认:“试验材料:试验中所用水稻品种为转基因抗除草剂水稻品系Bar68-1,由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将Bar基因转入籼稻品种D68培育而成的抗草胺膦早籼稻,以及常规D68水稻品系。” 剖析1:“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中除草剂残留是造假健康危害首位因素。该项研究对“试验材料”没有检测草铵膦残留,全文也没有提到谷粒草铵膦残留,证实该项研究使用种植过程不喷洒草铵膦除草剂不含除草剂残留“抗除草剂水稻品系Bar68-1”做“试验材料”,而不是种植过程中喷洒草铵膦除草剂准备给消费者食用的谷粒含草铵膦的“抗草胺膦早籼稻”大米做“试验材料”,堕落为“假样品造假试验”研究!

  剖析2:该研究团队收到提供“试验材料”的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误导!

  2)袁隆平,辛世文,袁定阳论文确认他们培育的抗除草剂水稻具有重要价值:1)用一种除草剂即可杀死所有杂草,而水稻不受伤害,提高了除草效率,降低了劳动强度和成本。

  肖国樱,袁隆平,辛世文,袁定阳et al.,转Bar基因抗除草剂水稻Bar68-1的研究

  与应用,中国作物学会50周年庆祝会暨2011年学术年会论文集,2011

  http://cpfd.cnki.com.cn/Article/CPFDTOTAL-CSSC201110001009.htm】

  富莉娜et al,转Bar基因抗除草剂稻谷对妊娠小鼠亚慢性毒性的响应,安徽农业科学,2012(11)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AHNY201211087.htm

  科学证据19(2012年):江苏大学周兴华博士论文揭示:“结果表明,转基因大米组的小部分血液学指标和脏器系数指标存在显著性差异,这些差异主要集中在转基因大米组和对照组之间。…与对照组相比,小部分指标(睾丸细胞周期、生殖器官脏器系数)存在差异”!

  周兴华,两种转基因大米食用安全性的毒理学研究,江苏大学(博士论文)2012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299-1012332328.htm

  科学证据20(2012):《PLoS ONE》发表上海市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上海市农业科学院农业遗传育种重点实验室、上海师范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 大学唐雪明、韩芳婷、赵凯、Yan XU、吴潇、王金斌, Lingxi JIANG,Wei SHI团队基因Bt水稻T1C1的90天饮食毒性研究揭示:“小肠中显着的微生物学发现总结在表4中。与对照组相比,来自十二指肠的样品显示T1C-1组中双歧杆菌群体减少10%(P <0.05)”、“发现雌性大鼠血清中总蛋白(total protein,TP)、肌酐(creatinine,CREA)和胆固醇(cholesterol,CHOL)出现明显的升高,但由于均在正常值范围内,且没有出现相应的肝肾损伤等病理变化,因此认为该转Bt基因水稻对大鼠无毒性。”!

  【剖析:该项研究是掩盖转基因Bt水稻更严重健康危害的“假样品造假试验”,理由如下:

  1)试验材料造假:该项研究确认:“从上海农业生物基因中心获得Bt水稻T1C-1和相应的亲本水稻明恢63。T1C-1及其亲本品系明恢63的种子于2011年在中国海南生产。Wei等人的研究中描述了转化水稻的产生和选择。在水稻种子繁殖期间,这些种子的表现与先前的观察结果一致。”论文还更清楚写道“成熟水稻种子中Bt毒素的浓度估计为总可溶性蛋白质的0.0165%,相当于约15mg毒素/ kg水稻”,确凿证实该项“食用安全性”毒理学试验明知故犯使用种植用“转基因Bt稻米种子”做试验材料,而不是用这种种子种植出来食用的“转基因Bt大米”做试验材料,证实该项毒理学研究是“用假样品造假试验”! 论文提到“Wei等人的研究中描述了转化水稻的产生和选择”,“Wei等人的研究”(Inheritance and expression of the cry1Ab gene in Bt transgenic rice, Theor Appl Genet (2002) 104:727–734)注明该项研究得到洛克菲勒基金会资助! 该项研究仅喂养90天,而不是明显病变出现的90天以上到两年期间,对各器官仅进行X40倍光学显微镜观察,故意不做数百倍电子显微镜精微结构病变观察,在这种情况下得出“认为该转Bt基因水稻对大鼠无毒性”结论明显非常不负责任!】 TANG Xueming, HAN Fangting, ZHAO Kai, et al. , A 90-day dietary toxicity studyof genetically modified rice T1C1 expressing Cry1C protein in Sprague-Dawley rats[J]. PLoS ONE, 2012,7(12): e52507.

  TANG Xueming, HAN Fangting, ZHAO Kai, et al.,在SD大鼠中表达Cry1C蛋白基因修饰水稻T1C1的90天饮食毒性研究,PLoS ONE,2012,7(12): e52507.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531449/

  科学证据21(2012):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食用安全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北京)常务副主任黄昆仑领衔的这项研究对华中农业大学林拥军领衔曹思硕, 贺晓云, 许文涛,Yanfang Yuan, Pengfei Liu, Bo Cao, Hui Shi团队对抗虫Bt+耐除草剂草胺膦“纯合转基因系T1C-19”喂养SD大鼠从代谢组学和细菌剖面角度安全性评估“由于转基因水稻喂养大鼠的细菌特征和代谢组学与非转基因水稻喂养的大鼠相当,我们得出结论,转基因水稻与非转基因水稻一样安全。”完全忽略了论文确认在“代谢组学趋势”、“不同性别群体大鼠代谢产物”与“在细菌组成中观察到可比差异”与“显著差异”。不仅如此,该项研究又是低劣“假样品造假试验”!

  【剖析:该研究论文是低劣“假样品造假试验”,理由如下: “材料:T1c-19和MH63水稻由华中农业大学(中国武汉)提供。 T1c-19和MH63水稻种子于2009年底在中国武汉生产。Tang et al.(14)描述了转化稻的产生和选择。” 上述文献Tang et al.(14)确认:“这些结果表明,T1c-19可用于产生抗虫杂交稻,并可用作基因堆积的种质,以产生具有两种毒素的稻植物。” 《国家科技报告服务系统》2013年11月16日发布林拥军、周菲等《新型抗虫抗除草剂转基因水稻新品系T1C-19的培育研究》披露:“T1C-19在筛选过程中使用了抗除草剂基因bar基因作为选择标记,因此T1C-19具有很好的耐除草剂草胺膦的特性”,证实“T1C-19”具有“抗虫Bt+抗除草剂基因”双毒作用。 揭示文献Cao Sishuo等该项研究中描述的研究使用的试验材料,既不是最后已经丧失继续繁衍能力的食用转基因Bt稻米,甚至不是生产食用转基因Bt稻米的种植用转基因Bt稻米种子,而是华中农业大学培育“抗虫Bt+耐除草剂草胺膦”转基因Bt稻米育种过程中培育转基因杂交稻种子用的“纯合转基因系T1C-19”种子,确凿证实为领衔作者的上述文献Tang et al.(14)描述的研究,对食用转基因Bt稻米而言,是低劣用“假样品造假试验”! 该项研究论文确认发现的异常与显著异常为:

