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星燧:林则徐虎门销烟一百八十周年祭

2023-01-23 17:24:30  来源: 星燧九炫公众号   作者:星燧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林则徐(公元1785—1850 年) 字少穆,福建侯官(今福建闽侯)人。

  林则徐天资聪颖,七岁时能熟读儒家经传,十四岁时考中秀才, 二十岁时考中举人。

  清仁宗嘉庆十六年(公元1811年),林则徐以殿试第二甲第四名的优异成绩 进士及第, 任翰林院庶吉士, 从此踏上官宦之路。

  他历任国史馆编修、秘堂办事、江西乡试副考官,主要从事文史研究和科考事项,但关注民生, 对于水利建设尤感兴趣, 撰有《北直水利书》,指出:“农为天下本务,稻又为农家之本务”,京畿一带“水性宜稻, 有水皆可成田”。

  清宣宗道光二年(公元1822年),林则徐守孝复出,任浙江盐运使,整顿盐政。先后在江苏、陕西、湖北、河南等地任按察使(职掌吏治考核)、布政使(职掌一省的财赋与人事) 的要职,整顿吏治, 抗灾救灾, 兴修水利,发展生产,深受地方百姓的拥戴。

  道光十七年(公元1837年),林则徐升任湖广总督。湖北境内江河众多,每到夏季常泛滥成灾,给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他到任后实地勘察,提出“修防兼重” 的方针,实行以工代赈, 动员民众加固江堤河堤,疏通水道,从而使“江汉数千里长堤,安澜普庆,并支河里堤,亦无一处漫口”。

  19世纪20年代,英国开始向中国大肆输入鸦片。

  嘉庆年间外来输入的鸦片仅有四千五百箱,但是从道光元年(1820年)到道光14年,就增加到了14000箱。

  到了1838年,更是暴增到了四万零二百箱。

  鸦片起初在中国并不流行,只有一些王孙贵族会吸食鸦片。雍正实行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禁烟行动,随后的几任皇帝也都一直在实行禁烟政策。

  但是到了道光年间,伴随着英国人的鸦片攻势,从皇亲贵族到平民百姓都开始吸食鸦片,并逐渐在全国蔓延开来,尤其广东的销售量更是位居全国榜首。

  开始的时候,只是个别“新潮”“时尚”奸商,偷偷购买吸食。后来渐渐波及到一些富贵者的子弟及城市中的富豪,再后来便是一般平民百姓有的也吸食鸦片了。

  连带着满清政府的官吏都开始了吸食鸦片。据云,“现今直省地方,俱有食鸦片烟之人,而各衙门尤甚,约计督抚以下,文武衙门上下人等,绝无食鸦片烟者,甚属寥寥”。

  上自官府缙绅,下至工商优隶,以及妇女、僧尼、道士,都在吸食鸦片。

  烟毒也逐渐蔓延及农村,一些省份不仅有进口的鸦片,也开始种植生产土烟。

  1836年有外国人估计中国约有1250万人在吸食鸦片;后来道光派去禁烟的林则徐认为1838年的中国大约有400万人在吸食鸦片。鸦片流行地区也蔓延至内地十几个省区。

  从现在来看,外国人估计的数字相当准确。

  由于中国吸食者日众,而且相当数量的人染上烟瘾,他们在身体和精神上受到极大摧残,致使国民体质迅速下降。

  由于吸食鸦片,导致大量的中国人家破人亡。

  本来是家境小康甚至优渥,很快沦为破产。

  由于鸦片严重上瘾,为了获得一口鸦片男的为丐,女的为娼。

  倒不是这些男的不想去干活,甚至去偷去抢,为了获得一口鸦片,他什么都愿意干。

  那是因为吸食鸦片以后,体质暴降,肩不能担,体不能挑。无论干什么活儿,都干不动。更不要说是去做贼做强盗了,贼和强盗也是需要一个好身体的。

  吸食鸦片烟的人各个面色蜡黄,骨瘦如柴,形同痨病鬼,成为历史上著名的“东亚病夫”。

  从富家子弟很快沦为无家可归,最终不用多长时间,就倒毙在街头。广东话的扑街就来自于此。

  当时有诗云:“请君莫畏大炮子,百炮才闻几个死?请君莫畏火箭烧,彻夜才烧二三里。我所畏者鸦片烟,杀人亿万千!”

