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事财经

百吨假黄金骗了200亿,如何瞒天过海?

2024-06-11 14:08:24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于盛梅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黄金谜案揭开面纱一角

  “金包铜”骗取200亿融资的惊天骗局,时隔4年暂时画上一个句号。

  5月28日,湖北省武汉市中院对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凰珠宝”)及其实控人贾志宏等18名被告进行一审宣判。

  武汉中院对贾志宏以合同诈骗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珠宝店老板贾志宏的“金凰系”,用假黄金打造了一个抵押骗取融资的巨大骗局,多家知名信托、银行都是其受害者。庭审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6月,武汉金凰在库假黄金共计105.77吨,通过假黄金质押担保等方案,先后骗取15家金融机构或单位财务共计253.45亿元。

  骗了超200亿的黄金造假案,是如何堂而皇之地发生的?

图/图虫创意

  图/图虫创意

  并不高明的骗局

  百吨假黄金骗过机构们的审查,第一个关键在于黄金真假的验证。

  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对中国新闻周刊解读,在业界,黄金检测的方法通常是水吊法与质谱仪检测法,这两种方法快速且省力。本案的“金包铜”在密度上与真金保持一致,难以被发现,需要进行更精密的检测。

  “现在越来越多的第三方检测机构采用‘再熔法’,把黄金二次熔炼后进行检测,最后再重塑整形。此方法准确但费时费力,且可能会造成部分黄金的损耗,百吨量级的黄金全部如此检测是不现实的。”王红英说道。

  黄金检验的麻烦与困难,让造假变得难以察觉。只是,送检过程又如何瞒天过海?

  毕竟这批假黄金走完了全部正规过场:入库抽检结果为真、现场全程视频录像、发票税单和金条编号一一对应、防调包采取静态质押,诸多环节都经过多方见证。

  5月28日的一审庭审,首次披露了案件的部分细节。百亿骗局背后,是全流程、全方位的精准配合。

  据澎湃新闻,本次庭审案件细节显示,从假黄金入库,到熔炼抽检环节真假黄金的掉包、录像环节的控制,再到假黄金编号的刻印、质检环节虚假报告的出具、后续保管登记环节的处理……动辄千万的利益诱惑下,质押借款方、银行、信托及保险公司均有工作人员涉案,造假渗透到每个流程。

  当然,能让金融机构们信服的最后一个关键,是贾志宏打包票的“双重保险”。

  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开始,金凰珠宝以“黄金质押+保单增信”的模式融资。简单说,金凰珠宝以等值的黄金作为质押物,彼时价值超300亿元的黄金只融资200多亿。黄金还有保险,一旦有损或失值,保险公司就可以对黄金减值进行赔付。

  “保单增信模式虽然降低了金融机构的风险,但缺点之一在于,金融机构对质押方和保险公司的依赖性增加,若保险公司出现问题,可能影响整个质押链条的稳定性。”广州同信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职业黄金投资分析师吕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保险公司作为第三方,同样有贾志宏的“暗线”。原中国人保武汉市东西湖支公司总经理邹某春,正是贾志宏的妹夫。邹某春明知武汉金凰用假黄金质押担保,仍同意继续为该单位办理附有特别条款的财产险承保手续,促使其顺利骗取贷款。

  直至2019年下半年,金凰珠宝的多个信托计划出现逾期。2020年5月例行的开箱检测,遭到贾志宏的激烈反对。后续东莞信托、民生信托、恒丰银行等机构发现,金凰珠宝提供的是“金包铜”。

  当受害的金融机构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时,人保财险武汉市分公司表示其承保的是财产基本险,只有在以下四种情况下——火灾;爆炸;雷击;飞行物体及其他空中运行物体坠落,黄金发生损坏、不足值才需要赔付。

  在天津信托诉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中,天津信托诉向法院提交的保单《特别约定清单》明确约定“如果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及本特别约定清单约定,即视同发生保险事故。由保险人对受益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但《特别约定清单》中关于黄金质量和重量的条款未公开。

  玩转资本的珠宝店老板

  那么贾志宏又将巨额资金花在了哪里?

