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申鹏:无孔不入的“舆论战”

2023-08-29 10:34:5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鬼子在发动战争之前,总会在舆论上造势,把自己描绘成“受害”的一方。

  比如在排放核污水的同时,它们的大使馆就发出“警告”,让“在华日本人”不要说日语,免得发生“意外”……然后又声称日本机构、企业、单位遭到了“骚扰”。

  甚至还在中文网络收买精日,造谣污蔑、断章取义、无中生有,故意带“U形锁”的节奏,辱骂反对排放核污水的爱国者,把大家污名化为“极端民族主义暴徒”。

  历史上,它们很擅长这一套。

  比如说弄个日本浪人站在大街上发疯 ,挑衅路人,说路人不尊重他;比如说找几个日本的和尚到处惹事;比如说找几个“神经病”故意往中国工厂的护厂工人丢石子;再比如找几个日本人强闯中国军营关卡.......那时候,他们巴不得出事,巴不得自己人失踪、 被打伤、打死,然后才能找借口发起进攻。

  一二八事变,是弄了俩日本和尚和三个浪人冲击三友实业社,和护厂的工人发生冲突,混乱中忽然有人暴打日本和尚,最后日方宣称一人被打死.......因此重兵集结,军舰围逼,发动了战争。

  九一八事变之前,曾经发生过一个“中村事件”,日本陆军的间谍,中村震太郎,伪装成“农学家”,跑到中国东北和内蒙搞间谍活动,不但勘测地形、收买汉奸,还试图勾结内蒙王公叛乱……结果在洮南地区被中国军队抓获并且处决,结果日本国内全力开动舆论机器,鼓吹“日本农学家在中国被害”,煽动日本民众和激进派的仇华情绪,为发动侵华战争做舆论准备。

  九一八事变,是日本人自己炸了柳条湖铁路,根本没有造成多大破坏,造谣是中国人炸的,迫不及待当夜就进攻沈阳北大营。

  七七事变之前,日本华北驻屯军各种挑衅中国军队,甚至谈判的时候舞刀弄枪,羞辱中国将士,每一天都在试图引发冲突,中国军队一直忍让克制,后来日军实在等不了了,就说演习时一名日军失踪,直接对宛平城发动进攻。

  淞沪会战之前,有个八一三事件,是日本海军中尉大山勇夫等两人驾驶着军用汽车,强闯上海虹桥军用机场,并且开枪射击我方哨兵,中国军队反击中将2名日军击毙,日军马上以此借口,向上海大批增兵......最终爆发了淞沪会战。

  日本的对华“舆论战”是有其传统的。

  具体方法,就是把自己描绘成“文明”的一方,把中国抹黑成“野蛮”的一方,颠倒黑白……

  举个例子,甲午战争之前,日本就秘密聘请美国《纽约论坛报》记者豪斯,为其营造日本是“文明之代表”,树立日本旨在帮助朝鲜将“野蛮”清朝驱逐出境的“正义形象”。

  甲午战争中,日本攻占旅顺后,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随军的西方记者、尤其是《纽约世界报》的克里曼进行了大量报道,震撼世界。但是,日本随即采取高强度的危机公关,居然彻底扭转了在西方媒体上的不利形象。日本让西方媒体看日军怎么表演优待俘虏,如何照顾战地的百姓等,通过欧美记者传播到全世界。攻占威海后,日本还在英国国际法专家面前“演戏”,救治中国战俘并在随军记者的见证下释放他们,礼送北洋舰队司令官丁汝昌的灵柩,以此在国际上树立“文明国家”的形象。

  由于常年的歪曲报道,使甲午战争被日本美化成了“中国的战败将意味着数百万人从愚蒙、专制和独裁中得到解放”。日本在战前便积极对西方媒体和记者进行公关。日本先后与西方多家通讯社签订协议,不惜使用金钱收买、欺骗等卑鄙手段收买西方记者为日本发布通稿。

  不仅如此,它们还在中国国内收买媒体,1895年,日本海军军令部命令宗方小太郎前往汉口,但不是让他办报,而是收购中方报纸《汉报》。《汉报》被成功收购之后,宗方小太郎自任社长,柳原文雄,冈幸七郎等三人为主笔。

