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1980年,面对陈永贵的质问,邓小平反问:你入党才多久?

2024-03-27 15:14:47  来源: 新青年8341公众号   作者:新青年2020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980年1月15日下午,北京人民大会堂。

  国务院召开的会议行将结束时,时任副总理陈永贵提前走出会议室,站在休息室门口等一个重要人物。

图片

  很快,会议结束了,陈永贵拦住笑容满面的邓小平,上前招呼他进休息室。

  邓小平犹豫了一下,然后缓步走进休息室。

  邓小平似乎明白陈永贵要问什么,他不慌不忙地坐在沙发上,架起腿,徐徐点燃一支熊猫牌香烟,吸进初口,烟气在嘴里翻滚,经肺流动,自鼻而出,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满足。

  陈永贵就迫不及待地说:

  “小平同志,这些日子你天天开会,不断提出一个又一个新点子,我有点接受不了。我想问一下,你究竟还执行不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究竟还要不要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的理论还算数不算数?”

  小平同志对于这次谈话早有预料。

  他知道,眼前的陈永贵是个很倔强的人,不过越是这样,越要敲打敲打他。

  邓小平听了,似乎没听见一样,又好像听见了却没当回事,他又抽了口烟,朝陈永贵看了看,笑了笑。陈永贵后来回忆说,邓小平那天的笑,让他非常可怕。

  时间似乎凝固了,邓小平将半截烟掐灭在烟缸里,冷峻地说:

  “你以为现在还是‘四人帮’在台上的时候吗?提的问题这样可笑,简直像三岁的孩子那样的幼稚。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我是最有资格讲这种话的人。什么是毛泽东思想,我最有发言权。你才加入共产党有多久呢?永贵同志,我希望你还是按照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首先检查一下自己吧。”

  陈永贵不服气地说:

  “你不要忘记你站出来的时候的检查,你不要对党中央耍两面派,你应该考虑一下现在你究竟是要执行什么路线的问题。”

图片

  其实,陈永贵想说的是——1972年8月3日,你给毛主席的信中不是说“这场革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时的”吗?你不是“向中央保证,永不翻案”吗?1977年4月10日,你不是给华国锋同志的信中说“完全拥护抓纲治国的方针”的吗?

  现在说一套做一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永贵脑袋还在嗡嗡地转着。

  其实,是陈永贵没有深刻领会小平同志的信,小平同志的确检讨了自己的一些错误,但是谁没有错误呢?检讨自己的错误不但不会降低自己的威信,反而能赢得谦虚低调的好名声。

  再者,小平同志在给国锋同志的信中说的很清楚,“我们必须世世代代地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那么到底什么是“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主席已经不在了,谁最有权威解读毛泽东思想?当然是那些跟随毛主席打天下的这些老帅老将们,而不是你半路出家的陈永贵。

  邓小平又接着对陈永贵说:

  “你可以有自己的意见,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但是要服从党的纪律和领导,就如当年我们都服从一样。如果背着组织想搞些阴谋,那就不是共产党员会做的事,处理的方式也不会用党内矛盾的处理方法,而是用刑法来处理。”

图片

  邓小平的话,对陈永贵有相当的震慑力。他隔了好久,才说:

  “我向中央保留我的意见,但我服从党的纪律和规定。”

  邓小平眯缝起眼睛,又点燃了一支香烟,说:

  “一个共产党员应该能上能下,譬如我在建国以后就两次被打倒,两次离开了中央的领导职务,但是我并没有倒下,也没有搞任何非组织活动,依然是严格地进行自我检查。我不是要求你像我那样,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按照党员的标准和纪律做。你并不是‘四人帮’,中央知道你在过去做了大量工作,这是好的。对于你的缺点和错误,你能认识多少就检查多少,中央并不要求你非要怎样。但是,你一定要严守党的机密,不要和别人搞非组织活动。”

  陈永贵还想说点什么,小平同志可能是太忙了,亦或是没有工夫继续做这位倔强者的工作,不等陈永贵张口,邓小平提起公文包转身就走。

  第二天,邓小平在中共中央召集的干部会议上作《目前的形势和任务》报告,强调要把经济建设当作中心,其他一切任务都要服从这个中心,围绕这个中心,决不能干扰它,冲击它。

  4月至5月,他多次谈话指出,要充分研究如何搞社会主义建设的问题,强调不要离开现实和超越阶段。社会主义首先要发展生产力。社会主义经济政策对不对,归根到底要看生产力是否发展,人民收入是否增加。但是,还是有老同志质疑他的政策目光短浅。

图片

  此次谈话后没多久,陈永贵去向华国锋辞别。

  陈永贵的眼睛红红的,好像刚哭过不久。他头上已摘去了那条熟悉的白毛巾。就连那身白布衣服,也看上去没了往日的光彩。

  他说:

  “都过去了,好似一场梦,不过我不后悔。我这一辈子能够和毛主席连在一起,也算是不枉活一场了。人总是注定要死的,我没有给毛主席丢脸。我作为一个农民,成为党中央的政治局委员,谁能想到呢?我敢说,我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个农民。今后,再也不会有毛主席那样伟大的领袖,会把一个农民捧到那样高的地位的人了。不怕你笑话,我这个人是有造化的,活了这么一把年纪,我在任何社会下都是能够风雨无阻的人,到了我这个地步,你想想一个农民大老粗容易吗?”

图片

  上世纪80年代末,当陈永贵生命垂危的时候,他终于恢复了自己一个农民的本来面目。他对去看望他的人说:“我梦见毛主席了,毛主席让我继续到另外一个地方给他干事……”


     【红歌会网注】有网友怀疑本文真实性,经核实,本文原载央视网,原题:史海钩沉:邓小平应对陈永贵时的深层考量,来源链接:https://news.cctv.com/performance/20070811/102135.shtml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