  5)“代谢组学趋势”中发现显著异常:“在第0、30、60和90天从非转基因饮食和GM饮食喂养的大鼠收集的尿液样品,以研究转基因水稻在90天期间的时间依赖性影响。 (支持信息图S4)。 两组之间的最显著差异(由1H NMR光谱说明)包括二甲胺(DMA),TMA,柠檬酸和TMAO的尿液水平(表4)。然而,所有代谢物都没有表现出时间连续性变化。此外,代谢物在第90天没有差异。

  6)“不同性别群体大鼠代谢产物”发现差异:“雌性大鼠在尿液中表现出较低的牛磺酸浓度,除了在时间0和第30天。”

  7)“在细菌组成中观察到可比差异”:“在大鼠粪便中观察到梭菌属、双歧杆菌属、乳酸杆菌属和肠杆菌属的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组之间显著差异。这种差异从未在两性中同时出现。... 从第30天和第60天开始的粪便分析揭示了两个不同的组,转基因组和非转基因组(图2B和2C)。在第90天,喂食不同饮食的大鼠没有表现出任何差异(图2D)。由于转基因组和非转基因饮食组之间的差异没有表现出时间连续性,因此没有观察到生物学意义。”【评论:对于“第90天,喂食不同饮食的大鼠没有表现出任何差异”的原因,研究未追究!】

  8)更有甚者,该项研究领衔作者罗云波、黄昆仑心知肚明“T1C-19具有很好的耐除草剂草胺膦的特性”,种植过程中容忍喷洒草铵膦除草剂造成“T1C-19”稻谷粒含草铵膦残留。该项研究故意使用种植过程中不喷洒草铵膦、没有草铵膦残留的“T1C-19”稻谷粒做试验,充分证实罗云波、黄昆仑等人故意掩盖“抗虫Bt+耐除草剂草胺膦”转基因Bt稻米真实样品必定造成的更严重健康危害!

  CAO Sishuo, LUO Yunbo, HUANG Kunlun, et al. Safety Assessment of

  transgenic Bacillus thuringiensis rice T1c-19 in Sprague-Dawley rats

  from metabonomics and bacterial profile perspectives[J]. IUBMB Life, 2012, 64(3): 242-250.

  曹思硕、罗云波、黄昆仑et al.,从代谢组学和细菌剖面角度对SD大鼠转基因Bt水稻T1c-19的安全性评估,IUBMB Life, 2012, 64(3): 242-250.

  https://iubmb.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002/iub.601

  科学证据22(2013):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卫生部风险评估重点实验室冯永全、胡静、支媛、于洲团队获“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2012ZX08011001)”资助用转Bt基因大米组(TT51组)、亲本明恢63大米组(明恢63组)和市售大米组对“Wistar雌、雄大鼠喂养10周后进行交配繁殖,对亲代雌性大鼠于断乳后进行免疫毒性评价”确认“结果脾淋巴细胞分型中,TT51组的Th细胞、T细胞比例与市售大米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明恢63组的B细胞、T细胞比例与市售大米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颈部淋巴结淋巴细胞分型中,TT51组的Th细胞比例与市售大米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各组其他功能性试验结果之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但是“结论:转Bt基因大米(TT51)对亲代雌性大鼠免疫系统功能未见不良影响”!该项研究也是低劣赤裸裸“假样品造假试验”!

  【剖析: 论文确认“受试物:转Bt基因大米(TT51) 、亲本大米(明恢 63)由华中农业大学提供,市售大米由超市购得。... 将3种大米分别按 60% 比例掺入饲料[2],维持饲料和繁殖饲料分别按照 AIN-93M 和 AIN-93G 标准配制,由北京华阜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加工。” 2008年向农业部提交的申请在湖北省生产应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申报书》确认“转Bt基因大米(TT51)”并不是准备给消费者食用的“转基因Bt大米”,甚至不是用于种植的“转基因Bt稻谷”品种,而只是“培育华恢1号的原始转化事件TT51”(转基因),证实用“转Bt基因大米(TT51)”做这样的毒理学试验是低劣赤裸裸“假样品造假试验”! 论文确认“在本研究中,我们对按60%比例掺入TT51大米、明恢63大米及市售大米的饲料主要营养成分,如氨基酸,脂肪酸,维生素和微量元素等进行分析和比较。为了消除营养素不平衡给实验结果带来的影响,依据食物成分分析的结果和 AIN-93G饲料标准[9],我们对各组饲料添加了部分营养素,使各组间大鼠所需营养素和能量相一致。”【这证实研究中不是用”原态“转Bt基因大米(TT51)”做试验材料样品,而是“对各组饲料添加了部分营养素,使各组间大鼠所需营养素和能量相一致”,进一步掩盖了转基因组与其他组对动物影响的差异!】 论文确认“2.3 脾、腹股沟淋巴结和颈部淋巴结的淋巴细胞分型结果:雌鼠脾淋巴细胞分型结果(见表3) 显示,TT51组的T细胞、Th细胞比例明显高于市售大米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 01) ; 明恢63组的B细胞、T细胞比例与市售大米组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 01) ,其B细胞比例低于市售大米组,而T细胞比例高于市售大米组。由颈部淋巴结淋巴细胞分型结果(见表4)可知,TT51组的Th细胞比例明显高于市售大米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 。腹股沟淋巴结淋巴细胞分型结果(见表5)显示,各组之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差异(P<0. 05)”的统计学意义是“差异显著”,“差异(P<0. 01)”的统计学意义是“差异极显著”。【该项研究用“假样品”做试验材料,而且没有用“原态”转Bt基因大米(TT51)做试验情况下忽略上述“差异极显著”发现不深究,也表明该项研究不仅不严谨,而且涉嫌故意为之!】 冯永全、胡静et al,转Bt基因大米暴露对亲代雌性大鼠

  免疫系统影响的研究,中国食品卫生杂志,2013(4)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SPZ201304001.htm

  科学证据23(2013):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食用安全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北京)常务副主任黄昆仑领衔Yanfang Yuan、许文涛、贺晓云、刘海燕、曹思硕、 Xiaozhe Qi团队这项研究确认:“在几个参数中,水稻饲喂组和AIN93G饲喂对照组之间存在显著差异,而在转基因组和非转基因组之间未观察到差异。对转基因T2A-1水稻引起的胃肠道健康没有不良影响。”然而,罗云波、黄昆仑领衔的该项研究再一次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剖析:该项研究再一次是“假样品造假试验”理由如下: 该研究论文确认:“本研究中的目标水稻是华中农业大学提供的转基因抗虫水稻T2A-1,通过农杆菌介导转化将合成的Cry2A 基因引入到优良籼稻恢复系明恢63中。” 2)用这样的“转基因抗虫材料”代替种植出来供食用的“转基因稻谷”大米做试验,公开发表论文欺上瞒下误导公众误认为“转基因水稻食用安全”,是赤裸裸低劣“假样品造假试验”!

