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星燧:反复的疫情和拒绝新冠溯源的美国

2022-11-24 17:22:1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星燧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年初,爆发了一场疫情,年末,又爆发了一场疫情。

  从当前看,疫情依然在爆发中,感染者正在迅速增长中。

  根据最新的数据统计,本土的感染者单日新增已经达到了28000名以上。

  而单日新增死亡的新冠感染者,已经达到了51人。

  可以说是触目惊心。

  正当在这一片喧嚣、指责和争吵中,美国爆发了一条新闻,令人感到非常震惊。

  11月22日,在白宫简报会上,有记者提问新冠溯源的问题,白宫发言人直接命令该记者闭嘴。

  根据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美媒“每日传讯”的记者戴安娜·格莱波娃问福奇:“您个人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了哪些调查?”

  但是福奇还没来得及回答,白宫发言人让-皮埃立即让戴安娜闭嘴。

  《今日非洲新闻》记者西蒙·阿迪巴随即表示,格莱波娃的提问是合理的,她有权提出这样的问题。(“她提出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问题”)

  但是白宫发言人让-皮埃尔立刻打断了西蒙·阿迪巴的话,让-皮埃尔称,“我听到了你的问题,但我们不是按照你想要的方式来进行,这是不尊重的……”“西蒙,我受够了,我受够你了”

  而且,不但如此,让-皮埃尔竟然还反咬一口,指责西蒙“你占用了你同事们的时间。”

  随后让-皮埃尔立即让另外一名提问,丝毫机会都不给提新冠溯源问题的戴安娜与西蒙。

  那么问题来了,白宫发言人让-皮埃尔,

  为什么这么害怕新冠溯源的问题?

  为什么坚决要堵住提问记者的嘴?

  为什么坚决不允许记者提出新冠溯源的问题?

  不是号称言论自由、舆论自由、采访自由、“无冕之王”吗?

  却为什么这么害怕这个问题?连记者提问都不允许?

  要知道,让-皮埃尔可是白宫的发言人,她的行为可不是代表他自己。

  如果没有瞌睡巧政府的要求,她是绝对不敢这么做的。

  其实,最近在欧美曝光的不仅仅是白宫发言人禁止提“新冠溯源”问题

  就是连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也逃不掉丑国的“魔爪”

  最近,有报道称,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新冠肺炎疫情委员会疫情溯源特别工作组中的美国专家受到“威胁”。

  而且这并不仅仅如此。

  美国情报专家格雷格.鲁比尼说,新冠病毒是一种人工合成的生物武器,由拉尔夫.巴克里在生物实验室研制出来的。他表示,这无疑是人类历史上范围最大、最恶毒的投毒案,美国犯下了最无耻的反人类罪。

  而且媒体连续曝光了丑国的一系列反常规行为,更加令人觉得这里面疑云容重重。

  2020年5月,佛罗里达州公共卫生部门主持专项新冠肺炎疫情统计的琼斯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说,她不断接到政府指令,要求修改新冠肺炎确诊数字,删除可疑病例早于确诊病例的数据,为全州重启经济营造虚假舆论环境。她执意坚持在系统内录入真实数字,遭到佛州政府的解雇,理由是她“行为乖张,不服从命令”。

  2020年3月10日,《纽约时报》刊发重磅报道:《“它已经无处不在”:美国如何错失了遏制新冠病毒的良机》。文中记述了一名美国“吹哨人”海伦·朱博士在美国疫情爆发之初所做的一系列努力,以及在此期间不断受到的阻碍和压制。

  美国著名调查记者伍德沃德在其新书《愤怒》中曝光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接受采访录音部分内容,证实特朗普在美疫情初期明知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性,仍在公开场合刻意淡化病毒威胁。

  美国疾控中心官网2020年3月初停止更新并删除了新冠病毒检测人数及死亡人数的相关数据。

  ......

