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自媒体号

人民选择谁,谁就会赢

2023-07-31 14:00:24  来源: 皓月长终公众号   作者:红色皓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笔者近日重温了一部解放战争电影:《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该片主要讲述了在中共中央及毛主席的指挥下,华东野战军、华中野战军将国民党军五个兵团、22个军、56个师及一个绥靖区消灭及改编的故事。

  大决战系列电影有三部,分别为《辽沈战役》、《淮海战役》以及《平津战役》。三部电影以宏伟逼真的气势再现了解放战争中三次决定性的伟大战役。

  电影拍得很好,细节和格局兼备。

  在看到其中某一段时(蒋介石与其笔杆子陈布雷的一段谈话),令人深思,现将其摘录如下。

  陈:听说夫人近期赴美,会谈军援,华盛顿只允许夫人以私人身份出发,是这样吗?

  蒋:岂止美国人逼我,本党内有的人正冷眼旁观,期待着徐蚌会战的失利,促使局势变化,更有利于他们暗中图谋的需要。

  陈:布雷早有意向先生进一言,但思虑再三...

  蒋:布雷先生,有话请讲嘛,你可以抽烟,没有关系,没有关系。

  陈:先生所思虑的是:外不受制于人,内可控制局势,然先生仅从军事上着眼,恐不尽符合现实啊,哎。唯今之计,我以为,出路并不在于军事,或可说,首要者,并不在于军事。

  蒋:讲下去,讲下去。

  陈:先生,目前当务之急是赶快收拾人心,人心啊,有人心,才渴望建立起人力、物力。有人心,才会有士气,否则,一切希望不过是建筑于沙丘之上啊。

  蒋:收拾人心?有多少这样的大字标题了!(笔者注:报纸上许多嘲讽国民党及蒋介石的社论)

  陈:当前社会舆论,不免有些尖酸刻薄,若我们,果真做出几件事来,让四万万民众振奋起沉闷已久的心胸,感受到三民主义的精神火焰,舆论必将为之一变。

  蒋:我可以做几件什么样的事呢?

  陈:先生,权当我是死人,说的全是疯话。是否可以请宋部长、孔院长、陈氏兄弟向国库做一点捐助呢?比如两千万?三千万?或者是五千万美元?还有...还有,夫人,是不是也可以?

  蒋:时间很晚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陈布雷是浙江宁波人,是评论家,受蒋介石赏识,弃文从政,被称为“蒋中正之文胆”。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在原籍浙江省慈溪县当选为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还曾是总统府的国策顾问。

  1948年11月18日,《中央社》报导称陈布雷是因突发性心脏病发身亡,并称因服用过量安眠药而死。

  他自杀之前在南京寓所写完给蒋介石的谏言,又给妻子、兄弟和友人留下了一封遗书,然后服下了过量的安眠药自尽,得年59岁。

  他与蒋介石的这段对话很有意思。

  当时,老蒋可过得不舒坦。国际上,美国答应的援助没了后续;国内,刚刚打了败仗,丢了东北,徐蚌会战也没有希望。

  除了军事上的失利,经济和政治也面临巨大危机。政府财政出现巨大赤字,民间舆论环境清一色的尖酸刻薄。

  面对这样的困境,陈布雷提了一点建议:不要老是在军事上下功夫,要赶紧收拢人心。

  对于军事,老蒋不是一窍不通,只是说跟毛泽东相比,还差点意思。正如他自己所说,党内一些人正等着看笑话,这也反映出国民党内部的不团结。

  对于人心,老蒋也不是一窍不通。

  怎么收拢人心?陈布雷首先是建议从四大家族开刀,即“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带头捐钱。

  要我说,陈布雷也真是活腻了,你提什么建议不好,非要从四大家族开刀,换谁也不会乐意把自己的钱财捐出去。

  说了这种话,就算蒋介石不找他麻烦,别的三大家族也容不下这种人。

  四大家族代表什么利益集团呢?官僚买办,是中国国民党官僚资产阶级的代表。

  陈伯达在国共内战中写《中国四大家族》一文中指称四大家族借抗日战争为名聚敛民财,获得了多达200亿美元的财富。

  这么多钱,吐出一点,即使是简单粗暴的每人发一个银元,也能收获不少人心。

  陈布雷的提议,有一定道理。老百姓过得那么穷苦,你不给点油水,谁愿意跟着你卖命呢。

  但在老蒋的眼里,压根就是胡扯,想要动四大家族的财富,无异于自寻死路。

  老蒋代表的是官僚资本,压根和底层人民不是一个阶级,本身就具有对立的矛盾,这种矛盾随着国民党的腐化变质和经济社会的巨大压力,越来越深化、明显。

  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间,中国经历了三次重大的政权更迭,先是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统治,然后是国民党推翻了北洋军阀,最后是共产党取代国民党成就了一个新中国。

