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胡懋仁:这门“西方文明通论”课到底在讲些什么?

2023-07-25 11:09:4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胡懋仁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jpg

  中国政法大学有一位教授,名曰丛日云。最近《南方人物周刊》采访了这位教授。这位丛教授在中国政法大学开设了一门“西方文明通论”的通识课程。据说,中国政法大学把这门课列为本科生的必修课。

  法大为什么要把这门课列为必修课,是以什么为依据,《南方人物周刊》没有说。一般说来,现在大学课程都已经不少了,这门所谓“西方文明”的通识课,列为选修课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被列为必修课,就值得人们来思考了。

  《南周》的报道说,低年级的学生听了他的课,产生了不同的印象,有人说“受启发”,有人说“毁三观”。这位丛教授说,他希望学生了解完整的历史,在史实准确的条件下判断和思考。

  他讲到,1860年,英法联军烧了圆明园,之前清政府跟英法联军谈判破裂后,把英法代表团的39个人,包括记者、家眷抓到了北京,施以虐待或酷刑,其中20个人被弄死了,活下来的人身上长满蛆,有的疯掉了。这个情节绝大多数学生不知道。

  确实,我们很多人不知道这个史实。然而丛教授讲到这个史实是要说明什么问题呢?从他讲课的逻辑看,在英法联军烧了圆明园之前,清政府把英法代表扣了起来,加以虐待,施以酷刑,弄死20个人。所以英法联军为了报复,才放火烧了圆明园。

  清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做法肯定有问题,无端授人以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圆明园就真的活该被烧吗?如果英法联军不是侵略了中国,打到北京来。何来双方谈判一事?在谈判中,如果清政府按规矩办事,或许圆明园不至被烧。但帝国主义列强打到中国来,本身就是侵略,本身就是犯罪。无论清政府是不是弄死英法参与谈判的代表,列强还是要强迫中国与列强签订不平等条约。这样的结局会改变吗?丛教授是不是会认为,正是清政府的过错,才有大批不平等条约的签订呢?

  火烧圆明园之后40年,即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部分清军与义和团一致抗敌,城破后。八国联军大肆屠杀抗敌战士,还强奸无数中国妇女。不少妇女受辱后被迫投井、上吊。这笔血债要算到谁的头上。是算在八国联军的侵略者头上,还是算在抗敌的清军和义和团头上。按照这位丛教授的逻辑,你中国军民如果不抵抗,不就没事了吗?这可能吗?可能丛教授也知道,讲英法联军烧圆明园,似乎他还有点道理似的。如果讲八国联军,他实在找不出什么道理来,于是也就黑不提白不提了。

  《南周》的这篇报道,还提到这位丛教授说,“西方文明在近代领先是因为对内外的掠夺”不符合历史,西方进入现代文明,主要是内部经历了思想积累、权利积累、制度积累、资本积累和技术积累的结果;而当代西方发达国家内部实现了和平,不太可能用战争解决纠纷,最新研究表明,一个国家现代化水平越高,战争的意愿越低。等等。

  西方世界对世界上的掠夺难道不是历史事实吗?丛教授只说什么这个积累,那个积累,那么西方殖民主义者侵略和掠夺亚非拉国家和地区的人民,就只当没有发生过吗?你可以说有这个积累、那个积累,那么这些积累的基础来自何处?难道不是来自对亚非拉地区和国家人民的侵略与掠夺吗?马克思讲的资本原始积累,不就是西方资本主义走向发达的重要基础吗?这种讲法,就算是正面介绍西方文明了吗?这是在歪曲历史,掩盖历史,为西方殖民主义与资本主义做了最无耻的辩解。

  丛教授所说,当代西方发达国家内部实现了和平,不太可能用战争解决纠纷,还说一个国家现代化水平越高,战争的意愿就越低。这是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发达国家之间现在不太可能用战争解决纠纷,是因为西方发达国家经过两次世界大战。他们在这个方面多少还是吸取了点教训的。这与西方世界的文明会有多大的关系?西方发达国家内部不打仗了,但是他们一致对外的战争并不少见。1999年,北约发起在科索沃对南联盟的战争,这是西方文明不用战争来解决问题的表现吗?美国飞机远程飞行轰炸中国驻南聪明使馆,这是不用战争来解决纠纷吗?丛教授完全不顾史实,信口开河,这不是在误人子弟又在做什么?

  今天的俄乌冲突不是美国挑起来的吗?这就是丛教授所赞赏的西方文明吗?难怪听他课的学生对他极为不满,这是很有道理的。丛教授满嘴胡言,《南方人物周刊》跟着丛教授满嘴胡言,他们的立场不就是明确地站在西方帝国主义一边吗?

  西方文明有没有正面的方面?当然有。近代科学的发展与人文思想的发展就代表着西方文明中的正面的因素。这是西方世界对人类文明的重大贡献。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两个因素是对欧洲宗教神权的抵制与抗争,而且都在为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如果我们要介绍西方文明中正面的东西,当然以这些东西是否有利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作为标准。符合这个标准的,它在文明中的地位就是正面的,不符合这个标准的,它在文明中的地位就是负面的。丛教授说,十字军东征是欧洲基督徒对伊斯兰不断扩大地盘,占领了大片基督徒的土地表示不满,所以基督徒通过十字军东征来夺回这些土地。

  这是在说,阿拉伯国家占据了大量欧洲土地,是非正义的,而十字军东征成了正义的吗?十字军东征是对欧洲生产力,特别是阿拉伯民族所在地区生产力的极大破坏。正是十字军多次东征,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极大地破坏着当地的社会生产和民众的生活。今天也很少有西方学者敢于公开赞赏十字军东征的。中国的丛教授算是填补了西方学术在这个问题上的空白。

  在历史上,如果不是阿拉伯人挖掘出了古希腊的文化,欧洲人自己都搞不清楚古希腊的历史。如果不是阿拉伯人翻译出古希腊的典籍,欧洲人自己也都看不懂这些古老的书籍。阿拉伯民族对今天欧洲的文明是有着巨大贡献的。这个事,似乎也没看到丛教授愿意提起一个字。

  在《南周》的这篇文章里,丛教授还指责中学的教育。他认为,大学教育的内容就不应该跟中学教育的内容一致。在他看来,中学教育的内容是错误的,在大学里,他讲的内容才是正确的。真不知道,中国政法大学是怎么让丛日云当上教授的,也不知道中国政法大学为什么至今还允许这门令人作呕的所谓“西方文明通论”的通识课在继续地毒害中国政法大学的学生。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修订发布;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