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拉美

周恩来对拉丁美洲的忠告,至今振耳发聩

2023-01-09 15:01:09  来源: 后沙月光公众号   作者:后沙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2023年1月8日是周恩来总理逝世47周年纪念日,虽然他离开我们已经有47年了,然而我们对总理的感情并没有因为时光流逝而变得淡漠,周恩来这个名字仍然如此亲切,如此温暖。

  如果要追求安逸和舒服,以周恩来的能力,他可以轻轻松松地在国内谋得高官厚禄。

告别欧洲合影。

  然而,为了国家的前途,为了民族的未来,周恩来投身于最危险的事业---革命;从事于最冰冷的职业--政治。

  在残酷的斗争当中,周恩来展现出了高超的组织能力和指挥能力,拥着着一双极具洞察力的慧眼。

  这种洞察力不仅仅是对国内事务的准确判断,同时,对于国际事务也是如此。

  无论是他的朋友还是对手,都对周恩来的外交艺术给予过毫不吝啬的赞誉。

  周恩来对国际政治残酷性有着深刻的认识,他对发展中国家的一些忠告,至今仍令人振聋发聩。

  先说一件拉丁美洲的“小事”--新年伊始,美国终于抛弃了委内瑞拉的“街头总统”瓜伊多。

  1月3日,美国政府宣布,尊重委内瑞拉议会关于解散胡安·瓜伊多领导的“临时政府”的决定。

  这个所谓的“临时政府”曾是美国折腾马杜罗政府的一张政治牌,美国还要求西方盟友将委内瑞拉的海外资产交由“临时政府”控制。之前,委内瑞拉连存在英格兰银行的黄金都取不出来,英国说要“代保管”。

  瓜伊多被抛弃后,非常绝望,他称这是马杜罗政权和查韦斯派的胜利。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还说,拜登政府愿意放松对委内瑞拉的制裁。

  为什么美国变脸了?因为它需要委内瑞拉增产石油,压住油价。

  而马杜罗没有失去对军队的控制,这是美国无法帮助瓜伊多用军事政变推翻他的最主要因素。

  关于拉丁美洲政权与军队的关系,周恩来早在70年代初就对拉美提出过忠告。

智利总统阿连德的葬礼。

  1973年9月11日,智利爆发军事政变,阿连德能指挥的军只有总统府内50多人组成的总统卫队,而首都近万名叛军有战斗机和坦克,阿连德总统就这样被美国“解决”掉。

  9月14日,周总理给阿连德夫人布茜发唁电,高度评价阿连德总统一生,并深感悲愤。

  墨西哥政府派专机将阿连德妻女接来避难,智利进入军政府时代。

  阿连德(Salvador Allende)的悲剧在于他一生都相信西式民主,相信议会斗争路线,结果却死于“民主灯塔”策动的军事政变。

  1970年,阿连德当选智利总统,他在胜选演讲中表示:

  团结的人民永远不被击溃!(他领导的政治联盟就叫“人民团结阵线”)

  他说,“我们已经赢得打击帝国主义剥削的胜利,与垄断企业一刀两断,我们要进行一场深刻的土地革命,控制进出口贸易,将债务国有化,建立起会使我们发展的社会资本……智利人民将会用他们双手建立起一条充满希望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

  他最后强调,“我们要为智利带来第二次独立--经济独立,我是你们的总统,也是你们的同志!”。

  如果智利真的走上经济独立的道路,那么,美国又怎么控制智利政府,控制智利的铜矿?

  因此,美国绝不会跟阿连德讲什么“民主”,美国一定要送他去见上帝。

  阿连德相信的是什么?

  一、西方的议会民主;

  二、西方的社会契约精神;

  三、道德的力量。

  他反对清算反动势力(承诺不报复),只要工人阶级掌握政权,只要智利人民团结一致,智利人民就会得到工作权、住房权、健康权、教育权、休息权、文化权和娱乐权,智利将成为拉美的模范国家。

  但关键问题是阿连德拿什么去保证他的政治路线,他有人民军队保驾护航吗?他只是相信军队一定会忠于宪法,忠于总统。

  1970年11月3日,阿连德举行就职典礼,准备入主拉莫内达宫。

  由于台湾当局作梗,中国不便派出官方代表团祝贺,周总理灵活处置,派出了中国工人代表团,由倪志福当团长。

  阿连德也决心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12月15日,中国驻法大使黄镇和智利驻法大使伯恩斯坦在巴黎发表《建交联合公报》,周总理称公报草案一字也不用改,因为智利人写得比中国人还要好。

