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慎明:党的高级领导干部要成为马克思主义政治家

2022-12-29 15:45:34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李慎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jpg

  【编者按】2022年12月15日至16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会议认为,我们正“面对风高浪急的国际环境和艰巨繁重的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1957年,毛泽东对即将到《人民日报》任总编辑的吴冷西说:“新闻工作,要看是政治家办,还是书生办”;“搞新闻工作,要政治家办报”;“写文章尤其是社论,一定要从政治上总揽全局,紧密结合政治形势,这就叫政治家办报”。这就是毛泽东最先提出的“政治家办报”的思想。党的20大已胜利召开。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面对当前风高浪急的国际环境和艰巨繁重的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从一定意义上讲,党、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前途和命运,维系在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领导干部这一“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关键少数’”身上;党的高级干部更应带头成为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家。该文原载1996年第2期《求是》杂志,并收入2010年3月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大党建》一书。作者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以供感兴趣的读者指正。

  党的十四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建设几个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高级干部特别是省部级以上党政主要领导干部“首先要努力成为忠诚于马克思主义、坚持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会治党治国的政治家”。

  我们认为,这不仅对于顺利实现全会通过的《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的建议》这一跨世纪的宏伟纲领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而且对于我们党和国家的长远和根本利益有着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

  

  党的高级干部要成为马克思主义政治家,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性质、执政党的地位、作用和马克思主义组织路线的必然要求。这不仅关系到我们党能否把一个经济持续发展、社会全面进步、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主义新中国顺利带入21世纪,而且,确实是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命运的生死存亡的极其重大的问题,关系到人民解放和社会主义事业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万年大计。

  第一,从高级干部在党和国家政治、经济生活中的特殊地位和作用看。我们党是有着5000多万党员(注:此为2010年数据,现超过9000万党员)的执政大党,党的高级干部分布在各个地区、各个部门,身居要职,肩负重任。他们是党和国家大政方针决策的直接参与者。高级干部政治水平的提高,从根本上决定着党的执政水平和领导水平的提高。他们又是党和国家大政方针在本地区、本部门贯彻的组织者和实施者。邓小平同志说:“政治路线确立了,要由人来具体地贯彻执行,由什么样的人来执行,是由赞成党的政治路线的人,还是由不赞成的人,或者是由持中间态度的人来执行,结果不一样。”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是决定的因素”。如果高级干部懂政治、讲政治,对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理解得正确,并能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本地区、本部门的具体情况,便能使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真正落到实处。他们还是本地区、本部门新的工作局面的开创者。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一项崭新的事业,还需要不断地总结经验,做大量的具有开拓性的工作。高级干部往往独当一面,需要独立自主地发挥自己的作用,如果政治水平高,工作中有很强的原则性、系统性、预见性和创造性,我们党的各项事业就会蒸蒸日上。他们还是党的鲜明突出的旗帜。在群众的眼里,每一个共产党员特别是高级干部就是党的代表和化身,只有为党为公,无私奉献,才能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戴,增强党的感召力、凝聚力和向心力。他们还担负着承上启下、继往开来和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重任,他们在各个方面尤其是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观点等重大问题上的带头示范作用,对全党乃至全国有着十分重要的导向性的意义。所有这些,都要求我们党的高级干部,必须首先成为马克思主义政治家。我们党有了一批批优秀的政治家,我们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和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便有了可靠的保证。

  第二,从我们党高级干部的构成现状看。建国前参加革命的干部于1993年全部达到离休年龄。就是建国初期参加工作的干部,若按18岁参加工作算,到1996年也六十有四。除少数担任正部正省级职务的以外,也均超过退休年龄。现在担任党政高级领导职务的,大都是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参加工作的同志,他们在党的教育下成长,但没有经过革命战争年代的锻炼和考验,对半殖民地半封建旧中国丧权辱国的苦难也体会不深。一些同志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功底不深,加上各自的业务工作不胜繁忙,有些同志放松了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学习。这同高级干部肩负的艰巨而又光荣的特殊使命不相适应。历史的重托呼唤更多的马克思主义政治家。

