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尹国明:起诉莫言意味着什么,竟让他们集体破防了

2024-03-03 09:05:0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尹国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jpg

  

  莫言被一网友起诉,虽然还未立案,但我们的舆论战对手们,就集体破大防了。

  他们这一次彻底不装了,因为装不下去了。

  胡锡进第一时间就跳出来,给起诉莫言的人扣了若干个大帽子,而且这一次不是零售而是批发。

  胡锡进这么做,因为他有危机感。莫言被起诉,理由之一就是抹黑人民的队伍。而胡锡进也有过这种行为,虽然只有一次,但情节恶劣程度,并不在莫言之下。

  什么是气急败坏的表现?这就是。即便没有道理,讲不出道理就索性不讲道理,扣帽子+打棍子,把“驰名双标”开到了新境界:你反对我支持的人不行,哪怕通过司法途径也不行,但我可以随意任性给你进行政治定性。

  

  这次气急败坏的远不止胡锡进,而是我们舆论战的几乎所有对手。不知道他们是不约而同,还是有人吹哨,总之跟方方事件那次差不多,又搞起了舆论总动员,声势比那次还要大。

2.jpg

3.jpg

  因为这些人的集体反攻,莫言被人起诉这件事,就此又成了一场舆论大决战。

  对垒的双方,又是阵营分明。那些主张私有化和市场自由化的,丑化新中国前30年却向往民国1930年代的,支持乌克兰的同时又支持以色列的,平时只允许他们夸美国、不允许中国人批评美国的,对美国的萝莉岛事件和军人自焚事件一概选择沉默的,对日本排泄核污水无动于衷或出面洗地的,别人批评联想他们就化身为民营企业利益代言人而对华为被美国制裁一言不发或喝彩叫好的,把美国发起对中国的贸易战科技战说成错在中国的......这次都齐刷刷站在了莫言一边。

  这里面既有民族立场的对立,又有阶级立场的不同。因为我们的部分对手,一方面在不遗余力地诋毁社会主义,一方面在竭尽全力地抹黑我们这个民族。其实这不难理解,因为极力否定社会主义的,也很容易走向国家民族立场的对立面。

  还有一部分虽然表现得更为含蓄一些,但他们才是我们要面对的能量更大的对手。

  其实,西方给莫言的颁奖词写得很明白,莫言能够获得西方授予的诺贝尔文学奖,是因为符合西方的政治需要。

4.jpg

  其实,西方给莫言的颁奖词写得很明白,莫言能够获得西方授予的诺贝尔文学奖,是因为符合西方的政治需要。

  自从我们一些人喊着文艺去意识形态化之后,他们就匍匐在西方的意识形态面前,自己先接受了西方意识形态的精神PUA,然后再用西方的意识形态PUA中国民众。在过去的几十年,这部分精神皈依了西方的各类“精英”们非常努力,曾经以为自己就要成功了。连美国人都认为可以利用中国几亿网民(还有几千万博主)就能“扳倒中国”。

  但在他们最春风得意的时候,他们开始走下坡路,因为中国人民开始觉醒了,拿起键盘和鼠标,还有手机终端,自觉走上了舆论反击战的第一线,波澜壮阔的网络人民战争由此展开。在几乎没有主流媒体的支持下,守住了上甘岭,拿下了一个又一个阵地,打赢了一场又一场舆论战。

  从维护国家利益到保卫社会主义,重建共产主义信仰,这场规模越来越宏大的舆论反击战,作为思想领域的卫国战争,现在已经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

  

  在中国的各类文化“精英”都习惯以西方的意识形态臧否中国,习惯以西方的立场对待中国时,舆论话语权成为我们最大的短板,舆论战成为难度最大的战争形态,也因此成为民族复兴过程中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争形态。

  从批判方方到批判莫言,这又是一个巨大的飞跃。莫言不同于方方,虽然他们都对中国的革命和新中国有着同样的态度,但莫言有诺贝尔文学奖的光环,在意识形态大战中,显然有着更高的地位,承担着更大的“使命”。

  莫言用小说行使对现代革命,包括抗战的英雄先烈,对中国前三十年社会主义建设史的文学描述,成为我们的内外意识形态针对社会主义的一张“王牌”。

  这就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之要义。西方授予苏联那些反对社会主义的作家诺贝尔文学奖,曾经起到了巨大的意识形态杀伤力,对于瓦解苏联的政治合法性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结果就是苏联解体,俄罗斯严重衰败,乌克兰彻底废掉。从那之后,俄罗斯和乌克兰国家还有人得到诺贝尔文学奖吗?

