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子午:开弓没有回头箭,不要重走西方老路

2022-12-06 16:12:5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开弓没有回头箭。

  这是笔者上月初在小号说的,这两天看了微博上的“保定疫情”话题以及身在保定的朋友的朋友圈,更加认定了这个结论。

  两年多前国人天天嘲笑“懂王”,到现在却“懂王”横行,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从中国的人口密度和广大中西部和农村地区的医疗资源匮乏程度看,保定人民现在所面临的局面,其他地方大概率会经历一轮乃至数轮。

  奥密克戎的传染能力有目共睹,至于致病性,专家说不如季节性流感——为此,网红专家的同事做过一个数据模型,说中国流感一年死8.8万。这个数据现在被国内外到处引用,笔者孤陋寡闻,反正这几年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还没有因流感而死的。所以,奥密克戎以及未来可能的新变种致病性到底怎么样?看怎么对比、跟谁对比吧。

  不过,反复感染(Recurrent infection)、“长新冠”(Long Covid)、脑雾(Brain fog)又不是中国的“防疫爱好者”发明的;新加坡和台湾地区的超额死亡数字摆在那里,可有人偏偏就愿意信李家坡和菜狗威权的统计魔法。“病毒爱好者”(这些词不是笔者发明的,虽然笔者很讨厌相互扣帽子的做法,但这里用一用倒也形象)见天指责“防疫爱好者”制造恐慌,神TM冤枉。

  懂点中医知识、见识过中医抗疫奇迹的笔者,并不觉得这个病毒对笔者自身有多可怕。笔者所担心的是家中患有脑梗和慢性肺炎的年近八旬的老父亲,哪怕他已经被村里拉去打了三针疫苗,哪怕他这几年经过中医调理再没有出现大的状况。笔者所担心的,还有如笔者父亲这样的天下父母以及一位患有克罗恩病的挚友……

  面对保定的状况,就连某位一贯主张彻底放开的左翼大V也抱怨“一管就死,一放就乱”。

  其实这不是意料之中的事吗?你真以为官僚主义和资本发国难财只在“清零”的时候会遇到,“放开”后就不会遇到?只怕会更甚!核酸巨头几十亿的年利润跟辉瑞、Modena这样的医药巨头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这两年全球很多企业巨头的市值在“跳水”,而福布斯排行榜上富人财富却仍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增,谁被收割了?

  走到这一步,再去争论“清零”与“共存”已经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事实上,此前持续两年多的争论,老百姓吵得再怎么面红耳赤,也起不到丝毫决定作用……否则我们也不会看到此前两年对群众路线的拒斥,以及由此带来的一刀切、遥遥无期的封控、核酸公司频频违背职业道德底线、无量商家借机囤积居奇大发横财、“储户天降红码”等等,无数光怪陆离的现象。

  作为社会底层的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一切向前看”,以积极的心态去应对一切未知与挑战。

  在C城9月初的半个月的全城静默中,笔者以自己和自己朋友的亲身经历,对比了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小区以及群众没有组织起来的小区,在同样遭遇疫情的情况下反映出来的巨大差异(见:当毛主席的学生遇上疫情封控)。笔者在这篇文章为了给某些人“留点面子”、没有点明的是,文章所讲的那个小区群众完全是自发组织起来的,社区一开始并不支持、中途见到成绩后却要“下山摘桃”……

  这个现象再一次印证了毛主席的话:

  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只要我们依靠人民,坚决地相信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无尽的,因而信任人民,和人民打成一片,那就任何困难也能克服,任何敌人也不能压倒我们,而只会被我们所压倒。

  毛主席和他的路线虽然不在了,但无论是此前的两年还是此后,我们都应该相信并依靠“庶民的力量”,没有人肯来动员群众,我们就自己“动员起来,讲究卫生”,积极开展自救互救。

  具体而言,笔者提几点不成熟的建议:

  首先,要正确认识新冠,既不要对病毒产生轻视心理,也不要产生恐慌。

  现在的媒体和专家统一口径整天讲“广州16万人感染,九成无症状”。今年3月,上海事实上改变了“无症状”的定义,新版防控方案的定义是:

  无症状感染者是指新冠病毒病原学检测呈现阳性,但无发烧、咳嗽、咽痛、乏力、腹泻、嗅(味)觉减退、肌肉酸痛等相关临床表现,且CT影像学无新冠肺炎影像学特征者。

  “且”字后面的内容生生被某些媒体和大V吃掉了,频繁地暗示群众,新冠“无症状”的医学诊断真的就是一点“症状”也没有,这是对群众的极大误导!因为轻视,有些人甚至学着“懂王”,要连着口罩一起排斥和妖魔化。

  保定很多群众目前遭遇的情形与此前媒体和大V的暗示显然大相径庭,这反而造成了极大的恐慌,导致医院爆满、药物被抢购,其实很多有“症状”表现的感染者真的就只是轻症或无症状。

  群众产生恐慌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2020年的武汉抗疫以及到2021年的中医全国驰援的伟大成绩被有意地“雪藏”,甚至跟着群众印象大不如前的“动态清零”一起,被无耻地肆意诋毁和抹黑。

