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胡懋仁|我们当初对西方在认知上所产生的失误

2023-09-06 14:56:44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胡懋仁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在我们读初中的时候,甚至有可能是在读小学的时候,我们接受关于资本主义的教育,都是在讲资本主义的问题,讲资本主义对人类社会的危害。

  今天如果回过来去,再审视一下当年所接受的这些教育,或许就能发现,其中所讲的道理,大多数都并不错。问题只是在于,我们的教育给我们展示的只是资本主义的一个方面,而资本主义作为一个多面体,我们的教育并没有能够把这个多面体全部展示出来。

  当然,这里也有一个客观原因,当时的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不仅是发达国家,也包括一些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都是采取比较敌视或者仇视的态度。

  人家一点好脸色也不会给我们看,如果我们还要讲资本主义的什么好话,是不是有点太贱了?

  当然,这样的片面性,在那个年代,是很难避免的。然而片面性毕竟还是片面性。有时候这种很难避免也是一种无法避免。

  1971年,当联合国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席位之后,我们对外的大门就已经打开了。很多国家的人开始来到中国。当时在北京街头,经常看到在出现外国人的地方,特别是那些金发碧眼的西方人出现的地方,他们的周围就会很快围上来一群中国人,而且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看这些外国人。外国人肯定被盯得极不自在,但他们也实在是无可奈何。

  到了八十年代之后,走出国门的中国人开始多了起来。这时出国的中国人,大都是到西方发达国家去的。而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化色彩,确实让绝大多数到达西方国家的这些中国人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他们开始怀疑小时候所接受的关于资本主义都是一片阴暗色彩的教育。这也确实情有可原。因此,关于中国比西方落后许多年的观念也就带有较大的普遍性。在这些人看来,我们小时候接受的关于资本主义的教育几乎就是无稽之谈。

  然而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中国人在八十年代看到的西方发达国家,在此之前的1973年,就因为当时的能源危机,导致西方发达国家原本还不错的经济增长速度,已经迅速跌落了下来。当时西方媒体已经出现了“滞胀”这个词汇,即西方经济的停滞与通货膨胀同时存在,这让西方对于这样的状态完全无所适从。经济停滞时需要刺激经济的增长,但经济的增长必然会带来通货膨胀,这就会加剧通货膨胀带来的压力。如果要解决通货膨胀问题,就可能打压经济的增长,让经济停滞雪上加霜。所以这根本就是一块冻豆腐,没法办(拌)了。

  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并存,给西方发达国家人民的生活带来了较大的压力。在七十年代之前,西方国家曾经有过的好日子现在已经不再出现了。西方对此产生了较大的焦虑。但是在这个时候,刚走出国门的中国人却没有能够看到。在他们看来,西方毕竟很发达,毕竟很富足,人家的好日子毕竟是悠哉游哉。很多中国人还非常羡慕西方人,十分向往这个时候的西方世界的生活。

  其实,后来西方经济就一直再没有回到七十年代之前的那个梦幻般的时代。西方发达国家人们的经济收入增长缓慢,直到后来十几二十年都没有涨过工资。但是在一些中国人看来,即使他们没有再涨工资,那他们的工资水平比起中国人来,还是要高过不知道多少倍。所以在这些中国人看来,人家的生活水平还是相当高的,生活还是相当富足的。就算那么长时间没涨工资,又有什么关系?

  只是,这是一些中国人的想法,并不是西方普通工薪阶层的感受。对于这样的状态,西方工薪阶层是无法容忍的。但是那些出过国的中国人并没有同样的感受。所以他们看到当时的西方,与西方普通人看待自己的世界,是很不一样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于处于较长时间贫穷的中国人来说,产生与西方人不同认知的反差也并不奇怪。毕竟对一个刚刚接触到的世界,现象给人的认知毕竟还是现象,我们不可能要求人们一下子就了解到真正深刻的本质。但是,我以为,虽然我们还不能一下子接触到本质,但我们完全可以清楚地知道,我们现在看见的就是现象,我们看见的东西不是本质。本质是什么,我们或许在那个时候还不是很清楚,但我们应该知道我们所看到的只是现象而不是本质,对这一点,人们的头脑本来应该是清醒的。