  从苏联到俄罗斯和乌克兰,就是中国的大体老师,给了我们足够的反面教育和教训。我们如果不吸取教训重蹈覆辙,那我们就更可悲。

  中国幸运的是,在他们要用解决苏联的方式解决中国还未取得最后的成功时,我们坚持到了互联网的普及,特别随着网络进入自媒体时代,中国的普通民众也有了话筒,文化精英无法继续垄断话语权,不像苏联那个时候,只要反社会主义的人掌握了苏联的主流媒体,普通人连发声都很困难。

  所以,中国人硬是凭着网络人民战争,让这些皈依西方的精英们一次次愤怒、无奈、甚至哀鸣“三十年的启蒙已经失败”。

  所以,这些精神美西方人,同时也大概率是精神民国人,对这些觉醒的中国老百姓的仇恨,那是如滔滔江水。如果他们彻底说了算,他们就会跟蒋匪军对根据地和解放区的人民一样实行残酷的反攻倒算。

  这一次,因为莫言被人起诉,就让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反对者们集体感觉到了更严重的危机,因为他们很清楚,当中国民众能够通过自发的方式,用网络人民战争完成对诺贝尔文学奖的批判,意味着西方意识形态在中国的彻底失败无法避免,其严重程度如同国民党在三场大决战中输掉了两场。之所以是输“两场”而不是“三场”,是因为还有一场针对西方经济神学的反击战需要完成。西方经济神学对中国人的洗脑做得最为成功,对中国人的毒害作用也最严重,造成的威胁也最大,其核心主张是经济彻底的私有化和自由化,只要能够实现一个,就能彻底瓦解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可以打断中国的复兴进程。

  一些人从伤痕文学开始,就找到了用小说实现政治功能的秘诀,结合“河殇”意识的泛滥,要以“告别革命”的方式否定中国革命,方方的小说连土地革命都要否定。

  莫言在这方面走得更远。在莫言的笔下,我们这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历史上纪律最严明的人民子弟兵,是这样的:

5.jpg

6.jpg

  而他对日本鬼子的描写是这样的:

7.jpg

  总之,看了莫言的小说,如果没有一定的鉴别和思考能力,很容易被他的文学手法引向一个颠倒的历史认知。

  文学可以虚构,但这种虚构不能违反社会历史的基本逻辑。中国现代史的基本逻辑,就是人民用脚投票选择了信仰共产主义的党,跟着这个党创建了新中国,建立了社会主义。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还用一场抗美援朝的胜利,让世界从内心接受了伟人在开国大典上向世界的庄严宣告。

  因为人民选择了伟人领导的党,而不是支持莫言的那些人极力美化的国民党。并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立即就能够打赢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带领的17国联军,一改百年屡战屡败的颓废之势,御敌于国门之外,一战打出了几十年的和平。而不是跟国民党统治时期,被侵华日军不费几枪几弹就能占领东三省,继而占领大半个中国,还被攻进了当时的首都南京,搞了至今让中国人心痛不已的大屠杀。

  历史就是这么发生的,有些“文人”无法改变历史,就想岁月史书,改变民众对历史的认知,把历史颠倒过来。出于对新中国的仇恨,他们内心扭曲到把灾难深重的民国说成是“黄金时代”,极力美化三十年代的上海。

  那些皈依西方意识形态的各类文化买办们,各显“神通”,历史圈发明、剪裁、扭曲历史,作家圈利用文学虚构表达政治,艺术圈用“眯眯眼”之类作品影响中国人的审美,教育圈打我们孩子教科书的主意,经济学家搬运西方神学歪曲现实还要把我们引向歧途。

  这些人以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的名义,口头上反对政治,却无时无刻不在对中国民众进行政治洗脑。他们的政治总目标就是否定中国革命的历史进步意义,抹黑新中国的历史合法性,瓦解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让中国再变回西方人喜欢的状态。

  他们攻击捍卫社会主义合法性的人们是“极左”,是“民粹”,是“激进分子”,是“反对改革开放”。凡是他们能想到的政治标签,都被用了个遍。

  只有中国积贫积弱,永远落后于西方,这些人才能找到最大的价值发挥空间。

  西方列强不可怕,西方资本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背刺中国的势力一旦掌握了太多的资源,对中国的破坏性就是致命的,能够让我们几十年的努力成果付之东流,我们几十年的积累也会被人洗劫一空。

  随着中国越来越逼近民族复兴的目标,随着中国民众已经基本完成爱国主义对逆向民族主义的批判,并开始着手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反击,他们已经方寸大乱,口不择言。这一次他们中的一些人不仅扒掉了自己的外衣,有些连自己的人皮都不要了。

  看看他们都用了类似这样的人身攻击手段:

8.jpg

12.jpg

  这还仅仅是其中的零头。

  

  有一个叫“什么西塞罗”写了篇文章,呼吁“请在这场‘人渣大合唱’中保护莫言”,对所有支持起诉莫言的人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