  但是还有更加可怕的事实:

  2019年11月30日美国疾控中心科学家们发布的一份政府研究显示——

  早在2019年12月中旬,新冠病毒就已出现在美国,这比中国正式发现新冠病毒提前数周。

  也比美国公共卫生部门发现第一例美国本土确诊病例要早一个月。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至少早在2019年12月前就在美国出现了。

  这个时间点,正好是是2020年1月21日美国发现了首例确诊病例的4周前。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这一研究结果于2020年6月15日发表在《临床传染病》杂志上。

  研究分析了2020年前三个月期间全美50个州的2.4万份储存血液样本,在来自五个州的9名患者样本中检测到了病毒抗体。

  而且在研究样本中竟然发现:来自五个州的几个新冠抗体阳性样本的感染时间早于其所在州报告首例病例的时间。

  也就是说在所谓首例病例报告发现之前,在这些洲已经早就有新冠感染者存在。

  而且并不仅仅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有这样的发现结果。

  此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在2020年12月发表的一项研究分析了7000份美国红十字会的血液样本,结果也表明这种病毒早在2019年12月中旬就感染了一些美国人。

  种种证据说明,这种病毒最早正是发现于丑国。

  现在丑国政府禁止新冠病毒溯源,连提问这个问题都不允许,可见确实是“心中有鬼”。

  但是我们沿着新冠溯源这条线挖掘下去,发现了更多更加令人震惊的事实。

  2002年11月16日非典(SARS-CoV)(也是一种新冠病毒,与现在的新冠病毒高度相似)在广东省佛山市爆发,并迅速开始向全国蔓延,造成严重伤亡及严重的社会恐慌。

  2003年4月15日,美军宣布伊拉克战争的主要军事行动已结束,联军“已控制了伊拉克全境”。

  2003年6月15日,中国内地实现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既往疑似转确诊病例数均为零的“三零”纪录,非典疫情在中国结束。

  但是就在2003年,号称“冠状病毒猎手”之称的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巴里克发表了一篇论文,它宣称成功复活了一个“非典”SARS病毒。后来,巴里克等人还就这一成果申请了专利,并于2007年获得批准,专利代号为US7279327B2。

  到2020年9月,新冠病毒在全球大爆发,巴里克接受了一家意大利媒体的采访,在采访中他得意的宣称:他可以做到人为改造病毒却“不留痕迹”。

  而且不仅仅如此,巴里克凭借该技术在全世界搜集各种冠状病毒的样本进行研究。按照美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杂志的说法,这是因为他想复活和造出更多冠状病毒,以研制能对抗这些病毒的药物。

  但是,巴里克却长期同美国军方密切合作。

  德特里克堡基地历史上是美国生物武器计划的中心,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是最主要的实体,该基地被称为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美1969年宣布放弃生物武器、1975年加入《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后,仍在该基地继续研制和贮存生物战剂。

  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拥有美军方唯一的P4级实验室。该研究所储存有几乎所有已知的高致病性病原体,包括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天花病毒、鼠疫杆菌以及非典(SARS)冠状病毒等。该研究所多名研究员从事SARS、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等冠状病毒相关研究。

  2003年SARS疫情发生后,该研究所与北卡罗来纳大学巴里克团队合作,研制出一套用于合成SARS病毒的全基因序列克隆平台,相关成果以论文形式发表;

  论文中称,在获得SARS病毒RNA后的两个月内,即成功合成了SARS病毒全基因序列。

  实际上,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他们早就拥有SARS病毒。

  这清晰地说明巴里克与上述机构早在2003年已具备极其成熟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合成及改造能力。

  2018年,在一场关于预防大流感的会议上,巴里克在演讲中大谈如何赚钱,他说,我想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任何情况下总有赢家,如果你准备在下一次大流感中大赚一笔,如果你想这么做的话,那就购买防护服制造商,或者为流行病生产病毒药物公司的股票,你或许能赚不少钱。然后,他开始了与吉利德药厂的合作,研制应对冠状病毒的药物。