  3)《农业生物技术学报》发表介绍该项研究的通讯确认:

  “研究结果表明,与喂养常规饲料AIN93G相比,实验末期大鼠肠道内容物中的菌肠球菌和乳杆菌占有较高的比例(P<0.05),这与饲料组成有关。但转基因组和对应的非转基因相比,不同肠道(十二指肠、空肠、回肠)中的五种菌(大肠杆菌,肠球菌,乳杆菌,双歧杆菌和产期荚膜梭菌)和总菌数量均不存在显著性差异(P>0.05);对肠道内容物代谢产物分析结果表明,90天喂养转基因大米T2A-1,没有影响粪肠道中SCFA含量,对4种细菌酶(β-半乳糖苷酶、β-葡萄糖醛酸酶、β-葡萄糖苷酸酶和硝基还原酶)活力也无影响;对肠道渗透性分析结果中,大鼠血浆中FITC-4000-葡聚糖和二胺氧化酶(DAO)含量无显著差异,空肠中紧密蛋白(Occludin 和ZO-1)表达含量也不存在显著性差异,T2A-1水稻没有影响实验动物小肠渗透性。综上所述喂养转基因T2A-1水稻90天未发现对Sprague Dawley大鼠肠道健康产生不良影响。”

  4)罗云波、黄昆仑领衔的该项研究提到“分配大鼠食用AIN93G饮食或最多混入70%Cry2A水稻和70%亲本水稻依据AIN93G的饮食”(The rats were assigned to consume AIN93G diet or diets mixed with maximum addition of 70% Cry2A rice and 70% parent line rice according to the AIN93G diet),但是没有列出饮食中70%以外的30%的成分是什么?

  5)研究论文尽管提供了喂养转基因、非转基因与AIN93G饮食动物“肝、脾、肾、胸腺、胃、十二指肠、空肠、回肠和结肠”组织切片光学显微图像,但是连放大倍数都没有确认,更没有提供能够观察微观结构病变异常的更高倍数电子显微镜图像。 YUAN Yanfang, LUO Yunbo, HUANG Kunlun et al.,Effects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T2A-1 rice on the GI health of rats after 90-day supplement, Scientific Reportsvolume3, Articlenumber:1962 (2013)元延芳、罗云波、黄昆仑et al.,转苏云金芽胞杆菌(Bt)基因水稻(T2A-1)SD大鼠90天喂养实验代谢组学研究,科学报告,第3卷,文章:1962(2013-6-11发表)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rep01962

  科学证据24(2013):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卫生部风险评估重点实验室冯永全、王二辉、支媛、于洲团队获“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No.2012ZX08011001)”资助对Wistar大鼠喂养市售大米、亲本大米和TT51大米70天毒理学研究“结果:TT51大米组与市售和亲本大米组比较,雄性子代体重、食物利用率、血常规、血生化、血清性激素水平以及精子各项指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结论:转Bt基因大米暴露对雄性大鼠子代生殖系统发育未见不良影响。”然而,该项毒理学试验研究也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剖析: 论文称:“受试物:TT51大米及其亲本大米(明恢 63)均由华中农业大学提供,两种大米种植条件完全相同,市售大米由试验者从超市购得。” 相同作者2013年在国外《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食物与化学毒理学)杂志发表的文献[51]确认“对TT51-1的生殖毒性研究”所用转基因Bt稻米TT51-1及其亲本试验材料样品为研发单位华中农学院提供的转基因Bt稻米TT51-1及其亲本种植用“种子”,而非食用“大米粒”,证实该项“生殖毒性研究”为用“假样品造假试验”! 他们从转基因稻米研发单位获得转基因与亲本大米样品,但是没有对获得的种子样品进行转基因身份PCR检测,无法确认研发单位华中农业大学提供的转基因与亲本大米的真实身份。 “在本研究中,我们对按60%比例掺入TT51大米、明恢63大米及市售大米的饲料主要营养成分,如氨基酸,脂肪酸,维生素和微量元素等进行分析和比 较。为了消除营养素不平衡给实验结果带来的影响,依据食物成分分析的结果和 AIN-93G饲料标准[9],我们对各组饲料添加了部分营养素,使各组间大鼠所需营养素和能量相一致。”这证实该项研究中没有使用“原态”转基因TT51大米,无法检测原态“原态”转基因TT51大米对试验动物健康的影响。】 冯永全、王二辉 et al,转Bt基因大米暴露对雄性子代

  生殖系统影响的研究,中国食品卫生杂志,2013(2)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SPZ201302004.htm

  科学证据25(2013):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卫生部食品安全风险评估重点实验室王二辉、Zhou Yu、Jing Hu、Hai Bin Xu团队“将含有60%普通市场销售大米、明恢复63米或TT51米的大米日粮喂养给两代雄性和雌性大鼠”做生殖毒理学试验研究,确认“血液学和血清化学参数存在一些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但在脑、心脏、肝脏、脾脏、肾脏、胃、小肠、胸腺、卵巢、子宫、睾丸和附睾中未见组织学异常。基于该结果,在本研究的情况下,TT51显示与MingHui63和对照相比,大鼠的繁殖性能没有显著差异。”然而,该项研究再次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剖析:论文结论“本研究结果表明,与亲本明恢63或对照相比,转基因Bt稻米TT51对雄性大鼠的生殖系统似乎没有任何影响”,却是一项低劣“假样品造假试验”,理由如下: “对TT51-1的生殖毒性研究”所用转基因Bt稻米TT51-1及其亲本试验材料样品为研发单位华中农学院提供的转基因Bt稻米TT51-1及其亲本种植用“种子”,而非食用“大米粒”,证实该项“生殖毒性研究”为用“假样品造假试验”! “所有饮食用放射性60Co进行灭菌处理”:对转基因Bt稻米TT51-1转基因Bt活性物质造成“灭活”作用,削弱其健康危害作用! 该项研究依据“国家标准GB15193.13-2003 30天和90天喂养试验”进行90天喂养试验。 “AIN93G对照组和TT51组之间的平均LH值(血清促黄体生成素)存在统计学显着性差异”,故意以“差异被认为是自发性改变的结果”忽略! 与非转基因亲本相比,检测到转基因Bt稻米TT51营养成分与矿物质低劣后,研究不是用这样的试验材料进行试验,而是添加“营养素、能量以及碳水化合物成分”使其与亲本样品一致后再进行试验! 如上所述,在“假样品造假试验”情况下,“本研究结果表明,饲喂TT51与其亲本大米明恢63和对照组相比,大鼠体重增加,食物消耗,血液学,血清化学,血清性激素水平,组织学变化和精子参数无显着差异。” 论文最后不得不承认“然而,我们还没有研究这种转基因Bt水稻TT51的长期和多代饲料研究中的潜在影响。... 因此,正在考虑用这种转基因Bt水稻TT51对大鼠和其他物种进行长期和多代繁殖饲养研究的建议,以及与新改良技术的合作,以加强安全性评估过程。” 显然,“转基因Bt水稻TT51的长期和多代饲料研究”获得求真务实结论的前提必须使用“转基因Bt水稻TT51”种子种植出来的食用“转基因Bt水稻TT51”加工的大米,不进行放射性60Co“灭活处理”,也不添加“营养素、能量以及碳水化合物成分”!】 WANG Erhui, YU Zhou, HU Jing, et al. Effects of 90-day feeding of transgenic Bt rice TT51 on the reproductive system in male rats[J].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2013, 62: 390-396.