  尤其是军官、兵丁吸食鸦片直接造成了中国军队战斗力的丧失。

  而且由于鸦片战争的失败,这一祸害至少延续了上百年。

  比如说 20世纪初,贵州最有名的双枪兵,一手拿枪,抢劫盘剥老百姓;另一个手拿大烟枪,吞云吐雾,好不快活。

  只是碰到了红军,被打个落花流水,杀个干干净净。

  据记载1821至1840年,仅鸦片贸易一项,就外流白银一亿两以上,相当于清朝政府每年财政总收入的10%。

  19世纪初,英国走私鸦片的范围从珠江口外逐渐扩大到东南沿海,甚至北及直隶和奉天海岸。据不完全统计,在19世纪最初20年中,英国每年平均自印度向中国输入鸦片4000余箱,1820年后迅速增加,1838—1839年更激增至4万余箱,占当时英国输入中国货物总值的一半以上。

  1800—1840年,英国偷运进中国的鸦片不下42万箱,从中国掠走的白银至少在3亿元以上。

  英国在印度的殖民政府,按鸦片成本300%以上的税率征税,每年收入税款达100万英镑左右,鸦片税成为殖民政府的一项重要财源。(根据英国网站估算,当时一英镑相当于现在人民币2400元。)

  在鸦片大规模输入中国之前,英国人的产品一直打不开中国的市场。但是中国的丝绸,瓷器等却抢占了英国的市场。

  英国虽然百般折腾,但是很遗憾,其和中国之间一直都是贸易逆差,而且贸易逆差越拉越大。

  如果按照这种途径持续下去,殃撒征服世界,掠夺全球就是个梦想。

  随着鸦片输入数量的激增,中国在对外贸易中出超的有利地位迅速转向不利,大量白银外流。从19世纪30年代起,仅英国每年输入鸦片就从中国掠走白银高达数百万元。

  可以说,英国人利用鸦片打赢了贸易战。

  但是从雍正起,满清王朝就开始禁绝鸦片,嘉庆皇帝更三令五申,严格禁止鸦片贸易,为何一直收效不大呢。

  因为根据史料记载,上自大清皇帝、督抚大员,下到负禁烟缉私之责的官吏兵丁,直接或间接从鸦片走私中贪污受贿、谋取私利者,数不胜数。

  但是为什么道光又决定开始禁烟了呢?

  因为道光发现财政收入暴降,拖欠应该上缴国库银两的现象日趋严重,清政府有时连支付军队粮饷、官员薪俸也感到困难。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呢?

  其实道理很简单。

  因为鸦片具有强烈的成瘾性,一旦吸食以后就离不开了,而且越吸瘾越大。

  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普通平民,必须把所有收入的大部分用来购买鸦片。

  而且由于鸦片的强烈的致病性,对于人体进行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一方面这个人变成了一个东亚病夫、体质极差;另一方面这个人浑浑噩噩,形同行尸走肉。

  一个身体健康,拼搏努力的人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废物,不创造任何社会财富,他只会把身边最后所有的一点东西(哪怕是卖儿卖女)全部换为鸦片吸食。

  他的存在的价值,他这一辈子就相当于是为英国的鸦片商人打工了。

  而且不仅如此,他还会把他的这个家族几辈子积攒来的财富,都用来从英国鸦片商人那里换取鸦片。

  他所有的一切都被英国鸦片商人商人盘剥光的时候,他只能倒毙在街头。

  其实这种情形曾经持续了很久,一直到解放前。

  多少家境富有、小康的中国家庭,由于吸食鸦片烟,家道中落,家破人亡。

  如果社会中的所有个体,绝大部分都变成了这种人,这个社会还会有什么财政收入吗?