  第三,从我们党面临的执政和改革开放考验的形势看。我们的党政高级干部,掌握着人民给予的权力。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一些人会采用各种手段对党政干部其中包括高级干部进行腐蚀。金钱、美女、夜总会、豪华盛宴……诱人的东西比比皆是。革命前辈当年打江山,冒的是“枪弹”;我们现在建国家,冒的是“糖弹”。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就向全党打招呼,指出不过一两年时间,就有相当多的干部被腐蚀了。这股风来得很猛。有人说,腐败是任何社会肌体上都会出现的毒瘤。但是,我们的无产阶级政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将最终战而胜之,也必须战而胜之。过着清廉生活的不一定是马克思主义政治家,但是马克思主义政治家必然严于律己,清正廉洁,以艰苦奋斗为己任。我们党和国家所面临的市场经济大潮,要求我们的各级干部尤其是高级干部,从党和国家会不会改变面貌的政治高度来看待和指导反腐败斗争,来带头解决廉洁自律问题。否则,我们讲了多年的实现党风和社会风气根本好转的目标将永远无法达到,我们将无法走出“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率”。

  第四,从国内外敌对势力妄图对我国进行“西化”、“分化”来看。从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诞生之日起,西方资产阶级便采用军事、政治、经济和思想文化等各种手段,企图把她扼杀在摇篮之中。在武装干涉失败以后,他们愈来愈把战略重点转移到“西化”、“分化”即“和平演变”上来,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先后在前苏联和东欧一些国家连连得手。国内外敌对势力对此欢欣若狂。社会主义中国历来是西方敌对势力的眼中钉。他们对中国进行“西化”、“分化”的一个重要目标,便是中国党的高级领导干部。面对这一图谋,我们的高级干部特别是省部级以上党政主要领导干部更需要以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的清醒、坚定和远见卓识观察处理问题。这是关系到能否成功防止敌对势力“西化”、“分化”图谋在中国重演、我们党和国家改不改颜色的重大问题。

  

  怎样才算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家?或者说,马克思主义政治家应该具备哪些基本素质?

  党的十四届四中全会的《决定》明确提出,党的高级干部应该具有坚定的政治信念,开阔的眼界,宽阔的胸襟,较强的领导能力,优良的作风。这些要求是全面的,既有思想作风的要求,又有工作作风的要求,还有领导能力的要求等,核心是政治水平的要求。我们所讲的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家,最重要的是体现在政治水平上,主要是指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观点、政治纪律、政治鉴别力、政治敏锐性等。

  政治方向,就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方向。我们党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社会制度,这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过程,在这个历史过程中,要经过若干个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尽管在各个历史阶段我们的具体任务和策略会有所不同,但自从共产党诞生以来,我们在不同情况下所采取的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都是迈向共产主义的具体而又实际的步骤。我们坚持“三步走”的战略目标,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最终目的仍然是为了实现共产主义。因此,在任何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上,在完成任何具体任务和采取任何具体策略时,我们都不应模糊这一根本的政治方向。只有牢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方向,对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一往情深,忠贞不渝,无论是步履坦途还是身处逆境,才能永禀无私奉献的革命精神、百折不挠的革命意志和英勇无畏的革命气概,出色地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重任。

  政治立场,就是无产阶级的人民大众的立场。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的唯一宗旨,是区别于其他剥削阶级政党的分水岭、试金石,也是我们考虑和处理一切问题的出发点和归宿。我们制定任何政策计划,采取各项办法措施,都要为绝大多数人打主意,而不能为极少数人打主意。从这个意义上说,政治问题就是对人民群众的态度问题,同人民群众的关系问题。在事关政治立场的根本原则问题上,在关系到国家、人民利益和社会主义事业的思想和行为面前,我们必须表明赞成什么,反对什么;表明提倡什么,限制什么,禁止什么。对正确的东西,理直气壮地坚持和支持;对错误的东西,旗帜鲜明地反对和制止。决不能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对正确和错误的东西均采取骑墙中庸、模棱两可的态度;也不能仅申明支持好的,对假恶丑不敢反对和鞭挞;更不容许反其道而行之,压制正确的东西,支持、纵容错误的东西。任何沉默和暧昧,都会使正气得不到鼓励和张扬,邪气却乘机滋长和蔓延,在根本上背离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愿望。只有坚定地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上,真诚地和人民大众共患难、同甘苦、齐爱惜,为着人民,代表人民,才能赢得广大人民群众的信任,我们也才能拥有永不枯竭的力量的源泉。

