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颂明:打破周期率关键的一步(颂明虚拟演讲十四)

2024-07-08 16:13:4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打破周期率关键的一步

(颂明虚拟演讲十四)

  周期率像个魔咒一直笼罩着历史,使得人类的发展实在被困在“战乱”的怪圈中循环。

  新中国的建立,会不会又是一个历史周期的起点呢?

  如果说是,那新中国的成立不过又是一次“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改朝换代了。“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历史大戏就会重演。

  如何打破“历史周期率”就成了摆在第一代领导人面前进京赶考的一道考题。考及格了,中国就稳步走上了和平发展的道路。考不及格,那我们就成了李自成,先烈们的鲜血就白流了。

  众所周知,这道考题最早是黄炎培先生提出的。

  1945年7月1日,褚辅成、黄炎培、冷遹、傅斯年、左舜生、章伯钧六位国民参政员从重庆飞抵延安与中共领导人共商国是,开展了5天的考察活动。其间,毛泽东邀请黄炎培等人到家中作客,谈话中,毛泽东问黄炎培,在延安考察了几天之后有什么感想。黄炎培坦率地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

  黄炎培先生的担忧其实就是中国人民的担忧。

  毛泽东回答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毛泽东之所以胸有成竹,就是因为他很早就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并有了自己的答案。

  毛泽东所讲到的民主,并不是西方鼓吹的“一人一票”的形式上的选举民主,而是指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制度。

  人民当家作主。让人民参加国家政权管理。这就是彻底打破周期率,永恒实现国家和平发展的关键一环。

  人民当家作主,这话说着容易,要真正实现这个目标就难了。

  我们新中国做到了吗?

  我们新中国又是怎样做到的呢?

  这个话题要深入讨论就有点长了。请容我在下次虚拟演讲者接着往下谈。
 

  【附录】

  老宋文学讲习所第三章比较与鉴别

  “打脸了!打脸了!”老丁头跌跌撞撞地冲进了院子,气喘吁吁的。

  “谁打脸了?打谁脸了?”宋老太婆正在扫落叶,停住扫帚问。

  “打你家老头子脸了。”

  “哼哼,还没听说过呢。我家老头子的脸别说打了,谁敢摸一下都有事。不信你试试?”

  “拉倒吧。他那老脸是没人敢摸,喇手啊。手嫩的还不能喇掉一层皮?”

  “啥事大呼小叫的?”宋老头从书房出来了。

  “人家莫大师小说又获奖了。这不又打了你的脸吗?”

  “他获奖管我啥事?怎么就打了我的脸呢?”

  “你不是说人家小说不行吗,不行咋能接二连地获奖呢?”

  “小青年说这话我不奇怪。你老丁头这几十年的干饭也白吃了?光贴标签有用吗?就他那小说,我用脚丫巴都比他写得好。谁掩耳盗铃?谁皇帝新装?他就是为获奖而生的又怎么样呢?小说好不好要读了才知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他敢跟老朽我的小说放在一块比吗?”

  “你空口说白话有什么用?真有能耐你就比照着他的获奖小说写一篇给我看看。”

  “嘿,这还不是小娃摸啥啥,伸手就来的事。”

  宋老头刷刷地写了一篇:

  没钱莫言

  村小有个先生,姓米。我们当面喊他米老师,背后都管他叫“老眯”。

  上课的时候,老眯总是让我们背书,他自己靠着门边打盹。

  老眯的家里是熬糖稀的。每逢考试的时候老眯就会给前三名的孩子用根细秫桔杆子掘一团糖稀做奖励。我每次考试都在前三名。因此老眯的糖稀我可没少吃。

  这一次我又考了第三名。坐在凳子上等老眯发糖稀。前两名发完之后,老眯掘了一大团糖稀,看上去比前两次的更大。我心里美滋滋的。没想到老眯没喊我的名字却喊了考倒数第三的胖墩。我气呼呼地站起来说:“老师,我是第三名。胖墩是倒数第三。”

  老眯说:“你上次第二,这次第三,退步了,不奖。胖墩上次倒数第一,这次倒数第三,进了两步。该奖。”

  我撅着嘴:“我不服!”

  “不服上诉。”

  “上诉没钱。”

  “没钱莫言!”

  我只好气呼呼地坐下了。

  宋老头把小说往老丁头面前一推:“这篇怎样?”