  王二辉et al.,转基因Bt稻米TT51喂养90天对雄鼠生殖系统影响,

  食物与化学毒理学杂志,2013, 62: 390-396.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278691513005784

  科学证据26(2013):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王二辉、于洲、方海琴、汪会玲、刘海波、徐海滨团队对大鼠连续喂养70天喂养分别给予按60%比例掺入市售大米、明恢63大米和TT51大米饲料,对其对其子代部分早期生理和神经发育指标影响安全评价研究“结果 TT51大米组与明恢63大米组和市售大米组比较,亲代大鼠一般毒性及生殖指标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子代部分生理发育指标和神经发育指标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各试验组仔鼠脏器病理检查均未见有意义的变化。结论未见亲代大鼠转Bt基因水稻暴露对其子代早期部分生理和神经发育指标有不良影响。”然而,该项研究再次也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剖析:

  1)“转 Bt 基因水稻 TT51 是华中农业大学于近年培育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转Bt基 因 ( CryAb / CryAc) 水稻,在前期田间试验中表现出优异的抗虫特性,并于 2009 年底获得农业部颁发的安全生产证书。为了进一步丰富 TT51 的食用安全性资料,完善其包括生殖发育毒性在内的特殊毒性等非预期效应的研究方法和技术手段,本课题观察 TT51 大米亲代( F0) 暴露对子代( F1) 部分早期生理和神经发育指标的影响,为 TT51 大米的安全性评价提供一些参考和科学数据。”证实这篇论文是为张启发转基因Bt稻米“安全证书”2014年续延服务的。

  2)“材料:转 Bt 基因大米 TT51 及其亲本大米明恢 63 均由华中农业大学提供,两种大米种植条件完全相同,从超市购得的市售普通稻花香大米作为对照。市售大米组、明恢 63 大米组、TT51 大米组饲料均由北京华阜康饲料公司参照 AIN93G 标准制作,各组饲料中大米掺入量均为 60% ,并加入酪蛋白、蔗糖和玉米淀粉等以满足试验期间大鼠的营养需求。”

  3)相同作者2013年在国外《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食物与化学毒理学)杂志发表的文献[51]确认所用转基因Bt稻米TT51-1及其亲本试验材料样品为研发单位华中农学院提供的转基因Bt稻米TT51-1及其亲本种植用“种子”,而非食用“大米粒”,证实该项“生殖毒性研究”为用“假样品造假试验”!

  4)试验中声称使用“转 Bt 基因大米 TT51”使该项研究堕落对“转基因Bt稻米”“假样品造假试验”;“加入酪蛋白、蔗糖和玉米淀粉等”使试验不是对“原态”“转 Bt 基因大米 TT51”做试验,进一步掩盖“转 Bt 基因大米 TT51”造成的危害!】

  王二辉, 于洲, 方海琴, 等. 亲代大鼠转Bt基因水稻暴露对其子代部

  分早期生理和神经发育指标的影响[J].

  中国食品卫生杂志, 2013, 25(6): 485-488.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SPZ201306004.htm

  WANG Erhui, YU Zhou, HU Jing, et al. A two-generation reproduction

  study with transgenic Bt rice TT51 in Wistar rats[J].

  Food andChemical Toxicology, 2014, 65: 312-320.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278691513008077

  科学证据27(2014):《转基因研究》(Transgenic Research)发表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农业部转基因生物监督检验检测中心、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植物基因组学国家重点实验室Song Huan、罗云波、黄昆仑、贺晓云、ShiyingZou、TengZhang、ZhenZhu、许文涛团队获国家转基因育种专项(2012ZX08011-003)资助对SD大鼠转基因Bt“mfb-MH86”稻米90天喂养研究声称“在处死之前收集血液样品,并且在喂食基因(GM)和非转基因饮食的大鼠之间在血液学和生物化学参数中观察到一些显著差异(p <0.05)。然而,这些参数的值在该年龄和性别的大鼠的正常值范围内,因此不被认为与喂饲转基因稻米相关。此外,在处死时,对大量器官进行称重,进行肉眼观察和组织病理学检查,仅报告微小变化。总之,这些结果表明,基于评估的不同参数,在实验条件下没有观察到毒性作用。转基因水稻mfb-MH86与非转基因水稻一样安全与营养丰富。”然而,该项研究再次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剖析:

  1)“Mfb-MH86”是什么?“Mfb-MH86是由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和福建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共同研制的农艺性状优良抗虫性稳定的籼稻恢复系,以籼稻明恢 86 为受体通过农杆菌介导法将CryIAb 并经过传统育种技术筛选和选择出来的抗鳞翅目害虫的转基因水稻。”

  苏军et al,转CryIAb水稻在不同生长条件下的适合度,分子植物育种,2013(4)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FZZW201304002.htm

  2)“杂交水稻是通过恢复系与不育系组配而成的,杂交后代的全部性状由其双亲决定。”

  郭建夫等,转基因水稻恢复系对其杂种F1主要农艺性状的影响,西南农业学报,2006(5)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XNYX200605001.htm 这确凿证明,转基因“籼稻恢复系Mfb-MH86”不是一用来种植食用“转基因稻米”的品种,而是“转基因Bt稻米”杂交组合育种过程中的“转基因材料”,用这样的转基因Bt“mfb-MH86”稻米做“食用安全性”试验是低劣赤裸裸“假样品造假试验”! 为便于读者独立判断这篇研究论文多么无耻,特地全文翻译列出论文如下内容:

  “血液学:

  ......然而,在饲喂MH86饮食和mfb-MH86饮食大鼠之间,观察到血液学参数平均值的一些显著差异。

  “在雄鼠中,尽管饲喂70%mfb-MH86饮食的大鼠的平均MCV值(平均红细胞体积)略高但统计学上显著高于饲喂70%MH86饮食的大鼠,但这种统计学差异不被认为是不利的或与转基因mfb饮食的存在相关,因为饲喂70%mfb-MH86饮食的雄性大鼠与对照组相当,并且在实验室历史对照范围内(60.0±5.46)。

  “在雌鼠中,饲喂17.5%mfb-MH86饮食的大鼠的WBC(白血球),RBC(红血球),HCT(红细胞压积)和RDW(红细胞分布宽度)与食用17.5%MH86饮食和对照饮食的大鼠相比有显著差异; 35%mfb-MH86组大鼠红细胞和HCT(红细胞压积)的平均值显著高于35%MH86组和对照饮食。这些统计学差异不被认为是不利的或与饮食中mfb-MH86水稻的存在有关,因为在最高剂量组中这种不同的影响消失,并且在所有值中都没有发生剂量相关的变化。 PLT(血小板数量)和MPV(平均血小板体积)在35%MH86和35%mfb-MH86组之间显示统计学显著性。然而,这些统计学差异被认为既不是不利的也不是饮食相关的,因为与对照组相比没有观察到统计学上显著的变化。 70%mfb-MH86组的平均WBC(白血球)高于70%MH86饮食组的平均值,但是在正常生理间隔内的值与对照组相比没有显著差异。在70%mfb-MH86组中发现MCH(平均红细胞血红蛋白量)显著降低,但在所有组中观察到的雄性大鼠的MCH(平均红细胞血红蛋白量)没有统计学差异。

