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自媒体号

那些选择与山火“共存”的国家

2023-08-21 11:34:21  来源: 新潮沉思录公众号   作者:峣峣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扑灭一场山火,拢共分几步?

  答:扑洒灭火剂、水,降低火势和温度;人工挖掘隔离带,清除出一块无可燃物的空地,阻止火灾继续蔓延;必要时采取火线法,人工点燃火焰与扑来的山火对冲,使局部氧气大量减少从而失去燃烧条件,以火灭火。

  而为了灭掉去年8月21日重庆缙云山的那场山火,以上这些方法全都用上了——

  水、水泵、冰块、灭火器、水带,隔离带一条不行就挖两条,消防车由于坡度过陡、山路狭窄而上不去,那就摇人,从一开始的缺乏运力,到上千台摩托车、上万名志愿者集结,再到后来的上山救援需要“排队摇号”,仅仅只过了两天。

  志愿灭火,还是灭伺风向而动的最危险的山火,不仅自身的安全无法保证,设备的损失更是全部需要由自己承担,而就是在对此全部知晓的情况下,无数车手开着自己最好的越野摩托,在45度的陡坡上、42度的室外温度下冒着被车轮卷起的黄土前赴后继,他们或安全到达前线,或被热浪灼伤中暑昏迷,甚至连车带人滚落下来,被送到负责治疗的医生志愿者身边,但但凡还能动弹的,全部轻伤不下火线。

  据当时的医生志愿者反映,现场发现受伤消防队员的方法,主要靠的是揭发

  原因很简单,隔壁两公里就是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山下五公里就是北碚主城区,而此时距离起火点五公里左右的西南大学北碚校区已经能闻到树木燃烧的烟熏味道了。

  灾难当头,唯有责任。

  2022年8月25日晚,缙云山大决战开始,反烧法被正式执行,来自四川、云南、甘肃的上千名消防员,与来自社会上的上千名志愿者一起站在几天来开挖的第二条长1.36公里,平均宽度60-80米的隔离带上,佩戴头灯,手拿水管,成为了一条与火焰并列的人的长城。

  最终火焰被尽数吞噬。

  除了在少数救火队员为防止森林复燃而驻扎的几天里人工增雨成功,气温骤降以外,全程没有下雨,所有的水,都是志愿者们层层接力人工背上去的抽水泵与水带抽出来的,这些水一共塞满了九个蓄水池。

  天公并不作美,客观条件也并不利,但我们总是能想到办法,也必须得想到办法,这样的情况我们曾经在过往的经历中遇见过无数次,新冠疫情当中、在每一次受灾救灾的过程当中,在《流浪地球》的影片当中。

  无论是病毒、水患、还是山火,甚至是与月球相撞,集体主义解决问题的逻辑内核都是一样的——

  遇到困境、在困境中发展规律,想办法改变客观条件、用饱和式的人力物力去执行这个办法,最终解决问题,成果由全民共享。

  ▲为救火人员煮粥的95岁老人,另外还有帮忙挖隔离带的60多岁的老人,和帮忙搬灭火器的不满10岁的孩子...

  但这里面其实有一个最为关键性的问题,而这大概也是长久以来最为自由主义所困惑的一件事情——

  那就是究竟为什么,人们会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行动?人们凭什么相信皆是出于自由意志的其他民众也愿意和自己一起前赴后继,从而真正起到作用?人们凭什么坚定的相信政府不是出于懒政而在怂恿自己成为某些人嘴里最喜欢说的“耗材”的呢?

  相信我,这些在我们看来天经地义,甚至匪夷所思的问题,真正在困扰着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人。

  而当我们试图去寻找这一切的答案的时候,除了会感觉自己愈加牛逼以外,我们会发现,这一切的原因主要就是三点:

  一:长久以来良好的政府信誉;

  二:保证所有人共享的成果;

  三:更高维度的统筹与指导。

  第一个是能力问题,后两者是体制问题。

  “体制问题”

  有一句话我之前不敢说,但现在美国发生了近百年来最严重的火灾,夏威夷毛伊岛山火死亡100余人,尚失踪1000余人,加拿大山火持续燃烧了小半年,烧掉一个浙江,亦或是两个通辽,所以这里笔者就开门见山地说了——

  重庆北碚区缙云山的那场全民灭火行动,从事实上看,在类似的情况下美国没做到,加拿大没做到,澳大利亚也没做到,可以说所有信奉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国家都很难做到。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在这篇文里,笔者无意对自由主义做出任何贬低,我一向认为拥有被抢劫与抢劫他人的权利,以及挨枪子与把枪子射到他人脑袋里的权利也不失为一种自由的表现形式,只不过我不想生活在这种环境中罢了,而且它可以带给我们许多诸如《美国末日》、《生化危机》之类的本土没有经验的优秀文化作品,供我们观赏。)

