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劳动属于我们社会主义文化之“经”

2022-12-30 14:04:54  来源: 乌有之乡网刊   作者:段修斌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在阅读资料中,也拜读过许多有关我们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文章,感觉说的都对,所谈问题可以说是面面俱到,但总感觉没能抓住核心,即我们社会主义文化之“经”,本文想就这个问题再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为简略起见,本文不想长篇大论,而是简洁明快,直奔主题,以免将简单问题复杂化。但也坦率地讲,本文仍与前面一系列探讨一样,仍是从理论根脉推导而来,其属于纯技术处理,若与其它观点不相一致,那是由于思维路径不同所产生的结果,需要通过交流相互参照并相互提高。

  一、文化存在于社会运动时空之中

  在前文“试谈《中华系统论》之务虚与务实”的正文开头,曾这样描述过中西方文明的博弈:“随着科学的发展,中西方文明的博弈,将越来越集中于时空领域……”,但这句话似乎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它自然也包括我们的社会运动时空。而社会运动时空,其所指实质上就是文明与文化,亦即我们常说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一)世界文明发展已成为一块明显的短板

  伴随着经济的全球化,世界的物质文明建设在西方物理学(数理化)的带动下取得了长足发展,然而其精神文明则明显发展滞后,成为了人类历史发展一块明显的短板,需要加快补齐,这已成为了世界学术理论界一项十分迫切的任务。

  大家清楚,西方近现代科学主要在研究有形可见的物质运动,由于其立足点在于物质运动,从而将无形可见的能量运动则与物质运动捆绑在一起,严重束缚了后者的研究与发展,由此导致其科学研究中出现了一系列谜团无法解决。

  其实,我们社会主义文化之“经”,已经包含在前文“中华太极系统论原理现代化解读表”之中。由于这个解读表属于对我们传统太极图的一种现代化解析,并且也如同太极图的形成一样,曾根据近现代科学考察结果进行过系统性整合,其已经历过“由厚到薄”的浓缩过程,所以从中可以再通过“由薄到厚”解读出许多内容,由此才能将我们太极原理博大精深的一面充分展现出来,这也就是后来在理论梳理中反复运用那个解读表的原因所在,这次也不例外。

  综合前文的一系列探讨,其主要侧重于理论“务虚”研究范围,现在我们就逐渐向理论“务实”方面多少靠拢一下,努力与大家形成更多的共识。

  根据解读表所贯穿的经纬学原理所示,文化属于文明的社会化,其属于不同文明在纬学中的表现形式或“历史枝叶”,但万变不离其宗,其根脉仍然隶属于文明。而在理论“务实”方面,由于人们的关注点一直纠结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争,缺少与理论“务虚”的联系,在经学方面略显不足,有碍于在大历史观或大战略中看待这一问题,所以在战术的发挥方面也深受影响,在此便对其再尝试着进行一下粗略地梳理。综合前文的一系列探讨,其主要侧重于理论“务虚”研究范围,现在我们就逐渐向理论“务实”方面多少靠拢一下,努力与大家形成更多的共识。

  而在这一梳理过程中,难免会与马列原理产生一些交集,并产生一些新的思考。大家也都应该清楚,不但我们党一直都在反对本本主义,其本本在网络研讨中也颇受一些学者的诟病,所以,马列本土化势在必行,其原理只有通过我们中华系统论才能完整准确地展现出来。由此,我们先在内部充分交换一下意见,希望大家能够踊跃发言,力争通过群策群力在认识上形成更多共识,助推我们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更快速发展。

  (二)马列原理只有运用中华系统论才能完整准确地展现出来

  相比较而言,外部的问题其实相对好解决一些,而最难解决并最耗费精力的则属于我们内部的问题,尤其是关于马列本土化问题,许多学者可能一下难以转过弯来,由此,下面不妨再对其进行一下深度分析供大家参考,若有不同意见,我们可以通过交流互相提高。

  1.文明与文化的基本关系。请对照上表,文明与文化的基本关系既存在着相互联系,又存在着相互区别:1)文明存在于通史运动时空,2)文化存在于断代史运动时空,两者即存在着相互联系又存在着相互区别,正如该表所示,文明属于理论“务虚”范畴,而文化则属于理论“务实”范畴,而按照个人喜欢的表达方式,文明属“经”,而文化则属“纬”,它们两者属于经纬相织的关系。