  巴里克也好,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也好,都与第一代(SARS)冠状病毒脱离不了干系,与第二代(SARS)冠状(新冠)病毒更是脱离不了干系。

  附带说一句:

  国际病毒研究学会对于SARS病毒的命名是这样的:SARS-CoV

  对于新冠病毒的命名是这样的:SARS-CoV-2。。

  可见其高度同源性。

  但是一溯源的话都追踪到了巴里克和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这里。

  这才是丑国政府禁止新冠溯源,白宫发言人禁止新冠溯源提问的最根本原因。

  其实,在剥开画皮以后,我们发丑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还做了更多的非常可怕的生化病毒改造及生化实验:

  比如说2007年,该研究所发表论文称,利用埃博拉病毒进行了恒河猴动物实验,实验用的病毒毒株是通过反向遗传学技术改造获得,专门去除了弗林酶切位点,以观察病毒的毒力变化,而弗林酶切位点被认为是导致新冠病毒毒性超强的原因之一。

  2018年,该研究所使用非洲绿猴,实施MERS病毒感染模型研究,了解发病机理并研发疫苗。

  由此可见,丑国具备合成改造原始病毒,制造全新的生化病毒武器的强悍能力。

  但是,丑国做的仅仅如此吗?

  美国在包括非洲、中东、东南亚以及前苏联地区的25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200多个海外生物实验室,这些实验室所在地曾经多次爆发过大规模传染病。

  2021年9月,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称,韩国军方人士揭发了驻韩美军的真实情况,他们表示德特里克堡曾15次向驻韩美军发送炭疽病菌,美军还在釜山港码头设立了一个生化实验室。

  可见,不但具备制造生化武器的强悍能力,而且已经在准备制造生化战争了。(这也就反向说明,生化病毒武器的研究已经取得成功,开始转向实战部署。)

  其实有关新冠,星燧(公众号微信xingsui688)已经发表过一系列文章。(国内外星友在本号下搜索或百度关键词星燧 新冠就可以搜到)

  从现有曝光的种种证据看,从丑国政府的种种异动看,德特里克堡病毒不但无法排除生化武器的嫌疑,而且应该是一种超强的具备大规模杀伤性的、“模块化的”、“可编程的”病毒。(具体可见星燧的《生化武器战争的顶级模式-全球投毒》《准备打一场新冠疫情的持久战-奥密克戎毒株出现艾滋病病毒基因片段》《超限战之下的新冠战》)

  现在,疫情已经连续三年。自从进入今年以后,疫情发生了一系列根本性的变化-已经处在规模疫情长期化的状态。

  清零派与放开派吵个不可开交,就在这个过程中,防控也发生了摇摆。

  由于疫情对于经济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各个地方政府的财政已经出了问题。

  有一线的抗疫医生,根据亲身经历,发现“精确”其实是非常难以做到。

  而且此人发现奥米克戎有逐渐降低毒性的趋势,建议逐渐放开。

  其实这样的想法可以理解,但是星燧却并不赞同。

  道理在哪里呢?根据疫情爆发以来,这林林种种方方面面所爆发的证据,基本上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证据链:

  如果按照这种证据链推断的话,德特里克堡病毒就是不折不扣的生化基因病毒武器。

  我们实际上已经处在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生化基因病毒武器战争中了。

  对于无脑的病毒,是可以采用民用级的防控来防住。

  但是问题的要害,就在于这个病毒的背后有邪恶的敌人。

  也就是说其实对付的并不是病毒,对付的乃是这个病毒背后的恶魔。

  这个恶魔可并不傻,他是可以随时修改进攻策略的,而且他完全具有随时依据进攻策略“模块化”“编程”“修改”病毒的能力。

  因此上述的争执其实意义都不大。

  星燧现在就可以说,如果不把德特里克堡病毒当做生化基因病毒武器,不把德特里克堡病毒制造的疫情当做是生化战争,这个疫情是永远解决不了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