  就像我从来不觉得2020年那会美国人不建方舱、不做全民核酸是出于一种“自由选择”一样,在对于一些需要以公平为前提、以政府信誉为基础的统筹规划任务摆在当代许多西方政府面前时,我们实事求是的说,他们就是没做到,没能力或者没意愿。

  自由本身就是硬币的一面,当你已经选择了这一面时,就不可能不接受它的另一面——混乱。

  人不可能只开枪而不挨枪子儿。

  回忆过去所有西方政府治下的天灾与人祸,浮现在你脑海里的是什么呢?没错,就是混乱,比救援与冲锋更先出现的,永远都是混乱。

  具体表现在民众对于政府给出的方案极端抗拒、怀疑、抵触,而政府也就象征性地表示下劝阻,然后一如往常的放任自如(也许最开始就想通过这样的方法节省开支也说不定)。

  这样一来一回,里外里几天就过去了,而很多东西最怕的就是时间,比如病毒,还有山火。

  其实您仔细想一想,就能发现不管是这几年的新冠病毒,还是如今因气候异常进而愈演愈烈的全球性野火,二者之间具有高度重合的相似性——

  比如都有“必须清零”、“过时不候”的特点,必须在爆发初期被抑制,否则火点连成火海,单点爆发变成多点爆发,那就必须得等所有的“树”都遭一遍殃才能结束,(所以前期灭火不利就别拿后期火势过大来找借口);

  比如都需要极强的科学性指导:防疫需要一个国家的传染病学研究与指挥,森林防火则需要在地形学研究、林火调查技术、林火通讯技术的基础上进行林火预报与扑救指挥,真不是谁都能干的;

  比如都需要强大的物资生产与后勤补给能力,让前线能够没有后顾之忧的往前冲;

  比如都需要民众配合着撤离,或是有一份力出一份力,(这点没的说,二者之间差太多了);

  比如不管中国这边做得有多好,我们永远都被对方在舆论场上吊着打。

  最后一点我想大家都是感同身受的,毕竟当初某些见识过“西方技术”的人群嘲重庆救火的事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那这里我们就抛开气愤不谈,就来谈一谈事实,我们真有他们说的这么落后吗?

  事实上,由于我国在舆论阵地方面长期以来都处于绝对劣势,别说对等反击了,我们反而特别擅长一挨打就立正,然后找机会咣咣地对方点炮,对面说我们没有消防飞机,我们啪的一下就认了,然后在仿佛长达一年的时间后才终于找回面子。

  我们没有消防飞机吗?谁说我们没有消防飞机的?事实上从去年8月10日起,由于重庆涪陵区、江津区、巴南区等地先后发生了10余起山林火灾,在国家应急管理部的指挥调度下,12架灭火飞机早早便赶赴重庆救火,机组人员在包括缙云山在内的火点上空持续救火,从缙云山远没着火之前一直干到缙云山山火被扑灭后,仍然还在附近监测森林状况防止复燃。

  人飞行员都干中暑缺氧了,每天靠藿香正气水活着,结果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没参与。

  这种巨大的在场的缺席之下的,是我们在森林防火方面成长速度过快,以及以加拿大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在此方面长期处在世界前列所共同导致的,去年四月我国的消防飞机数量还是62架,而截至今年五月,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数据,中国已经有了131架航空消防飞机。

  ▲即将投入的大型灭火飞机

  仅仅一年就翻了一倍还多,某些人却还总是用上个世纪自家门口还是土路的时候去对比今天的世界,那自然永远得不出什么好结论,你说中国造不出圆珠笔尖,中国高铁不如新干线他恨不得跳起来跟你击掌。

  而且另一个问题是,消防飞机它也没那么好用啊。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如果那么好用,那重庆干嘛还找那么多人在地面灭火?闲的吗?

  如果真那么好用,那为啥消防飞机数量在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加拿大和美国今天还这么抓瞎?表演型人格吗?还是说这天是刷的红漆?

  ▲今日加拿大

  事实上,扑灭森林火灾远远没有普通人想的只是把水投放下去那么简单,森林火灾分为地表火、树冠火和地下火几种类型,有的下面已经着疯了上面却一点都看不出来,而且针对不同类型火灾不同起火林种,其处理方式仍然有所区别,此次加拿大山火过火区域中有80%以上都是超过50年的老龄林,且以油脂多易燃的针叶林为主,别说无法在高空直接清理干净,上文提到的森林火灾常用的隔离带法、火线法又哪一个是消防飞机可以做到的?