  断代史属于通史的组成部分,所以文化必然属于文明的组成部分,上面表格对此已标注得非常清楚,无需多言。

  2.文明与文化源于社会又高于社会。通过这个解读表反映出,不管是文明还是文化,它们都属于人类诞生之后所发生的现象,都属于人类对于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的基本认知。在我们中华语境中,它们属于“形而上者谓之道”的理论范畴,可以决定着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而按照马列的基本观点,它们都属于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范畴,即源于社会又高于社会,并反作用于社会的运动与发展。所以,在这一方面我们中华文明与马列存在着统一性。

  虽然文明与文化都存在于社会运动时空之中,属于无形的存在,但它们也存在于我们有形的社会运动之中,比如文字和文物记载,就都属于它们在我们有形社会运动中的反映,由此可说明文明和文化与社会运动的联系。

  3.马列本土化也应遵循去芜存菁原则。在马列问题上,我们党既坚持以其为指导,又反对本本主义,其基本原则仍然是去芜存菁,虽然一些水平高者对此能够深度把握,但我们学术理论界许多学者基本是照抄照搬,王明博古四人帮都是如此,苏东剧变的原因亦是如此。改开后由于职称评定的需要,我国学界基本都以能在国外发表文章为荣,再加上发表论文必须要有“参考文献”,并且少了都会被认为“缺乏学理支撑”,这样便将我国的科学发展完全导向了西方的轨道,严重制约着我们国人劳动创造力的发挥,而在马列问题上也通过罗列大量“参考文献”再次出现了死啃书本并向本本主义回归的趋势。

  现在看到有学者仍然将中华思维与西方辩证法混为一谈,所以这个问题在此不得不进行一下深度分析,否则,马列本土化将步履维艰,甚至流产。而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首先在于对我们中华系统论和思维有欠认识,或有欠文明自信,由此才导致其思维的混乱。

  严格来讲,我们中华思维与马列思维既有所相通又有些区别,中华思维是与我们的古老文明联系在一起的,由于其历史久远具有很强的恒定性,容易导致故步自封不思发展,从而导致所坚守的理论像宗教神学一样一成不变,如我们国学界一般都囿于对古籍的理解与阐释,跳不出古籍研究并论述的范围,并在其中来回推磨,难有发展,我国近现代落后挨打不能说与此没有关系。而马列思维虽然认识到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源于社会又高于社会,但其又有些过于依赖于社会实践,而社会实践则属于社会运动现象范畴,对其过于依赖则容易导致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产生动摇,苏东剧变便可说明这一现象。

  通过浏览西方历史和上面两小节也反映出:1)由于西方历史曾发生过中断(曾更换宗教信仰),所以西方史学界研究通史的氛围不浓;2)马列着手研究社会科学是从资本主义入手的,尽管其后来逐步扩展创立了历史唯物主义,也只是局限于“阶级社会”,而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整个“阶级社会”实质上也应划归断代史,不属于通史;3)尽管最后恩格斯补充了原始社会内容,但其并没有通过整合将历史唯物主义形成通史,再加上其一直秉承形而下的唯物论思维,所以其一直难以形成较为恒定的文化,更没能形成文明。这都属于事实,我们不能对其视而不见。

  对于中华思维与马列思维的同与不同,通过比较便可以运用我们中华话语这样概括:中华思维是通过“形而上者之道”决定“形而下者之器”,其基本立足点在于“形而上者之道”;而马列思维则是,“形而下者之器”决定“形而上者之道”,但“道”又会对“器”产生反作用,其基本立足点则在于“形而下者之器”(如唯物论哲学)。而这里面便存在一个问题,即唯物论虽然实用性有余,但历史性不足,运用断代史的社会实践解释通史的基本运动规律显然不妥。所以相比较而言,还是我们中华思维较能反映通史运动规律和自然,由此也就说明我们中华理论思维与构建模式较为成熟,这也就更加能够说明中华文明之所以始终屹立不倒的原因所在了。

