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陶余来:清华部分课程采取“全英语授课”让人想起《最后一课》

2023-07-18 15:08:50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陶余来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jpg

  刘云《对清华第十个谣言的“辟谣”提点不同看法和建议》(见【相关阅读】),一开始就有这么一段:

  “笔者对第十谣言以上‘辟谣’的看法是,就算这700门数据‘占比也不过是个位数’,但也违反最基本的教育规律与常识,难免有反智之嫌。要知道这700门并不是学外语的外语课,更不是外语系学外语的学生,而是非外语专业的普通学生上专业课。从教育常识来讲,在所有高校与所有专业,学生的英语水平总是参差不齐的,就算清华学生英语水平总体上好,也不可能好到所有学生的英语听力都能适应全英语授课。说得难听点,全英语授课就是否认学生英语水平差异,不管学生能否接受,能否听得懂,一律强制性用英语‘满堂灌’!连教师提问、学生答问也必须用英语,学生即使听不太懂也必须勉为其难地接受英语‘满堂灌’,这不成了名声不佳的‘填鸭式’教育(又称‘灌输式’教育)?部分英语不好特别是英语听力不好学生对此‘吐槽’与抗拒,也就势在必然。

  “清华不顾学生英语水平明显差异,违反教育常识,以所谓全英语授课的名义,一律强制性用英语进行‘满堂灌’的‘填鸭式’教育才是问题的关键,这个事实也无法‘辟谣’。就算这700门数据‘占比也不过是个位数’,但清华‘填鸭式’教育负面影响却很大,这也无法‘辟谣’。”

  如果说刘云先生这里提到的“满堂灌”“填鸭式”“灌输式”教育还只是个教育方式、教学方式类问题,那么,清华大学常年对“并不是学外语的外语课,更不是外语系学外语的学生,而是非外语专业的普通学生上专业课”采取全英语授课,其实还涉及一个更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语言主权。

  哪怕“清华约43%的课程采取全英语授课”的数字存在部分夸张,但只要有一门对“并不是学外语的外语课,更不是外语系学外语的学生,而是非外语专业的普通学生上专业课”采取全英语授课的事实存在,那就不是一个量性、现象级问题,而是一个质性、本质级问题。

  老实说,笔者看到清华对“非外语专业的普通学生上专业课”也采取全英语授课,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都德的小说《最后一课》(见【附注】),以及倭奴在中国台湾地区和伪“满洲国”地区曾经分别强制推行的50年、11年全日语奴化教育。

2.jpg

  人们常说美国霸权包括军事、金融、科技和文化霸权。有人纠正说这种说法其实是错误的,因为,美国的文化霸权其实包括美国的军事霸权、金融霸权和科技霸权。

  笔者认为,如果细分,美国的文化霸权,除了其军事霸权、金融霸权和科技霸权外,还应包括其“美语霸权”。通常,我们只把“科大讯飞”翻译器当成一个普通的语言工具,随着“科大讯飞”翻译器的不断升级完善,我们完全可以视其为一种利器——“美语霸权”终结者。我们目前或许还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而“科大讯飞”之所以被列入美国制裁名单,说明老谋深算的美国人其实早已心虚。

  如果说“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是中国人永不能忘却的耻辱血泪,那么今日,在中国人自己的课堂上,我们主动放弃母语,显然有悖文化自信,乃实足的文化自卑,无异于主动“接鬼”,自断脊梁自废武功。

  主权问题不存在谈判,主权国家的语言主权同样不存在讨论。对于“清华约43%的课程采取全英语授课”问题,清华首先要做的不是在“43%”比例问题上锱铢必较地较劲,而是要真正提高到语言主权这一政治站位上认真反省、勇于纠错,并向社会宣布中止对专业课的全英语授课。

  【附注】

  《最后一课》是1873年法国作家阿尔丰斯·都德创作的一部短篇小说。讲述的是在普法战争中被普鲁士强行割让的一所乡村小学在上着告别自己母语的最后一堂课,通过一个孩子的眼光来展现整个沦陷区的屈辱和对自己故土的深切的思念。

  【内容简介】普法战争后,战败的法国被迫将阿尔萨斯和洛林割让给普鲁士。普鲁士禁止这两地的学校再教授法语。这里的乡村小学迎来了最后一堂法语课。小学生小弗郎士因为上学迟到了非常担心被老师韩麦尔先生惩罚,但是到了学校却看到这样一番景象:教室里不再乱糟糟一片,老师也不再那么严厉。这一切让小弗郎士感到奇怪。但是当他得知这是最后一堂法语课时,他非常震惊!他顿时对以前读书的不努力感到后悔。在最后一堂课结束时,韩麦尔先生在黑板上尽可能大地写出了“法兰西万岁!”

  【相关阅读】

  刘云:对清华第十个谣言的“辟谣”提点不同看法和建议

  (作者单位:合肥市包河区总工会;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作者授权首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