  支持起诉莫言的,在各大平台的评论区都表现为绝对的多数,与起诉莫言的毛星火搞的网络投票九成左右的支持率差不多,说明这就是真实的民意。

  这些平时主张言论自由的人,这次都把支持莫言的说成是“人渣”,可见这些人的内心是阴暗还是光明?他们竟然连最起码的文明都不讲了,平时辛苦给自己打造的“自由派”热爱自由的“人设”也不要了。

  让这些人破防的,不过是因为起诉莫言得到了大多数网民的支持,让他们感觉触目惊心,“张罗此事的人居然在网上搞了一个投票,结果一万多个投票者当中,居然有九千多个赞成起诉”。

  这些人平时谈起民主、法治和自由的时候,唾沫四溅,但当有人寻求走司法途径,行使自己合法权利的时候,就一个个暴露了叶公好龙的本性。

  和胡锡进一样,不是捍卫别人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利,也不是进行有理有据的批驳,而是对起诉莫言的人和支持起诉的人张贴政治标签,还搞起了人身攻击、抹黑,诋毁和诬陷。他们个个把自己当成裁判者,把别人合法的诉讼权利说成是“构陷这样一个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

  然后开始引经据典,诋毁代表多数人的民意。

  当多数人的民意和他们站在一起,他们就洋洋得意说自己是民意的代表。当多数人的民意站在他们对立面的时候,他们就跟输光的赌徒一样,开始耍赖了。在这一点上,他们和那些自诩文明的西方流氓,表现是完全一样的。

  比如这篇文章,开始说“最终公权力通过何种方式去实现--是靠君主一言决之,还是民主投票,相比这件事来说,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要相比的“这件事”是什么呢,按他的说法是“一个社会如果脱离了对私权的尊重,都将带有危险的气息。”

  他认为有人起诉莫言,就是“脱离了对私权的尊重”,显然,他只重视莫言的私权,只尊重他要尊重的那部分人的私权,而丝毫不尊重起诉莫言的人,对于支持起诉莫言的人的私权,不但同样缺乏尊重,而且还对这些人施以最低级的人身攻击。

  该作者以为自己妙笔生花,但几乎无处不在的“双重标准”,暴露了他的表演痕迹和他们极力想隐藏的那点小心机。如果连尊重私权都要根据站队搞双重标准,为了维护莫言的所谓私权,连别人行使诉讼权利这个私权都要反对,有什么资格高谈阔论保护私权呢?装什么装啊?

  让我更加惊诧于此人心理素质的是,他竟然还在抹黑别人行使诉讼权利的同时,还在大谈“法治”,说“比民主更关键的是法治,这是现代社会的常识。”

  问题是他们“现代社会的常识”怎么就不能包括对一位公民行使诉讼权利的尊重呢。那个叫毛星火的网友,以个人名义起诉莫言,乃是践行法治社会法治精神的具体行为,结果叶公好龙的他们不理解、不尊重。难道人家用行动践行法治,比他们用嘴鼓吹“法治”,不强一万倍吗?

  但凡有点羞耻之心,都不好意思这么写。

  这个人的文章言之凿凿说,“这种用显微镜寻找他人言论中的一句话或一个词语,然后极尽所能地展开丰富联想,进行疯狂的构陷和攻击。”连基本的实事求是都做不到。莫言的作品,根本不需要使用显微镜,因为给莫言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里面写得清楚着呢。

  对起诉莫言的人给予的这些指责,不正是那些打着为民营企业名义的人,包括首席经济学家,包括各类莫言的支持者们,对司马南做的事情吗?那些人,可以写大字报攻击中国的民营企业宁德时代,可以攻击民营企业华为,但他们只因为司马南质疑过某想的一些问题,就给司马南扣上了否定民营企业的大帽子,呼吁对司马南做消音处理。为了找证据,他们搜遍了司马南的文章和视频,牵强附会,搞“疯狂的构陷和攻击”,也没见作者拍案而起啊。

  所以,做人最好要真实一点,不要表演太过。因为这种双重标准,是会暴露自己的。

9.jpg

  作者最后呼吁“保护莫言,就是保护我们自己。”这里的“我们”显然不包括支持起诉莫言的、被他恶意人身攻击的大多数人,而是他们自己人,也就是反对公民起诉莫言的人。

  这些人根本不敢和那位起诉莫言的网友一样,把莫言到底在哪些地方构成了对英雄先烈的抹黑,对侵略战争的美化,一一列举,摊在阳光下,让大家做出评判,至少在做到了“谁主张,谁举证”。而攻击这位起诉者“构陷莫言”的人,却没有一个用同样的方式,列举其起诉的哪些内容构成了对莫言的构陷,反而一个个都在避开莫言的言论,因为他们自己很清楚莫言的这些内容想表达什么,也知道莫言的真实立场。否则,他们也不会抛开事实不谈,不要基本逻辑,不要论证过程,就得出别人在构陷莫言的结论,还攻击别人是“人渣”,并和胡锡进一样,通篇文章大棍子抡起、大帽子飞舞。