  梳理其资本版图,天眼查App显示,巅峰时期贾志宏拥有171 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其资本版图曾遍及氢能源汽车、投资管理、房地产、商贸、生物技术、互联网、电缆甚至医院,其中又以黄金首饰业务为核心。

  其中的重头戏,是A股上市公司襄阳轴承。

  2018年,金凰珠宝母公司武汉金凰以69.98亿元获得三环集团有限公司99.97%股份,进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襄阳轴承27.93%股份。在这笔近70亿元的资金中,有42亿元是武汉金凰“对外融资所得”。

  即便是2020年9月就被刑拘,目前贾志宏仍是A股上市公司襄阳轴承的实控人,而三环集团持有襄阳轴承的全部1.28亿股股份已悉数被冻结。

  一审结果落定当晚,襄阳轴承发布公告与其撇清关系:公司实际控制人贾志宏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上述案件为实控人的个人案件,与公司无关。

  讽刺的是,入主襄阳轴承,圆满了贾志宏的A股梦,却也开启他的败局。

  2002年,贾志宏收购了湖北制金厂,以此为基础创立金凰珠宝。2006年金凰珠宝黄金首饰销售量全国第二,市场占有率为3.23%。

  虽以珠宝店老板身份闻名,但坊间传闻贾志宏是炒股发家,公司招股书曾公开承认“股东贾志宏购买设备及原材料的资金来源为其当时出售股票所得”。

  金凰珠宝2008年在深交所冲击上市,但受虚增资产评估、频繁转股、销售额激增等问题牵绊,上市梦胎死腹中。贾志宏在2010年选择绕道美国纳斯达克,金凰珠宝成为中国黄金首饰第一家美股上市企业,不过上市3年股价一度跌去75%。

  2018年,武汉三环集团实施国企方案改制,金凰系看到了登陆A股的机会。但彼时靠自有力量力不从心,2017年末,武汉金凰集团负债金额达110.16亿元,负债率达84.27%。这也才有了2018年以来利用假黄金频繁质押融资的铤而走险,贾志宏以70亿全现金的方式击退竞争者。

  上海申宜禾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海权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若不是后来发生的湖北三环集团原高管腐败案,以及三环集团资产评估造假案致使交割延期,贾志宏很可能通过股权质押、关联担保等方式弥补上述假黄金质押产生的窟窿而成功脱身。

  “强监管时代,类似的资本运作手段失败率将会越来越高,相关金融机构应当检视并防范类似风险事件的发生。”李海权说道。

  被坑惨的不止前山东首富

  200亿假黄金骗局爆雷已4年,至今仍是一地鸡毛。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20年以来,金凰珠宝与贾志宏已多次被执行,贾志宏多次被限消。截至2024年5月,贾志宏名下终本案件未履行金额仍超过150亿元。

  2020年6月,金凰珠宝被上海黄金交易所除名;同年8月,金凰珠宝通知纳斯达克自愿退市。据金凰珠宝2022年报,公司已处于歇业状态。

  面对无可执行的贾志宏与“金凰系”,苦的是损失真金白银的机构们。

  据统计,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四川信托、长安信托、北方信托、天津信托、昆仑信托、中航信托、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恒丰银行、张家口银行、中经贸易、融资租赁、永泰小贷等十余家金融机构均曾为金凰珠宝提供融资。

  其中,“泛海系”的民生信托损失惨重。据公开报道,民生信托牵涉其中的资金超过40亿元。这直接导致2020年泛海控股计提约25.2亿元信用减值损失,占其利润总额的比重达56.1%,当年净利润由盈转亏。

  “泛海系”掌舵人为卢志强,其旗下泛海控股1994年深交所上市,是中国房地产行业最早一批上市公司。就在8年前,卢志强还位列中国十大富豪,并位居山东首富。

  假黄金事件,也被认为是“泛海系”崩塌的导火索。2023年5月,泛海控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变为*ST泛海。今年2月6日,*ST泛海公告,公司股票已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上市。

  民生信托2024年4月已经进入被托管状态,中国新闻周刊多次拨打其电话均无人接听。

  被坑惨的也不只是山东前首富。据澎湃新闻,本次骗局被骗金额最大的其实是恒丰银行烟台环山路支行,金额约为65亿元,甚至超过民生信托的64亿元。该行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拒绝对此事发表意见”。

  类似的“质押骗贷”大案还有2002年的“金缕玉衣”骗贷案、2011年的齐鲁银行票据质押骗贷大案。原银保监会“答记者问”中曾经提到武汉金凰假黄金一案,指出“一些金融机构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形同虚设”。

  李海权评价,一些金融机构的风控合规防线不足、致使风控流程纸面化,有追求业绩,管理粗放,也有治理结构不合理等诸多原因。

  案件一审判决虽然落锤,但200亿假黄金骗局的余波,仍然漫长。

  一位接近本案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受害者有专门的团队在跟进此事。一审一般只代表着刑事阶段告一段落,后续可能会有二审的开庭。其中债权纠纷非常复杂,总体上事件的处理秉承“先刑后民”的规则,刑事部分处理结束之后,民事赔偿才能正式开始。

  参考资料

  《“金包铜”骗走253亿?武汉金凰诈骗案,细节曝光》,澎湃新闻,2024-06-01

  《200亿元假黄金质押案暴露 谁在做局》,财新周刊,2020-06-29

  《襄阳轴承控股股东改制案发:评估师锒铛入狱,实控人陷资金危机》,每日经济新闻,2020-06-10

  作者:于盛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