  政治观点,就是要善于从政治上正确地看问题。列宁说过:“问题只在于(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也只能在于):一个阶级如果不从政治上正确地看问题,就不能维持它的统治,因而也就不能完成它的生产任务。”毫无疑问,我们必须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点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但是,应该看到,许多经济领域中的问题决不单单是经济问题。经济是基础,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经济领域中有许多问题与政治密不可分,而且直接包含着政治方向、政治原则,如怎样发展经济,是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还是搞私有化?分配中要不要坚持以按劳分配为主体?依靠谁来发展经济?工人阶级还是不是国有企业的主人?近些年来,国有资产流失至少高达5000亿元,如何有效地防止这一严重流失现象?这就需要党的高级干部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从政治的高度上,对这些经济中的政治问题给予回答和解决。不问政治,甚至迷失政治方向、丧失政治原则,经济建设最终也无法搞上去。我们的领导干部应当不仅是懂经济的专家,干实事的实干家,而且是善于从政治上正确地处理问题的思想家。

  政治纪律,主要是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其中最重要的是全党服从中央。党中央是全党的领导中枢,决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以手中的权力向中央闹独立性。我们必须在政治上、思想上、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当前十分重要的一点,就是确保中央的政令其中包括经济工作各项重大举措的畅通无阻和贯彻执行。党的十四届五中全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我国经济工作作出了一系列重大部署,这对于实现中华民族跨世纪的宏伟蓝图、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至为重要。因此,能否不折不扣地执行中央已经确定的经济工作中的大政方针,是能否维护党的政治纪律的一个重要标志。这就要求党的各级领导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全局在胸,在谋求地方和部门合理利益与要求的同时,更要自觉服从和顾全大局,决不能对中央的决策采取实用主义态度,或者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一套。在这一点上要有高度的自觉。

  政治鉴别力,就是政治上识别大是大非的能力。在现实生活中,一些大是大非问题并不是“泾水清清渭水浑”,一眼就可以区分开来的,而是“幽莠之幼也似禾,骊牛之黄也似虎”,特别是一些错误思潮往往披着时髦而华丽的外衣,而一些代表社会发展方向的新生事物则还有种种缺陷。这尤其需要党的高级干部保持清醒的头脑,善于从政治的高度透过现象看本质,正确地加以识别。如果只埋头日常具体事务,不注意社会思想政治动态,长此以往,便会眼障云翳黑白不明,嗅觉迟钝香臭不分,甚至滑到是非颠倒、美丑混淆的地步。

  政治敏锐性,就是政治上要有见微知著的眼光。月晕而风,础润而雨。任何事物都有征兆可寻,都有前后现象可供思索。党的高级干部应当目光犀利,在错误思潮“起于青萍之末”时,便敏锐地识别并及时采取得力措施加以制止,做到防微杜渐;在新生事物处于一豆之实时,便护之扶之,使其竦秀凌霄。现在值得注意的是,某些不利于人民,不利于社会主义之“风”,已经“盛怒于土囊之口”,而我们一些同志仍然浑然不觉,麻木不仁,这是非常危险的。政治敏锐性还要求在形势大好时居安思危,清醒地看到存在的问题,及时加以解决,进一步发展大好形势;在面临困难时,看到成绩,看到光明,看到战胜困难的有利因素,充满必胜的信心去推动形势向好的方面转化。

  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观点、政治纪律、政治鉴别力和政治敏锐性是一个有机的完整的统一体。我们常说,要做一个坚定而又清醒的马克思主义者。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观点、政治纪律,主要表现在马克思主义的坚定性方面,而政治鉴别力、政治敏锐性,则主要表现在马克思主义的清醒性方面。坚定性和清醒性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党的高级干部必须十分注重全面锻炼提高自己的政治水平。

  

  党的高级干部怎么才能使自己尽快成为合格的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家?