  可见,这些人的共性还不只是和莫言持有相似的立场,而且,他们都习惯使用双重标准,跟胡锡进一样,边说别人搞政治标签,边搞起了政治标签批发。

10.jpg

  双标的背后就是伪善,就是又当又立。我最不能忍受这些人的首要原因,就是他们的伪善。我可以容忍左冷禅那种坏就坏到明面上的,但绝不能容忍岳不群,干着左冷禅一样的坏事,还口头上装得跟个正人君子一样。明明一肚子的男盗女娼,偏偏要一嘴的仁义道德。

  他们的这个特点,就表现为口头自由,实际特别喜欢专制的心态,习惯于把自己想象成标准的制定者、事实的裁判员,好像只有他们才有权决定什么是对与错,什么是民主、自由、法治。这种“我就是标准”的本质就是“朕即国家”的阉割版。

  当他们自以为有多数人支持的时候,他们就高喊民主。当他们被多数人反对,他们就强调法治。当别人用法治手段解决问题,他们就开始人身攻击说这是“歪招”,是“构陷”。

  什么人才是符合“人渣”的标准?大家看到这里,自有明断。

  这些人才是想进行总动员,通过“大合唱”,阻挡中国民众中的大多数自发出来维护社会主义,维护中华民族,维护英雄先烈的名誉。

  你看看这些人的嘴脸,就知道其实我一点都没夸张。

  这不过仅仅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要行使自己的诉讼权利,他们就如此不能容忍。你能相信这些人,如果他们希望的体制在中国实现了,如果他们大权在握,能够容忍不同观点吗?

  乌克兰的这类人控制了国家之后,就立法禁止乌克兰人宣传共产主义,否则就刑法伺候,玩起了真正的文字狱,而不影响中国这些支持莫言的人继续支持乌克兰,说乌克兰属于文明世界。

  他们真正做到了缺什么就喊什么,自己口头上反对什么,他们就喜欢对别人做什么。

  说他们是岳不群,都是对他们的美化。人世间有这种人,我认为是人类社会进化过程中的一个BUG。

  从这些人身上,就能知道中国前三十年的一些运动,为什么会出现极端情况,就是因为这类人的存在。只不过现在社会整体偏右,所以他们就成了政治光谱中最右端的自由派,如果社会整体偏左,他们就会跟何祚庥当年上纲上线批判梁思成一样,成为最积极的“左派”。

  他们在前三十年极左,在后三十年极右,都可以做到最极端,最没有底线。

  今天就是这类人精神皈依了西方,变成了崇拜西方的精神跪族,不但敌视社会主义,还幻化成了逆向民族主义。

  我们与他们的斗争,是无法妥协的。他们的终点不是消灭社会主义,而是帮着西方人削弱我们的国家和民族。

  中国的成功会让他们气急败坏。中国的失败,会让他们欣喜若狂。他们认为中国的成功构成了对他们观念的否定。中国的失败才能反证他们的正确。

  他们就是乌克兰的泽连斯基和阿根廷的米莱,他们也丝毫不掩饰对乌克兰和阿根廷的支持,如果他们得势了,中国就要变成乌克兰和阿根廷。到时候遭罪的不光是我们自己,还有我们的后代子孙。

11.jpg

  

  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国的前途命运是绑定在一起的。没有社会主义,也就没有中国的民族复兴。苏联人没有保卫社会主义,苏联不复存在,俄罗斯人没有通过反思,重新认同社会主义,所以俄罗斯继续沉沦。乌克兰人反对共产主义最不遗余力,所以这个国家老百姓的命运最为凄惨。

  中国可没有俄罗斯和乌克兰那么丰富的资源,而我们有着超过整个发达国家的人口规模。如果我们用他们建议的方案,我们还不如俄罗斯,也不如乌克兰。

  这次公众大多数支持起诉莫言,是中国老百姓的自我觉醒向更大范围更高层次推进的标志性事件。中国老百姓了不起,正在以自己的行动,弥补国家最大的短板,打赢最难打的战争。

  批判莫言,就是保卫社会主义,就是保卫中华民族,就是保卫我们大多数人的利益。所以,觉醒中的国人大多数在支持起诉莫言。

  如果在全社会范围内完成对莫言的批判,西方的意识形态在中国的渗透能力将基本被粉碎。而且,这些为莫言背书的人,也将得到彻底的暴露。

  这是我们国家现在最需要的,也最重要的事,由此,才能弥补上我们最大的短板,跟他们的斗争才是最后的决战。

     【文/尹国明,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号“明人明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