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收归国有之后——某焦煤公司工人自述

2024-07-03 16:33:31  来源: 深耕纪   作者:煤海独狼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图文无关。图源:网络

  我是来自山西某焦煤公司的一名职工,属于后勤部门。我之前做的工作比较杂,2003年在太原给一个有公安后台的老板做扎啤,2006年又在太原给铁路代工的电物器材厂学机床,一直干到2012年。后来帮朋友看娱乐场所,这个朋友的亲戚是国企领导,我不敢说他是洗钱,反正是不差钱的主,在这个娱乐场所做了两年。

  2014年我在本地一个民营企业上班了,直到现在。我们单位以前是民营企业,由于国家大兴反腐倡廉,扫黑除恶,我们老板因涉黑被抓,他的企业也被收归国有,单位就成了山西某市国资委下属的一个焦煤公司。公司有三个煤矿,有一个火车集运站,三个洗煤厂,其中有个洗煤厂是千万吨级的,还有一个酒店,一个购物商场。公司还是私企的时候就挺有名的。

  公司里工人、服务员、保洁员这类属于最底层,上边有班长,再上一级的是科(队)长,科长跟队长是一个级别,工作分地面和井下,有机电科,通风科之类的,科队长上边还有分管矿长,矿长。公司里有副科长,科长,副处长,处长,副总,总经理,董事长等级别的管理人员。

  公司总共有五六千员工,没有临时工,但有劳务派遣工,大约几百人。公司的劳务派遣工也不是随便能进的,进来还得要关系。

  公司的待遇在当地还算可以,井下6月份是安全生产月,6月份给一线工人调工资,扣除五险一金后万把块钱。非生产一线的辅助工,比如拉料、探水这类,扣除五险一金保底工资是8000块。我在后勤岗位,基本工资定的是5000块,扣除1000多的五险一金,到手4000多。

  涉煤的单位一把手,矿长级别的,年薪大约50多万。副总级别的是30多万,队长级别的十几万。一线上的班长一年也有十几万,地面带班长,后勤部门的工资是5600,比井下低很多。我们在后勤工资是最低的,实拿4000多。一线部门的安全奖也高,每个月1200。

  合同以前是三年一签,去年给我签了个无固定期限合同。但合同我没有保存,当时光签个字,签完字合同就被收走了。所有人手里都没有合同,矿长也一样。

  私企套路 vs 国企套路

  改制前一线工人不交社保,现在交了,但工资变低了。我们部门有三种工资,4500、3700和3400。后勤一把手是我的一个亲戚。我15年进公司,一来他要给我定3700,我怕影响他,也不想听闲话,后来就订了个3400。工龄按100元/年计算。每季度还有1800的安全奖,但实际只能平均每月拿500多元,另外每年还有3360块的取暖费。

  保安比较特殊。以前私企给保安的工资特别高,因为老板涉黑,需要保安出面。现在不同了。

  公司管理基本继承了一些私营时期的制度,如罚款制度,但执行力度降低了。以前私企涉黑,罚款很厉害,比如迟到,迟到一分钟扣半天工资,现在10分钟之内扣20块钱,迟到半个小时扣半天工资,封顶就是半天工资。

  公司除了私企的套路,还有国企的一套。国企欺上瞒下的情况很多,很多人把公司财产当成唐僧肉,从上到下都想往自己兜里装。比如发劳保用品,我所在的后勤部门发劳保时职工只有签字的份,东西都到不了手。

  公司规定工作时间是八小时,收归国有后所有部门工作时间规定都是八小时。但实际不是这样。日常工作是三班制。生产一线的工作时间最少十个小时。比如早班五点半开会,多是讲安全问题,六点下井,下午四点才能出来,总共超过十个小时。我们后勤部门比较特殊,我在矿工餐厅工作,工作时间一般是八个半小时到九个小时。但有些时候,比如国家局的领导去矿上检查的时候,早上五点上班,晚上七八点才能下班,遇上晚会、周年活动等,从早上五点干到晚上十一二点,也没有加班工资。领导要来,得准备一大堆材料,提前四五天就开始搞卫生了,重新粉刷漆,搞得非常细。

  我们部门人手是不够的,但现在不好招人,企业成国企后门槛变高了,没关系根本进不来,招劳务派遣工也要关系。以前私企时候,涉黑归涉黑,但门槛低,公司能正常招人进来,特别是当地人,很多在这里上班。现在有关系才能上班,没关系花钱也未必能进来,进来还是劳务派遣,现在基本没有进来就直接签合同的。近来连派遣工也停招了。我们公司是市国资委下属的企业,别的单位领导的子弟们,有的想进我们这个公司,这类人需要照顾,所以对外都停招了。

