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自媒体号

冰箱藏婴、抛婴入河、饿死婴儿...韩国杀婴案为何会这么多?

2023-07-26 06:51:22  来源: 乌鸦校尉公众号   作者:乌鸦校尉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一个月前,一起杀婴案在韩国引起了全国震动,令国际哗然。

  6月21日,韩国水原一名女子被发现家中冰箱里藏有两具婴儿的尸体,经警方调查,这两个婴儿,分别是她2018年和2019年产下的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

  这名女子在产下这两个婴儿之前,其实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2018年11月3日,在生下了自己的第四个孩子之后,这名女子在第二天就将女婴带回家亲手给勒死,然后将尸体装进黑色塑料袋,放置于冰箱之中。

  在一年后的2019年11月19日,这名女子又生下了一个儿子,生完儿子第二天晚上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她又以同样的方式又杀了刚出生的男婴,继续用冰箱藏尸。

  等警方在今年6月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两个死去的可怜的婴儿,已经在这名女子的公寓中的冰箱里面,分别待了四年零七个月和三年零七个月。

  就在这件骇人听闻的事件过去还没多久,7月2日,另一起韩国杀婴案再次引发了韩国轰动。

  一对夫妻涉嫌将自己于去年9月刚出生5天的儿子勒死,并将尸体丢弃在庆尚南道巨济附近的一条河里。

  据事发地庆尚南道警方称,这对夫妇起初对警方撒谎,称孩子在出院的第二天,无故死于家中。因经济拮据付不起火葬费,于是只能选择自己埋葬孩子。

  然而警方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这对夫妻并没有在当地政府给孩子登记户籍,且丈夫在之后的问询中,对自己勒死了婴儿并抛尸河中的罪行供认不讳。

  “冰箱藏婴案”和“抛婴入河案”,还只是韩国杀婴案件的冰山一角,随着这两起案件的曝光,韩国越来越多的杀婴案开始浮出水面......

  据韩媒近日报道,在首尔以南139公里的大田,一名母亲在2019年4月生下孩子后疏于照料,三天没有喂养孩子,导致孩子被饿死,随后将婴儿尸体埋在了当时的住所附近。

  据警方介绍,该女子4年前在不知道自己怀孕的情况下离开了前男友,后在大田一家医院独自生下孩子,但并未向当地政府报告孩子的信息,目前婴儿尸体尚未找到。

  在这名女子被拘留的同一天,一名在京畿道的50多岁女人,也同样因涉嫌埋葬她在2015年9月生下的男婴而被拘留。据称,该男婴患有唐氏综合症。

  除此之外,一些类似的杀婴案件还正在被韩国警方密集调查中。

  短时间内,杀婴案在韩国被如此密集地公之于众,则源于韩国一起定期监查。

  韩国监查院从今年3月开始对保健福祉部进行定期监查,以观察政府的福利体系是否存在漏洞。但在监查时发现,2015年至2022年出生的婴儿中,竟然共有超过2000人出生后没有登记。

  也就是说,这些儿童只有在医院的出生记录,但父母没有给孩子“上户口”,地方政府、社保机构,均不清楚新生儿的具体情况,姓名年龄,父母是谁,生死如何,更是一概不详,因此就成了“查无此人”的状态,成为了“幽灵儿童”。

  正因为这2000多名婴儿的去向成谜,令人担忧,于是监查院从中选出23名(1%)作为调查对象,与当地政府及警方合作开始调查孩子们的状况。

  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在对这23名“幽灵儿童”的调查中发现,其中至少有3名儿童已经死亡(其中就包括冰箱藏婴案中的两名儿童),另有1名遭遗弃。

  这一结果立刻引起了全国震动,于是韩国政府接着下令,原先对“幽灵儿童”的抽样调查变为全国排查,这一排查,才真正揭开了韩国“幽灵儿童”背后的冰山一角。

  据最终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至2022年期间出生但未办理出生登记的2123名“无户儿童”中,已确认249人死亡,占比达11.7%。另有1025人存活,814人有待进一步调查,其余35人为医疗机构误报。

  也就是说,在这2000多名没有上户口的儿童当中,已经确认有249名已经死亡,814名目前还生死不明。这一结果再次令舆论哗然。

  大家知道,韩国的生育率已经跌到了全球最低,一个已经是一个极端少子化的国度,在这种情况下,“幽灵儿童”却仍频频浮现,杀婴事件层出不穷,这不禁让各方思考,这到底是为什么?