  “此外,与对照组相比,mfb-MH86组存在一些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例如雄性组WBC(白血球)和雌性组的MCV(平均红细胞体积)。这些差异与含有比参考饮食更高浓度的米粉的饮食配方相关,而不是归因于消耗mfb-MH86面粉,因为与相应的MH86组相比,这些差异消失了。

  “总体而言,统计学上显著差异不被认为具有生物学意义或与饲喂转基因饮食有关。

  “血清生化指标

  “临床化学数据见表3.在雄性血清生化指标中,17.5%mfb-MH86组的ALT(谷丙转氨酶)、AST(谷草转氨酶)、CREA(肌酐)、CHO(总胆固醇)和TG(甘油三酯)值,以及ALP(碱性磷酸酶)、Ca(钙)、P(磷)和TG(甘油三酯)值在35%与相应浓度MH86组大鼠相比,mfb-MH86组显著不同。然而,这些变化被认为是偶然的,因为与对照组相比没有检测到统计学上显著变化,并且所有值都在正常生理间隔内。与70%MH86组相比,70%mfb-MH86组的GLU(葡萄糖)显著升高,但与对照组相比,这种差异消失,表明GLU(葡萄糖)的值在正常生理间隔内。

  在雌鼠中,17.5%mfb-MH86组中(谷丙转氨酶)、AST(谷草转氨酶)和BUN(血清血尿素氮)显著增加,而70%mfb-MH86组与70%MH86组相比,AST(谷草转氨酶)和BUN(血清血尿素氮)显著降低,但是在对照组和70%mfb-MH86组之间观察到的值无显著性差异。由于缺乏剂量依赖性,不被认为是不利的或与饲喂转基因饮食相关。在35%mfb-MH86组中观察到CREA(肌酐)轻微但统计学上降低。“此外,饲喂转基因饮食组和对照组之间也存在一些显著差异,但与相同剂量非转基因组值相比,转基因组的值没有变化。由于上述原因,所有统计差异都被没有被认为是不利的并且可归因于食用转基因mfb-MH86水稻饮食。

  器官重量

  “在饲喂转基因饮食组中观察到雄性性和雌性平均相对器官重量的一些统计学显著(表4)。与饲喂17.5%MH86饮食组相比,饲喂17.5%mfb-MH86饮食的雄性组的相对脾脏重量显著更高。然而,在雌性中,与17.5%MH86饮食组相比,在17.5%mfb-MH86饮食组中观察到相对脾脏重量显著降低。然而,这些变化被认为是偶然的变化,因为在最高剂量组中没有发现统计学差异,并且在正常范围内两种性别17.5%mfb-MH86和对照组之间没有发生变化。

  “与对照组的平均值相比,饲喂转基因饮食组在脑、心、肺、胸腺和肾中观察到的相对器官重量存在显著差异,但mfb-MH86和MH86之间无统计学差异。饲喂转基因饮食组和对照组之间肝脏、肾上腺和卵巢的重量没有显著差异。由于所讨论的原因,所有差异没有被认为是不利的或与mfb-MH86大米的存在有关。

  总体和微观解剖病理学

  “对所有动物进行了完整大体尸检分析。 此外,在对照和高剂量动物中进行显微解剖病理学分析。 没有提出到非典型或与组相关的组织病理学观察结果。 在对照组和饲喂转基因饮食组中只有少数肺间质出血随机发生,但这是该菌株和年龄的实验大鼠中的常见发现,并且不被认为是测试物质结果(数据未显示)。

  “结论:尽管饲喂转基因饮食组存在一些显著差异,但在喂饲GM mfb-MH86和非转基因MH86水稻大鼠中未观察到不良反应和剂量相关变化。 这表明mfb-MH86转基因水稻与MH86水稻相当,因为对90天亚慢性摄食研究的评估证明了这一点。”

  仅进行90天喂养试验发现上述问题,在没有延续进行更长期2年喂养试验情况下,得出“该转Bt基因水稻与传统水稻无差异的结论”明显草率不负责任!】

  SONG Huan, HE Xiaoyun, ZOU Shiying, et al. A 90-day subchronic feeding study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rice expressing Cry1Ab protein in Sprague-Dawley rats Transgenic Research, 2014. SONG Huanet al., 转基因稻米表达Cry1Ab蛋白饲喂SD大鼠

  90天亚慢性研究。转基因研究,2014.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1248-014-9844-6

  科学证据28(2014):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系、北京大学北京食品安全性毒理学研究与风险评估重点实验室郭倩颖、王双佳、王瑜、韦力仁、王军波、李勇、Han Zhu、Lingyan Zhu、Junli Shang获得“国家营养与食品安全研究所(国家“十一五”科技重大专项,2008年第zx0811-005号)”资助的研究,“全胚胎体外培养是对受试物生殖发育毒性进行筛检的一种有效实验方法,在转基因大米中含有的生物活性成分能以可行的方式添加到全胚胎培养基中的情况下,可以考虑以全胚胎体外培养技术来对转基因作物进行生殖发育毒性的评价。”“从子宫移植的大鼠胚胎随机分为6组:1/转基因水稻(TR)组、2/亲本大米(PR)组、3/空白对照(BC)组、4/添加双酚A(BPA)的“阳性对照A”(PCA)组,5/口服双酚A(BPA)的“阳性对照B”(PCB)组和6/培养基直接添加Bt蛋白的Bt蛋白(BP)组。培养48小时后,对胚胎在终点进行生长和分化评分。与BC组和PR组相比,TR组胚胎的形态学评分或卵黄囊直径,冠臀长度(CRL)和颅骨直径均无明显降低。 PCA和PCB组的胚胎发育参数和形态学评分均显着低于其他三组。直接暴露于Bt蛋白(52 mg / L)的胚胎表现出严重的形态异常,但与PR,TR和BC组相比,卵黄囊直径没有显著差异。在该WEC模型中,TT51显示对大鼠没有胚胎毒性,尽管浓度等于TT51饮食中Bt蛋白每日摄入量时Bt毒素对胚胎具有副作用。”遗憾的是,该项研究尽管获得了某些有意义的结果,它依然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剖析:

  1)“2.3.2 Bt毒素制剂:Cry1Ab毒素获自天然苏云金芽孢杆菌亚种kurstaki HD-1菌株,在大肠杆菌中表达为单基因产物。”

  剖析:使用“天然苏云金芽孢杆菌亚种kurstaki HD-1菌株”培养表达的“Cry1Ab毒素”制剂做试验,而不是用从“转基因Bt材料TT51”中萃取的“转基因Bt蛋白毒素”做试验,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2)“2.3.3 植物材料:转基因水稻(TT51)及其亲本非转基因水稻(明恢63)在华中农业大学(武汉,中国)实验区培育,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提供。”

  剖析:“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提供”“华中农业大学(武汉,中国)实验区培育”的“转基因育种过程”中“转基因材料TT51”做“试验材料”,而不是提供最后准备给消费者食用的“Bt汕优63”大米,误导了北京大学团队彻底陷入配合农业部依据“假样品造假试验”延续对“华恢1号TT51”与“Bt汕优63”“安全证书”的泥潭!