  消防飞机最大的作用,其实是配合地面部队缩小火灾的范围,使过火区域湿润不易复燃,为森林消防员的作业争取时间,最大程度保障他们的安全。

  这是本月内起火的大兴安岭现场传回的照片,构图是这样的,但上空同样有消防飞机在辅助灭火,那为什么不追着大飞机拍呢?

  ▲大兴安岭林区北部,内蒙古自治区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共调动6283人,其中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出动16支分队、132辆消防车、1133名消防救援人员

  这是上个月在加拿大因公殉职的19岁女消防员Devyn Gale,可见在加拿大做消防员也远没有某些人妄想与有意渲染的那样安全、清闲、甩手掌柜。

  他们同样很累,且由于在加拿大做消防员相对其他工作而言工资较低,浮动较大,加拿大长期存在两三千人之巨的森林消防员缺口,以仅仅5500名森林消防员长期维护着347万平方公里的森林面积(排名世界第三),相比之下作为森林面积稍低一筹,只有22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排名世界第五),却有一只由三万名训练有素的森林消防指战员组成的队伍,其中不少还是军人转业,比如云南森林消防总队前身为空降兵15军改编,其队伍还在不断壮大中。

  那么既然同为消防员,同样是如此的辛苦与危险,怎么他们在国内就被渲染成了甩手掌柜,而灭火大飞机却被渲染地无所不能呢?

  其实道理也相当简单,人力的统筹方面比不过,就只能从更刁钻的角度来展示自己的优越性——

  当我们做核酸的时候,他们说“你看全世界谁像你这么防疫的”?

  当我们幻想在灾难面前拉着地球到处跑,他们说“你看谁像你这样拯救世界的”?

  当我们举全城之力将本可能造成更大危害的山火在抬头的阶段扼杀在摇篮里,他们说“你看谁像你这么灭火的?他们本可以一点伤都不受”。

  我们总是错的,因为我们跟分数更低的学生写的答案不一样,而从这个维度上讲,灭火飞机也就不再是灭火飞机了,它是当初疫情初期举世瞩目的“美国医疗船”,它是能拯救地球的唯一真神“诺亚方舟”,它是承载着人们幻想的最后希望,却唯独不是现实中飞在天上的那艘洒水的飞机。

  这背后的现实问题是令人脱力的,人们在心里真切地知道,重庆救火在西方国家基本不可能复现——政府需要及时地预警,清晰地告诉民众自己的困难,以及怎样才能帮到自己,还有最重要的,有效地统筹调动物资与人力,以最大程度确保安全。

  在中国,消防部门其实很少这样求助群众,事实上光2022年全年中国就发生森林火灾709起,其中绝大多数都被悄无声息地扑灭,现在消防员们突然说需要群众的帮忙,大家自然一呼百应,激情昂扬。

  这其实是一个正向的过程——官方长期拿出成绩,民众偶然参与救火,达到预期目标进一步提升信心,公信力走高。

  反之,也可能持续走低。

  而在世界著名的度假胜地夏威夷毛伊岛,事情从预警这一步开始就已经全面崩塌了,号称拥有全球规模最大户外联网公共安全预警系统的夏威夷,光毛伊岛就有80个警报器,可当大火席卷毛伊岛时,没人听到警报声响起,短信通知也因种种原因无法收到,民众居然是自己发现了火焰而纷纷跳到了海里。

  这事有多离谱呢,你去北京玩,景山的火都烧到御花园了,你在乾清宫居然不知道。

  就这还能谈什么救火的统筹规划?面朝大海,烧个精光,模范警铃,一个不响;消防员来了一开水阀,结果泵是电泵,电线让烧了所以抱歉这火我们也灭不了;毛伊岛县长表示“政府的行动比跑到商店买东西送人的普通公民还要慢”;夏威夷紧急事务管理局忙着推诿,表示这个警铃嘛其实也没那么大用,大家别放心上;这边尚有一千多人下落不明,那边房地产公司已经来收地了,整个夏威夷一片凝静与祥和。

  作为一个历史悠久拥有大量原住民却受灾严重的小镇拉海纳,我相信如果政府当时能有序引导呼吁参与救援,没人会在火烧眉毛时拒绝营救自己的家园,然而事实再一次证明了当局没这个本事,办不到。

  重庆缙云山山火期间不乏有会使用油锯的外国友人帮忙挖掘隔离带,传递设备,可组织者一换,一身本领你真不见得使得出来。

  整个夏威夷山火过程中我唯一看到的一张振奋人心的照片就是这个,啊,抱歉搞错了,这是重庆的。

  人们总是在心知事情已经输了以后,又想要为自己找回面子,最后只能求助于并不存在的“救世机器”,而当灭火飞机的意象也不好使之后,人们便将一切都归因于炎热的天气,木制的房子,诡异的风向,却忘了此时此刻的全世界都拿的是同一张全球变暖的考卷。

  最终,就像当初被迫与新冠病毒共存一样,人们也只能被迫与山火共存,但如果说二者之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大概就是奥密克戎它看不见摸不到,可这个火,它烫手啊。

  他们失败了么?