  1971年6月,墨西哥著名记者胡里奥到北京采访周恩来,想请总理谈谈对拉美局势的看法。

  当时,总理根本没有时间接受采访,胡里奥就在宾馆绝食,要求中国外交部安排采访。

  这招还挺管用,周总理抽出时间接受了采访,主要是谈智利问题。

  周总理指出:阿连德总统政权是民主政权,根据中国的看法,一个民主政权要巩固,没有武装力量支持是不可能的。

  周总理的忠告:我得提醒你,应当注意另一件我认为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一小部分军人接受了外国侵略势力的影响, 如果不特别注意这个问题的话,会有出乱子的可能,这个乱子就是军事政变。

  然后,胡里奥将西班牙文和中文稿件都交给了周总理过目,并同意发表。

  1971年9月5日,墨西哥《至上报》全文刊发了周总理的访谈纪录。

  9月7日,智利《信使报》转载,其它拉美国家报纸也进行转载。

  但大多拉美媒体不认同周总理的观点,他们认为如果在“枪杆子和选票”中选择一样,他们会选择选票。

  1973年2月3日,智利外长阿尔梅达和社会党领袖米拉诺访华,周总理请他们转交亲笔信给阿连德总统,信中提醒:做好两手准备,争取好的,准备坏的。

  总理说的“准备坏的”,就是提醒阿连德要防止军事政变。

  但阿连德仍然不对军队进行处理,智利军队有三位实权人物,排名分别是陆军总司令、总参谋长、首都圣地亚哥卫戍司令。前两人是忠于阿连德的,而卫戍司令皮诺切特却是一位野心家,并与美国CIA建立联系。

  美国对付阿连德,除了用经济手段之外,最后一招就是策划军事政变。

  1973年,智利举行国会中期选举,结果“人民团结阵线”赢得了比总统大选更高的支持率,于是,美国绝望了。

  在1970年10月24日,陆军总司令施耐德就已经被人暗杀身亡。

  总参谋长普拉斯特接任陆军总司令,皮诺切特升为总参谋长。

  1973年6月,智利装甲部队出现小规模哗变,皮诺切特逼普拉斯特辞去军队职务,皮诺切特成为了军队一号人物--陆军总司令。

  在这种情况下,阿连德总统也没有对军队采取断然措施,周总理的担心很快就变成了血淋淋的现实。

  智利911之后,美国的“芝加哥男孩”涌入了军政府,控制了智利中央银行、财政部、劳动部、矿业部等部门,美国媒体欢呼“智利自由经济时代”已经到来。绝口不提这个政权是否民主,是否合法?

  美国有多狠?为了斩草除根,CIA连逃亡到阿根廷的普拉斯特将军都不放过。

  普拉斯特将军当时是唯一可以继承阿连德政治遗产掀翻皮诺切特的人。

  1974年9月30日凌晨1点,普拉斯特将军夫妇二人开车回家,进入车库时,汽车爆炸,他和妻子索菲娅当场被炸死。

  阿根廷警方表示:车上安装了定时炸弹,如果他不是开快车,应当是在途中爆炸。此案最终不了了之。

  再看委内瑞拉,马杜罗之所以能撑到今天,说白了,就是查韦斯为他打造了对军队的控制权。

  周总理早就看穿了美国的本质,美国在乎的从来都不是民主,它在乎的是美国资本的利益。只要能配合美国,哪怕你是军政府都无所谓。

  周总理对拉美的忠告正是基于这个判断。

  这次美国对瓜伊多变脸,再次证明周总理深远的洞察力和对国际问题的深刻认识,左右拉美国家政治进程决定性因素,仍然是武装力量。

  美国自己也不是吗,林肯是靠嘴皮子和议会投票解决美国南北分裂问题的吗?

  毛主席说的“枪杆子里出政权”这句朴实无华的话,才是拉美政治之真理。

  今天的拉丁美洲各国,如果想独立自主,更应当听进周恩来五十年前的忠告,千万不要高估了帝国主义的道德底线。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