  3)“2.3.5 饮食配方和成分分析:...基于组成分析的结果,将TT51和明恢63的米粉配制成浓度为81.8质量%的啮齿动物饲料。 ...并且在饲料中添加酪蛋白以使AIN-93G具有相同的蛋白质含量,因为来自水稻的蛋白质不能满足配方要求。 当转基因水稻或亲本水稻的营养成分低于标准的AIN-93G配方时,遵循与蛋白质相同的原理对配方饲料添加其他营养素。”

  “表2、鼠饲料成分(%)

  “TT51:TT51/81.8%+20%酪蛋白+甘蔗糖10.00%+玉米淀粉52.95%+豆油7%+纤维素5%+矿物质3.50%+维生素1%+甲硫氨酸0.18%+胆碱氯化物0.17%

  “对照基础饲料:玉米81.7%+13.57%酪蛋白+甘蔗糖0.00+玉米淀粉0.00%+豆油6.1%+纤维素2.82%+矿物质3.50%+维生素1%+甲硫氨酸0.18%+胆碱氯化物0.17%

  “明恢63饲料:玉米81.77%+13.41%酪蛋白+甘蔗糖0.00+玉米淀粉0.00%+豆油6.18%+纤维素0.68%+矿物质3.50%+维生素1%+甲硫氨酸0.18%+胆碱氯化物0.17%”

  剖析1:鼠饲料成分中添加“玉米淀粉、豆油”,但是没有做是否转基因PCR检测,研究者没有证据否认可能是“转基因玉米淀粉、转基因豆油”!

  剖析2:可不可以使用添加许多其他农产品成分、营养物、矿物质的“转基因试验材料”、亲本试验材料?当然可以,但是必须同时设置“原态”转基因/、亲本的试验材料组,否则只能试验这些“混合试验材料”的影响,不能试验“原态”试验材料的影响!

  4)“3.2 TT51(TR)组大鼠胚胎发育与“阳性对照A”(PCA)和“阳性对照B“(PCB)组相比:...PCA组胚胎形态评分显着低于(TT51)TR组(p <0.05, 表3)。 与TT51(TR)组相比,PCB组中的胚胎卵黄囊循环、心脏、大脑中脑、前脑、下颌骨、前肢、后肢和体节的形态学评分显著降低(p < 0.05,表3)。在两个阳性对照组中观察到第二内脏弓的异常发育和开放的神经孔以及胚胎头部区域的畸变,作为由双酚A(BPA)诱导的特异性畸形发生(图1,图2)。“

  “3.3 “Bt蛋白”(BP)组大鼠胚胎发育与“空白对照”BC组和TT51(TR)组比较:然而,BP组冠冕长度和颅骨直径显著低于(BC)组和TR组(p <0.05,表5)。 用Cry1Ab Bt蛋白处理的胚胎在所有这些评分受试者中表现出显著低于BC和TR组的形态学评分(p <0.05表6)。 虽然BP组胚胎卵黄囊直径没有差异,但Bt蛋白严重影响神经管的器官发生和发育(图1,图2)。”

  剖析:这些“显著降低”、“显著低于”都是使用“混合试验材料”的结果,对于“原态”试验材料的影响毫无意义!

  5)“4、讨论

  ”对照饲料、转基因水稻饲料在卵黄囊直径,冠臀长度和颅骨直径以及形态评分的客观测量中均未显著改变大鼠胚胎的发育,这可能表明转基因水稻的膳食摄入没有胚胎毒性。

  “由于转基因食品的商业化在中国不可阻挡,数十亿人和野生动物可能会接触到转基因的Bt毒素。

  “...考虑该项研究的局限性非常重要。首先,转基因水稻仅喂饲动物3天。但那些以米饭为主食的人通常一辈子都会吃米饭。由于摄入转基因水稻引起的微小变化应该积累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被观察到。进一步的研究应该包括更广泛的”全胚胎培养“(WEC)测试和更长期饮食暴露。TT51没有胚胎毒性的结论是基于筛选试验得到的。但是,对安全性的全面评估仍然需要多代模型或终身喂养研究来模拟几十年后人类会发生什么。”

  剖析1:研究者不得不承认“转基因水稻仅喂饲动物3天”情况下依然非常不负责任声称“这可能表明转基因水稻的膳食摄入没有胚胎毒性”!

  剖析2:研究者承认“那些以米饭为主食的人通常一辈子都会吃米饭。由于摄入转基因水稻引起的微小变化应该积累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被观察到。进一步的研究应该包括更广泛的”全胚胎培养“(WEC)测试和更长期饮食暴露。TT51没有胚胎毒性的结论是基于筛选试验得到的”,而且在此基础上提出”对安全性的全面评估仍然需要多代模型或终身喂养研究来模拟几十年后人类会发生什么”,更为难得!

  6)“5、结论:在“全胚胎培养”(WEC)模型中,转基因水稻TT51的膳食摄入对大鼠胚胎没有胚胎毒性。然而,直接添加到WEC的培养基中的修饰Cry1Ab Bt蛋白对胚胎的发育具有显著副作用。”

  剖析1:研究者“结论:在“‘全胚胎培养’(WEC)模型中,转基因水稻TT51的膳食摄入对大鼠胚胎没有胚胎毒性”时,没有再次强调这是“转基因水稻仅喂饲动物3天”情况下的结论,表明研究者非常不负责任!

  剖析2:研究者“结论:... 直接添加到WEC的培养基中的修饰Cry1Ab Bt蛋白对胚胎的发育具有显著副作用”,彻底否定罗云波、黄昆仑等人2010年发表的同样使用“天然苏云金芽孢杆菌”培养表达的“Cry1Ab毒素”结论“该抗虫Cry1C蛋白对小鼠是基本安全的”研究论文(科学证据14)!

  Guo Qianying et al., Embryotoxicity of Transgenic Rice TT51 and Cry1Ab Bt Insecticidal Toxin in Rat Post Implantation Whole Embryo Culture,

  Journal of Food and Nutrition Research 2.3 (April 2014): 115-121.