  无论是工厂还是商业,生产资本以及商业资本都是有限的。如果业主被迫购买鸦片在其中占了大头,只能会严重遏制工业以及商业的发展。

  到了道光14年的时候,中国国内市场萧条,工商业凋敝,城市经济日益萎缩。

  由于白银大量流出,导致“银贵钱贱”,严重破坏满清王朝的货币流通。

  通过鸦片,就如同直接在中国这具健康的躯体上接上了巨大的吸血管子,将财富之血日夜不停的吸到英国。

  林则徐经过社会调查后记载了如下的情况:苏州之南濠、湖北之汉口,皆商业发达之地,“近来各种货物销路皆疲,凡二三十年以前,某货有万金交易者,今只剩得半之数。问其一半售于何货,则一言以蔽之,曰鸦片烟而已矣”。

  发现国家财政收不上来的道光,终于急了。

  虽然在此之前道光也从英国人的鸦片走私中获利不浅,道光也在皇宫之中偷偷吸食大烟。

  道光决定禁烟。

  但是跳出了一个著名的人物,什么人呢?徐乃济,时任太常寺少卿。太常寺少卿是何职位呢?太常寺少卿就相当于今天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一把手。

  1836年4月“好官员”许乃济给道光皇帝上了一本奏章,题目叫《鸦片禁例愈严流弊愈大亟请变通办理折》,建议鸦片合法化。

  许乃济认为鸦片是“药物”,把鸦片定性为有提神、止泻、去湿热的药物。

  既然是药物,因此许乃济建议朝廷彻底放开鸦片贸易,但鸦片贸易要以货换货,不能使用白银购买,这样就不会导致白银外流了,同时朝廷应该允许百姓种植鸦片和吸食鸦片。

  这种建议就是“弛禁论”,这是英国人最希望看到的,但它和清朝实行的禁烟政策却完全相反。

  许乃济在奏折里算了一笔账:按照当时三种不同鸦片的售价,大清朝一年至少损失1000万两白银。而这些银子并非便宜了洋人,实则是入了地方官的口袋。

  既然如此,不如把鸦片作为药材申报“输入”,在海关纳税。

  入关后可以交易,但不能用白银购买,只能以货易货。

  这样一来,而外国商人按规定缴纳关税,其额度比贿赂官员还要少,当然也乐于接受,两全其美。

  这样鸦片贿赂就变成了大清财政收入。

  许乃济还在奏折里阐述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观点:吸食鸦片的人,都是游手好闲、浑浑噩噩之人,虽然吸食鸦片会令人减寿,但流失的这些人口与人口增加的速度相比,影响并不大,更何况流失的都是一些“游手好闲、浑噩度日”之人,所以这些人死了就死了,无所谓的,正好可以消减一点粮食的消耗。

  许乃济还建议大清自己种植鸦片。他认为自己种植出来的鸦片毒性小,售价更便宜,对吸食者造成的身体伤害更小。

  这样就很可能把英国鸦片挤出去,自然也就不禁自绝了。

  而当道光皇帝收到这个建议以后,竟然觉得这个建议是不错的,为此他还专门询问了两广总督邓廷桢的意见,并得到了他的支持。

  但是就在道光皇帝准备下达这个命令时,朝廷中的其他官员却强烈反对。

  道光皇帝见这么多大臣都反对,便打消了这个想法,并立刻下旨让邓廷桢继续严查鸦片。邓廷桢见道光皇帝改变了态度,他也立刻改变态度,明确表示反对“弛禁”。

  有些官员见道光严禁鸦片的态度改变,便开始投其所好地提出了一些建议。比如鸿胪寺卿黄爵滋就建议朝廷以一年为期,如果一年以后,吸食鸦片的人还没有戒烟的话,就把他们全部处死。

  黄爵滋的建议同样被这帮大臣们坚决反对,一顿痛斥。

  因为道理很简单,满清的这些大臣,王公贵族们吸食鸦片烟的可太多了。

  一年没戒掉就要杀头,那这帮人怎么能答应呢?

  道光皇帝把黄爵滋的奏折下发各省复议后,一共收到二十九份回复,其中明确表示反对的有十九份,含糊其词的俩份,旗帜鲜明支持的只有八份,分别是两广总督林则徐,两江总督陶澍,四川总督苏廷玉,湖南巡抚钱宝琛,安徽巡抚色卜星额,河南巡抚桂良,江苏巡抚陈銮,东河总督栗毓美。

  黄爵滋的奏折送上去,林则徐是其中少有的坚决赞成者,更说出了那句名垂青史的断言: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

  但道光听了,却是极为动容,因为他心里明白,林则徐说的是确定的事实。

  1838年12月27日,道光皇帝一连八天召见了林则徐,林则徐指出鸦片的危害:

  鸦片使中国白银大量外流,引起了中国的财政危机。

  鸦片腐蚀中国的统治机构。

  许多贵族、官僚、地主吸食鸦片以后,更加腐败,他们接受贿赂,包庇鸦片走私,用加租增税等种种方法,把购买鸦片的花费转嫁到人民身上,加重了人民的负担。

  鸦片削弱军队的战斗力。

  清军的将领和士兵也有人吸食鸦片。如在广东水师中,官兵不但吸鸦片还大量受贿。水师巡船竟至和英国鸦片船约定“每箱鸦片收到5万元到10万元”,大批“缉私船”甚至变成了鸦片走私船。

  鸦片危害了中国人民的身体健康,当时中国的一些城镇,烟馆林立,吸食鸦片的大烟鬼,成千上万。

  最终道光十八年十一月十五(1838年12月31日)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关防,让他奉旨到广东查禁鸦片。

  林则徐成为钦差大臣之后,引起弛烟派和满州贵族不满,但碍于道光帝的皇威,不敢公开反对,只得暗中阻挠。弛烟派首领琦善向林则徐威迫利诱,后人记述当时的情况:

  “道出直隶,遇直隶琦善,嘱文忠无启边衅。盖文忠任江臬时,琦为总督,曾荐文忠,今忌文忠故言此,论似公而意则私也。文忠漫应之。

  钦差大臣的头衔给了林则徐,但是诡异的是,户部和内务府竟然一分钱也没有划拨给他。

  林则徐在广东禁烟的经费必须要自筹。

  道光十九年(公元1839 年) 正月,林则徐抵达广州,立即和两广总督邓廷桢一起, 查封烟行烟馆, 缉拿走私烟贩,传召洋商,限定日期,勒令交出鸦片, 并具结保证,今后永不带鸦片到中国来。

  义律最终于道光十九年二月十四(1839年3月28日)朝早六时服从林则徐之命令,向林则徐呈送了《义律遵谕呈单缴烟20283箱禀》;从林则徐3月10日到达广州,到义律3月28日被迫同意缴出全部鸦片,总共18天。

  美国及荷兰烟商承诺永不再贩鸦片,义律却从中破坏,缴烟途中运走鸦片,又以各种理由拖延缴烟时间。林则徐将计就计,也延长封锁十三行的时间,义律无奈如数缴烟。三月十九(1839年5月12日),民间缴烟完毕,拘捕吸毒者、烟贩一千六百人,收缴烟膏四十六万一千五百二十六两、烟枪四万二千七百四十一杆、烟锅二百一十二口。四月初六(1839年5月18日),烟贩缴烟完毕,共收一万九千一百八十七箱又二千一百十九袋。

  四月十一(1839年5月23日),兰士禄·颠地等英国商贩被驱逐出境,次日义律亦将十三行的英国人撤到澳门。

  各国烟商交出的鸦片, 连同收缴的鸦片,共一万九千一百七十九箱、二千一百一十九袋,共计二百三十七万六千二百五十四斤。

  四月二十二(公历6月3日),林、邓命将鸦片运至虎门(今广东东莞虎门) 海滩全部销毁。这一过程历时二十天,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群众前往观看,拍手称快。

  -这就是著名的“虎门销烟”。

  传教士裨治文在任职的《中国丛报》中记述:

  “我们已经反复检查销毁过程的一部分,他们在整个工作进行时的细心和忠实的程度,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料,我不能想象再有任何事情会比执行这项任务更加忠实的了。”

  林则徐料定英国人不会善罢甘休, 命令广东水师选加强武备,准备打仗。;又命从沿海渔民、农民中招募乡勇,建立民间地方武装,保家卫国。

  十一月,清朝廷盲目乐观, 宣布停止中英贸易。

  道光二十年(公元1840年) 春天,英国议会正式通过发动战争的决议案, 任命懿律、义律为正、副全权代表,懿律任侵华英军总司令,发动 第一次鸦片战争。

  林则徐赴虎门指挥,英军打不进广州。

  林则徐认为英军在广东打不进来, 必然会沿海路北上, 寻找突破口, 所以五次上书,奏请朝廷命令沿海各省,提高警惕,加强海防。

  但道光及各地方将领既没有当回事,也没有那个能力。

  果然,英军取道海路,进攻福建、浙江, 连接,攻占厦门、定海(今浙江舟山定海)、宁波、上海、镇江等地。

  道光和清廷投降派万分惊恐,归咎于林则徐在广东“办理不善”,多次下旨斥责。

  被打得慌了手脚的道光,将林则徐革职,改由投降派琦善任两广总督。

  琦善贪污好色,软弱无能。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秉持英国人就是祖宗的观念,很快与英国人签订了投降卖国的《穿鼻草约》。