  处在这个时期的中国人,有如刚刚站在准备登山的山脚,仰望着已经登到很高山腰的西方人。我们在准备发力,准备奋力攀登。而处在山腰上的西方国家,已经有点筋疲力尽了。他们要再向上爬,是非常吃力的。但是站在山脚的很多中国人,只看到西方人已经处在高高在上的山腰,却看不到,他们要再往上攀登已经非常吃力了。这就是这个时候很多中国人的一种心理状态。

  中国人在这个时候对西方的仰望,本身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在仰望之后,却没有看到西方国家之力竭,以为他们还有无穷的力量,还会攀登得更高、更快,这是中国人自己的问题。因为关于能源危机,关于滞胀,很多中国人是完全能够通过阅读《参考消息》而有所了解的。只是那些有资格或者有机会阅读《参考消息》的人们,对这些情况似乎从来没有思考过。这是他们的疏忽呢?还是他们根本就不打算思考这类问题呢?

  今天西方在经济上、在金融上出现的问题,甚至出现过的危机,如果向前追溯,都能从那场能源危机中找到很多起因方面的因素。如果我们能够用历史的眼光、用长远的眼光来看问题,要认识到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如果我们能够保持更为清醒一点的头脑,在我们发展过程中对西方世界的认知上,就能避免不少偏见和误解。

  另外,在八十年代以来,我们对西方资本主义的认识,特别是对西方的富足,对其产生的来源也存在着认知上的偏差。我国某个驻外大使,在国外一个发达国家驻守三两年,做了一些调研,他所得出的结论就是,西方国家的富足不是剥削来的,不是占有剩余价值而得到的,而且是通过科技发展而得到的。什么叫通过科技发展就得到了富足?这话说得通吗?科技自身如同机器设备,或者各种软件硬件一样,不可能自己来创造价值。真正创造价值的只能是劳动者,在较高科技水平的条件下,只有掌握了较高科技劳动技能的劳动者,才能创造价值,创造财富。这样的驻外官员,连起码的政治经济学常识都没有。这样的调研所得出的结论也就很缺乏说服力。

  再有,西方发达国家的富足,离不开对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剥削和掠夺。对这个问题,当时我们的一些官员,一些学者,不知道是视而不见呢?还是完全无知呢?他们似乎把西方的富足来源完全归结为西方国家自身的什么努力。在他们的视野里,完全屏蔽掉广大第三世界国家所遭受的掠夺和剥削。其实,这样的事实当时的世界上完全都不是秘密。如果我们的某些官员以及学者,能够稍微认真一下,稍微严谨一下,这些问题根本就不是不能发现的。

  说起来,苏联的解体,与苏共的领导人,不只是与戈尔巴乔夫,也不只是与雅科夫列夫,还与包括更多地持有对于西方的那种错误认知的其他苏联官员有着密切而直接的关系。在这些苏共领导人看来,西方资本主义就是美好的天堂,就是鲜花盛开的伊甸园。在他们的头脑里,既没有历史的观点,也没有辩证法的观点。他们基本被西方的巧舌如簧给忽悠得五迷三道。

  今天中国的很多公知们,同样也是被西方的媒体忽悠得晕头转向。他们不是没有看到西方存在的问题和弊端。但是他们出于多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要睁着眼睛说瞎话。他们把西方存在的问题说成是暂时的、无关紧要的,而把中国所存在的问题说成是体制上的、根深蒂固的而且是根本无法解决的。

  辩证唯物主义早就告诉我们,观察世界,了解一个事物,应该从历史的观点,从长远的观点,从全面的观点来看问题。而西方媒体与中国的公知们,他们所提出的认知方法,往往就是恰恰相反。而对辩证唯物主义者来说,从历史上看,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西方资本主义自身的矛盾就是无法克服的。他们曾经在五六十年代的表面繁荣不过就是昙花一现。西方资本主义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从全面的观点来看问题,西方财富的积累以及西方资本主义的富足,主要就是依靠掠夺,依靠压榨发展中国家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而得到的。这就是问题的本质,这也是本质所揭示出来的全部真相。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