  韩媒普遍认为,“幽灵婴儿”和杀婴案的频繁发生与韩国出生登记制度有很大关系。

  在韩国,孩子出生后,父母不需要立刻在医院进行出生登记,只需在小孩出生1个月内进行登记即可。

  可即便是违反了这项规定,一直没有给小孩进行出生登记,也很可能不会被发现,因为医院也没有义务向政府报告婴儿的出生情况,而且即便是被发现,也只需缴纳5万韩元/小孩(约合277元人民币)的罚款即可。

  这种充满漏洞的出生登记制度,给那些蓄意杀婴的韩国父母提供了很大的操作空间,因为被追责的可能性很小。

  因此在“冰箱藏婴案”发生一周后的6月30日,韩国国会就迅速给之前的人口登记法案打了个补丁,几乎全票通过出生人口登记修订法案。

  修订后的法案要求,医疗机构要在14天内,向地方政府报告新生儿的出生情况。如果自出生日起一个月内没有申报新生儿情况,地方政府负责人将“接手”,提醒监护人。

  不过,这项仓促推出的法案目前并未明确表明,没尽到职责的医疗机构和个体,将受到什么惩罚,后续可能会逐渐完善。

  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会有人选择抛弃或者杀死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呢?如果一开始就没打算要这个孩子,为什么不选择堕胎呢?

  今年5月,韩国朝鲜大学医学院教授金允信发表了一篇题为《遗弃婴儿、致死犯罪的法医学分析》的论文。

  金允信收集了2013年至2021年间遗弃婴儿和遗弃婴儿致死的91件判例,并对1岁以下婴儿为受害者的20件判例进行了分析。

  结果显示,按年龄划分,遗弃婴儿时产妇年龄20多岁13例,占65%。其次是30多岁3例,10多岁2例,40多岁1例。

  按婚姻状况划分,产妇未婚18例,已婚2例。已婚2例中有1例是在婚外情中分娩,另1例是夫妻怀孕和分娩。

  也就是说,调查中绝大部分遗弃婴儿的产妇是未婚先孕,而且根据调查,遗弃婴儿的原因基本都是“害怕生育的事实被别人知道”。

  那么如果本来就不想生,为何不在一开始发现怀孕的时候就堕胎呢?

  众所周知,在我国,堕胎不犯法,但是在韩国,至少在2021年以前,堕胎都是犯法的。

  同美国一样,韩国是一个拥有大规模宗教团体的国家。而宗教界普遍反对堕胎,认为其是一种道德罪,主张胎儿的生命权,认为堕胎就是谋杀。

  而韩国本土所信仰的宗教中除佛教外,对堕胎的态度都是颇为严格的。

  韩国国内主要以信仰新教为主,对堕胎的立场更是鲜明,是极力反对堕胎的。

  因此韩国在宗教上这种反对堕胎的态度也体现到了韩国的法律上,韩国社会在2021年修法运动之前,约束韩国女性堕胎权力的法律有两部。

  第一个是刑法的第269条,1995年12月29日的修订中指出,以药物等方式堕胎的妇女,将被处以一年以下的徒刑或两百万韩元(约1.1万人民币)以下的罚金。并且协助完成堕胎手术的医师和助产士、药剂师或药师,都要面临二至七年的有期徒刑。

  也就是说在以前的韩国,一旦堕胎,不光堕胎的当事人要坐牢,医生也要坐牢,这就导致了无论是个人还是医院,都没有人敢堕胎。

  第二部是韩国母婴保健法第14 条,规定了人工流产手术的允许范围。

  《母婴保健法》规定,只有以下几种情况可以申请进行终止妊娠手术,也就是堕胎:

  1.本人或配偶有精神及遗传疾病;

  2.本人或配偶患有传染性疾病;

  3.在不能结婚的亲戚之间怀孕的情况;

  4.因维持妊娠而威胁产妇生命的情况;

  5.强奸、性侵犯等强迫性怀孕的情况;

  6.其他不得已提前终止妊娠特殊情况;

  而且即便出现以上这些情况,也需要在配偶同意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堕胎。除此之外,如果妊娠时间达24周,即使满足上述条件也不能随意进行堕胎,允许堕胎的条件可谓相当严苛。

  那么可能又有人问了,既然知道意外怀孕的后果如此严重,为何不在一开始就做好安全措施,非要走到怀孕这一步呢?

  因为韩国的性教育基本上也是匮乏的,很多学校基本不提供性教育。即便是有安排相关课程,提供的性教育也只有一节课:看一个小时的视频,内容只有“关于性的广泛概念”,至于青春期、性行为、生殖、临床服务、流产和避孕药具等方面的具体信息,则一概欠奉。

  我们再话说回到堕胎,韩国的堕胎罪早在1953年便制定,但据说韩国在2000年以前,虽然强制禁止堕胎的法律条文存在,但韩国司法执法并不严格,司法部门基本上处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状态。

  韩国真正开始严格执行堕胎法,是在本世纪韩国总和生育率跌到1.3的危险警戒线之后,韩国政府认为从严执行禁止堕胎法可以帮助实现人口的提升,于是开始加大力度执行。

  直到2017年,一名韩国医师因涉嫌从2013年11月至2015年7月期间共进行69起堕胎手术而遭到检方起诉,而这名被起诉的医生并不觉得自己有罪,反而向宪法法院提交诉状,主张堕胎罪违宪,由此开始了长达2年多为妇女争取堕胎权的权利斗争。