  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年) 三月,林则徐受命赴浙江协办海防。五月, 道光受投降派鼓噪, 再追究林则徐的“罪责”, “从重发往伊犁,效力赎罪”。

  你看,为了自己的财政收入,一定要禁烟的是道光。好不容易出了个林则徐,帮着维护自己的江山。

  但是英国人打了进来,立刻就要让林则徐背锅,严惩林则徐。

  可怜林则徐,本来已经受命赴浙江协办海防,还得在六旬年纪,有大功于国家民族,被发配西北大漠。

  林则徐和妻子途经西安时, 写下《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七律二首,其中两句相当出名:“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道光二十二年(公元1842年,距今180年前),满清政府在英军的枪口威胁下,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英《南京条约》:中国割让香港给英国, 赔偿二千一百万银元, 开放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五个口岸城市对外通商, 英国在中国享有协议关税特权。

  林则徐在新疆期间,亲历天山南北, 行程三万余里,大力倡导兴修水利与屯田;又绘制边疆地图, 建议“兵农合一”,谨防外国列强分裂中国领土的罪恶阴谋与企图。

  道光二十五年(公元1845年),他被重新起用,署陕甘总督,次年任陕西巡抚,再次年升任云贵总督。

  道光二十九年(公元1849 年) 因病辞职。作为一名六旬老人,被长期发配在艰苦的边塞地区,积劳成疾。

  林则徐这一辈子是对得起国家和民族的,本来准备在家颐养天年。

  但是,由于满清政府无能,鸦片战争战败。

  国门被彻底打开,英国人的鸦片像潮水一般地向全国泛滥。

  英国人的贸易战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伴随着英国人的鸦片,英国人的工业制成品,也开始向全中国泛滥,严重的冲击着中国自给自足的经济,最终将中国的经济彻底摧毁。

  近代中国的极度贫瘠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大量的中国国内的工商业者、小手工业者破产倒闭,大量的地主、农民失去了土地,变得一无所有。

  于是无数活不下去的人,只能起来革命。

  1850年,太平天国运动爆发。从1842年鸦片战争战败,签订《南京条约》只有八年。

  从1838年英国开始以国家为后盾,战略性的向中国大规模输入鸦片只有12年。

  从历史上看,太平天国运动就是鸦片战争打输的直接后果。

  而且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如果不禁烟,随着英国的鸦片在全中国的泛滥,全国的经济一样也会崩溃,太平天国也一样会爆发。

  1850年,太平天国运动爆发。琦善等投降派躲得远远的,是既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趣去镇压。

  道光再次想起了林则徐,“国家有难”,“林则徐这样的不上谁上?”。

  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赴广西镇压太平天国运动。

  林则徐抱病起程, 途中病逝于潮州普宁 (今广东普宁北)。

  林则徐的一生是伟大的一生。

  林则徐有大功于国家和民族,林则徐有足够的智慧与强悍的能力。

  林则徐与那些内战内行的人正好相反,他是内战外行,外战内行。

  为什么?因为这个人的心中总是把国家和民族的利益置于第一位。

  以林则徐的聪明和才智,如果换一种思路,他过得会远远好过于琦善、徐乃济等一干饭桶、投降派。

  但是林则徐没有,他用他的一生践行了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所以我们在今天纪念这位伟大的人物。

  在中国5000年的编年史上,类似徐乃济这样的“聪明人”实在太多。

  陈独秀曾经怒斥过胡适:“中国之所以这么糟糕,就是因为郭心刚太少,胡适之太多!”

  这一点在民族危难的时候尤为关键和重要。

  徐乃济死了,享受了一辈子荣华富贵死了。

  道光也死了,享受了一辈子荣华富贵,他也已经死了。

  唯有林则徐,他并没有享受什么荣华富贵。

  但是他将永远为这个国家和民族的人民所记住,名垂青史。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