  首先,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

  马克思主义是博大精深的科学的理论体系,它决不是自发的工人运动所能自发产生的,也决不是我们头脑里固有的。要想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就必须加强学习,真正从思想上弄清马克思主义关于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的思维的普遍规律,以及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无产阶级革命的规律、社会主义建设的规律以及共产主义胜利的规律,从而信心百倍、百折不挠地为宏伟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

  有的同志认为,我们党现在的中心任务是经济建设,党的高级干部只要具有专门科学技术知识和管理知识便足够了。此言谬矣。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按照“四化”标准选拔、培养干部,党的高级干部中绝大多数都有一至两门专业知识,这是一种十分可喜的现象。实践证明,这对我们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有着重要的作用。我们没有必要让精通电子专业的高级干部必须同时精通冶金,让精通化工专业的高级干部必须同时精通机械,但是有一门科学知识却是所有党的高级干部都必须具备的,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真正懂得了马克思主义,不仅可以坚定共产主义信念,防止一些同志(特别是一些新上来的中青年同志)在日益复杂的社会现象中迷失方向,而且可以从根本上保证我们经济建设任务的胜利完成。

  需要指出的是,国内外那股“马克思主义过时了”的思潮对党的高级干部队伍不是一点没有影响。有的人对马克思主义的书没有多少学习热情,而对西方的政治学、经济学却津津乐道。这很不正常。马克思主义在很高的层次上揭示了客观事物的规律,并随着客观事物的发展而发展,因而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当然,我们不能指望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在一百多年前就对我们今天发生的一切问题都给出现成的答案,让我们这些后来人安然地躺在暖炕上来咀嚼这些答案,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不仅适用于指导政治革命,也适用于指导经济建设,更不要说马克思主义中包含的丰富的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了。我们不反对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借鉴西方理论,但是对此不加批判地照抄照搬,以此来指导自己所负责的那个地区、部门或行业的工作,是极端危险的。

  高级干部应减少不必要的出国、开会和应酬,挤出更多的时间,如饥似渴,秉烛夜读,才能真正提高自身的政治素质和领导能力。即使对于马克思主义已经了解得比较多的人,无产阶级立场比较坚定的人,也还是要再学习。这是因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形势在不断地给我们提出许多纷繁复杂的新的课题。

  其次是密切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在实践中不断锻炼提高自己。

  我们说党的高级干部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决不是满足于背诵片言只语,更不是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僵死的教条。马克思主义是在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实践中不断发展和完善的真理,是共产党人的行动指南。这些年来,国际国内都已发生或正在发生巨大的有些是沧海桑田般的变化。异常丰富的实践中的层出不穷的重大问题等待着全党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去回答。例如,我们如何正确处理同西方国家的关系,既学习它们的先进技术和先进管理经验,又有效抵制它们妄图“西化”、“分化”我们的企图;如何坚定不移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又坚定不移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把政治思想建设放在首位,十分注意抓好意识形态领域里的工作,切实搞好两个文明建设;如何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又逐步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防止两极分化,坚定不移地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如何切实加强对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的民主监督,使他们像普通党员一样严格遵守党规、党纪,避免以权谋私甚至腐化堕落;如何认识并区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异同,正确把握市场机制与宏观调控的有机结合;如何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又坚持自力更生为基础,进一步振奋民族精神,保护和发展民族工业,等等。这些都需要我们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作出正确的回答和把握,否则,我们就会失去世纪之交的不可多得的历史机遇,会在严峻的挑战面前遭受挫折乃至失败。