  我和管理层的关系比较差,我认为我们领导没有良知,没有责任感。听内部人员说后勤下属部门餐厅,有很多食品安全问题,领导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根本就不管矿工的健康。比如他进的肉,都是淋巴肉,淋巴上病菌多,淋巴肉炸丸子给工人们吃。疫情那年甚至用囊肉,肉都有点臭。我们工人们敢怒不敢言。

  遇到工伤,一般情况还不让你报。去年我有亲身经历,我受了伤要报工伤,领导不让报,让我回家养伤,每天到单位签到,相当于正常上班,但每月抽我一千块钱。他们是这么处理工伤的。

  矿上有工人给领导干私活,坐农用三轮车发生意外,六个人受伤,两个比较严重,一个代谢功能丧失,另一个下半身废了,其他人是皮外伤,肋骨骨折之类的。两个重伤的,因为是干私活伤的,后来领导们就让他们报工伤,现在听说快达成协议了。他们俩算是工伤,我受伤后要报的时候,人家说矿上已经报了两个,你不能再报了,你脚好了以后,能走动了到矿上签到,反正你能挣上钱就行了。

  去年快过年的时候,地面机电队的一个男孩也发生了工伤,牙给磕了,掉了三个,四五个松动,也是歇了半年,最近刚上的班。他也这么处理的,公司不鼓励报工伤,回家休养,签到领工资,什么时候能上班了就来上班。大多数工伤都是这么处理的,除非是一线工人重伤了,没办法了才报工伤。一般情况不报,据说是因为对煤矿评级有影响。

  改为国企后关系更重要

  有关系的,活少,轻松,挣钱还不少。有关系的做错了事,领导会说下次改正,谁没有过错?没关系的,就是劈头盖脸骂一顿,有时还罚你买点东西。

  我也干过溜须拍马的事。到了国企时代,这个风气比以前厉害多了,往往你做的越多,犯错越多,罚款也多。这时就看你会不会溜须拍马。如果你更卑鄙一点,每个月都能拿绩效工资。如果你跟领导关系好,通过所谓二次考评,可以把别人的扣了给你发。领导还可以举荐你去别的部门做小头目,比如带班长,科队长,等等。当然你需要打点领导。

  我有个同事,为了进后勤副科级工作,他说花了2万块钱。类似这种情况很多,比如有人私下跟我说过,你要想当个科长队长,都有明码标价。只要你有钱给领导送就行,另外还需要有人牵线。

  私企时代,除了矿长级别的一把手,下边的分管矿长,吃饭都得排队。现在就不存在了,现在矿长们都有小灶。以前不排队就收拾你,现在都是靠关系。

  企业收归为国有后,男女关系不正常的情况也增加了。跟领导关系好的异性在矿上是很重要的角色。领导们似乎没有自己的判断,啥都听这些人的。部门领导多是男性,我感觉部门里面只要有女人在,那这个部门就是“纣王”的天下,到处“妲己乱朝”。比如奖金这一块,就是所谓的二次考评,主要靠个人关系。在我这个单位,男人要学会舔屁股,女人要学会卖屁股,我们部门经常拿奖金的,也就圈圈里的那几个人,有男有女,会巴结、会卖屁股的,就这么回事。

  我们矿上有个部门的领导,有个朋友原先是公司的一把手,改制期间,他这个朋友把他给提拔上来的。所以我们矿上很多事,说不清,道不明。

  以前私企时,根本不存在这些事,以前的领导,不管是矿长还是公司领导,他们最怕这种不正当关系的举报,只要有人举报,私企老板逮住就先打你一顿,还要扣工资,扣工资三个月起步。但私企老板基本不打工人,工人也没这些事。私企那会儿,这一块比现在强多了。

  单位的普通工人,似乎更习惯私企时代的做法。私企时代工作苦一点,时间熬得长,但工资高,虽然做不到人人平等,但大致过得去。私企老板很暴力,甚至会打人,但他打管理者最多。所以工人们也会议论,虽然打人犯法,过去老板经常犯法,但有时候还怀念以前的生活。

  工人们要求不高,吃好喝好就行,不要领导一个味,工人一个味,放的料都不一样,另外部门的奖金池不要让一把手随便扣。他们也不关心政治,关心也是随大流,比如前段时间农夫山泉事件,他们就挺支持娃哈哈。他们会说那些政治问题与咱们有什么关系呢?咱们把自己的班上好就行。

  听说在公司花点钱,还可以让农村老人在公司办养老保险。公司给个名额,从矿上退休。不仅我们这样,其他国企也这样。腐败,搞关系,这些都很普遍。

  我们下属部门有个同事,和领导是同一县城的老乡,领导连续两月把奖金池里的钱打到他卡上,但领导自己不出面拿这个钱,让别人找这个同事要。结果这个同事就跟领导翻脸了。我就劝他,这个体制,哪有不爱钱的,多跟领导处一处,没坏处。