  1898年儿玉源太郎接任台湾总督后。宗方小七郎又收购了福建的《福报》,改为《闽报》,由前田彪任社长。

  1901年,东亚同文书院福州支部的主任中岛真雄创办了《顺天时报》。之后,由日本人在华创办的报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其中大部分都与日本政府和日军机构紧密相联,竭力在中国的土地上为日本的所谓“国策”摇旗呐喊。

  早在1907年,在东北的日本人就纷纷办报,这些日本报纸的背后是日本官方力量,包括关东军和日本外务省等。这些报刊以贯彻日本政府的意志为目标,不断散布谣言。

  1932年8月,日本决定成立“满洲国通讯社”,负责宣传日本国策以及协调各新闻单位……积极宣传于日方有利的新闻,强化舆论控制。如此这般,才能起到效果——按照日本政府的意思对舆论进行诱导。”

  日本还在东北创建了“满洲映画”,关东军报导组组长稻村丰二郎担任筹委会委员长,垄断了中国东北,华北的电影市场,专门拍摄美化日本侵略中国的电影。

  在国际上同样如此,日本贿赂、收买西方列强和国际组织,为其侵略行为洗地辩护,这导致了西方媒体长期都站在日本一边。

  济南惨案发生后,《泰晤士报》就引用了日方的观点,认为惨案是中国士兵抢劫日侨引起的,西方报纸也都认为是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结导致了日军过激反应。九一八事件后,日本陆军省指责中国军队炸毁南满铁路、袭击日本的铁路“守备队”的“事实”就被路透社东京分社通过《泰晤士报》发表出来,这份颠倒黑白的声明中国方面在两天时间内都没人反驳,一度让日军占领了道德制高点。

  在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当时的国联曾经两次开会讨论中国东北问题……但日本居然在11月21日国联理事会会议上恶人先告状,国联应该派遣调查团调查事变真相,要求“膺惩暴支”——在12月10日,国联理事会通过决议,派遣一个五人委员会到中国实地调查,并就调查结果向国联提出报告。

  当时日本外务省为了隐瞒事实,专门安排“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来负责接待调查团。满铁为此专门成立了“准备委员会”,网罗了各部门各方面的人士编造虚假证据,准备了一摞摞的文字材料。这样从日方、满洲国两方当事人,以及书面证据方面,日本人都提供得比较充分。

  为了营造气氛,更加取信于调查团,土肥原还大费周章,把沈阳的大人、小孩都赶上了街头,强迫他们举着“满洲国”国旗和溥仪的画像,喊着“满洲国”万岁的口号游行,营造出一片东北人“自愿”谋求独立、非常热爱“满洲国”的假象。这些招数对于热衷“自由意志”的西方人来说,非常有效。

  最终,国联调查团的报告就成了颠倒黑白的和稀泥调查报告,《报告书》一面肯定九一八事变是日本“有计划有准备”的行动,同时又把这次事变的起因归咎于中国。诬蔑中国人民抵制日货的爱国行动为中日冲突之重要原因。《报告书》甚至宣扬日军为了保护日侨才发动事变的谬论……

  在“国际”上,它们也会花钱买通欧美记者、媒体,利用西方列强对中国的偏见和仇恨情绪,颠倒黑白,恶人先告状,说中国国内存在“仇日情绪”,把偷袭歪曲成“报复”,把侵略美化成“解救”,“惩罚暴行”。

  它们甚至会在中国国内收买“知日派”、“亲日派”来为日本涂脂抹粉、吹锣打鼓,发动“认知战”,贬低自己的国家和民众,合理化、美化日本的一切反人类行为。

  今天群魔乱舞的舆论场,是它们几十年来未雨绸缪、持之以恒、不断投入培养出来的,它们的经费确实充足,它们的决心也足够坚定。

  它们的目的,也昭然若揭。

  今天日本自己在丧心病狂排放核污水,荼毒全世界,但它偏偏要把自己的渔民和产业说成是“受害者”,把采取反制措施中国抹黑成“蛮横的加害者”……这是它们的传统艺能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荒唐、离谱,明明是他们在作恶,偏偏还能装出一副受害者的嘴脸,还要拉帮结派,煽动舆论“孤立中国”。

  因为它们刚好迎合了美西方封锁、孤立、打压中国的意图。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文/申鹏,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平原公子”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