  要正确回答和解决上述重大问题,就必须深入实际,深入群众,舍此别无他途。“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这条原理任何时候也不会过时。广大群众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主力军和直接参加者,他们对于不断变化的实际情况了解最多、感受最深刻,对于需要不断解决的实际问题办法最多也最管用。一切领导干部,只有反映群众的要求,倾听群众的意见,总结群众的经验,并且依靠群众的力量,才能制定出好的方针政策,推动历史的前进。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那个时代的省委书记、省长和部长,一年中有很多时间不辞辛劳地奔波在农村、工厂、军营和学校,深入群众,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发现和解决问题。可惜这一好传统、好作风在我们有些干部身上失传了,个别人甚至“上午轮子转,中午盘子转,下午骰子转,晚上裙子转”,整天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哪里了解我们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在想什么!离开人民群众这块大地,迟早要被人民群众所抛弃,或像希腊神话中的安泰那样被敌人所扼杀。历史不正是这样吗?

  走下巍峨的高楼,走出幽深的“侯门”,多到群众中去,多到实践中去,多呼吸一些清新的空气,多感受一些生机勃勃的群众的实践,多汲取一些政治、思想和工作能力上的营养,这样才能早日把自己培养锻炼成为合格的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家。

  再次是自重、自省、自警、自励,任何时候也不要放松世界观的改造。

  有人认为党的高级干部是从众多的各级领导干部中一级一级选拔成长起来的优秀分子,根子正,马克思主义理论也懂得多,世界观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不需要改造了。这不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懂得多,只是为确立革命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创造了较好的条件,并不一定表明正确的世界观的确立,何况有些懂得并不多。世界观的改造是长期的,决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即使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由于环境的变化,新的矛盾的不断产生,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不断侵蚀,根子正的优秀分子又会面临着新的考验。周总理的“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的名言应当成为我们的座右铭。党的高级干部如果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同样会蜕化变质,其危害程度要比普通的腐化堕落分子大得多。

  如何改造世界观?当然要主动接受组织和群众监督。但是,由于高级干部处于领导地位,很难像普通党员那样经常受到别人的批评和帮助,这就更需要领导干部自重、自省、自警、自励。世上最难的事,然而也是最管用最可靠的办法,便是自己管住自己。在什么面前管自己?无非是金钱、美女和权位。1954年仲春,陈毅同志观宇宙之无穷,念人生之须臾,慨然命笔,写下《手莫伸》这首著名诗作。其中写道:“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党与人民在监督,万目睽睽难逃脱。汝言惧捉手不伸,他道不伸能自觉,其实想伸不敢伸,人民咫尺手自缩。岂不爱权位,权位高高耸山岳。岂不爱粉黛,爱河饮尽犹饥渴。岂不爱推戴,颂歌盈耳神仙乐。第一想到不忘本,来自人民莫作恶。第二想到党培养,无党岂能有所作?第三想到衣食住,若无人民岂能活?第四想到虽有功,岂无过失应惭怍”。40多年过去了,在改革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今天,我们诵读陈毅同志这首诗作,更是心潮难平,感慨良多。这是何等崇高的品德,何等伟大的情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是我们自重、自省、自警、自励的光辉典范。金钱和权力,都是一把双刃剑,在社会财富还不能大量涌流、我们还不能用金子构建厕所的今天,我们还必须利用货币的职能,发展商品经济,不断提高经济效益。金钱本身不是罪恶,但对于意志不坚定者来说,它的铜臭味有着极强的腐蚀作用。在追逐金钱的过程中,信奉“金钱拜物教”的人必然会衍生出许许多多的疯狂和罪恶。权力亦然,运用得好,可以为党的事业作出很大的贡献,给人民群众做大量的好事;运用得不好,则害国害民,最终害了自己。时时、事事、处处自重、自省、自警、自励,经过不断的思想淬火,牢固树立革命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养就一身浩然正气,虽面临拜金主义的泛滥,面对酒绿灯红的闪烁,凛凛然不为所动,这才是党的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应有的本色。

  为了胜利迎接21世纪,我们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尤其是高级领导干部一定能不负历史的重托,在党的基本理论和基本路线的指引下,与广大人民群众一起,不断开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新局面。

  (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编自“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原刊于《求是》杂志1996年第2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