  老丁头一连看了两遍:“嗯~~有点意思,可觉得还是不够得味。”

  “既然你口味重,那我就再加点料子。直到你满意为止。”

  宋老头埋头刷刷地又写了一篇:“这篇你再看看。”

  小带主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小时候都管剃头的叫“带主”。

  老带主60多了,收了一个10几岁的徒弟,叫小带主。

  小带主一进村就吆喝“剃头咯,骟蛋——”

  那时候带主不但给人剃头,还顺道给小猪骟蛋。因此小带主就这么吆喝。

  小带主骟小猪比师父麻溜,用剃刀往蛋包上一划,手一挤,小猪蛋就出来了。干活的时候往往是老带主剃头小带主骟蛋。

  快过年了,剃头的人多,骟小猪的没什么生意。小带主也帮着剃头了。

  村里有个叫管老闷的,小带主给他光脸时走神了,以为自己还是在给小猪骟蛋呢,就把刀子在管老闷的脸上一划,居然只划出了一道白印子。小带主惊诧地说:“我的乖乖,这蛋皮咋这么厚?”

  一旁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这是脸皮不是蛋皮!”

  小带主这才回过神来:“管老闷脸皮这么厚那胡子怎么能剃掉的呢?”

  老带主说:“他脸皮厚胡子软。胡子要有他脸皮结实那就不叫胡子了,该叫钢丝了。”

  丁老头“哈哈”大笑起来,连连说:“得味了,真得味。能再辛辣一点吗?”

  “你还要辛辣呀?瞧好了。”宋老头只要得点水他就开始泛滥了,转眼间又写了一篇:

  锦衣西施

  苟集家家好狗,每年都要举办一次狗狗选美大赛。

  钱老板家有一条西施。钱老板一心想拿冠军,就给大赛捐了一笔巨款。

  就在选美大赛前三天,西施长了癞子,掉毛了。钱老板只好给西施缝了一件锦衣。

  选美大赛那天,尽管西施穿着锦衣,观众还是看出它长了癞子。

  评委们犯难了。如果把冠军给西施吧,明显不公,众目睽睽的,对观众不好交代。不给吧,钱老板的款子就等于白捐了。评委中有位聪明人,他提议给西施颁个特别奖,不占冠军。这样既显得公允也没让钱老板落空。

  大赛结果出来后果然皆大欢喜。

  丁老头摇了摇头:“真有你的。人来疯。没办法。”

  宋老头得意地一叉腰:“你就说说你可服吧。”

  “我还是不服。白话文故事你随手编。文言文你也能行吗?”

  “像这样的小故事别说白话文,就是文言文我也是信手拈来。”宋老头说着又提笔刷刷地写了一篇:

  莱菔汤

  鲁地莫生,秋闱中举,解元。乡人贺之,谓文曲星下凡。其邻童生管姓,聪慧而体弱。临小考,惴惴。有巫女告之:“莫解元之圃皆神药,可保考中。”管母登门求之,得一莱菔,煎汁以灌。童夜腹痛,泄如水注。郎中脉之,曰:“公子脾虚胃寒,莱菔性寒,故有此症,须调养月余。他年再考。”父长太息:“巫女误吾儿也!”

  老丁头一连看了好几遍:“这是文言吗?我不懂。你别蒙我啊。”

  “不懂你扯什么犊子?害得我白写了。有人老说我们老百姓是乌合之众。其实在我看来,乌合之众都登堂入室拽文了,却胸无点墨。这倒让我想到了一首诗。记不得作者是谁了。”

  “啥诗,说来听听。我承认我小说不行。对诗歌嘛,还是小有研究嘀~~~~”

  “那好。你就来给品鉴品鉴吧。”宋老头一边写一边说,“我有言在先啊。这首诗不是我的原创。作者名字我记不得了。你不要又说我剽窃。”宋老头一挥而就:

  颠倒集·七律·蟾蜍

  争效刑天无脸面,更教残足踏云梯。

  鸿鹄难会偷生癞,刘海相逢未滚泥。

  富贵金瞳真亦假,清贫白眼凤还鸡。

  此心足赤三千两,共堕无头下肚脐。

  老丁头歪着头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一脸的懵逼:“你尽弄些拗口的蒙人。就不能来点通俗的吗?”

  “想要通俗的?我这也有。打油诗庸俗,同题行吧?我还是要申明在前,这首也不是我的原创。干脆我把原作者也注明吧,省得以后有人找我的麻烦。”宋老头又写了一首,边写边解释,“创新体裁,打油七律。”

  癞蛤蟆·七律(打油诗)

  原作者:暮色苍松

  花拳绣腿老天鹅,变幻腰肢丑态多。

  可笑浮夸洋宠物,休怜鼓噪癞蛤蟆。

  轻霜自比深冬雪,浅水无知大海波。

  底蕴非同涂果酱,一招一式费捉摸。

  2021年6月9日星期三

     【文/颂明,本文为作者向红歌会网原创投稿。】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