  Guo Qianying et al.,转基因水稻TT51和Cry1Ab Bt杀虫毒素对大鼠移植后全胚胎培养的胚胎毒性,食物与营养研究杂志,2.3 (2014年4月): 115-121.

  http://pubs.sciepub.com/jfnr/2/3/4/

  【注:这篇论文与相同作者2012年10月26日发表的论文内容相同:

  郭倩颖et al,转基因大米对植入后大鼠全胚胎培养的胚胎毒性研究,

  第六届食品毒理学专业委员会学术会议论文集

  http://d.oldg.wanfangdata.com.cn/Conference_8780141.aspx】

  科学证据29(2015):扬州大学动物科技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植物病虫害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ZHU Haojun、彭于发Yi Chen、Yun-He Li、Jia-Mei Wang、Jia-Tong Ding、Xiu-Ping Chen团队该项研究中以30%HH1大米、30%亲本大米(明恢 63,MH63)或没有大米作为对照的饮食喂食非洲爪蟾90天,评估表达Cry1Ab / 1Ac融合蛋白(华恢1号,HH1)转基因水稻对非洲爪蟾发育的风险,声称“体重、体长、动物行为、器官重量、肝脏和肾脏功能,或组织的微观结构,饲喂含HH1的饮食、含MH63或对照饮食之间非洲爪蟾之间没有显著差异。这表明非洲爪蟾的发育不受饮食中Cry1Ab / 1Ac蛋白摄入的不利影响。”然而,该项研究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剖析: 论文确认:“测试材料:表达融合基因Cry1Ab / 1Ac的华恢1号(HH1)转基因水稻品系 ... 华恢1号(HH1)种子的杀虫活性已在苗期确认26。...这些品系同时种植在江西省农业科学院(江西省南昌市)科研基地的两个相邻地块中。这些地块中以前没有种植过转基因水稻。” 前边已经证实,“表达融合基因Cry1Ab / 1Ac的华恢1号”不是种植生产准备给消费者食用大米的“转基因Bt稻米”,而是“转基因Bt稻米”育种过程中的“转基因材料”,因此用这样的“试验材料”证明“非洲爪蟾的发育不受饮食中Cry1Ab / 1Ac蛋白摄入的不利影响”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3)论文确认:“饮食配方:基于商业青蛙饲料的营养成分生产合成青蛙饲料。两种试验日粮含有30%米粉,而对照日粮使用玉米淀粉和没有大米的豆粕配制。详细的饮食组合物如表1所示。”

  注:表1表明“华恢1号饮食”添加“6%豆粕+3%豆油”;明恢63亲本饮食添加“6%豆粕+3%豆油”;“无稻米饮食”添加“21%豆粕+3.5%豆油”,依据“转基因标识规定”可以证实是“化学浸出”转基因豆油及其副产品转基因豆粕!】

  这进一步证实该项研究是故意掩盖“华恢1号”饮食组、明恢63亲本饮食组与无米饮食组之间对试验动物非洲爪蟾生长发育影响差异“假样品造假试验”!】

  ZHU Haojun, PENG Yufa et al., A 90 Day Safety Assessment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Rice Expressing Cry1Ab/1Ac Protein using an Aquatic Animal Model, J. Agric. Food Chem.201563143627-3633,Publication Date:March 30, 2015

  ZHU Haojun、彭于发et al.,使用水生动物模型对表达Cry1Ab / 1Ac蛋白转基因水稻进行90天安全性评估,农业食物化学杂志,

  201563143627-3633发表:2015年3月30日

  https://pubs.acs.org/doi/10.1021/jf5055547

  科学证据30(2016):《国际药学研究杂志》发表国家生物医学分析中心程娟献、夏晴、桑志红、毛劼、王心正、董方霆、何昆团队《转Bt基因大米与相应亲本大米差异蛋白质组学研究》,“转基因大米"华恢1号"和亲本大米"明恢63"... 2D-PAGE图谱的蛋白质点进行了对比匹配,识别出明显的差异蛋白质点28个,以亲本大米为参照,转Bt基因大米相对高表达的18个,相对低表达的10个;选择转基因大米凝胶上的差异蛋白质点进行了质谱鉴定和生物信息学检索,发现差异蛋白质主要参与能量代谢,蛋白质合成、氧化还原和应激响应等生物过程。结论转Bt基因"华恢1号"及其亲本大米"明恢63"表达的蛋白质组存在一定差异,但未发现这些差异蛋白质具有抗营养性和致敏性,也未发现新蛋白和毒蛋白的表达。”【而不是“不存在”!】

  【剖析: 论文确认“受试大米:转Bt(cry1Ab/Ac)基因大米“华恢1号”与其亲本大米“明恢63”均由华中农业大学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提供, 转基因大米与亲本大米种植条件完全相同,本实验所用大米种植于海南,20o低温条件下贮存。” 前边已经揭示,“受试大米:转Bt(cry1Ab/Ac)基因大米’华恢1号’”不是用于种植用“转基因Bt稻谷”品种种子,更不是这样的种子种植产生的食用“转基因Bt稻谷大米”,而是用于与其他稻谷品种杂交使其携带转Bt(cry1Ab/Ac)基因的转基因育种过程中的转基因稻谷恢复系品种。 尽管如此,该项研究依然证实上述“受试大米:转Bt(cry1Ab/Ac)基因大米’华恢1号’”与响应亲本大米蛋白质组学图谱存在影响一系列生物过程的蛋白质点差异,而不是没有差异! 该项研究声称“未发现这些差异蛋白质具有抗营养性和致敏性,也未发现新蛋白和毒蛋白的表达”,而不是“不存在”!】 程娟献et al.,转Bt基因大米与相应亲本大米差异蛋白质组学研究,

  国际药学研究杂志,2016(4)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GWYZ201604054.htm

  科学证据31(2018):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卫生部食品安全风险评估重点实验室胡静Chunlai Liang、Xiaopeng Zhang、Qiannan Zhang、Wenming Cui、Zhou Yu团队对“来自F0,F1和F2世代的大鼠用60%TT51水稻,明恢水稻或名义来源的水稻饲喂”,声称“在任何实验组中均未观察到不利的临床效果。此外,组织病理学观察和免疫毒性试验,包括血液学指标,脾淋巴细胞亚群,自然杀伤细胞活性,淋巴组织增生反应和噬斑形成细胞试验,显示两组之间没有显着差异。这些结果表明,与亲本明恢水稻相比,发育免疫毒性与转基因Bt水稻TT51的饮食无关。”【评论:依据华中农业大学提交一系列“假样品造假试验”报告,孙政才为首农业部2009年对“华恢1号”与“Bt汕优63”获颁发“安全证书”,韩长赋为首农业部2014年渎职犯罪依据同样造假文件续延了其“安全证书”。该项研究显然为为争取其“安全证书”2019年续延所做。然而,该项研依然用转基因育种过程中“转基因材料TT51”,而不最终准备给消费者食用的“转基因Bt稻米”做样品,依然是“假样品造假试验”!】

  【剖析:

  1)“TT51与明恢稻米由华中农业大学提供”:华中农业大学不提供准备给消费者食用“Bt汕优63”大米样品,反而故意提供不是食用“转基因Bt稻米”的转基因育种过程中“转基因材料TT51”样品,误导该项研究堕落为“假样品造假试验”!

  2)“1、引言:...该项研究的目的是强化对于转基因Bt稻米TT51安全性的证据。”

  3)“4、讨论:... 尽管明恢大米中粗纤维量比TT51高,它在正常参考区间内。

  (表1、三种稻米的营养成分。粗纤维(g/100 g):TT51 2.67;明恢5.28;对照:0.59)

  (表3、三种饲料营养价值(g/100 g):TT51 0.5 - 0.7;明恢 0.4;对照 0.8 - 0.6)

  评论:粗纤维量“原态”TT51 2.67(居中);明恢5.28(为TT51两倍);对照0.59(为TT51五分之一),配制饲料后,TT51 0.5 - 0.7(比明恢略高);明恢0.4(比TT51略高)。用如此配制饲料无法揭示“原态”TT51对健康影响!