  所以,马列本土化势在必行,其原理只有运用我们中华系统论才能突破其西方理论思维的局限,从而完整准确地展现出来。

  4.马列本土化的障碍主要在于本本主义。首先,我们在此先对中华气一元论与西方辩证法这两种理论坦率地进行一下比较:一个是“透过本质看现象”,而另一个则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一个早已确立了本质,而另一个则一直在寻求本质未果,这两种理论与思维能划等号吗?它们属于同一个层级吗?(这些话虽然有些犯忌,但不说许多人则意识不到,仍然会处于乱捣糨糊之中无以自拔)

  由此,解放思想仍属于我们学术理论研究的基本指导原则,解决形而上与形而下或本质与现象的思想冲突,并将它们两者有机结合在一起,这也就属于马列本土化的最基本课题,这既是一次深层的思想突破,也是一场深刻的理论革命,否则,我们的事业最终将难以取得彻底的胜利。

  在此也不得不实话实说,由于我们中华思维是从宇宙自然之“气”本根上延伸而来,所以其“形而上者之道”指的是“阴气与阳气(负能与正能)”的互根互存运动,其存在于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运动时空之中,属于本质的运动(消灭对方等于消灭自身),一旦确准便具有恒定性(其称谓可随科学的发展而发展),而马列思维由于其是以唯物论哲学为基础,所以其对立统一规律等所阐释的是物质和人类社会的运动,其属于现象的运动,其随现象的运动而运动,没有恒定性。前者是由本质运动决定现象运动,而后者则是由现象运动(抽象)求取本质运动,这是由它们立足点不同而产生的必然结果。由此,马列的上层建筑与意识形态是根据物质与社会运动现象所产生,所以其一直就没能得以彻底解决,这是事实,但其与物质和社会运动现象联系紧密这一点则值得借鉴,可用以随时提醒我们注意理论联系实际,避免因大而无当或陷入空谈而缺乏实用性。

  所以,我国十八大以来特别重视文明与文化自信问题,因它较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概念更为本质与稳固,也更为“中国特色”,有利于我国文化的传承与社会的稳定,其四个自信实质上应属于中华思维与马列思维相结合的产物。不得不承认,这也属于我们党的高明之处,它提出按照实事求是原则,根据科学的发展与社会实践不断调适自己的理论和思维,并“勇于自我革命”,这事实上是将我们中华思维与马列思维相互结合后所得出的一种现代化的“中国特色”思维,既具有继承并发扬中华文明和马列原理的原则性,又能根据国内外社会的运动发展具有很强的灵活适应性,请回顾当年国共合作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所走过的道路,就能够反映出其既腰杆坚挺又步伐灵活的特征,充分运用我们的中华智慧纵横捭阖,在国际国内诸多的风云变幻中如鱼得水,实现了我们自己力量的迅速壮大和事业的高速发展。

  5.中华文明两步并作一步走,再次向前大步迈出。在前文中曾有一节专门介绍“中华古老理论在近现代科学加持下重获新生”,而“将马列导入太极图会大放异彩”则另起一节进行阐述,其事实上是将我们中华文明两步并作一步走这一连锁步骤,根据行文的需要将其分开阐述了,其难免会将这两步并作一步走的联系有所冲淡。

  这两步并作一步走,其事实上既贯穿于近现代以来我们党领导我国各族人民同国内外敌人一系列的浴血奋战中,也贯穿于改革开放以来充分利用国内外矛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一心一意谋发展之中。实事求是地讲,近现代科学激活了我们古老的中华文明,而马列则深化了我们的中华文化,其具体情况如下:

  1)第一步:近现代科学激活了我们古老的中华文明。对于这一问题,前文“中华古老理论在近现代科学加持下重获新生”一节中已将其大体进行过介绍,近现代科学所反映出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实质上就应属于宇宙本质“能量”的对立统一运动,其化学等的物质运动背后也反映出能量的运动,从而证实了我们古老理论中阴阳的互根互存运动,所以,近现代科学目前发展中所遇到的一些难题其实我们古代先祖早已从本质上给予了解决,伴随着其这些难题的破解,最终近现代科学必定要与我们古老的中华文明走到一起,这是其必然的发展趋势。

  但对于这个第一步,其开始并非出于我们国人自觉的能动性,而是在近现代科学发展的推动下不得不将其与我们的古老理论联系在一起,所以,这个第一步走出来很不容易,过来后回过头才产生恍然大悟之感。