  二次分配,比如给领导洗车的,给个500块,领导照顾老乡,一个月给照顾个1000来块。一般两个月奖一次,也不能月月奖,月月奖就有问题了。至于领导怎么给自己弄,我就不清楚了。

  除了奖钱,也会扣钱。领导通过给你打分来扣钱。矿上出了工伤,我前边说的两个人给领导干私活,一个代谢功能失调,一个下半身没有知觉了,他们的问题好长时间没有解决,就在矿上住着,有一个月矿上所有的人扣了300,拿这个钱让他们看病去。就是每季度1800块的安全奖,按月是600块,扣了一半。

  以前私企老板在,买的设备之类,三五年都坏不了,现在一年一换,进的都是次品货。

  工人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他也不管以前的涉黑的老板社会危害性有多大。他们认为黑社会老板在的时候公司内部腐败少一点,个人利益可能会好一点。

  现在休息时间多了,五险一金也交上了,这是好事,但现在问题是有关系的不干活也能拿钱,比如一个部门十个人,三个有关系,两个送钱,这五个都不干活,那就相当于十个人的活剩下五个人干了,肯定感到很吃力。

  井下有个工人,拿铁棍把带班的打了,打成颅内骨折了。是带班的先打他,他还手,边打边骂,老子今天就是让你死,他*的每天欺负我,他*的的每天让我干活,老子今天就是要你死了。现在这个矿工每天在医院陪那个带班长,矿上意思是让他们私了。这事当时报警了,但派出所的意思是先给受害者看病。这件事发生在矿上,井下管理肯定有问题。

  环境和消防方面,以前私企老板做得还行,现在也都保留下来。卫生环境很好,至于工作环境,肯定有些污染,煤尘污染,噪音污染,粉尘污染,像后勤的职工餐厅还有油烟污染。公司消防意识也不错,去年山西吕梁永聚煤业发生火灾,我们公司煤矿绝对不会有那种悲剧发生。有一次我们这边着火了,自己灭不了,打电话通知矿上,库房马上用皮卡车拉上十来个人,装了近百个灭火器过来灭火,现场关油的关油,切电源的切电源,这些之前私企时代就做过演习,公司附近还有县消防队的分站,他们也来了。火很快就灭掉了,消防这块一直做得可以。

  私企变国企,一直欠村民承包费

  现在公司有5000多人,以前人多的时候1万多。私营时代多的时候一天产3万吨,现在一天就4000吨。公司有三个煤矿,就有一个矿是属于我们同事村的。煤矿每年都给我们同事他们村民承包费,每年都能给村里些钱。平均每人每年拿3000块。他们村里大约有700来人,一年约200万。

  这个同事跟我们说,私企老板把承包合同篡改了。按合同规定,每年生产30万吨,一个人分4000块钱的,如果是60万吨,就要分8000块钱。村里面煤矿现在产量120万吨,这样算我们一个人应分1万2。但现在还是按涉黑的私企老板定的价格,私企老板跟村干部私下篡改合同,把价格压下来了。按合同,随产量增加,分的钱也要增加。村干部换届也不管用,历届支部村委选举换了三四次,不过是走了个孙悟空,来个猴,集体永远没有盈利,只有负债。

  改制成国企后,仍然维持之前的不合理价格。

  过去私企老板超采很严重,规定一天采4000吨,实际采3万吨。因此雇的工人也多,多的这一部分工人后来被裁了,裁了四五千人,有人就去告状,从18年开始告,告到20年,告了三年,县里市里省里,连北京也去了。几十号人去告状。过年时也给纪委监委,政府政务平台同时发材料,反映这四五千人的问题。有个上访的代表,2019年冬天,大清早约就五点多钟,有人叫他出去。他骑摩托出去的,不知道咋回事被车给撞死了,死的不明不白。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涉黑老板已经被逮住了,这是国企时代发生的事。

  现在没人提这个事情了。村干部也跟我同事说,你不要搞事。

  有的村煤矿条件还不如我同事这个村,但承包费能达人均每年一万块钱。我同事村连这么点钱也不给他们,这点钱还是通过他上访要的。他给村民要这点钱,村干部就说我同事是告他们。他去找企业,企业回复说以前老板涉黑,历史债务繁重,因此公司也没有钱。但公司情况好多人是了解的,你们没钱给村民,怎么有钱给领导喝甲鱼汤,吃鲍鱼?你们进的货咋都是那么贵的次品货?咋能浪费那么多钱?

  因为村里的事,他每年都告,因为他是这个村的股民代表,至少要为这十几户人家出点力,都是农民,不容易,出去打工,六十岁以上都没人要了,况且经济不好;种地呢,煤矿开采过的地没了,没开采的地十年九旱,种点自己吃还行,卖钱根本不行。煤矿分的钱对他们来说真的很重要。当然还有更穷的地方,比他们这里还差。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