  站在中医角度,这个病毒对于绝大多数健康人群而言完全是可防可治的。

  当年邓铁涛团队接手钟院士的SARS治疗,做到了患者零死亡、零转院、零后遗症以及医护人员的零感染;2020年,央视的中医抗疫纪录片同样讲述了作为定点救治医院的河南省通许县人民医院的1200多名医护人员,靠着中医药预防实现了医护人员零感染。他们不仅靠中医药迅速、有效地救治了感染病例,还给医护人员提供中药预防汤剂、在医院楼道艾熏消毒,而他们仅仅采取的是二级防护措施,并没有那些成本高昂的“几级防护服”、“负压病房”。

  有这方面知识技能和条件的朋友,可以在感染激增的时候,就近动员和联合左邻右舍、同楼栋、同小区居民,通过中药预防汤剂(大锅药)、艾熏消毒等方式积极开展预防。

  张忠德同志此前的十数次“出征”以及此次在广州的建功,充分说明,中医药完全可以有效地防止重症转化,去特别保护那些基础病人、高龄老人。

  只有在正确认识新冠的基础上,我们一旦遭遇周边的大规模感染,才能够从容地开展积极预防、尽量不感染,轻症自治,把医疗资源留给最需要的弱势群体(婴幼儿、基础病人、高龄老人),确保急救资源的畅通,也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院感”的发生,把医护人员和其他疾病的住院患者置于危险的境地。

  如果说对各地公权力还有什么期待和建议的话,那就是两方面:一是不要把分级诊疗变成了分阶级诊疗,而是应该把医疗资源优先供给急症弱势群体;二是给遍布社区的民间诊所特别是民间中医诊所“松绑”,别再搞什么“十不准”、把人群都赶到大医院造成医疗资源挤兑。

  其次,要适度储备、守望相助,积极开展自救互救。

  一直以来,笔者其实是反对囤积的,个人的囤积往往会造成资源的浪费,也会造成局部暂时的抢购潮、物价飞涨,让无良商家趁机牟利。

  但是,特殊时期,适度储备是必要的。笔者的建议有两条:一是要适度,不要一味求多、造成全民哄抢,我们无法要求别人但可以以身作则;二是如果有条件可以就近积极联络邻居、工友、朋友,大家联合起来储备,这一点对于药物储备尤其重要——并不是每一户都会有那么多人同时生病,互通有无、互帮互助,充分发扬集体主义精神,才能开源节流、效益最大化。

  至于储备什么,这里笔者想到了以下几点:

  1、储备生活物资。耐储存的米面粮油这些可以留够一个月的用量,不易保存的生鲜蔬菜可以留一周左右的用量、滚动使用,再多了就会浪费。因为一旦发生大规模的感染,供应链能不能保证,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2、储备药物和相关医学知识。这几天网络上有不少博主都在推荐药物储备,但绝大多数都是在推荐布洛芬、泰诺这些退烧药。

  笔者无疑贬低西医,但西医在治感冒(共存派说这是“小号感冒”)方面还真是束手无策,至今把感冒当作所谓“自限性疾病”,等待自愈,药物所起的作用也只是压制或者说缓解表征,避免因高烧导致的其他炎症。很多人应该都有吃退烧药遇到反弹的情况。

  其实,发烧是免疫系统同病毒激烈作战的表现,在中医看来这是正邪之争,应该扶正祛邪,而不是一味压制。笔者以前在文章里介绍过自己在家通过几种简单的中成药冲剂和艾灸、按摩推拿给自己的小孩治疗发烧的经历,这些年没让小孩因为这些毛病去过医院。

  只有真正做到扶正祛邪、而不是一味压制,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的免疫系统,避免各种后遗症——昨天的文章里(与新冠共存三年后,新冠不再是最大威胁……)笔者介绍了新冠病毒的最大威胁就是攻击免疫系统。这三年来,中国很少出现关于新冠感染者出现“复阳”或者“后遗症”的说法,这里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得益于中医药的全面介入。

  当然,中成药不可滥用,要对症用药,否则只会加重病情,例如连花清瘟只适用热毒闭肺型,对于很多症状初起患者会起反作用,张忠德去年驰援西安时就碰到滥用连花清瘟把普通症治成重症的例子。所以,恶补最基本的中医辩证知识也是必要的。

  关于常见中成药的储备和使用,笔者昨天转载的文章已经有一些介绍(见:感冒家庭常备中成药的选择与使用);对于没有先天疾病的婴幼儿来讲,其正气比较足,中医外治手段简单易行而且立竿见影(这是笔者亲身经历而且向亲朋好友广泛推荐、屡试不爽的),这方面的知识网络上很容易找到。

  掌握了这些知识,邻里、好友之间应该共同分享、守望相助。

  3、如果有条件的朋友,建议再“储备”一两个专业的中医朋友吧,可以咨询、可以远程网诊。

  其他还有什么要储备的呢?这个欢迎留言告知,我会整理发出来。作为半开玩笑性质的,那些家中有高龄老人、基础病人又写作能力欠佳的朋友,不妨储备一些“小作文”,将来也许用得上。

  第一波冲击已经或正在来临,笔者很不希望西方以及中国香港地区曾经发生的一幕,在有14亿人口的大陆地区发生。

  笔者相信,经过毛泽东思想哺育的中国人民,一旦组织起来,就能焕发出无穷的力量,避免西方的社会达尔文悲剧在中国重演。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