  2)第二步:马列深化了我们的中华文化。这个第二步则属于我国学术理论界所一直积极追求的目标,但由于马列理论源于西方,其隶属于西方的现象学思维,囿于其中很难取得突破,只有在近现代科学推动下复活我们的中华思维基础上,才能使其上层建筑与意识形态从其人类劳动本根上得以圆满解决,并为我们的儒释道文化补充完善了人类文化之根,从而一举两得,既从本根上将马列理论提升了一个等级,又刷新并深化了我们的传统文化。

  回顾这些过往不得不感叹,其实其所需一些要素在马列理论研究中都早已存在,但就是模模糊糊说不清楚,唯有我们中华思维复活后才最终将它们统合为一个完整的整体,由此可见我们中华思维的重要性。

  通过两步并作一步走这一回顾,其是由我们中华文明(思维)的逐步复兴带动了我们文化的升级换代,而通过文化的升级换代则又促进了文明的进一步复兴,可以说它们两者互相成就,相得益彰,从而推动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比翼齐飞,飞向更加湛蓝的高空。

  为这个两步并作一步走,虽然在理论探索中只是几句话,但我们的事业则是在近现代历史中一步一步艰难地走过来的,为此我们付出了太多的艰辛和太大的牺牲,我们中华民族付出了太多的代价,然而这些代价与牺牲,其并非仅仅为了我们中华民族自己,而是兼顾整个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所以,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明与文化建设的进一步发展,其意义非常重大,其不但事关目前中西方文战的成败,而且也决定着武战的成败,在扫荡那些魑魅魍魉的同时,会将整个人类带入和平安宁与共同发展的美好明天(其实,目前俄欧以及亚非拉人民都在期盼和平发展,整个人类的这一愿望和要求表现得越来越迫切)。

  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文化之的追索

  上面一节又根据解读表对一些理论的基本问题进行了一下梳理和分析,其意在为本节主题做些铺垫,从而能够将我们社会主义文化之“经”问题讲清楚。

  以上解读表是根据近现代科学考察所得出的一些基本结论,其既与我们中华的古老文明基本相通,也将马列原理完整地展现了出来,同时也将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给出了明确的诠释,其古老文明与现代文化一脉相承,非常清晰而明确。由于学术理论界更多关注目前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争,所以本节也就尝试着对其不同文化之“经”问题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正如前言所述,本文与前面一系列探索一样,根据我们中华系统论经纬学原理进行梳理,其纯粹属于从理论根脉推导过来,其属于纯技术处理,请对照以上解读表,我们还是由这个表说起。

  1.劳动属于社会主义文化之根据我们中华经纬学和马列原理,由于劳动属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发展的本根,其人类社会的性质自然属于劳动,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文明自然属于劳动文明,其文化也自然属于劳动文化,所以,劳动属于我们社会主义文化之“经”,我们的中华经纬学对其具有很精确的规定性。而对于这个“经”字,其具有两层含义,1)经纬学之“经”,2)工具书释义:“作为思想、道德、行为等标准的书,亦称宗教中讲教义的书”,所以,我们社会主义文化“念经”自然是要念劳动之经,我们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也自然属于劳动意识形态。

  对这个问题也关注很久了,这也是许多学者最为纠结的问题之一,坦率地讲,根据马列一系列著述,其本本的原理属于阶级斗争原理,其意识形态属于“无产阶级意识形态”,这是非常明确的。我们也曾进行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样的社会实践,但却以失败告终,最终不得不取消“以阶级斗争为纲”,我们党曾对此做出过历史性决议。但取消“以阶级斗争为纲”之后,我国学术理论界便产生了混乱,试看一些文章,虽然都在努力强调“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但其究竟是什么却讲不清楚,这属于我国学术理论界的一种普遍现象。从网络搜索中也曾看到一部《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论》,标价为¥690,而根据目录其仍属于阶级分析,仍然是“下笔千言,离题万里”,仍然将人们导入了迷宫。

  最近也拜读了一下梁漱溟的一篇演讲:《学问浅的人说话愈多,思想不清楚的人名词越多!》由此,能著书立说不一定能说到点上,这些年来为了职称评定,著书立说或发表论文可以说是铺天盖地,成为了我国学术理论界的一大景观,但大多居于社会运动浅层,鲜见有真知灼见,反而越说越乱。