  期间韩国人为了争取堕胎的权利,曾多次自发请愿废除“堕胎罪”,参与人数甚至达到了数十万人。

  在充分体察民意后,韩国宪法裁判所裁定,堕胎罪从2021年1月1日起,才正式失效。

  所以,这次韩国监察院调查中所发现的在2015年至2022年出生的249名已经死亡的“幽灵婴儿”中,可能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无法堕胎,因此才会等到婴儿出生以后将其杀死或者遗弃。

  但目前的情况是,虽然堕胎的处罚已被取消,但韩国女性堕胎在实施层面上仍有诸多困难。

  比如终止妊娠药物购买困难,无法获得引产剂,手术费比较高昂,没有社保支持,可以操作堕胎的医院选择范围很少等等问题。

  说完了韩国此前充满漏洞的生育登记制度和严苛的堕胎法,导致韩国“幽灵婴儿”和杀婴案如此之多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不得不提,那就是在韩国养育孩子成本的高昂。

  我们在文章开头所提到的韩国水原的“冰箱藏婴案”,据两名被杀婴儿的母亲、也就是作案的凶手自述,自己是因为经济困难才勒死了孩子。

  而在我们前面提到的韩国朝鲜大学医学院教授金荣申发表的研究成果中,也发现有相当一部分女性杀害自己婴儿的动机是经济困难。

  那么在韩国,养一个孩子究竟有多费钱,才会让一个(准)母亲,因为没有经济能力养育孩子选择直接遗弃他或者杀死他?

  根据香港南华早报今年5月1日的报道,其援引中国国家统计局去年的统计资料称,在韩国,把一个孩子抚养到18岁所花的成本相对于人均GDP的倍数为7.79倍,全球居首。

  这是该机构根据14个主要国家于2010年至2021年公布的养育成本相关数据进行推算得出的结果。

  这个倍数是按照2021年韩国人均GDP(约合3.5万美元,4700万韩元)计算,抚养一个孩子的成本约为3.6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87万元)。

  排名第二的中国平均养育成本为48.5万人民币(约合9300万韩元),是人均GDP的6.9倍。

  排第三的德国是3.64倍,接下来排名世界第四第五的国家,也只需要2倍出头。

  放眼全球一百多个国家,韩国和中国“养育小孩到成年”的成本断层领先。如果把韩国和中国的平均养育成本都折算成人民币计算的话,韩国则是中国的3.8倍。

  在韩国养育一个小孩需要这么多钱,那这些钱都花在哪儿了呢?

  开支最大头是教育。我们知道,韩国的绝大多数资源都掌握在财阀的手里,所以一个韩国人想要翻身的第一步,就是进入财阀家工作。

  而对于绝大多数韩国人来说,进入财阀公司所必备的,就是一张名牌大学的毕业证书,因为这些大公司只在名牌大学招人。

  那么为了能够挤破头进入名牌大学,韩国家长都拼了命了给孩子在学习上砸钱,最主要的就是给孩子报名补习班,让孩子无论是学校里还是学校外都要拼了命地卷。

  2021年的时候,韩国初高中生的人均课外教育费就已经达到了84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大约4.6万元,可以算得上是天价了。

  而据韩国统计局今年的调查数据显示,家中有13岁至18岁孩子的韩国收入排名前20%的家庭,今年第一季度平均每月在自己孩子身上投入的补习班费用高达114万韩元,折合人民币大约6316元。

  而同一时期,收入排名在后20%的家庭,平均每月在补习班的投入为48.2万韩元,折合人民币2644元左右,差距不到三倍。可见无论贫穷还是富贵,韩国人都要在鸡娃这条道路上无差别地卷。

  然而对于当前在下行经济之下,背负着高失业率、高房价、高负债的韩国年轻人来说,抚养一个这样的吞金兽无异于是天方夜谭。

  再加上韩国日益加剧的男女对立、日趋仇童的社会环境,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韩国面临的只会是越来越低的生育率。

  据韩国统计厅今年2月公布的统计结果显示,韩国去年的总和生育率(一名女性一生可能生育的子女数量)仅为0.78,已连续多年全球垫底,也是全球唯一一个生育率低于1的国家。

  随着韩国生育登记制度的完善,以及堕胎罪的废除,可以预见的是,韩国杀婴案在未来可能会不断减少,如此密集的杀婴案件将会成为一段历史。

  但是同样可以预见的是,韩国超低的生育率却并不会因此而提升,甚至还有可能进一步恶化。

  而在这些现象的背后,折射的是各种复杂交织的社会问题,这些对于韩国政府来说,不是一味砸钱可以解决得了的,这对东亚其他诸国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警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