  这里问一个触及灵魂的问题,那就是在死亡一百余人,失踪一千余人之后,美国此轮夏威夷的处理究竟算不算得上失败。

  别误会我的意思,这个问题在中国问不了,不等于在美国的语境下也问不了,毕竟此轮灾难中的毛伊岛原住民元气大伤,隔壁的富豪居住区却是毫发无损,而后者,或者说全世界的富豪们可都觊觎这片风水宝地许久了,否则地产公司也不会那么快就找上门。

  现在,这些冥顽不灵的原住民们终于把地方腾出来了,这对于美国真正的统治阶级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好事”么?自己又有新的度假别墅可以选择了。

  当然了,笔者也没有阴谋论到觉得此次夏威夷大火是富豪们有心点燃的,毕竟在大火点燃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家高档小区的救火能力到底行不行,而且一场大范围的山火也势必导致自家别墅会承受一段时间的空气污染,很难想象他们会伤敌一百,自损八千,况且在如今的气候环境之下这样的大火也没有脱离客观环境规律。

  不过如果说有什么事情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如今关于“美国政府蓄意清缴夏威夷原住民”的说法愈加甚嚣尘上的原因,就是哪怕是包括拉海纳居民在内的人们也宁愿相信这是一场针对自己的计划性清缴,也不愿相信自己国家的救援水平真的有这么烂。

  比起一贯符合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调性的前者,后者才是更加让人们绝望的,真正令人不可置信之事,并且还会在未来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上演。

  所以还是让我们回到一开始的问题,这次的救援究竟失败么?短时间看可能是失败的,但是长线来看,它给美国不知道省下了多少更新报警系统、驻扎消防人员、把基建推倒重来所需要的经费。

  一个拉海纳更新系统需要多少钱?整个夏威夷群岛更新系统需要多少钱?全美国所有有人口的岛屿又得花多少钱?就这还没算本土呢。

  还是富人省心,不仅自己养着消防队,给自家房屋上高额保险,这次小镇被夷为平地如果接手的都是富豪,那政府连重建的钱都不用出多少。

  所以说,每个小区都建一个核酸点啊不是,消防系统,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对加拿大来说也是同样。

  我加拿大如此地广人稀,犯得着花钱管那么多消防员么?啥?全球变暖早做准备?那不叫全球变暖,那叫物竞天择,叫“有序更新森林面积”,叫良性报废

  ▲美国东部地区,受加拿大森林PM2.5影响严重

  别看西方国家一个个骂巴西砍伐热带雨林骂的狠,等到自己这里,比谁都放飞自我,人家巴西最起码还能做点桌子凳子腿呢,它这边呢,全给烧了。

  此轮山火中,加拿大全国已累计发生4774处火灾,累计过火面积超12.1万平方公里,远超该国1989年火烧7.6万平方公里的历史纪录,过火面积超是我国从2000年到2021年累计森林火灾受灾面积的7.5倍之巨。

  你看他们在乎么?再这么共存个十年八年的,加拿大森林面积排位都得跌。

  所以,与西方的防疫一样,他们失败与否,主要就看你怎么看,印度只看婆罗门的经济水平那印度就是发达国家,世界杯只看王子那卡塔尔就是宇宙第一,夏威夷毛伊岛山火只看别墅区,那此轮山火从来就没死过人。

  在中国人看来极度失败的美国防疫,在他们看来就是自由的胜利,夏威夷出现平民遇难者,加拿大史无前例的火灾,那都像是刚被排到太平洋的核废水一样,是没有办法,是力所不能及。

  反正我有进口蔬菜,有安全的上了保险的房子,有全天候私人ICU等着自己,只要没让我花钱,都不算是失败。

  西方政府所偏爱共存既是迫不得已,却也是长久以来潜意识里选择的效益最大化,是相信哪怕太阳炸了本土精英也能坐曲率飞船逃出生天的省心,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所以,从这一点看,他们赢了,而且赢的非常很彻底,只是被丢下人越来越多,事实上的“美国人”一天比一天少了,至于某些带有精神信仰的人们,这种愈演愈烈的“少数人的成功”从来也没包括过他们自己。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