  关于马列的劳动原理,在前文中曾通过太极图展示得很清楚,它属于人类认知并改造自然的活动,属于人类社会的最基本运动,其不但维系着人类的生存,而且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由劳动所创造的,无一例外,所以,劳动属于我们社会主义文化之“经”,它是由人类劳动本根所决定的,这也属于我们中华太极系统论构建之基本原则和规律。

  对于人类的本质属于劳动这一原理,许多学者可能仍有些似懂非懂,我们可以反问一下:若没有劳动,自然界自然还在,微生物、植物、普通动物还在,但人类还会在吗?若没有劳动,我们尽管具有人的外型,但其还会是人吗?我们与只能寄生于自然的普通动物还会有什么区别吗?所以,劳动属于人类社会的本原或本质这一结论是完全正确的,其得来其实非常不易,人类社会无论其如何千变万化都脱离不了这一本质,我们需要坚信马列的劳动原理。

  然而将这一原理延伸为我们社会主义文化之“经”,有些学者可能会对此提出异议,认为我们党目前倡导“坚持人民立场”,并“以人民为中心”,而将劳动作为社会主义文化之“经”是否会与其不太合拍?然而恰恰相反,“以人民为中心”属于执政理念,那属于对我们党的要求,其与“为人民服务”和历史上的“民为邦本”一脉相承,然而作为社会文化来讲,它是对社会的一种教化(并非仅对党员干部的要求),通过劳动充分调动全社会的积极性,共同建设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正好可以与其相辅相成,并相得益彰。

  同时,将劳动作为我们社会主义文化之“经”,它既会教我们学会怎样做人做事,也会教我们怎样遵守社会道德进行自我改造,从而避免空谈与唯利是图,并扑下身子真抓实干,将整个社会的运动发展自觉导入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正确轨道。

  2.对资本主义文化之的追索。在网络辩论中,无论碰到哪种辩手,自己习惯于运用扣底的方法予以应对,并且屡试不爽,而对于资本主义理论自然也不例外。

  根据上表所示,西方资本主义的人类本根属于上帝,那么其文明与文化就应该属于神学文明和文化,这样才能一脉相承,然而由于其文艺复兴对其有神论革命不够彻底,再加之其科学革命仅发生在现象学层面,并未触及其有神论本根,所以其绝对运动仍然是由上帝所操控,这非常明确。

  由于西方神性鸠占鹊巢占据了人性的位格,所以才导致其“人性=兽性”,严重扭曲着其文化的根基,由此其资本主义文化便出现了“拧巴”现象,从而导致其文化深受其神学影响,其“自由”、“人权”、“人兽乱交”、“同性恋”等都与此有关。

  再看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价值观,它实质上也就属于其文化,其“民主政治”显然属于对“民主”的扭曲,意味着人民只要投票就算参政,所选出的政党不论其能否代表自己的政见就算自己的授权人了,事实说明,其只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哪能轮得到你“民”做主?!

  根据形而上决定形而下,本质决定现象或内容决定形式原理,思想和文化才属于其本质的决定性因素,而“民主”或“价值观”则隶属于社会现象学范畴,较本质学低着一个完整的层级,所以,解决思想和文化才属于解决这一系列乱象的根本性或本质问题。

  通过文明根脉进行梳理,说明西方所谓的“民主政治”既没能反映其文明根脉,又难以反映“民主”的实质,其在本质上仍然停留于野蛮社会状态之中,并由此产生了“人性=兽性”这样一种怪胎,不伦不类,其所谓的“民主政治”完全是在给自己贴个标签美化自己而已,并迷惑了许多人。伴随着世界局势的动荡,西方“民主政治”的假面具正在被历史所无情地揭穿。

  根据以上梳理,中西方社会的矛盾在越来越向社会运动时空聚焦,问题的根本并不仅仅在于拳来脚往的具体博弈中,而在于文明、文化和思想的深层,只有从这些深层入手,才能揭穿西方资本主义文化的虚伪,并保证我们立于不败之地,并无往而不利,从而在与资本主义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中,推动我们中华文明伟大复兴和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顺利向前发展。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