  孙中山革命许多年,从1894年成立兴中会,到1924年以前,将近三十年屡起屡扑,几乎总是失败。

  1924年以后,全面推行“联苏容共”政策后,其革命迅速变得声势浩大,蓬蓬勃勃。即使孙中山1925年去世,中国国民党依旧成功地领导了国民革命和北伐战争。

  以当年中国之大,列强势力范围之多,军阀割据之普遍,没有国民党这样在政治上和观念上比较容易凝聚民族主义力量的政治军事组织起作用,要想在较短的时间里把一个已经四分五裂的国家重新统一起来,还很难,那时的共产党还相对弱小。

  这也是为什么,纵使在内部出现分裂,和苏联及中共分道扬镳的情况下,国民党也还是能够成功地集聚起相当的力量,推翻了北洋军阀政权,创立了自辛亥革命以来唯一一个至少在形式上得到了各省承认的中央政府。

  屠龙勇士,在三民主义的旗帜下,终屠恶龙。

  可后来,南京国民党政府从1927年创立政权,仅22年时间就在中国大陆全面败给了共产党。

  这里的原因非常复杂,却也很简单。

  其实,国民党和共产党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

  历史上的国共两党不仅分分合合,而且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许多共产党人曾长期是国民党员或加入过国民党的早期组织;不少国民党人或早年加入过中共或其外围,或后来成为中共党员。

  两党都是典型的革命党,都是以暴力推翻旧统治,建立新的革命性政权,达成理想目标。

  毛泽东讲得很明白,国共两党的根本区别在于两点。

  一是代表的阶级不同,国民党代表地主、精英资产阶级,共产党则代表了工农大众;

  二是国民党只有一个革命目标,共产党则有两个革命目标,除了与国民党大致相同的民主革命目标外,共产党还要追求社会革命的目标。

  这两点也就是国民党为什么会失败的根本原因。

  腐败变质,只是表面。屠龙勇士,终成恶龙。

  国民党在1945年抗战胜利之后,一股不可遏止的腐败浪潮迅速席卷了全党。后来蒋介石到了台湾总结自己为什么失败,他还说,“我们失败就失败在‘接收’二字。”

  当时全国上下约有2300多个接收委员会。抗战胜利之后,国民党的军政大员发“国难财”,打着“接收”的旗号,把土地、企业、矿山、国家财产都拿来中饱私囊。

  解放战争时,陈粟打孟良崮战役,至少有五个国军整编师在反包围着。可打到最后,最内圈的张灵甫扛不住了。他一直请求外部的国民党军队支援,但电报打了好几天都没有得到任何支援。

  这种内部的割裂在国民党内部盘根错节,大战役里,各个兵团虽然在一个战线,却又各有猫腻。

  张灵甫临死前有一句名言:“我终于弄明白了我们军队内部的游戏规则,我没有掌握好。”

  他才明白,在国民党内部,军队是私产,各个利益集团各自为战。

  蒋介石在1948年8月的一个军事检讨会议上曾说:

  “现在我们大多数高级将领精神堕落、生活腐化,革命的信心根本动摇,责任观念完全消失。

  尤其使我痛心的是,这几年来有许多受我耳提面命的高级将领被捕受屈而不能慷慨成仁,许多下级官兵被匪军俘虏,编入匪部来残杀自己,而不能相继反攻,这真是我们革命军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

  解放战争打到中后期,许多国民党的将士都开始疑惑,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而战。

  战斗中,人民解放军每场打下来伤亡也很大,但是越打人越多,渡江战役时共产党的军队达到了400多万人。

  国民党的失败是注定的。

  失败,源于阶级局限。

  失败,源于失去人心。

  谁能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利益,谁就能成功,反之,则必定失败,这是历史的铁律。

  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赢?

  一个根本原因就是中国共产党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人民选择谁,谁就会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