  4)“3.4 相对器官重量和组织病理学:...TT51组PND 21(=出生后第21天)F2代雄鼠的脾脏和肝脏重量明显低于明恢组。但是,所有计算值都在正常参考区间内。在PND42,不同组F1代和F2代鼠的肝脏、胸腺或脾脏的重量没有显著差异。 胸腺、肝脏、脾脏、Peyer贴片(PP)和肠系膜淋巴结(MLN)结构可以反映免疫器官的状态。在任何组中的这些器官中均未观察到组织病理学损伤。”

  5)“3.5.2 脾淋巴细胞亚群:... PND 21的TT51组F2雄性和雌性脾脏样本中NK细胞的百分比高于明恢组。然而,其统计学差异不被认为与TT51水稻食用有关,因为TT51组的值与对照组的值相当。因此,需要进行额外的功能测试以确认TT51对NK细胞的作用。在PND 42没有观察到显着差异。”

  6)“3.5.3 NK细胞活性,淋巴组织增生反应和PFC测定:... 在NK细胞活性测定、淋巴增殖反应测定和PFC测定的结果中,各组之间没有差异。NK细胞(自然杀死细胞)是先天免疫系统的一种主要成分。NK细胞活性测定显示各组之间无显着差异。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TT51饮食对NK细胞或其功能没有不良影响。”

  评论:然而“表4:NK细胞(自然杀死细胞)”下边“注a:TT51组与明恢组显著区别,p<0.05(F2雄性);注b:TT51组与明恢组显著区别,p<0.01(F2雌性)”!

  7)“讨论:...我们的研究旨在检测暴露于TT51引起的哪怕最小变化。来自F0代、F1代和F2代大鼠喂食TT51水稻饮食,旨在评估TT51暴露在PND 21和42的F1和F2后代中诱导的潜在免疫毒性。在PND 21,TT51组F2雄鼠的脾脏和肝脏重量,显著低于明恢组,但TT51组与对照组无差异。考虑到PND42没有出现差异,以及病理检查没有发现脾脏和肝脏的病变,我们得出结论,TT51组和明恢组在脾脏和肝脏重量上的差异没有生物学意义。

  “此外,TT51组脾脏中NK细胞的NK细胞百分比高于明恢组。该统计学差异不被认为与TT51水稻食用有关,因为TT51组的值与对照组相当,并且各组之间更敏感的NK细胞活性显示没有差异。功能测试的结果,包括NK细胞活性,显示两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

  “在PND 42,两组之间的相对器官重量、组织病理学分析和脾淋巴细胞亚群没有显著差异。PND 42的功能性免疫毒性试验,包括NK细胞活性、淋巴细胞增殖反应和PFC试验,显示饲喂TT51水稻的大鼠没有副作用。”

  8)“5、结论:用TT51水稻喂养的F1代和F2代大鼠观察到轻微的生理变化。然而,这些变化在实验室的对照正常参考区间内,因此不被认为与TT51大米食用相关。总之,该项两代研究表明,与亲本明恢水稻相比,转基因Bt水稻TT51的饮食不会引起发育免疫毒性。”

  9)论文确认:“本研究得到了中国转基因生物发展国家重点特别项目(No. 2012 ZX08011001)的资助。我们要感谢科学部和中国农业部的财政支持。”

  评论1:一旦发现“试验材料”组与对照组某方面“显著差异”,就依不给出任何科学证据的“这些变化在实验室的对照正常参考区间内,因此不被认为与TT51大米食用相关”予以排除,是一种粗暴违反科学证据、科学不端、学术腐败“科学流氓”手段:如果允许这样做,毒理学试验中就没有必要设置“对照组”,直接用是否“在实验室的对照正常参考区间”内取代“对照组”!

  评论2:该项研究声称“在任何组中的这些器官中均未观察到组织病理学损伤”,却故意不提供任何光学显微镜与能够观察到微观结构细微病变的电子显微镜图像证据! 评论3:综上所述,确认“得到了中国转基因生物发展国家重点特别项目(No. 2012 ZX08011001)的资助...农业部的财政支持”2018年发表的该项研究声称“我们的研究旨在检测暴露于TT51引起的哪怕最小变化”是骗人鬼话,预设立场“该项研究的目的是强化对于转基因Bt稻米TT51安全性的证据”,是赤裸裸为农业部2019年续延“华辉1号(TT51)”“安全证书”鼓噪的“御用论文”!】Jing Hu et al,Developmental immunotoxicity is not associated with the consumption of transgenicBtrice TT51 in rats, Regulatory Toxicology and Pharmacology, Volume 94,April 2018, Pages 197-202胡静 et al,发育免疫毒性与大鼠食用转基因Bt水稻TT51无关,监管性毒理学与药理学,第94卷,2018年4月,p197-202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273230018300448

  科学证据32(2015)《食品科学》2015发表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国家药物安全评价监测中心药物非临床安全评价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中山大学药学院药物安全评价中心谭小燕、陈高峰、周晓冰、汤瑶、黄芝瑛、王雪团队《农业部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2012ZX08011001)》研究项目《转Bt基因水稻的食用安全性评价研究进展》综述引用国内外众多研究论文论述,最后结论:

  结 语

  转Bt基因水稻的研究已有近30年的历史,其在提高水稻产量方面展现了巨大的前景,为解决人类粮食危机问题带来了希望。但人们对其食用安全性尚存担忧,而关于转Bt基因水稻的食用安全性评价研究资料相对缺乏。

  Bt蛋白作为一种在消化道发挥杀虫效应的外源蛋白,它对人体胃肠道的影响及其致敏性的资料还很匮乏,应考虑尽快建立Bt蛋白安全性数据库,对现有的Bt蛋白的致敏性进行逐一排查,为下一步的转Bt基因水稻的风险评估提供依据,以便有针对性地转Bt基因水稻进行更深入全面的研究。

  另一方面,关于转Bt基因水稻的食用安全性报道多为大鼠短期喂养实验,评价方法比较单一。转基因水稻掺到饲料中的最高比例为70%左右,动物喂养实验中Bt蛋白的实际剂量并不高。而水稻作为一种主粮,其预期的人体用量很大,因此,应开展转Bt基因水稻的灵长类动物长期毒性研究,并进行生殖遗传毒性的研究。

  同时,还应考虑结合体外细胞实验,进行Bt纯蛋白或转Bt基因水稻的分子水平毒性实验,进一步全面反映转Bt基因水稻的安全性。

  总之,为了进一步推进转Bt基因水稻的发展,应该从多角度入手,开展转Bt基因水稻的长期安全性实验,建立完善的风险评估机制,加快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进程,为人类健康提供保障。

  谭小燕et al,转Bt基因水稻的食用安全性评价研究进展,食品科学,2015(21)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SPKX201521065.htm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